11/01/2018

鳥資訊。節錄翻譯─行為方面 (持續更新)

※ 以下內容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所有圖文內容並非做為商業用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articles are not used for commercial purpose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s.
請善用Ctrl+F、輸入關鍵字能更快查到需要的內容。

  • EB Cravens. (2018, Nov). "Wing Quips: Inspiring and Endearing". Parrots Magazine, 250, 18-20. (18/12/07):
每年七月,我都會把鳥類專家、行為學家、新聞等提到各種鳥類生活環境的資訊彙整成篇。...以下是2002到2003年我最愛的幾個段落:

「某些複雜曲調一秒可涵蓋多達八十個音符。這種聲音以人耳聽來像一個連續音符,而且只能透過聲譜儀錄音來檢測差異。不出所料地,鳥如果能發出這種叫聲,同樣能接收它們。鳥類的聽力反應速度可能是人類的十倍。」
"Birds, Their Life, Ways, World", Reader's Digest Association
「鳥界已接受的突變育種,使有生殖力的鳥繁殖量變少,更容易感染疾病且壽命縮短。對小鸚、玄鳳、金絲雀和虎皮來說,多數鳥皆已變異。突變育種是基於經濟因素,並未考量該物種的最佳利益。」
Jan Hooimeijer, DVM
「有些跡象顯示更高的蛋白質量可提升鳥類間的攻擊性(配偶攻擊彼此是圈養蕉鵑的主要問題),但相關驗證仍有待實驗對照。」
Rochelle Plasse and William Todd
「所有成功的折衷繁殖者都提到餵食各種水果的重要性。」
Warrick Remington
「小太陽不喜歡在金剛會去的科爾帕斯(colpas)攝取黏土。牠們在叢林內的黏土層覓食挖洞。其牠像是南達錐尾鸚鵡會吃路上的黏土。」
Thomas Arndt
「幼鳥並未演化成由下方受熱。這不自然,牠們也沒有防禦下方過熱的能力。」
Howard Voren


  • Sally Blanchard. (2018, Nov). "What makes birds so colourful and what do they see?". Parrots Magazine, 250, 13. (18/12/06):
我從其它研究中讀到鸚鵡具有相當集中的視力,可以分辨各種綠色調,牠們覓食的時候便能從空中辨別樹葉裡的果實。牠們飛越樹冠時能鎖定紅漿果。這些顏色甚至可能看起來像在震動,彷彿呼喚著鸚鵡下來吃。


  • 樹洞 (18/11/01):
鱗胸吸蜜評估著接下來的狀況。
從這張照片我們可以看到由樹枝斷裂處形成的典型樹洞。樹會自然產生枝領(branch collar),也就是這根分枝僅存的部分。樹枝可能是在暴風雨期間腐壞,真菌便趁這時入侵形成樹洞。
木頭最終會軟爛到足以出現開口或被挖開-即一隻小型鸚鵡能挖鑿腐爛木頭開拓樹洞。
這個樹洞看起來很「窄」,這樣很好,對這隻漂亮的小傢伙來說夠大了。
圖源:Hollows As Homes


  • (2018, Oct). "Birds have different bathing style". Parrots Magazine, 249, 21. (18/10/31):
來自南美熱帶雨林的綠頰小太陽會喜歡把身體泡在水裡洗澡。牠擁有絕佳的沐浴技巧,也喜歡每天洗。
但玄鳳來自乾燥的澳洲草原或沙漠,水源稀少。鳥群需要長途跋涉才能抵達水源,沐浴時間不在牠們的日程表內。多數被手養的玄鳳甚至不曉得怎麼洗澡。
圖源:Koi & Bei Bird Comics


  • Ginny Reid. (2018, Oct). "The importance of enrichment". Parrots Magazine, 249.16. (18/10/31):
「我曾造訪一個家,有隻灰鸚待在狹小貧乏的籠裡,受到忽視、被隔離在房間角落。他缺乏豐富生活的事物,無法自由飛行,飲食也很差。他被鎖在角落的籠內,很無聊、孤獨,而且毫無意外地咬毛了。」
「在野外,鸚鵡成群生活,非常活躍,四處飛行,不斷忙著覓食、理毛、社交和育幼。把牠們當成寵物來飼養時,讓牠們有機會展現自身天然的野生行為是很重要的。鸚鵡也喜歡啃咬木頭!提供天然無毒的木頭讓牠們咀嚼,給予覓食器、梯子、繩索、淋浴的機會,以及最重要的陪伴、持續激勵牠們,這也能避免牠們產生想破壞木頭傢俱的欲望!」


  • Sally Blanchard. (2018, Oct). "Parrots and colours". Parrots Magazine, 249, 14. (18/10/30):
棕頭鸚鵡,塞內加爾的親戚,在我們眼中牠的色彩並不鮮豔,除非牠張開翅膀或看到牠飛行。牠的學名其實是Poicephalus cryptoxanthos,因為牠們有看起來比其牠鸚鵡還大的頭部。塞內家族歸在Poicephalus一屬,古希臘語意味「由頭部構成」。種名則譯為被隱藏的黃色,這是妳發現鳥炫耀著翅膀下華麗色彩時的驚喜。
鸚鵡看到的某些顏色好像真的會讓牠們警戒甚至恐懼。我家灰鸚Bongo Marie會怕噴霧器上的紅色噴嘴,當我拿有藍色噴嘴的,她完全能接受。灰鸚的紅尾羽對牠們來說無疑是種閃亮的顏色。三十年前左右,我有個朋友確信她的灰鸚害怕黃色。我賣鳥玩具時,她堅持要我把所有黃色換成其它顏色。她住得離我很近,請我在她全家出城期間當鳥保姆。我想知道她對黃色的說法是不是真的。我給他一個用過的玩具,但部分換成黃色。我把它擺進籠內,平靜地告訴他這是很棒的玩具。他嚇壞了,我不得不馬上取出讓他冷靜下來。


  • EB Cravens. (2018, Sep). Planted Aviaries for Parrots(在鳥舍為鸚鵡栽種植物). Parrots Magazine, 248, 18-19. (18/10/25):
1993年我在夏威夷島展開大型鳥舍計畫時,本來有很多經驗豐富的鳥友告訴我,栽種植物的飛行籠內無法飼養大型鸚鵡。數十年來這已證明是錯誤的假設。妳如果把一兩隻金剛放入種植一棵樹的籠內,不讓牠們試用其牠綠葉,牠們當然會去破壞那棵樹。但妥善設計栽種植物的飛行籠時,考量鳥的數量與牠們可能咀嚼的植物,更容易在葉子完全被消滅前維持足夠植栽。
所有大型鸚鵡都不太一樣。我鄰居在種了一棵大芭樂樹的六公尺飛行籠內養一對八歲的綠翅金剛。兩年後那棵樹比金剛入住時還大。
以下是我在栽種植物的鳥舍內養鸚鵡的簡略規則:
  1. 種得非常密集。在飛行籠內修剪過剩植株比試種新植物容易多了。在鳥種混合的飛行籠裡盡可能創造獨處範圍,對牠們有莫大好處。有趣的是,已建立關係的對鳥有時會在彼此視線範圍外覓食或休息。妳去苗圃尋找鳥能安全使用的植物時,永遠不曉得自己可能挑到長得高又繁茂,但完全被鸚鵡忽視的植物。
  2. 選擇可食用但不會被鳥殺死的植物。包括產量豐富的桑葚、榆樹、竹子、石栗(kukuis)等,能在最壞情況下被劫掠一空,但仍存活再生。避免棕櫚樹幹單獨生長,以黃椰子與合適的叢生棕櫚樹取代。
  3. 栽種安全的矮灌木與禾本科,好讓常在地面出沒的鳥種享用,卻又不會被棲息高處的較大鸚鵡啃咬。它們開花萌芽時,即便是警惕的亞馬遜也會冒險下來輕咬。
  4. 認識可藉由擇枝修剪,從低處引誘至中高處生長的那些植物。如迷迭香、牛至、連翹屬等等。
  5. 選一些鸚鵡較不容易破壞的安全樹種-松樹、墨西哥落羽松、桉樹都是優良選項。更冷地區的鳥舍顯然應選擇各類常綠樹種。小葉南洋杉是我們的最愛。
  6. 每一兩週準備新剪下的樹枝,掛在飛行籠頂、纏在籠內被嚴重啃咬的樹上、架在水桶或聖誕樹支架中。
  7. 我們安裝各種籃子來提供營養綠蔬,可以放入花園蔬菜的頂芽、野花或帶種子的禾本植物。要記得,只有謝絕種在飛行籠內各式植物的鸚鵡,通常才會養成不斷啃咬同一棵樹的習慣。材質也很重要,因此需要提供各種豐富的樹枝。當一隻鸚鵡或一對鳥喜歡棲息在某處並破壞寶貴的植株,定期擺上剪下的樹枝以分散啃咬範圍。
  8. 時常打掃照料。這比沖洗籠底或刮除棲木籠網上的糞便有趣多了。
最後,多數情況下,鸚鵡住在種有植物的鳥舍裡會因為好奇和探索讓運動量更大。不過重點是記得,要在種滿植物的圍欄內進行有氧運動,首先必須保留一些遠程飛行的通道。飛掠過樹叢或降落在結構複雜的枝椏上是我們鸚鵡能學的絕佳技能,但牠們需要一兩條寬敞的開放式通道,來驅使牠們在草木繁茂的籠內演練高階飛行。


  • Sally Blanchard. (2018, Sep). "Parrot Cages and Accessories". Parrots Magazine, 248, 12-15. (18/10/24):
許多人覺得把鸚鵡養在籠裡很糟糕,這是多年以來我始終無法理解的。如果我們打從一開始把它們稱為「鸚鵡的家」,某些人對籠子的印象或許就不會這麼差了。
選擇籠子時,考慮鳥的體型固然重要,但牠們的活動量也應納入考量。即便是較小型的鸚鵡,精力越旺盛,籠子應越大。
籠形和鸚鵡的品種也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我覺得籠子應該要比大部分市售的更寬,因為比起垂直面(height),鸚鵡更傾向於使用水平面(width)。
多數鸚鵡喜歡鞦韆。雖然棲息時樹枝通常會晃動,牠們喜歡鞦韆是很合理的,但有些鳥從不站上去。所以為什麼有些鸚鵡不喜歡它們?有可能是籠子太小無法讓牠們擺盪,或鞦韆位置不對。不是空間不足就是它並非籠裡最高的棲木。鸚鵡更喜歡站在籠裡最高的棲木,即使它是鞦韆。
基本的T形站台可能適合訓練,或讓飼主在廚房或工作區域與鳥互動,但對好奇又精力旺盛的鸚鵡來說它很無聊。一個有數種棲木、玩具和食物飲水的遊戲區能提供更多活動機會。


「引起我們注意的,常是我們不想要的行為,對吧?然後我們會斥責動物。如果牠們尋求的是關注,我們正好強化了不想要的行為,因為想要的行為缺乏正強化物。而決定強化物、懲罰物或嫌惡物的永遠是動物,絕不是我們」
「這是為什麼我們養了失聰的狗Levi、又聾又盲的狗Snow、失明的鸚鵡Sam,牠們都是我很棒的老師,因為牠們讓我跳出框架思考。我或許可以告訴Rico很棒再用松子來強化,我或許可以告訴Rocky很棒並用靠近關注來強化,因為他聽得到,但妳要怎麼要求一隻又聾又盲的狗做某件事?妳要換方式溝通。」



  • Natalie Angier. (2016, Mar). "Parrots Are a Lot More Than 'Pretty Bird'". The New York Times. (18/09/27):
鸚鵡吐掉果肉直搗種子,咬碎種皮,榨取植物胚芽與儲藏室內協助胚芽生長的脂肪與蛋白質。「鸚鵡是食植物肉的動物」,Wright博士說。「牠摧毀種子。跳過果肉吃掉植物寶寶。」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實驗室中,科學家餵橙翅亞馬遜少量的奎尼丁,一種可能有毒的生物鹼,並追蹤這些她們稱為祕魯黏土的「獵手」。研究員發現黏土具備有益的雙重目的,一為直接與毒素結合並協助排出體外,二為刺激腸道分泌保護性黏液。
但鸚鵡獵食種子最大的演化效應,可能早已是在社會心理層面,讓牠們變得聰明又健談。
果樹呈點狀分布,資源也無法預測,鸚鵡一天常飛數英里覓食。這種情況下,群體搜索比單獨獵食更有效率,特別是成員們能交換可靠線索時。
「這可以意味著社會系統的發展,以及分享訊息的神經功能,」Joseph博士說。發聲能力也是如此,鸚鵡對遠方和近距離的另一個夥伴持續、尖銳地呼叫。
「牠們總是在與彼此溝通,」Masello博士說。「每天在聚居地下班並攀上峭壁時,比起攀爬,噪音更讓我感到疲憊。」
這些交換狩獵情報的叫聲可能和維護族群認同的一樣多。北哥斯大黎加的黃頸亞馬遜和住在南方18英里外的叫聲不同,為瞭解原因,Wright博士的團隊試著替幾隻鸚鵡轉移生活地點。
最年輕的鸚鵡很快掌握新住所的方言,並開始加入當地鳥群。但較年長的移居者無法適應雙重語言,也難以融入群體。牠們反而和彼此互相聯繫。
「牠們自成一小小的移民飛地,」Wright博士補充,「相似的聲音對鸚鵡或人類維持社會關係來說非常重要。」
Wright博士說被豢養的鸚鵡是出了名的隨意模仿,無論是人類發言、各式汽車警報聲、貓叫聲,都可能是鸚鵡與生俱來對同類欲求的副作用。
「野生鸚鵡模仿其牠物種是相當罕見的,」他說。他也提到有些被豢養的鸚鵡具備隨音樂節拍擺動的能力,或許是聲音模仿的衍生物,一種適合在身體或叫聲上同步展現的廣泛運動模式。


  • Annie MacIntyre. (2018, Aug). "Converting to a healthy fresh food diet(健康鮮食的轉換)". Parrots Magazine, 247, 30-32. (18/09/25):
大部分為自家鳥改變飲食的人會無法成功,主要原因在於她們缺乏耐心且太快放棄。別在幾天甚至幾週內就期待奇蹟出現。最實際的飼主明白自己必須為鸚鵡飲食做出一輩子的改變。更理性地想想「這一年中,我的鸚鵡要吃更健康的食物,我從現在開始為改善飲食採取的每一步,都要確保讓這件事成真。」而不是想著「我希望我的鳥現在或其它時候就吃這個」。
開始替鸚鵡進行任何轉換之前,讓鳥醫師替牠健檢。由醫師幫牠秤重,詢問以牠的身形來說健康的體重範圍應是多少。由鳥種體重表來衡量可能無法準確顯示妳家鸚鵡的理想體型。在妳努力替牠改料時,要定期記錄牠的體重。可以用磅秤測量,或比較沒那麼有效地以觸摸龍骨附近的肉量來評估。
請勿突然改變鸚鵡的飲食,而是將較不健康的食物逐漸更換成更健康的,讓妳的鳥漸進地習慣新食物。逐漸改變,對營養嚴重不足、長期只吃種子的鸚鵡來說尤其如此。剝削一隻已營養不足的鳥可使牠緊迫並生病。幾年前,滋養丸代理商告訴大家,如果妳的鸚鵡不馬上吃她家的食物,妳們必定哪裡做錯了。她們堅持認為妳如果幾天都不餵其它東西,任何鸚鵡都會吃下去的。很遺憾有人相信,她們的鳥開始生病,這常發生在飼主心愛的小型鸚鵡身上。
請確保妳家鸚鵡在轉換期間吃下足夠食物,因為這是個進退維谷的局面。太快改變飲食可能讓營養失衡的健康問題更為惡化,但妳若不改變牠的飲食,健康問題會持續產生。例如一隻鸚鵡罹患與營養失衡有關的肝病,如果牠沒吃下足夠食物很有可能會病得更重。關鍵在於以不影響鸚鵡的營養需求,用較健康的食物逐步替換不健康的。
不應控制鸚鵡該吃什麼。牠們會選擇對自己有益的來吃,這種想法是個迷思。不過其中有些道理,野生鸚鵡隨季節吃可取得的食物,因此吃下適當的飲食,鸚鵡夥伴們必須定期接觸健康食物,讓牠們選擇自己所需。因為牠們無法為自己準備營養的餐點,牠們需要我們幫忙準備明智的飲食選項。
留意妳家鸚鵡的飲食偏好和習慣,在牠最餓的時候餵食最營養的食物。有些鸚鵡在早上最有食慾,有的則是在清晨。當妳和牠們一起吃,大多會嘗試新食物。
要有創意。這可能需花數週甚至數月,但對妳家鸚鵡的健康長壽是值得的!起初如果失敗,嘗試、嘗試、再嘗試!


「確認強化物是極為重要的,當我們只依靠食物,往往導致失敗而讓動物受挫。這次直播中,我知道Rocky想待在Lindsay身上,我覺得我已經確認一種能讓他離開的強化物。我錯了。最後這變成了有趣的直播,但Lindsay的衣服得付出代價。我們會繼續讓Rocky上Lindsay的手,透過這次經驗我們已經知道下次得準備更周全。如果不這麼做,我們將會強化所有我們不希望看到的行為,而咬衣服的問題將會是最微不足道的。」



「用關注作為強化物來塑造Rocky倒吊拍翅膀的行為。利用強化的比率、規模並布置環境...所有關於怎麼去修改行為和訓練的展現,都是我們在鸚鵡計劃裡談過的。」



我們發現和其它食物相比,野生灰鸚對棕櫚果實的偏好減少了,即便在它們熟成易取的情況下。更喜歡的食物來自短蓋豆 Msasa tree(Brachystegia spiciformis)和非洲橄欖 mpafu tree(Canarium schweinfurthii)。


  • Sally Blanchard. (2018, Aug). "Behavioural Problems in Re-homed Parrots Part 2(被領養鸚鵡的行為問題)". Parrots Magazine, 247, 15-17. (18/09/13):
我記得年輕時看過的一部醫師電視劇,裡面曾描寫一位不敢出家門的女人。James Brolin飾演的帥氣年輕醫師致電給她,希望提供協助。在我印象中,首先是讓她走到門前打開,然後站在門口但不踏出,下一步才是讓她踏出去。我不記得花多少時間,但最後這位年輕帥醫師讓她走到人行道,因為天空並未砸到她頭上,她終於戰勝自己的恐懼,重新回到現實世界。
雖是個簡單故事,但它的模式跟處理一隻害怕的鸚鵡有點像。牠們需要有耐心的飼主逐步引介安全的新情勢。重點是要知道,籠內、附近的新情勢或物件通常會讓牠們備受威脅。例如籠內放新玩具牠會怕,但在遠離籠子的中性地帶擺放相同玩具往往是沒問題的。...一旦充滿恐懼的鸚鵡開始信任自己的飼主,這個人就可以和鳥玩「大富翁」。這是個飼主平靜緩慢地帶著鸚鵡介紹屋內各種東西的遊戲。看起來可能很蠢,而且只要妳使用平靜愉悅的語調,內容其實不太重要。但要讓鳥適應新環境,「大富翁」是相當有效的方法。
某些鳥種也有更容易出現恐懼行為的傾向。雖然並非所有或多數的鳥種最終都會變得恐懼,這些行為似乎更常發生在非洲灰鸚、粉巴和紅腹鸚鵡身上。我也看過其牠鳥種展現恐懼,但這似乎不是鳥種特有的行為。我們若遺漏且未維持照護這些鳥的一些方式,無法確保牠們的安全感與獨立性,牠們可能會產生恐懼行為。
幫助被援救的鸚鵡處理咬毛問題,關鍵在於無論牠們外貌如何都愛牠們。不刻意關注實際行為,用大量健康鮮食改善牠們的飲食、經常提供沐浴機會、供應可破壞的玩具類型、並給牠們大量照護關注,以此優化牠們的環境。如果牠們不愛出籠或不想被碰觸,請以耐心和理解努力贏得牠們的信任。別催促牠們,也別期待奇蹟。
我特別擔心含人工食用色素的加工飲食。大約一年前,有個男人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致電給我。他的中巴已經自殘超過一年,情況糟到獸醫建議讓牠安樂死。有時鳥能往下咬,幾乎把自己的腳咬斷。我們就可能成因談了一段時間。談到飲食時,發現這隻鳥攝取滋養丸,而該男在養牠超過十二年期間除了滋養丸沒餵過其它東西,因為繁殖商告訴他提供其它食物會破壞營養素的均衡。他的飼料來源當然是繁殖商。單一個案不代表滋養丸殘害鸚鵡,但與其它資訊結合,這肯定帶給我很多想法。


「在這集中,我談到各種動物身上程度不一的分離焦慮。我們討論其定義、不同表徵、應注意的行為、不該做的事、成因和預防。我給了幾個分辨的例子和方法。」



對鸚鵡來說,淋浴在許多方面都非常健康。它幫忙維持羽毛狀態和品質,提供皮膚與喙所需的水分。我們也喜歡為我們照顧的鸚鵡淋浴,因為它能激勵翅膀拍動,有助於推動體內氧氣,對所有器官和羽軸本身都有益。這樣拍翅也能消耗熱量,尤其針對無法飛行的鳥。很多時候需要為鳥引介淋浴,因為牠們不是不熟悉,就是它們過去曾被當成令人厭惡的行為修正。我們必須塑造、再次正面地引介淋浴,告訴牠們有參與的機會,而當牠們選擇參與,它會為自己帶來想要的結果。這正是我們要在Rocky身上做的。他以前看到水管或水瓶會尖叫撲咬。如今不會了。看看他在完全有機會避開的情況下有多享受淋浴。我們了解更多,做得更好。Rocky不僅做得更好,他看起來棒呆了。


  • Neil A Forbes BVetMed Dip ECZM (avian) FRCVS RCVS and EU Recognised Specialist in Avian Medicine. (Feb, 2014). Heart disease, atherosclerosis and sex, in parrots(鸚鵡的心臟病、動脈粥狀硬化和性行為). Parrots Magazine, 193, 38-39. (18/08/10):
手養鸚鵡心臟疾病的高發病率近幾年才被國際認可。就人類角度來看,我們知道高脂肪飲食(特別是富含飽和脂肪酸)與缺乏運動的結合無疑為心臟疾病及死亡的配方。怪的是這對我們的羽毛朋友來說完全相同(但更糟)。
野生鸚鵡每天花多數時間長距離飛行,一般比普通手養鸚鵡攝取更多樣且「能量較低」的飲食內容。再次用人來比喻,與看電視、做少量運動並狂吃高碳水化合物,含許多飽和脂肪酸的食物─意指低密度脂蛋白(LDL)或不良膽固醇的「沙發馬鈴薯」相較,攝取健康飲食的長跑選手往往擁有更健康的心臟與循環系統,因而可能更長壽。
鳥類和人體內的膽固醇:是否有相似之處?當然有,雖然貓和狗很少罹患動脈粥狀硬化,鳥類和人類都會,鳥類實際以鵪鶉做為實驗範例,研究(診斷、避免與治療)人類身上的動脈粥狀硬化。
以人類角度來看,富含飽和脂肪的食物包含:內臟(如腎臟)、雞蛋、硬質乳酪、奶油、乳脂、香腸和去脂肪的肉類、紅肉、蛋糕與餅乾都是不好的。規律運動的提升與引進油性魚類、堅果、種子、燕麥、豆類、豌豆、扁豆、鷹嘴豆、水果和蔬菜至我們的飲食中,有助降低血膽固醇含量與心臟疾病相關的風險。
從鸚鵡的角度來看,自由飛行,或至少每天讓鳥在家中四處活動,可以透過豐富生活的覓食方式來鼓勵。在屋內各種位置隱藏食物,不只是一間房內或同一樓層,而是整個房子四周,讓鳥去尋找。
鼓勵鸚鵡吃更多新鮮水果、堅果、蔬菜和少量種子,會降低動脈粥狀硬化與心臟疾病的機率。堅果中的脂肪普遍為良好脂肪,不需要減少。
涉及手養鸚鵡的動脈粥狀硬化更為複雜。讀者們獲悉雞蛋含非常高的膽固醇,更重要的是低密度脂蛋白─不良脂肪。因此人類攝取過多雞蛋會增加動脈粥狀硬化的風險。儘管有些鸚鵡會攝取定量雞蛋,真正的風險與準備製造或生產大量蛋的母鳥有關。在關節中長時間運行將導致高濃度的血膽固醇─注定進入母鳥打算製造的蛋黃中。
在產蛋準備中會產生一些荷爾蒙梯瀑(hormone cascades),但本質上雌激素(雌性荷爾蒙)偏高,觸發了在長骨製造儲存、準備用來製造蛋殼的鈣質運作,與膽固醇的生產運用和其它製造蛋黃的脂肪。

對於鳥舍中的繁殖鳥而言,母鳥每年會有一段相對較短的血膽固醇含量升高期,其次為產蛋熱量需求增加,育雛、撫養然後換毛,加上在鳥舍四處自由飛行,不會造成太高的風險。不過在蛋被取走以刺激第二窩或第三窩蛋的情況中,風險肯定是提升了。

然而在我們手養母鳥身上有個大問題,她對佔主導地位的家庭成員懷抱期望,但彼此並非生產、繁殖的關係。母鳥向飼主偎依、反芻,低頭且迷人地拍動翅膀,或抬起她的尾巴展現洩殖腔,邀請繁殖。由於該母鳥未交配,無產蛋,她的「繁殖挫敗」持續數月,因此她的血膽固醇含量在那幾個月持續提高。這段期間會有無可避免的脂肪沉積在她的重要血管內,導致動脈粥狀硬化。

如何辨識鸚鵡的心臟疾病?
就飼主角度來說,能自由飛行的鳥的初始徵兆會是運動不耐受,如飛行意願降低。而籠養鳥的徵兆更可能是費力呼吸增加、膨毛、雙腳而非單腳站立、無力站棲木、掉下棲木或站在籠底。後者只有在疾病非常後期的階段才變得明顯,該階段能有效提供的療法相對較少。
就獸醫角度而言,單純體檢不太可能查出病因。血液檢測無疑可揭露血膽固醇含量,提供風險因素的證據,同時需要X光片、超音波或心電圖以證明心血管病變的存在。

預防勝於治療
良好飲食習慣且鼓勵運動─特別是自由飛行─將有助於鳥免受心臟疾病,但上述手養母鳥之「繁殖挫敗」必須預防或管理。需要修正行為訓練以將鳥內心的錯誤伴侶關係,轉化為親子關係,繁殖欲望才不會是問題。
對於某些性慾高漲的鳥,為停止荷爾蒙生產,可能需要獸醫使用促性激素釋放荷爾蒙植入物(Suprelorin),好讓重新訓練變得更簡單或確實成為可能。


黃尾黑巴會用牠們強大的喙撕開樹枝,以獲取內部蛀木蟲的幼蟲,當作飲食中蛋白質的來源。
這隻鳥從灰葉木麻黃上成功找出一隻多汁的幼蟲。以下對黃尾黑巴這種行為的敘述出自Matt Cameron所著之《Cockatoos》(強烈推薦這本好書):
「黃尾黑巴的獨特之處在於其主食為無脊椎動物。牠的喙為挖掘木頭和取出蛀木蟲幼蟲而演變-上喙長而尖,下喙相對較窄。黃尾黑巴能透過表徵判定蛀木蟲幼蟲的存在,比如是否有排泄孔或測試啃咬的樹枝。鳥接著咬開樹皮和邊材,揭露幼蟲通道。然後擴大開口方便咬出獵物,通常是用上喙。」


Milo由他的父母養大並與他第一個照顧人互動,在他十六週大與我一起住之前也學著適應環境。因此他成為相當有自信、生活充實的九歲灰鸚。妳看看,所有生物都該由自己的父母撫養,而不是被人照料-我們在其牠物種身上明白這點。不過,不知為何我們接受育種者手養鸚鵡。來自其牠物種的科學證據眾多,即生物應由牠們自己的父母撫養,經歷這些過程的,能成長至有自信的個體。
我希望終有一天,親鳥撫育幼雛會是常態,於是我們能見到鸚鵡在圈養環境裡展現出更少的異常行為。


  • Amy Paulshock. (2010, Jun). When your bird flies off(當妳的鳥飛不見). Parrots Magazine, 149, 32-34. (18/07/19):
頭號守則是密切關注鳥的動向,可以的話讓朋友來幫忙,因為要成功全取決於知道鳥在哪裡。...和其它緊急狀況一樣,如果妳有計劃,妳要盡力而為,沉穩進行。
「...我在追一隻樹叢中的和尚,我已經穿過灌木叢、跳過倒地的原木和任何擋路的東西。我爬上了一棵樹,手勉強伸直,悄悄圈住她尾巴末端,抓緊-然後徹底失敗!我只抓了滿手毛!...最後我還是救到她了...但是,妳如果要抓尾巴,請確保抓得夠徹底,要抓到靠近身體!」抓到後別冀望牠會乖乖站在妳手或肩上。如果抓不好,請把他包在T恤或毛巾裡,如果妳需要空出雙手回到地面,把他塞在妳的衣服下。
萬一妳的鳥飛不見,妳也找不到他怎麼辦?追蹤就在此時派上用場。多數鳥,尤其是那些被剪羽和/或不習慣飛行的,不會離起飛點太遠。...「鸚鵡容易飛往枝葉茂密的樹上,至少六公尺高,所以望遠鏡非常有用!」
破曉時起床,開始叫喚,在鳥容易休息的白天暫歇,傍晚再開始。不要灰心。
鸚鵡能在野外驚人地存活數天,即使天氣寒冷,即使缺乏食物。
妳該遵循常看到的建議,擺出充滿食物和玩具的鳥籠,或關著的伴侶鳥種嗎?「對小型鳥來說或許可以,但老實說,雖然這沒壞處,我認為它對大型鳥沒什麼用。我覺得玄鳳是特例,和其牠鸚鵡比起來,牠們好像更常飛回自己的籠子。」
鳥要降落的首要動機是食物,當天飛走的鳥根本不太餓。即使一生遵從「上手」指令、訓練精良的鳥也不一定會聽話。
大量追蹤的第二、第三甚至第五天後,妳找到妳家鸚鵡...第一件事是要集中牠的注意力。站在鳥看得到妳的地方,觀察牠面向哪裡,思考牠願意著陸的位置,然後移動到該處,可能距離九到十五公尺遠。...妳要揮舞著食物,盡可能發出所有能吸引牠的聲音。如果有額外的朋友,讓她們待在附近的關鍵點,鳥萬一飛到其它地方,她們能馬上看到位置。別指望牠一定會飛下來,牠很可能飛到其它樹枝上。...無論如何,天色變暗時停止動作,因為牠如果飛到其它樹上,妳也看不到牠在哪,又回到原點。直接在隔天清晨找牠。鸚鵡會在夜晚棲息。除非真有東西嚇到牠們,不然不會飛走,牠們會待在原地到隔天清晨。牠們也遠比我們所想的更能忍耐短期寒冷,雖然我知道這對飼主來說很痛苦!


來自中美洲亞馬遜盆地的所有凱克家族,包含黑頭(Pionites melanocephalus)、淺色(P. m. pallidus)、白腹(Pionites leucogaster)、黃腿(P. l. xanthomeria)與黃尾(P. l. xanthrus),牠們吃的水果可能比其牠鸚鵡還多,而且飲食中至少應有40%的水果。
雖然凱克有自己的口味偏好,牠們最愛的水果常是新鮮無花果、泡過的乾燥無花果、泡過的葡萄乾(sultanas、raisins或currants)、新鮮或泡過的椰棗、乾燥香蕉片、蘋果、石榴、葡萄、奇異果、梨果仙人掌(prickly pear fruit)。牠們也特愛漿果,紅醋栗、黑醋栗、覆盆子、羅甘莓(loganberries)、黑莓、草莓、泰莓(tayberries)、玫瑰果(rosehips)、山楂果和火棘屬漿果全都吃得津津有味。牠們也吃瓜類、木瓜、芒果、杏、桃、李、梨、櫻桃與鳳梨。
其餘60%的食物應由蔬菜、乾燥和發芽的種子、少量堅果及一些美味小點心構成。甜玉米、芹菜、紅蘿蔔、荷包豆(French/runner beans)和豌豆應占牠們主食的一部分,但牠們也喜歡紫花苜蓿、水芥菜、青花菜、嫩洋甘藍菜、西葫蘆、黃瓜、紅椒、煮熟甜菜根、切對半的甜聖女蕃茄,稍微蒸過的南瓜或地瓜肉溫熱提供可做為實在的點心。
巴西堅果、核桃、松子、榛果、無鹽杏仁果、花生和胡桃都很美味,但牠們特別愛胡桃和核桃,簡直會讓牠們發出滿足的呼嚕聲-不過堅果應保守供應。一圓茶匙的種子對一隻凱克的一天來說足矣,應包括葵花籽-最好是匈牙利黑色小品種的-白花子、小米與大麻籽。
凱克也喜歡蛋白質豐富的食物,像是雞骨、一小塊切達起司、一點水煮蛋或一茶匙優格,通常直接在湯匙上吃起來。少量的熟食如全麥義大利麵、糙米、豆類、淋上蜂蜜的全麥吐司往往也很受歡迎。繁殖中的成鳥應獲得發芽葵花籽、粟米穗與較多的甜玉米,在牠們餵幼鳥時一天提供兩次。
蔬果越新鮮越好,供應之前全都應徹底洗淨。乾燥果實應浸泡一晚再徹底沖洗,但只提供無防腐劑添加的-要特別留意硫化物或維生素E添加劑。
所有漿果都屬於「超級食物」,具備營養素和高濃度的強效抗氧化劑。不過它們產季相當短,因此應趁盛產大批摘取或訂購,並快速冷凍。覆盆子、羅甘莓與黑莓用這種方法儲存特別成功。採摘本地生長成熟的漿果永遠是最棒的,遠比採收超過一週的進口漿果更有益健康。
漿果可小批冷凍剛好夠一天的量,或單獨在平盤上冷凍,結凍後再包裝儲存於更大的袋子。庫存用完時,市售的「夏季水果」冷凍包品質一般都很好,在一年剩下的日子裡很好運用。但應格外謹慎,確保所有冷凍水果要用之前先解凍,在室溫下餵給凱克。
凱克整體來說雖不挑食,常主動嘗試多數食物,不過重要的是維持正確平衡。而且儘管牠們因為吃的水果量使糖分攝取很高,這些超級活潑的鸚鵡能迅速耗掉糖分供給的熱量,讓牠們不太容易過重。


  • Sally Blanchard. (Jul, 2018). Behavioural Problems in Re-homed Parrots(被領養鸚鵡的行為問題). Parrots Magazine, 246, 30-32. (18/07/13):
有些被領養的鸚鵡曾受到絕佳照護與養育上的關注。雖然仍需一段時間適應生活變化,且有些會為消失的前任家人感到難過,鸚鵡是有能力終生學習的。為贏得牠們的信賴,牠們需要的是一位有耐心、願意栽培、知識淵博的導師。其牠鸚鵡可能缺乏足夠照護,或遭到忽視甚至虐待。要贏得牠們信賴更加困難,可能也需更久。不過可能性還是有的,這些需要幫助的鸚鵡完全值得為牠們費心費力。

持續性或視情況攻擊
從未展現出攻擊性的鸚鵡開始出現攻擊性,通常是對威脅到牠或讓牠困惑的情境所做的反應。我認為首次攻擊會變得更嚴重,是因為照顧者對鳥一開始展現幾個攻擊徵兆的回應。本來不至於出現的攻擊,其實往往源自鸚鵡和人類彼此間不適感的提升。這種不適感持續增加,雙方信任度被破壞,鸚鵡動作便越來越大。
照顧者通常不曉得如何讓感到困惑與不適的鸚鵡停止快速增加的攻擊性。鸚鵡是獵物動物,基本上代表牠們必須有掌控或信任情境的感受,否則會被吃掉。當鸚鵡對照顧者失去信任,牠們可能開始將對方視為掠食者。有些鸚鵡在對方出現更多攻擊性時會有恐懼的反應。起初,攻擊目的是為了減輕困惑。恐懼和攻擊的行為往往相同,因為絕大多數的攻擊是基於恐懼。有些人在自家鸚鵡出現攻擊性時便憤怒地回應,甚至攻擊回去。
我相信多數鸚鵡本身並不具攻擊性,適切地培養可使其保持溫和。關鍵在與牠們的照顧者建立互信。我同樣相信如果照顧者再次用心努力,信任是可以重建的。方法和有些人認知的鸚鵡攻擊行為相反,即便身處荷爾蒙高漲期的鸚鵡通常也能被平靜的人安撫下來。

強烈的性關係/只認單人的鳥
只認單人的鳥可能與家中一位成員建立強烈的性關係。被領養的鸚鵡可能會試著在新家確立這種行為。這是攻擊其她家庭成員的主因。若適切地引導避免這種行為,鸚鵡很少會成為只認單人的鳥。
很多人沒意識到自己是以鼓勵性關係的方式與自家鸚鵡互動。...這對飼養金剛和大型巴丹的人來說相當普遍。這種傾向是照顧者的手滑下鸚鵡的背,往尾巴抓,提起來,再繼續擠著尾巴到末端。這樣做的過程中,有幾點會被鸚鵡視為性暗示。包含背部加壓、手或拇指滑過肛門,以及抬高尾部。人們也偏好過度摟抱自家鸚鵡,並/或以與對待牠們幼年期一樣的方式抱牠們。
要讓鸚鵡擺脫和單人形成性關係的偏好,最好的方法是藉由提供大量「指導互動」,努力建立更多「夥伴關係」。定量的頭部搔抓和偶爾的摟抱可以對多數鸚鵡做。但花時間集中在讓牠們站手上或T台和牠們「面對面」、指導牠們新的正強化行為是建立夥伴關係的最佳方式。

性行為過量/荷爾蒙超載
一些有過往經歷的鸚鵡已發展出過量的性行為和自淫,因為牠們沒別的事可做了。牠們可能會進入新家庭,與新的照顧者形成強烈的性關係,而要讓牠們擺脫這種行為相當困難。任何觸碰對這些鸚鵡來說似乎都會變成性刺激,幾乎困在荷爾蒙超載的情況裡。強烈建議就醫,因為長期的荷爾蒙超載不僅導致行為問題,也會損害器官。盡可能分散鸚鵡對性慾的集中度是很重要的,可透過指導互動教牠其它更健康的獎勵行為。

刻板與重複行為
許多被援救的鸚鵡過去吃的是糟糕的飲食,營養失衡絕對會影響牠們的行為。牠們可能只被餵食全種子或全滋養丸,兩者皆不健康。要改吃新鮮健康的食物可能很難,但具備耐心和正確的技術是能做到的。重複行為包含拒絕出籠與其它許多方面。關鍵是藉由逐漸提供新的模式來改變鳥已建立的刻板行為。我把這叫做「轉換頻道」。
重複行為是被忽視的鸚鵡讓自己保持忙碌或視為安撫行為的方式。有些安撫行為是有問題的。因為鳥缺乏關注、玩具或活動,數年來我在幾個鳥店看過這些行為。我最常看到的一種是牠們不斷用喙磨擦籠網,刺激著自己。有些鸚鵡會磨到喙上出現凹槽。尖叫過度也能成為自我刺激的重複行為。透過指導互動和玩樂提供正向刺激,可以逐漸讓鳥擺脫負面的重複行為,然而這依然需要費時、耐心、培育與知識。


  • Megan Matthews. (2018, Jul). Parrot anatomy. Parrots Magazine, 246, 22-24.
許多鸚鵡即便被剪羽,仍能透過展開尾羽來獲得飛升力。
營養影響喙部狀況,但有些鸚鵡天生具有較粗糙或鱗狀分布更多的喙。
下喙底部為下頷間隙(Intermandibular space),目的可能是在鳥進食時讓下喙、食道和氣管保持隔絕。
研究顯示比起甜味,牠們可能天生偏好苦味,但受到人類在牠們生活中的影響,伴侶鸚鵡往往變得嗜甜。
鸚鵡閉眼是抬起自己的下眼瞼,而非放下上眼瞼...和我們相較,鸚鵡只看一眼而進入大腦的訊息比我們還多。
與生活在森林裡的鸚鵡相比,生活在陽光明亮地區的鸚鵡眼睛比例更小。
替鳥洗澡時,我們要小心不要讓水進入牠們的耳朵。有些鸚鵡會產生蠟質堆積,偶爾必須讓鳥醫師清潔它們。
雞胸呈白色,是因為牠們缺乏飛行,故不需含氧血來維持足以飛行的強健肌肉。這也是羽翼未豐或沒機會飛行的鸚鵡為了學飛必須增強肌力的原因之一。
請確保妳家幼鳥的趾甲沒被剪得太短!在牠們發展自身平衡技巧時,幼鳥趾甲需盡可能具備鋒銳度以保持在棲木上的穩定性。


  • Megan Matthews. (2018, Jun). If your parrot flies away. Parrots Magazine, 245, 21. (18/06/22):
多年來一般建議替鳥剪羽。多數人認為剪掉牠們的飛羽,牠們在戶外會更安全且無法飛走。可惜很多人發現有些鳥種即便只有部分飛羽長回仍能飛行。許多鸚鵡是在飼主未留意到飛羽長回的情況下飛走。有些已適當剪羽的鸚鵡甚至能起飛。
...雖然我相信有些鸚鵡品種在特定情況下替牠們剪羽更安全,現今的建議是不剪羽。優良的繁殖者會讓自家幼鳥學飛。飛行更健康的原因很多,包含為牠們的幸福感與呼吸系統帶來益處。
當然,保有完整飛行能力的鸚鵡有許多要注意。具備完整飛羽的鸚鵡需要鍛鍊,以增加牠們的胸肌、學習變換方向與降落的實際技巧。如果飛羽完整的鸚鵡慌張起飛,且尚未真正學會飛,牠們常直線飛行直到精疲力盡。這些缺乏經驗的飛行員更有機會降落在危險位置。在陌生環境飛行與降落,對還不習慣飛行的鸚鵡來說其實會是個可怕的經歷。


[羽色變黑]
讀者問:我很希望您能幫忙看看這隻難倒南安省獸醫的鸚鵡皮膚問題。我家琉璃金剛咬毛多年。這可以理解而且令人遺憾地常見。此外僅管她的飲食中含豐富維生素A和鈣,她的羽毛還是在變黑。她會吃水果、蔬菜和滋養丸。她胃口和活力也很好。
她頭部小毛在幾年前開始轉黑,目前在脫落。有位獸醫說她的皮膚更為敏感。但那無法真正解釋羽毛變色和逐漸稀疏的頭。頭部新長的毛和罹患PBFD的毛類似。她接受過多瘤病毒、PBFD、鸚鵡熱披衣菌測試。全為陰性。獸醫也沒發現她的糞便、血液或羽毛DNA有任何問題。她曾感染過馬拉色菌(Malassezia)並接受抗真菌治療。我知道單就這些資訊來評估很難,我只想問問您是否知道一些我們安大略這邊的獸醫沒有注意到的問題。她顫抖情況幾乎沒有停過,無論在放鬆、緊張、大熱天或寒冷時。或許有關聯,我不曉得。我認為頭部羽毛掉落是出自疾病而不是行為問題。感謝您的閱讀。

Alan K Jones答:鸚鵡身上的藍色羽毛是結構色,即它主要透過羽毛簍空結構中的光線折射產生,紅黃色則由羽毛內的色素產生。若這些顯色正常的羽毛轉黑,有可能是結構受損-或許羽軸和羽枝發育異常,使光線無法散射-加上黑色素過量沉積。如果妳所做的檢測全為陰性,我會往油污沉澱在羽毛上考慮,像是人手撫觸過多、尾脂腺失常或住得太靠近廚房。此外,有可能是肝臟疾病,它會造成羽毛發育不良和顏色異常。最後,真菌性的皮膚疾病或羽蝨也會對羽毛產生這種傷害。顫抖肯定有器官嚴重受損或持續不適的可能。我會建議做肝功能、羽毛真菌或蟎蟲檢測。我也想知道這隻鳥幾歲了?


  • Rosemary Low. (2018, May). Macaws and more at Peruvian clay licks. Parrots Magazine, 244, 37-38. (18/06/07):
這種土壤具有較高的陽離子交換量(CEC),意指其吸附可交換性陽離子的總量。CEC是土壤的天然特性,並影響土壤保留重要營養素的能力,減緩土壤酸化。它的鈉含量也很高。因此這個地區對鸚鵡和其牠鳥類極富吸引力,比如我在其中一天早晨看到的大鳳冠雉和鳴冠雉。
看到這麼多相同品種的鸚鵡聚在一起會讓人有數量很多的錯覺。直到替一些金剛裝設衛星項圈追蹤牠們,我們才知道牠們會飛150公里來到坦博帕塔。這顯示出造訪colpa對牠們來說有多重要。


  • Sally Blanchard. (2018, May). Feather Picking and Plucking-Possible Cause and Possible Cures. Parrots Magazine, 244, 29-30. (18/06/06):
我在舊金山海港區的客戶,有幾隻鳥是在地震很久之後才持續咬毛。這很可能是重建過程中施工灰塵、傾卸車和電鑽的連續噪音與震動所造成。鸚鵡的腿部關節含神經束,有偵測震動的作用,所以牠們對震動相當敏感。飼主往樓下移動、吵鬧的樓上鄰居或環境緊鄰繁忙快車道時,也能明顯發現有些鸚鵡開始咬毛。鸚鵡同時也非常容易對情緒産生共鳴,能感受飼主緊張的能量,因地震而受創且/或流離失所的人們持續在壓力狀態下,會影響自家鸚鵡的生活安寧。鸚鵡與其家人的任何受創狀態或生活壓力都可能造成。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咬毛因素不會在所有鸚鵡身上產生相同反應。有隻提姆納灰鸚每晚站在他的飼主肩上數小時。該男子不斷抽菸,鳥每天吸入數小時的香菸或雪茄。鳥從未咬毛,但他死了。屍檢顯示他的呼吸系統嚴重受損。我也遇過缺乏沐浴、羽毛狀態差的鸚鵡卻不咬毛。我曾觀察到因害怕而咬毛的鳥,但害怕卻完全不自殘的鳥我也遇過很多。要塑造幼年鸚鵡的健全心理,早期社會化顯然扮演關鍵角色。我也認識會咬毛但社會化程度極高的鸚鵡,以及不咬毛且社會化程度低者。每隻鸚鵡都獨一無二,很難有牠們為何咬毛的絕對因素,這也是咬毛行為如此複雜的原因。關鍵在於嘗試瞭解可能成因,為我們的鸚鵡創造最適合的生活環境。眾多可能性中或許有一種適用妳家的咬毛鸚鵡。
當鸚鵡從鎖骨(collar bone)附近開始咬,可能是有毒氣體對呼吸系統的氣囊部分造成問題。...從翼下兩側及後方這些暗處開始咬的鳥...是典型的賈第鞭毛蟲感染徵兆,這種致病性原生動物附著且大啖腸道內壁。...有些會從腿部開始咬,我看過不少腿部光裸的巴丹。有些會被歸因於季節性的亞馬遜鸚鵡足壞死症(Amazon Foot Necrosis),可能與過敏有關。...我對咬腿毛和啃腳的其中一個看法可能太簡單化,但它可能也涉及其它問題。鸚鵡整天用腳站立。牠們用腳進食再踏回棲木,然後有些食物會黏在棲木上。即便是我們肉眼無法辨識的極少食物都能產生細菌。...替鸚鵡洗澡時,請確保以大量水清洗牠們的腳,或讓牠們在溫水中走動,更徹底清潔。木質棲木要常刷洗。


和我談過的許多人,起初並不明白提供豐富生活的事物(譯註:以下簡稱豐富物)對我們所照顧的動物來說有多重要。豐富化可解釋為感官的覺醒。它形式多樣,且最重要的是因個體而異,不一定依其物種。
豐富化的例子有努力獲得食物(也稱為覓食),散步,在不同區域飛行、奔跑、或攀爬的機會,正強化訓練,社會化,參與玩耍、益智餵食器、玩具等等。
提供豐富生活的事物時,確保妳家動物對它感到自在、理解且不害怕是極重要的。我聽到人們停止供應豐富物的一些常見回應是:我家動物不玩玩具、我家動物直接毀掉豐富物,或者它太貴了。如果動物沒有與豐富物產生互動,那它就不是豐富物。動物不與它互動,往往是因為:
  • 動物無法理解它。
  • 它太死板無聊,不斷重複同樣的事。
  • 動物可能怕它。
  • 有些動物對豐富物的資源保護行為降低了與其互動的行為。
益智餵食器很夯。我知道,我也因為動物與它們互動的時間長度而喜歡提供。學習使用這些餵食器大多需稍微加強動物對豐富物的理解。如果妳給的餵食器動物不使用,牠可能是沒有明白。引介豐富物的學習步驟跳太快時,很多時候動物會受到挫折,牠會無法破解並最終放棄玩具。當動物瞭解了覓食器的一小部分,加強讚揚與點心獎勵。示範給牠們看。
研究顯示可預測性會導致無聊。人們常提供同樣的豐富物,因為一開始動物會主動與它互動。我如果不斷重複給予同一種覓食器,沒有其它變化,最後會發現牠感到無聊,並停止嘗試讓牠使用。不斷實驗不同的豐富物。曾感到興奮的玩具很快會變得無趣。把那些玩具放回玩具箱,四個月後再取用。我一週會替每隻動物混合至少一種新東西。
無論在家裡、庇護所或動物園,我們照護之下的許多動物都是被捕食的動物,意指野外有牠們的掠食者。這些獵物動物有鸚鵡、兔子、豬、爬蟲類等等。牠們生性尤其對環境裡的新事物多疑且謹慎。牠們憑藉這點在野外生存。如果提供一個玩具或新的環境,動物會僵住、朝它尖叫或攻擊,很可能是出於恐懼。引導靠近、在牠們感到自在的範圍持續讓牠們習慣變化是很重要的。物品如果太大讓牠害怕,先介紹一部分或較小的豐富物,再慢慢轉換成更大的部分或環境。
很多動物有資源保護行為,這表示牠們會盡所能保護物品、食物或看重的人。對其牠靠近的動物或人出現咆哮、撲、咬和追逐等表現。提供豐富物的安全地點可以在箱子、單獨圍欄或居家區域內。我也建議聯繫專業的行為顧問,在提供豐富物時保持所有動物與人的安全,進行可能必要的個人化步驟。
豐富物是絕佳的時間佔用者。它幫助避免行為問題,也可以改變行為問題。我訓練任何動物的第一件事便是教牠們覓食。缺乏豐富物可導致行為問題,往往也驅使動物自己找豐富物,比如破壞沙發、過度吠叫、尖叫、重複異常行為、羽毛破壞行為以及自殘。動物一旦學會一種可緩解壓力或無聊的替代行為,牠會永遠記住。要避免這些問題相當重要,有時為時已晚,牠們已經學會我們不想看到的行為。但要介入和改善並不算晚。我知道,我一直在這麼做。
要改變一個行為,需要由另一個行為取代。制止我們不想看到的行為有展現的機會往往導致另一個行為問題,或讓目前的行為問題變得更糟。豐富化始終是我用來改變行為問題的替代行為。研究顯示若實際使用正強化訓練,它是動物更喜歡的豐富化形式。我無法訓練一整天。我沒有那個時間。不過,我可以教導動物尋找點心。教動物覓食可轉移牠們的注意到妳身上,遠離破壞行為,幫牠們專注在破壞適當的豐富物。豐富物也刺激牠們的身心,讓牠們持續學習。
下面是上週工作坊中,我和幾位與會者在動物行為中心的直播對話。這次工作坊十分成功,許多與會者表示自己沒意識到豐富物會對我們所照護的動物身心造成多大的影響。我們的討論以每週日一集的Coffee With The Critters,在動物行為中心,東岸時間上午九點線上直播。
我們瞭解越多,做得越好。讓我們做得更好!


這些羽毛夥伴身陷困境的本事能讓我們大吃一驚!週五來就診的六月齡玄鳳Watson被飼主察覺她貼在鈴鐺上。評估後我們發現鈴舌有裂縫,她的下喙就卡在縫裡。我們在麻醉與相當細緻的操作下讓她脫離玩具。所幸喙的周邊組織都沒有受損,她可以回家不用住院。
這並非個案。我們常見到喙卡在快接環或玩具上的鳥。請務必徹底檢查妳家鳥籠內的玩具,是否有功能降低的部位或連接處受損。不過在這些案例中,我們發現牠們幾乎都缺乏豐富的生活環境,因而過量地玩並破壞自己的金屬玩具。提供以食物為主的豐富手法有助於促進鳥的心理狀態,並讓牠們展現自然行為,少花點時間啃咬這類不易破壞的物品。
我們網站上有免費的電子書,介紹如何引導妳家的鳥覓食,或造訪我們的Youtube頻道


橙腹鸚鵡一年會飛越巴斯海峽(平均距離300公里)兩次,往返於澳洲大陸與塔斯馬尼亞。牠們中途會在金島停留,但仍有數天的漫漫長路。
巴丹、金剛和亞馬遜一天會飛數十公里尋找食物。
卡卡鸚鵡每天往來於紐西蘭北部島嶼間,飛越海洋數十公里。
好望角鸚鵡一天飛行10-20公里,若食物短缺則更遠。
有些鳥種如角鸚鵡(Ouvéa Parakeet)或地鸚鵡的活動範圍僅2-3公頃左右。
研究員在100公里不間斷的飛行期間以無線電追蹤飛行快速的厚嘴鸚鵡,春季遷徙飛行一天內涵蓋320公里。
同樣也會垂直移動數百公尺,以應對氣候或取得食物。
若想進一步研究特定鳥種,可嘗試以下資源:
Vanished and Vanishing Parrots: Profiling Extinct and Endangered Species, by Joseph M. Forshaw and Noel F. R. Snyder, 2017
Parrots of the World, by Joseph M. Forshaw and Frank Knight, 2010
GoogleScholar for published research: https://scholar.google.ca/

(灰頭鸚鵡)活動起始於黎明的長途飛行(約20公里長),往飲水、進食或社交的地點前進。
C. T. Symes, M. R. Perrin. (2012). Daily flight activity and flocking behaviour
patterns of the Greyheaded Parrot Poicephalus. Tropical Zoology 16:52.

據觀察灰鸚每天可飛2-30英里(30公里以上)尋找食物。
Mattie Sue Athan,Dianalee Deter. (2009). The African Grey Parrot Handbook, 82.


  • Sally Blanchard. (2018, Mar). Not all parrots are stereotypical. Parrots Magazine, 242, 22. (18/03/14):
巴塔哥尼亞鸚鵡在河岸泥縫中築巢,所以也被稱為掘穴鸚鵡。牠們社會化程度高,代表族群數量可能有數百隻,產生大量的巢位競爭。這樣的數量下,人們會覺得牠們不易瀕危或滅絕。但在生物學裡有種「雅里氏效應(Allee effect)」,有些動物與鳥仰賴特定數量的個體來刺激繁殖行為,進而成功繁衍。當族群縮減到一定量,繁殖成功率可降至造成物種滅絕的程度。
雅里氏效應是旅鴿滅絕的重要因素。旅鴿數量一度曾鋪天蓋地,不過隨著族群減少、習慣改變,牠們的繁殖跟不上槍獵市場一次殺死數百隻鳥的速度。在野生掘穴鸚鵡的大型社會中,若數量降至一定程度,雅里氏效應可導致嚴重問題。
世界上遍佈許多迷人的鸚鵡科鳥類,只吃一種喬木種子的巴丹、多數時候倒掛著的鸚鵡、舌尖帶刷的鸚鵡、裸面的大型黑紅色鸚鵡、築巢在白蟻丘的鸚鵡、喙無法緊閉完全的巴丹、從山頂到山腰來回季節性遷徙的鸚鵡,以及更多和我們寵物鸚鵡一樣迷人的鸚鵡科鳥類。


  • Vivian Miller. (2018, Feb). Tame in and around its cage(鸚鵡在籠內和周遭保持溫順). Parrots Magazine, 241, 28. (18/02/23):
有些鸚鵡飼主始終只讓自家鳥待在籠內,有些則始終讓牠們在籠外,因為要讓牠們回籠十分麻煩。未監視下讓鳥待在籠外可能有風險。太多人將鳥籠視為「監獄」,覺得鳥被關籠很殘忍。我討厭看到人們快速武斷地否定,並把籠子視為鸚鵡唯一需要的懲罰,好讓牠們明白自己行為不當。或許用「籠子」一詞形容我們為家鳥提供的住所並不準確。很可惜,對不同的人來說它有不同的意義。其實應單純把籠子視為家裡的另一間房─讓鸚鵡感到安全和舒適的房間。
我認為對鸚鵡籠子來說,可獲得各式營養食物、大量玩具與攀爬機會的大空間是非常重要的。籠子應是安全舒適的地方,擺在與飼主共享的社交地點。同伴鸚鵡也應被視為家人的一份子,在籠外的站台、遊戲場或和自己的飼主打發時間。要培養一隻心滿意足的同伴鸚鵡,均衡是相當重要的。
為促進鸚鵡的獨立性,我相信牠們每天應花些時間在自己籠內玩玩具,即便飼主在家也能自娛。我建議口頭提示比如「進籠時間」,好讓牠們知道妳在忙的時候牠們要自己玩。如果妳每次這麼說,牠都能習慣在籠內展現妳要的行為,牠很可能學會在這時候要獨處,減少持續關注的焦慮需求。


  • Rafael Zamora-Padrón. (2018, Feb). Winter feeds at Loro Parque Fundación(羅洛巴克基金會在冬季的餵食內容). Parrots Magazine, 241, 10. (18/02/08)
繁殖季期間,成年對鳥們已盡力生產,耗光最精華的本錢。我們現在需要讓牠們待在寧靜的環境裡,提供均衡飲食以免體重過重,並確保蓄積最大的能量來因應之後新的繁殖季。
冬季期間,我們提高脂肪量並確保鳥正確地消化食物,在防止變虛弱的同時仍保持良好狀態。整個冬天鸚鵡的食慾都不會一樣,意味著我們必須多樣化供餐以滿足所有必要的需求。儘管牠們喜歡含有化學元素能促進自身代謝的季節性禾本植物,多數鸚鵡會拒絕像萵苣之類的綠色食物。小型鳥種在低溫下也會拒吃水果,較傾向吃種子,因為牠們對水合物的需求更少。雖然鳥在寒冷的天氣裡需要增加脂肪,我們只謹慎地給予足夠數量,因為過重對生育有負面影響。
冬季飲食上需要容易吸收的維生素和營養素。必須鞏固牠們的免疫系統以面對寒冬氣溫。對室內鳥舍來說標準不同,但即使把鸚鵡養在室內,為在繁殖季期間有良好反應,感受下滑的溫度與更短的白晝對牠們是有益的。
多數鳥種對熱帶與亞熱帶氣候反應良好。因此,鳥種管理在相對濕度高於60%、均溫暖和的繁殖中心不會太複雜。低溫乾燥的氣候下,我們需要配合持續監測的參數。若濕度增加太多並結合低溫,可讓鳥衰弱。每個區域的精確配置是我們的責任。乾燥氣候與適溫更容易控管。
我們能為鳥提高溫度到不影響牠們健康的舒適最低限度。氣溫超過25°C、高濕度會引發問題,特別是食物。這會導致黴菌和細菌滋生。所以通風良好與經常更新食物很重要。
種子、蛋類和現成食物在乾燥環境中能保持更久。在高濕度下則相反,飼料飲水槽應頻繁更新以免食物變質和品質降低。
在歐洲緯度,亞馬遜鸚鵡與低溫共存。這段期間,為了讓牠們獲得熱量來源並適當調節自身體溫,我們會增加油性食物。飼主這時必須特別注意飲食,如果鳥胖太多,牠們在繁殖時會出問題,或甚至不想繁殖。
溫度非常低的北歐,我們可以觀察到特別是住在戶外的白色巴丹和朱巴體重不會增加,由於牠們的身體更快消化食物。住在較暖氣候帶的鳥極易長出大量脂肪層,長期下來會阻礙健康生活。這是繁殖者盡量減少供應像是堅果或葵花籽的原因。
為維護像羅洛巴克基金會所擁有大量且種類繁多的品種,我們照顧者必須遵循持續、嚴格的程序。
藉由調整每種鳥的各別熱量需求,我們完成了良好的營養飲食。這對我們來說相當有益,乾淨營養的食物讓鳥獲得度過牠們各種生命歷程所需的精力,也讓我們擁有健康的鳥。







想像一下,沒有情緒會是怎樣的生活?情緒是與生理變化相符的一種意識狀態。我們的情緒影響心情和我們與環境互動的方式。它們會強化和處罰行為。它們可以是我們再次行動或阻止我們參與情境的決定因素。
動物是否有情緒是長久以來的爭議。愛動物的人往往會迅速回答妳是的,牠們有。牠們感覺得到愛、喜悅、興奮、憤怒、恐懼、焦慮、悲傷、憂鬱嗎?最近的科學研究指出沒錯,牠們感覺得到。
關鍵問題在於「我們能否準確讀出動物的身體語言,以明白牠所感受到的是哪種情緒?」很多時候我們藉由和我們自己有關的身體語言來理解情緒。這可以是兩面刃。例如,過度刺激會迅速造成狠咬。那樣咬可能被解讀為攻擊動作。我們在玩樂中可以看到刺激過度。如果玩耍會引發狠咬,興奮被解讀成憤怒,我們對一隻動物玩到一半生氣感到困惑,這可能讓參與玩耍變成處罰。重點是對於解讀動物的身體語言更加理解,我們可以透過訓練做到。訓練是教導。教導是學習。學習是一種溝通形式,而更好的溝通建立起與動物更好的關係。
我們如果更了解動物的情緒,我們能把行為相關問題處理得更好。我喜歡看到動物被鼓勵。我希望看到動物擁有選擇權,及對自身環境的控制感。我們藉由豐富化做到這點。豐富化鼓勵動物的身心。豐富化可在悲傷、孤單和憂鬱時轉移成興奮和喜悅等情緒。這是我使用正強化和應用行為分析[1]來訓練動物的原因。研究顯示若使用正強化訓練,它會是動物更喜歡的豐富形式。
在我們動物的情感經驗中,有許多情緒是可以預防的。當幼年動物被帶離父母身邊會誘發許多心理問題。我們在狗、靈長目、鸚鵡、豬與許多動物身上看到。對多數動物來說,牠們的父母在牠們年幼時教導關鍵、存活的技能。和我們相比,各式品種的父母能與自己的孩子溝通更得好。牠們教導孩子行為,讓牠們擁有一個完滿的未來。一個可能陪伴著我們的未來。
無論是與人類或其牠同種動物的互動,社會化可能是我們能提供動物最複雜的豐富形式。我們常看到高度社會化的動物被單獨飼養。這會誘發哪些情緒狀態和行為問題?我有幾隻社交物種因為幾個不同原因而各別居住,安全性是首要考量。這是豐富化和訓練在動物的生活品質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地方。我鼓勵動物之間在叫聲與視覺上近距離和遠距離的豐富性。我透過關注和鼓勵強化這點,並讓我自己在均衡中慢慢淡化。這讓牠們彼此開始互動,特別是我不在的時候。這也有助於預防分離焦慮。
分離焦慮是最難忍受的情況之一。它不一定很難修改,但分離焦慮行為的後果可以相當極端,像是過度吠叫、尖叫、重複異常行為與自殘。有意或無意中被強化的分離焦慮經驗越長久,它越可能成為一種持續行為。很多人不讓動物陪在自己身邊,無意間強化著分離焦慮。人們覺得自己的動物沒有自己便不快樂。並不一定非要如此,隨著我們人生進行這對動物來說也不公平。
已故的神經學家與生物心理學家Jaak Panksepp,也就是發現老鼠的笑聲,「the rat tickler(為老鼠呵癢的人)」。他對老鼠的互動和笑聲研究幫助設計治療人類憂鬱的藥物。正如他所說,當我們花時間理解更多關於動物的情緒,我們能更理解自身的行為。
[1] 應用行為分析也被定義為使用環境事件來控制行為,意思是安排情境,在不使用暴力、強迫(做或不做)、或厭惡刺激(妳不喜歡的事情)以獲得妳想要與需要的行為。


  • Vivian Miller. (2017, Dec). A Brief History of Parrot Keeping(鸚鵡飼養簡史). Parrots Magazine, 239, 30-32. (18/01/16):
鸚鵡是古代人定居在北墨西哥一個相當重要的理由。北墨西哥奇瓦瓦州的史前考古遺址帕魁姆(Paquime),在阿茲特克時代初期,原先被來自南墨西哥的商人視為以金剛羽毛交換阿那薩吉文化中綠松石的營地。
身為裝飾品和極有價值的寵物,鸚鵡和牠們鮮明的羽毛受到北阿那薩吉統治者的高度重視,而南阿茲特克、馬雅的統治者使用綠松石。鸚鵡在某些情況下被換為野生火雞。
隨著貿易增加,帕魁姆變成鳥類繁殖場,商人便不需費1,700英里的(徒步)旅程來運輸牠們。
現今帕魁姆考古遺址中最著名的建築之一就是飼養鸚鵡的居所。圍欄下的石頭基座仍然存在。馬雅與阿茲特克著名的巨型球門柱上象徵金剛頭部的巨大石刻,在這些文化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中南美洲原住民飼養鸚鵡幼鳥,且視其為寵物。當地人咀嚼玉米和其它穀物再用嘴餵給幼鳥。近代史上多數進口及走私的鸚鵡幼鳥是以這種方式餵養。
一些中南美洲的印地安人認為鸚鵡有人類的靈魂,是人的靈魂讓鳥說話。巴西的Bororo就是信奉這點的部落之一。每個家庭都有自由放養的金剛。根據她們的宗教,家庭成員離世後可以藉由進入金剛的身體回來探望。每個人的靈魂都能藉此返回。不過孩童最有可能回來。
霍皮族的克奇那娃娃(Hopi Kachinas)是代表超自然生物和男性儀式舞者的象徵。雖然神靈與舞者可回溯數百年,克奇那娃娃用於孩童的宗教訓練只有一百多年。娃娃由代表祂們的舞者授予孩童。每個克奇那娃娃代表超過兩百個神靈中的一位,大多象徵祂們與自然強烈的連結。鸚鵡意味著生育力和溫暖、土壤肥沃的南方。霍皮鸚鵡氏族被視為所有霍皮氏族象徵性的母親。
隨著亞洲到中東、非洲與歐洲貿易路線的發展,鸚鵡和香料、絲綢及其它有價值的商品一起被交易。根據記載,亞歷山大大帝帶著鸚鵡旅行,不是養來當交易品就是用來作伴。事實上,亞歷山大鸚鵡是以亞歷山大大帝來命名的。在非洲,當地人養非洲灰鸚當寵物,並捕捉牠們進行交易或賣給來自歐洲和亞洲的探險家。
許多遙遠國度的鸚鵡皆以研究牠們的自然學家,或將文明引進當地族群的軍官來命名。牠們包括戈芬氏巴丹、杜可波氏巴丹、米契爾少校巴丹、李爾氏金剛、巴福氏金剛、伊力格氏金剛和其牠許多種。這些鸚鵡名字正逐漸被外型描述的名稱取代,如Levaillant's Amazon如今通稱為Double Yellow-headed Amazon。
對鸚鵡的迷戀曾是因為牠們的色彩,不過對許多歐洲人而言,最重要的是可以教牠們說話。水手、海盜和鸚鵡之間的組合很有根據,由於牠們是寶貴的商品,載著鸚鵡和其它財產的船常被海盜襲擊並登板。許多海盜喜歡偷來鸚鵡的陪伴。
真正挺過航程的鸚鵡承受著對牠們飲食與需求皆無知的後果。營養不良是鳥界早期一個嚴重的問題,許多鸚鵡被餵食少量穀物和浸濕的麵包。
非洲灰鸚甚至曾被認為不需要喝水,因為似乎沒人看牠們喝過。幾位早期作者,包含W.T. Greene博士在他《Parrots in Captivity 1884》書中以此為宗旨打破這個迷思,並說服鳥友和收藏家讓自家灰鸚喝新鮮的水。
人們在某些情況下不知道鸚鵡品種彼此間的關聯,牠們的分類非常混亂。例如著名的自然學家Francois Levaillant(1753-1824)因為椰巴的裸皮將牠確定為Ara(金剛鸚鵡屬),即便這些鳥的原生棲地彼此距離數千英里。椰巴被歸類在Grey-trunked Ara。
Bodini's/Festive Amazon本來不被視為亞馬遜,因為牠的頭看起來太扁平,無法讓人聯想到頭更圓的黃頭亞馬遜。Festive優異的說話能力曾是十九世紀後期相當受歡迎的鳥種。最讓鳥類研究者困惑的進口鸚鵡是藍頂亞馬遜。牠們頭頂多樣的色彩讓自然學家根據牠們擁有的藍色份量分成幾個不同品種。雙黃頭亞馬遜曾被視為該物種中的公鳥,而黃色較少的黃冠亞馬遜被視為母鳥。相對上較脆弱的折衷公、母鳥當然在首度進入歐洲時被認為是不同品種。
十九世紀中葉至十九世紀後期之間,許多鳥類研究者與自然學家開始撰寫關於鸚鵡的文章和書籍。有些資訊如今看來已是無稽之談,但有些仍相當不錯。至少一個世紀以來,一些最好的野生鸚鵡行為資訊是由在野外觀察鸚鵡的探險家寫下。
本文最後一段摘錄Karl Russ博士在1884年出版的《The Speaking Parrots》一書。「多數品種只在限定區域裡出沒。牠們全都在說話,樹上的鳥很會攀爬,但在地面走起路來一搖一擺,牠們笨重地起飛,在比例上速度慢,配合快速的拍翅,但往往能飛得很高。鸚鵡族群實際上是原始林的象徵,細心的觀察者會先發現牠們所有安排的規律性。
隨著火紅晨曦出現在天際,談天和呼叫的聲音在鳥群沉睡位置響起。牠們打理自身羽毛,接著,在大叫之中開始出發,全都保持成對以上出沒,很快地,不久前還朝氣蓬勃的樹上再度陷入沉寂。鳥群聚集在遠方一處休息點,大聲聊天並發出迷人的呼喚,回應彼此的呼喚,其餘的跟隨,在震耳欲聾的噪音中全體啟程繼續往可能還有幾英里遠的覓食點前進。
牠們狼吞虎嚥地襲擊果樹,可怕的尖叫現在變得一片寂靜,除了掉落殘渣的沙沙聲之外毫無聲息。每一批陸續靜悄悄地抵達,只剩幼鳥被餵食的叫聲,以及果實被摘下掉落的聲音,暴露出濃密樹冠內掠奪者們的存在。
牠們吃飽並喝足樹上杯狀蘭花中的雨水後,稍事休息,以細小溫柔的單音聊一陣子。在極熱的天氣下,花朵中的水分蒸發,牠們往往不得不飛更遠找尋飲水處,且總是在固定時間出發。接近傍晚,少數鳥吵嚷著短距離飛行,更多鳥熱鬧地加入,太陽西沉時,成群結隊展開歸途。牠們到達集結地點,發出刺耳叫聲,受到先抵達者尖銳的呼喚迎接,然後每一隻鳥全力以赴瘋狂尖叫。在最好的睡覺位置,談天和爭吵持續直到天黑。」


「我有隻不良於行的朱巴,當我持著她在房子裡四處走動,她會在看到我六月齡的小狗時咬我。我要怎麼停止她的攻擊性?」



聖誕節送禮的內容中常出現動物,Lara這次就要談動物為何無法成為合適的節慶禮物。以下節錄幾段重點:

對方真的想要這隻動物嗎?
「有人打電話給我說希望讓女兒養一隻小型鸚鵡金太陽,我說好啊,妳女兒想要養金太陽嗎?嗯她想養比較小的鳥。好吧,妳確定嗎?她說她養過一隻鳥。是嗎?妳養哪一種?她告訴我後我說鳥現在在哪?這個嘛,我搬過家,離了婚,鳥必須離開。OK,所以妳想要再試一次嗎?我的意思是,妳要用怎樣不同的方式來嘗試?然後我問她,為什麼選金太陽?我可以跟巴丹一起生活,但我不知道我可以跟金太陽在一起到什麼程度。她說她覺得金太陽顏色鮮豔。我說請妳去收容所看看,我可以推薦幾間,請帶妳的女兒去進行互動,做幾週志工,照顧金太陽。她的回覆是,不要,我想從頭養起。妳可以推薦繁殖者嗎?我說不行,妳一開始便對這隻鳥了解不足,我可以預見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人們不是真的需要或想要與特定動物建立關係,妳們擁有的會是無法互通的關係。有人聯繫我,說『我感覺很糟,我替我兒子買了隻小狗,我兒子幾乎不跟牠互動,我不喜歡這隻狗』。我說謝謝妳誠實告訴我,她說覺得有罪惡感,『我不喜歡這隻狗,我不想要這隻狗,但我不想放棄,因為我不希望牠沒有家,有沒有什麼是我能做的』?我說有,有些事妳能做。訓練牠,以正強化方式利用應用行為分析,這可以建立出很強烈的關係。」

家人想要這隻動物嗎?
「把動物當禮物送人,對我來說這具有動物是消費品的意涵。當我們把動物當物品對待,我們在訓練這些孩子,我們的下一代動物是可以被消耗的。當狗掀翻聖誕樹,鸚鵡破壞妳家木造品,『我不想要牠,牠有些毛病』,孩子會學到牠們可以被消耗,帶牠們去收容所然後再買一隻新的。好讓我們可以一邊訓練我們不想看到的行為一邊塞爆收容所。」

有計畫找獸醫健檢嗎?
有研究牠的營養需求嗎?
「這大概是醫療需求之外最重要的一點。Patricia Sund(就是推廣chop的那位)和我在之前談到,妳的動物在醫療或營養上不完善、健康,妳的訓練也不會太順利。而且無論妳有否意識到妳都在訓練牠。妳不知道牠們的營養需求,對很多動物尤其是珍禽異獸來說與死亡無異。我們這所有的動物都吃特殊飲食,談到飼養的鉅額開銷,其中就是我們餵食的一些東西。因為我們有做研究,請教營養學家、獸醫哪些是最好的現代營養。讓自己學習。」
「最怕的是人們不求助也不了解。因為如果妳在動物非常小的時候飼養牠,卻沒有立即開始透過訓練教導學習,妳正在錯過最關鍵、再也無法重來的時期。我們都知道,一旦動物學到一種行為,無論我們喜不喜歡,牠不會把它忘記。牠一旦學會,對牠來說有意義的是這種行為而不是我們,牠是不會忘掉的。所以,關鍵是讓牠們學習,盡早透過訓練教導並理解。」
「妳能對社交動物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讓牠保持社交行為。...且不只是所有形式的互動,妳在與那隻動物互動時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有太多行為在人們的互動超過動物的舒適範圍時反而變成處罰。關鍵是了解肢體語言。這是不是聽起來不太方便?行為並不單純啊各位!我們面對的是成千上萬年演化的成果。行為並不單純。我在這就是為了告訴妳這些,我的工作就是基於這點。抱歉我很認真看待,但這些是我每一天都在處理的。」
「環境豐富化是很大的影響因素。妳有沒有把妳需要提供給動物讓牠們保持忙碌、參與、互動的需求納入考量?」

過了45分鐘的直播可以看到Lara不斷和身邊各種動物互動,讓牠們保持忙碌(讓牠們有事可做),她說如果看到這樣還不能讓妳改變心意,「打給我!」(還有去參觀收容所) 


  • EB Cravens. (2011, Dec). Why I Feed My Parrots Twice a Day(為什麼我一天餵我家鸚鵡兩次Parrots Magazine, 167, 10-11. (18/01/10):
多年來我一直在練習養鳥,我認識很多繁殖者和寵物飼主選擇一天餵自家鳥一次。也就是早上填滿食物和水碗,留到晚上或隔天早上,直到被抽出來清洗(但願如此!)再重新為鳥填滿。
我知道有些飼主需定期工作,或從事某些時間緊湊的類型,這樣的過程節省許多時間和精力。鳥在這種日常飲食下往往看起來活得不錯。但我總好奇牠們是否能成長茁壯,或者牠們單純是習慣了。
我喜歡一天餵我家鸚鵡們兩次。過去二十多年來,這在「The Perfect Parrot(譯註:筆者的繁殖場)」形成慣例的原因很多。首先,透過觀察野鳥,我們知道牠們常在清晨積極覓食,傍晚前再進行一次。因此在那些時段為鳥供餐,模仿我們在野外看到的行為。這與禽類對於日常自然行為、消化、睡眠的演化趨勢相輔相成。
再來是一天餵兩次讓我能充分監控我家寵物鳥與繁殖對鳥的食物攝取量。鸚鵡每天的攝取量不會一樣。牠們飲食攝取量大多取決於天候、日照或季節長度、提供的營養素有哪些,及近期是否有努力運動或繁殖行為。
早餐的重點
我家鸚鵡們早上最餓的時候,牠們會獲得切碎與磨碎的混合新鮮蔬菜、綠莖、水果仁、煮熟和發芽的穀物上灑些細多、幾顆乾燥滋養丸,和粉狀的礦物質維生素添加劑。這是我們一天當中最重要的新鮮營養餐。
因為一個簡單的理由,我特別喜歡將食物乾濕分離,把煮過、發芽的鮮食和洗過的蔬果擺在相同碗裡會使乾燥食物和滋養丸快速受潮。我甚至不把「格外特殊」或昂貴的乾果、堅果與種子混合在一起,若存放在架上或家中數週,乾果,也就是葡萄乾、蘋果乾、杏子乾等並未乾到足以避免杏仁果、花生、種子、八角香料、核桃等諸如此類輕微受潮,且容易腐敗。哪天吃吃看這些東西,妳會發現它們其實能變得多不新鮮!如果妳堅持買這些給妳家鳥吃,把大部分存放在冰箱裡。
April會在週日變更菜單時餵點心、三明治、玉米、堅果、乾燥種子與滋養丸,一天只提供一次。旁邊附上蔬果塊。
如果飼主總是一天餵一次,潮溼新鮮的混合蔬果擺在盤中一整天,黴菌或微生物滋生的危險性會大幅提高。特別是成熟水果含糖量高,因此容易生菌。
此外,我在養折衷和鷹頭鸚鵡時,這些品種常把滋養丸或其它食物丟進自己的水碗,製作出各式各樣的微生物泥湯!即使在下午短暫換水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評估吃了哪些
我在下午4:30左右進行第二輪餵食,我可以精確分析出每隻鳥或每對鳥吃了什麼、目前哪些食材最受歡迎、哪隻鳥需在黃昏前調整餵多一點或少一點。這對一天餵一次的飼主來說絕對無法辦到。我們的第二輪餵食由我們自己混合的兩類乾燥種子組成。一類是在健康食品店買的有機帶殼黑條紋葵花子,另一類是普羅梭粟(proso millet)、蕎麥、白花子、南瓜籽等等,很接近錐尾鸚鵡的混合飼料。即使是大型金剛也會兩種都吃一些,足以讓牠們滿意,也確保所有食物幾乎都會吃到。有些鳥,比如公主鸚鵡,更喜歡適合小型鳥的,其牠像是我們的好望角,更偏好油脂豐富的種子。
這種餵食內容較慢消化,營養豐富,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與更高的脂肪含量讓鳥撐過一整晚。牠們不會吃太飽,因為牠們在早上/下午已經吃過的綠色、熟軟的食物。
巢中有幼鳥的親鳥尤其喜歡在天黑前填飽乾燥種子,好讓牠們在幼鳥夜間醒來索食時提供存糧。牠們也始終有早晨軟食餐做為第二種選擇。但隨著幼鳥成長變大,只要牠們幾乎吃光盤中所有食物,或至少吃下該哺育期牠們特別喜歡的,我們將一天餵親鳥三到四次。鸚鵡父母屢次為特定年紀的雛鳥選擇營養精確的成份,像是富含礦物質的綠蔬、充滿酵素的水果仁及源自發芽物的複合碳水化合物等等,且需每隔幾小時檢查牠們。
April在週末餵食時,她提供大量點心、健康餅乾、煮熟毛豆、玉米、沾花生醬的全麥三明治與去殼的核桃、杏仁果、松子、烤南瓜籽或類似的東西。這些和牠們下午的種子斟酌混合,一旁附上大量新鮮的石榴、木瓜、芭樂、百香果或無花果,全都保留完整果核。她一天只餵這些混合物一次。我在週一早上發現這種24小時前各式特產的零星搭配鸚鵡會比較不餓。
鸚鵡白天吃東西的方式會隔一陣子突然改變,牠們會不喜歡我提供的食物。例如,我如果在早上供應浸泡和煮熟的混合物,接著開始下雨,我家的鳥會不喜歡在潮濕的日子裡吃又濕又熟的東西。它們大多會被留在盤中或忽視,特別是水果、稻米和豆類。這表示牠們尤其渴望下午三點,乾燥混合物的到來。我如果沒檢查就提供第二輪食物,我家的鳥會在雨天吃太少或被迫吃下牠們身體抗拒的食物。這在寒冷、風大的天氣裡不是很好的發展狀況。
有幼鳥的鸚鵡父母同樣也會突然拒吃像是玉米、綠色菠菜莖、香蕉、油質堅果或其它東西,並希望改吃截然不同的營養素,伴隨各種明確的礦物質、氨基酸複合物或脂肪內容。這會在我固定給食內容約一週後發生在經驗豐富的母鳥身上。
隨著一天只餵一次偶爾出現的另一個習慣是,直到下一次餵食之前把食盤留在籠內24小時。這幾乎無法確切評估牠們吃下什麼及攝取的時間,因為大家都知道鸚鵡會在清晨五點起床,前往留著的食碗吃掉所有舊的東西。把碗留在籠內也促使夜間訪客如螞蟻、蟑螂、齧齒動物或蒼蠅來搜尋殘存食物。
更別說教我養鳥的繁殖老前輩總是明確指出餵食期應至少一天進行兩次。事實上,飼主越常出去檢查室外繁殖籠越好─當然要在不干擾注重求偶隱私的牠們和產前交配的情況下!
我觀察到最糟的錯誤是一間鸚鵡零售店,寵物鳥碗裡裝滿乾燥滋養丸,飲食中90%只提供這些,而缺乏任何鮮食或軟食,然後每天營業時把盤子上方填滿。我憑直覺選擇後頭籠裡高且深的滋養丸碗,取出並將食物倒在手中。底部有半吋是由潮濕、發霉的陳舊滋養丸粉組成的固體層。我拿給店長看,她們馬上指示店員清除並每天清洗盤子!
所以我的建議是,仿效野鳥的行為,鼓勵妳的鳥一天吃兩次,一次在日出之後,另一次在日落之前。妳會對結果感到滿意。


群聚成員-舔土主要由大型混合鳥群與按時加入至少三種鳥群的所有十三種鸚鵡使用。除了偶然聚集在果樹上的大型金剛,並未在舔土地點以外觀察到這些群聚成員。舔土地點的群聚規模遠大於舔土地點以外的鳥群,有1%的黏土由單獨個體使用。這些數據顯示鳥使用舔土地點所採取的新穎行為策略。
混合鳥種中,[1]大型金剛、[2]大型鸚鵡和小型金剛與[3]長尾鸚鵡和小型鸚鵡以體型明顯分層。以鳥種體型分層可能因為較重的鳥起飛、加速較慢,轉彎半徑更寬,讓牠們在混合鳥群逃離空中掠食者時脫隊。直接競爭應也促使體型分層,由於侵略行為在黏土上很常見:較小型鳥往往被較大型鳥頂替,但如果體型差異不大,小型鳥數量上的優勢能驅逐大型鳥。因此,掠食者會針對加入較小鳥種的較大鳥種,而競爭者會針對加入較大鳥種的較小鳥種。這可解釋聚集成員體型上為何相對一致。
「假警報(false alarms)」的代價對覓食行為和群聚組合的形成也同等重要,因為干擾會降低覓食效率。在我們的研究裡,從黏土飛離的鳥群有超過90%不是由高比率的假警報造成。較小鳥種被捕食風險更高,每次從黏土飛離消耗更少能量,警報門檻應較低,提供更多不必要的警報,且從黏土起飛的速率相對較快。群聚成員往往整體對警報做出反應,較大鳥種在更「敏捷(flighty)」的較小鳥種旁使用黏土會消耗更多能量。這也促成體型相似的個體聚集成形。
每一群鳥顏色相近;飛行的三種大型金剛混合紅、藍、綠和黃色,而大型鸚鵡與長尾鸚鵡群主要由帶深綠、藍或黑色頭部和飛羽的綠色鳥類組成。(體型與顏色)同質群體的形成估計由於掠食者攻擊群體是集中在看起來不一樣的個體上。
偶爾加入大型鸚鵡群的大型金剛,對外表近似的個體會在黏土上加入彼此的傾向來說是值得注意的例外。不過當大型金剛加入大型鸚鵡,牠們通常不會融入群體中央。牠們反而使用距鳥群中央三米高、土壤品質較差(即鈉含量少50-75%)的黏土最高部份,但牠們在那裡快速逃離的機會最高。坦博帕塔研究中心的大型金剛在大型鸚鵡群中耗費牠們舔黏土總時間的10%。此外,大型鸚鵡很少加入在其它黏土上的鸚鵡群,反而常利用上午稍晚和下午使用黏土。大型鸚鵡為何加入鸚鵡群尚不可知,或許因為牠們較大的體型使牠們容易被較少數的猛禽品種盯上,以及清晨是唯一可預測短暫使用黏土的時期。鳥群開始順利使用黏土之前,大型金剛的其餘時間會在黏土附近等待三小時以上。
金頭凱克幾乎不會加入混合鳥群,是現場外觀最顯眼的小型鸚鵡。牠們飛行時從頭到尾可以看到綠中帶金黃的頭部,而所有其牠當地鳥種是綠色帶深綠、深藍或黑色的頭部。不過群聚規模夠大時,大型金剛和金頭凱克都有機會使用最適合舔食的位置,或許也因加入混合鳥群甚至獲益於更「古怪」的搭配而免受掠食者攻擊。
抵達並落地舔土-動物們接近舔土地點通常很謹慎。我們記錄了兩種接近行為,緩慢環飛和刻意透過鄰近樹木移動,更有機會[1]檢查舔土區域的掠食者,[2]注意山崩與[3]招募個體至領頭鳥群。當掠食者或山崩出現,鳥會停止接近或轉移到其它舔土區域。如果領頭鳥群沒有其牠鳥加入,鸚鵡們也會停止接近。
空間分佈-鳥使用的範圍僅限峭壁的四個小區塊,即便多數黏土都合用。這顯示群聚(避開掠食者)的壓力強過四散於黏土上(可能源自競爭)的壓力。大型鸚鵡最常使用最高最開放的舔土區域,而最小型鳥種最接近植物覆蓋處。


  • Sally Blanchard. (2017, Dec). The Parrot/Human Bond part 1. Parrots Magazine, 239, 20-22. (17/12/25):
這些年與數百隻鸚鵡的合作和甚至更多鸚鵡飼主的交談中,我絕對相信關於鸚鵡的兩個真理。其一是鸚鵡終生都能學習新行為,如果牠們是我們的夥伴,是否維持牠們導師的身份取決於我們。其二是鸚鵡終生都能與無論是陌生人或陌生鸚鵡建立與再建立關係。
鸚鵡幼鳥採人工餵養的人們需要建立導師般的親子關係。只摟抱鸚鵡幼鳥可產生一隻過度依賴、讓飼主抓狂的成鳥。偶爾摟抱鸚鵡幼鳥沒什麼不對,也許為了睡覺期間的安全感。但摟抱和自然情感必須與培育引導取得平衡,並透過教學互動和玩耍教導年幼的牠。飼主花越多時間教導自家幼鳥玩能發展自身體能、智力與情感的遊戲,牠們越可能培養出安全感與獨立性。
年幼時社交行為不足的鸚鵡會出現更多行為問題,過度緊密的關係需求往往是其中之一。社會化良好、接受在教學互動中玩耍的鸚鵡幼鳥會學習自得其樂,不需飼主持續讓牠們保持在娛樂狀態。基本上,在牠們年幼時給予正確關注會避免鸚鵡幼鳥過於黏人。這和多年來始終存在「關注鸚鵡幼鳥會寵壞牠」的荒謬言論完全相反。
某些情況下,性行為會持續超過應終止的時間。這基本上代表鸚鵡太長時間維持荷爾蒙過量,這能造成嚴重的健康問題。有些鳥,特別是母玄鳳,性慾過量會增加產蛋量達掠奪體內鈣質的程度。嚴重者可致命。


  • Tom Dutton. (2017, Nov). Proventricular Dilatation Disease-Update on caus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前胃擴張症-病因、診斷與管理的最新訊息). Parrots Magazine238, 36-38. (17/11/29):
序言
前胃擴張症(Proventricular Dilatation Disease/PDD)是主要出現在寵物鸚鵡身上的疾病,也是英國與其它地區鸚鵡發病和致死的常見原因。鸚形目以外的物種也會被感染,野生動物所扮演的角色仍在調查。PDD是可致命、明顯影響腸胃和神經系統的神經性疾病。
臨床表現
禽類玻那病毒(Avian bornavirus/ABV)已確定是鸚鵡罹患PDD的病因。其臨床徵狀與免疫媒介對病毒的反應有關。神經節苷脂(Gangliocides)的產生使神經變化而致病。許多健康的鳥感染ABV,但PDD的發展在這種情況下是無法預測的,且未被徹底瞭解。
目前認為玻那病毒陽性鳥約30%會演變出臨床上的PDD。受感染的鳥表現出臨床徵狀的時間可短至兩週也可長達七年。在病鳥身上檢測出ABV並不代表牠罹患PDD,在健康的鳥身上檢測出ABV也不意味牠會生病。ABV感染不限於鸚鵡,已在金絲雀身上診斷出類似PDD的疾病。
玻那病毒已顯示出對北美水禽的高盛行率,但尚無證據顯示這些水禽基因型可引發在鸚鵡身上的疾病。
透過口服糞便/尿酸鹽的疾病傳播途徑被認為是最有效的。呼吸道也被視為傳播途徑。ABV曾在受感染的鳥肺分離出來,也曾在受感染鳥舍環境的大量空氣採樣中檢測出ABV。ABV也在羽軸根和羽屑中檢測到。然而,玻那病毒在鳥體外無法存活超過48小時。
最初的臨床徵狀通常是非專一性的。鳥呈現嗜睡,羽色不佳。體重往往在不知不覺間下滑,偶爾會在糞便中發現未消化的食物。嗉囊阻塞、排空時間延遲、嘔吐、反胃及體腔膨脹是最常見的腸胃徵狀。鳥的食慾往往很好,但偶爾出現食慾不振。有些鳥會拔覆於體腔上的毛。小部分病例出現急性的末梢與中樞神經系統徵狀,包含失明、昏厥(fits)、癲癇和自棲木上墜落。
在一群鳥當中可能診斷出個別病例,但也可能發生流行感染,其快速的病程使多數的鳥在11天內就急性生病致死。其牠鳥的疾病進展更慢,伴隨體重逐漸減輕與腸胃病徵。群體中有些鳥沒有徵狀,但若進行內視鏡或X光片檢查,會有輕/中度的前胃擴張徵狀。群體中剩下的鳥將不受影響。
巴丹、灰鸚與金剛最容易感染這種疾病。不過這種病已出現在超過50種鳥身上,所有鸚鵡皆應被視為容易感染。
所有年齡層都有可能受感染。短至11天的孵化期長到七年以上。這種病不被認為是具高度傳染性的,病原體也不穩定-無法在宿主體外存活超過48小時。
PDD很難確診。使用普通的成像技術(放射線、內視鏡、螢光透視)很容易診斷出擴張的前胃,但要證明擴張源自玻那病毒感染,就我們的經驗來說很難。
臨床徵狀是非專一性的。若臨床醫師懷疑是PDD,那麼X光片(適合被麻醉、前胃注入顯影劑的鳥)或螢光透視法可幫助檢測前胃擴張。若側視圖上的前胃厚度大於胸骨脊最大厚度的48%,前胃即出現擴張。作為診斷計劃的一部份,進行傳統的嗉囊活組織檢驗(檢查腸肌層的神經節細胞炎徵狀),但這種測試只有55-76%的敏感性。
螢光透視法是評估腸胃運動與監測治療反應的好用工具。和多數X光片不同,不需麻醉。

診斷
為做出PDD的明確診斷,臨床醫師應排除有差異的診斷可能,並取證ABV感染。然而重要的是要記住許多臨床上健康的鳥散播ABV,增加生前(ante-mortem)準確診斷的挑戰。
德州A&M大學的研究顯示反轉錄酶-PCR為確認ABV RNA(病毒檢測)存在的有效方式。已識別出四種ABV的血清型,現在很多實驗室不檢測所有血清型。為PCR測試選擇適當樣本對獲得有意義的結果來說相當重要。尿液/糞便與結膜、鼻後孔、泄殖腔拭子是最適合採集的樣本。ABV在尿酸鹽和糞便中的散播量最大,不過散播呈間歇性,因此偽陰性是個問題。疾病的診斷可能需要多重PCR測試,對飼主來說可能開銷太大。血清學(抗體測試)可能是有用的診斷測試,由於抗體價數似乎與疾病發展有關。也曾有臨床疾病剛發作時就突然血清轉化。
麻醉狀態下注入的鋇顯影劑讓前胃的測量準確率更高。

治療
過去的治療以使用抗發炎療法為主,這是基於假設我們所觀察到的組織病理學病變,其本質是發炎。
筆者治療的選擇是Celocoxib(Dalhausen et al 2002)。接受Celocoxib 10mg/kg一天兩次治療六至十二週的鳥,臨床上有顯著改善。
螢光透視法可用來監測治療是否成功,且可確定Celocoxib的最低有效劑量。
許多起初呈現PDD的鳥伴隨嗉囊繼發性的細菌/真菌感染,經治療的腸炎,臨床上出現顯著改善。
許多作者已進展到使用meloxicam,但使用這種藥的近期研究顯示它可能是禁忌用藥(contraindicated)。實驗初期的替代藥物包含Ribavirin(抗病毒藥)與Cyclosporine尚未發揮效果。
腹-背側X光片的對比顯示出明顯的前胃擴張。

預防疾病
群體中的疾病預防以良好的衛生與生物安全為基礎。所有新進鳥、病鳥或ABV陽性鳥應進行檢疫隔離。健康的ABV陰性鳥應接受初診,且應避免自受感染/病鳥處運送至其餘設施。為努力保持鳥群無疾病,所有新進鳥都應接受多重PCR與血清檢測。
若飼主的目標是根除自家鳥的ABV,所有的鳥應接受重覆性的PCR與血清測試。鳥應分組,若有需要,根據此測試結果進行隔離。曾有一群陽性鳥當中,有小部分受感染個體持續大量散播病毒的記錄。應鎖定這些鳥並優先隔離。由於間歇性的散播和模稜兩可的血清測試,可能需費數年的檢測與隔離鳥隻,以擁有ABV陰性的鳥舍。

其它前胃擴張的常見徵狀包含:
  • 胃炎/腸炎
  • 寄生蟲疾病
  • 重金屬中毒(鋅/鉛等)
  • 腫瘤
  • 異物/阻塞

一項新研究顯示較低劑量的chlorpyrifos(毒死蜱)或imidacloprid(益達胺)可對小型鳥如麻雀造成危害。
2015年,美國農民在田地投入兩種不同的殺蟲劑,至少五百萬磅毒死蜱和將近一百萬磅益達胺。每種皆已使用幾十年,並盡責地瓦解昆蟲的神經系統。但這些解決方法不僅對被鎖定的害蟲族群有害-昆蟲總數在普遍施放農藥的地區全面下滑。
但農藥對鳥的影響鮮為人知。由於鳥擁有比昆蟲更複雜的神經系統,這些殺蟲劑大部分被假設若真會影響,也對鳥影響不大。不過研究食用種子大型鳥的實驗室發現恰好相反。山鶉因益達胺導致產蛋量下降並延遲,日本鵪鶉因毒死蜱呼吸困難;即便是一粒經益達胺處理過的玉米種子也能殺死一隻冠藍鴉。
加拿大薩克其萬大學的研究生Margaret Eng,想知道多小隻的鳴鳥,如麻雀,可能應付殺蟲劑。畢竟牠們遷徙期間在田間逗留且很可能吃下遍佈的化學物質-益達胺透過覆蓋種子表層傳遞,毒死蜱顆粒與鳴鳥刻意攝取以助消化的砂礫相似。她這個月在Scientific Report(科學報告)發表的成果,顯示即使是較低劑量的農藥也會讓嬌小的遷徙者無法找到遷徙方位,有時甚至導致疾病或死亡。奧杜邦雜誌今年初報導了她令人不安的初步結果,但最終報告甚至更令人擔憂。
由於麻雀仰賴深埋於自身神經系統的本能來導航,Eng想知道化學物質會如何影響遷徙結果。她和研究團隊在薩克其萬圍捕野生的白冠帶鵐,就在牠們北遷之前。有些只餵食種子,其餘同時飲用對家麻雀致命劑量十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毒死蜱或益達胺。這些實驗劑量相當於一般在四粒施用過益達胺的油菜種子中被發現的份量,或八至十二顆毒死蜱-在每一個案中,一隻麻雀一天皆可吃下數百粒種子或顆粒的一小部份。兩週內,團隊記錄下有多少隻鳥試圖自實驗室遷徙,以及往哪個方向,並定期替牠們秤重。
未接觸殺蟲劑的鳥維持得很好。牠們一致朝北,正確的遷徙方位,並持續讓自己的體重增加。另一方面,接觸益達胺的鳥停止進食,減輕四分之一的體重-對已經很輕的動物來說是顯著的份量-且漫無目的地嘗試遷徙三天。牠們直到十一天後才恢復行為,但牠們的胃口和體重到兩週後才復原。吃下毒死蜱的鳥維持豐滿,但在整整兩週的研究期間缺乏方向感。
令人震驚的是,有四隻攝取益達胺的鳥在最後一次給藥的24小時內死亡:兩隻自行死亡,兩隻在呼吸困難及嗉囊起泡之下需安樂死。雖然只有四隻鳥,「我們對益達胺的急性毒性感到驚訝,」Eng的上司Christy Morrissey說,他是薩克其萬大學的野生動物生態毒理學家並撰寫奧杜邦以前的農藥與鳥專欄。「相對於毒死蜱,那對脊椎動物來說應該是更安全的化學物質。」
由於這樣的假設,毒死蜱更嚴格監管且不能用在居家菜園或特定食物,如番茄。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研究員建議禁止毒死蜱用於所有作物-但行政官Scott Pruitt在三月否決了試圖禁止的請願書。該機構對益達胺的複審直到2018年才會完成。在那之前,大部份殺蟲劑皆不受限制。
至於在田間停止進食、滿腹這些毒性殺蟲劑的鳴鳥們,Morrissey嘆道,「生病和難以行動,或脫離遷徙方向可能更糟。」無論哪種方式,只要兩種殺蟲劑仍被廣泛使用,都讓鳥的前景黯淡無光。
妳聽說過如果妳碰觸幼雛或鳥蛋,親鳥會聞到妳的味道並棄巢嗎?這完全不是真的!多數鳥的嗅覺不太發達,絕不會知道妳碰過牠們的巢。不過,這規則有個例外。紅頭美洲鷲/火雞禿鷹(turkey vulture)擁有整個動物王國裡最好的嗅覺。牠們能聞到一兆分之一的稀釋物體,也能聞到遠至半英里外、十二小時前的新鮮屍體。人類不是唯一知道這點的-其牠包含烏鴉、黑美洲鷲、鳳頭卡拉鷹,甚至年輕鷹類都會尾隨紅頭美洲鷲,希望輕鬆撿到一餐!牠們的嗅覺有助於在更開放、其牠鳥類可能無法找到的區域發現食物。我們在美國老鷹基金會很榮幸能照顧兩隻紅頭美洲鷲。圖上的是George,三十二歲雄性。雖然他越來越老,他依然充滿個性、大膽且一定為每個人帶來笑容!


  • EB Cravens. (2012, Mar). I Have Outgrown the Way You Are Keeping Me(妳照顧我的方式對已長大的我不再適用)Parrots Magazine, 170, 10-12. (17/11/09):
還記得妳家寵物鸚鵡年紀小的時候嗎?不,我不是指仍需手餵且依賴妳,而是四或五月齡、缺乏世俗經驗的幼鳥。那些日子簡單、有愛、輕鬆愉快,不是嗎?遇上一隻健康、快樂、隨著每週突飛猛進的成長而更加成熟自信的寵物鸚鵡是如此令人滿意。
這樣的幼鳥往往充滿無止境的好奇,且從早到晚活力充沛。每天清晨都有新的事物要學,帶來新的刺激、更優異的運動能力與協調性。April和我經常在家照顧鸚鵡幼鳥,牠們幼年期的第一年很多都成為與我們家庭成員關係密切的一份子。未成熟的幼鳥若被適當照護,會在許多日常事物中找到樂趣和意義。牠們試圖操控奇特物件時摸索的滑稽模樣,與牠們展現創新特技動作的實驗精神讓我們笑開懷。一有機會,牠們就尋求自己喜歡的人的持續關注。
「鸚鵡幼鳥不苛求」,鳥類行為專家Liz Wilson表示。我完全同意。生活對牠們而言是如此刺激,只需極少想像力和精力便能給牠們一些新東西,讓牠們抓握、攝取、探索或剖析。來,試試新鮮的無花果。妳想學怎麼從我的馬克杯裡喝些香草茶嗎?用棕色紙巾筒玩躲貓貓。從這飛到那,繞一圈再回來,快!嚐些金盞花嫩芽。我們去雨中走走...
牠們睜大雙眼,以無窮精力探索周遭環境,青年期的鸚鵡一有適當時機,通常會用一顆球自娛數小時!
接著發生什麼事?
但隨著數年過去,我們的羽毛夥伴因為一些原因有了變化。新的生活體驗似乎不再頻繁出現。人們的親密接觸到達頂點並開始減少。食物選擇漸趨平凡;滋養丸、種子、蘋果、橘子和其它水果、大量蔬菜,以及老樣子的點心。洗澡時沒有歡笑。翅膀或許甚至被修剪,飛行能力被剝奪。寵物鸚鵡把有效適應不斷重複的居家生活方式學得很好。但千篇一律的待遇已開始在無形中磨損牠的情緒架構。
我們必須看看一歲的野生鸚鵡接下來的生活。每一天總是與昨天有些不同。到清晨覓食地點需在樹梢漫長飛行。有新的天氣型態,繁茂的食物變化,給全體鳥群的掠食者警報與逃離模式。有五花八門不斷發展的社會角色和群體內的友誼。甚至可能迅速更換夜間睡覺場所(讓年輕鸚鵡最感到不安的情況之一)。
我們的家居寵物鳥當然很少經歷這些變動。畢竟,牠們和我們一樣活在被控制的環境裡。所以當我們的鸚鵡開始感受到生活上的變化,會發生什麼事?
不會有警戒叫聲
雖然可能有某些理由不滿大叫,無經驗的牠們很少因沮喪或需求而叫出聲。牠們反而傾向於忍耐。
牠們盡所能應對著已經歷過的世界:一成不變的環境常規、塑膠玩具、滋養丸、全天候實質同伴的缺乏。對某些鳥種或個體來說這容易變得過於單調。我觀察到對無聊或無變化的住處展現出負面反應的鳥種包含:所有種類的巴丹、鷹頭、好望角、吸蜜和一些大型金剛。
但嚴肅的事實是,若妳家寵物鸚鵡能說出內心話,牠可能會告訴我們,「妳照顧我的方式對已長大的我不再適用」。
野鳥終其一生持續獲得知識。簡言之,那幾乎是構成生存的條件。新的情境,例如陌生或缺乏降雨的形態、不熟悉但可取得的食物、陌生掠食者急遽的攻擊,更別說由人類引發的環境變遷,都只是幫助野生動物為持續生存而維持在漸進學習曲線上的少數幾個因素。在豢養環境裡,堅持不懈地訓練並刺激我們的寵物鳥、為牠們的健康與心智不斷求進對我們而言是最有利的。
一個更大更好的籠位、有創意的覓食物件、將活的樹木帶進屋內、容許被剝奪數年的飛行能力、設法促成同種伴侶、提供玩樂用的紙箱,或翻新多年來的給食模式等諸如此類的事情,都只是讓自家鸚鵡保持機敏並茁壯心靈的一些方法。
多數寵物飼主的問題在於頭一年左右的飼養期間,她們得到自家寵物鳥習性的初步印象,自此再以固定的習慣運用此「印象」數年。這對極聰慧且富理解力的鸚鵡來說,無法給牠們太多朝全盛期及往後發展上的鼓勵。
「我已經盡我所能接受這個籠子」是寵物鳥會希望疾呼的另一句聲明。想到國內外所有獲得一隻鸚鵡幼鳥、買下自己第一個鳥籠、視其為那隻鳥會需要的唯一一個籠子的飼主,便讓我感到不寒而慄。惡名昭彰的繁殖場如此對待她們的鸚鵡;她們為繁殖對鳥建造籠子,無論這些鳥生育並售出後代帶來多少收益,牠們被養在同樣的矩形空間、同樣的籠內設備、視野與活動選項裡長達十、二十、三十年!
我不斷在The Perfect Parrot尋找移動選擇,讓鳥從一個較小的鳥舍搬到更大或較不偏僻、更高、更多綠色植物的飛行空間。這種作法在摸著良心進行下對鳥來說沒有壞處-它反而刺激了鸚鵡,讓牠們回到暢所欲言與探索的情緒裡。十年期間,我其中一隻亞馬遜或好望角對鳥會緊鄰幾種不同的鸚鵡對鳥,享有三或四種不同位置及籠舍環境。
April養的好望角Makana在至少五種不同的地方長大,包括室內和戶外農場。像Makana這般聰明,她無法想像沒有多少選擇的牠還能快樂且「不無聊」。
2012是適合改變的一年
這不代表它容易完成。為自家鳥完善不同的幾處場所可能需要額外的規劃與工夫。不過,這最終是值得的!有時想想自家寵物或繁殖鳥居住的地方。數年至今,妳曾考慮變化或提升它們的品質嗎?妳還在等什麼?
妳家鸚鵡年輕時覺得有趣且足夠的籠子,數年後對成鳥而言可能開始變成名副其實的監獄。我自己是思慮過多而無法整天待在同一間房的人,無論那間房一開始被設計得多棒。聰明的鸚鵡也幾乎如此。
就像青年期的人,鸚鵡的不滿很少臨時起意地出現。它會累積一段時間才達到產生異常行為的臨界點。
這就是偶爾退一步,著眼於改善,仔細、坦誠地觀察妳家寵物或繁殖鳥的生活方式,並預防不滿因素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
缺乏新鮮且分散注意力的事物很容易讓鸚鵡感到無聊。但人們若盡力是有跡可尋的。鳥飼主大多知道鳥如果飲食過量、尖叫、狠咬或咬自己的毛,有些事顯然出了問題。這些行為很少單獨出現,更是深層不滿的徵兆。
當我們的寵物開始經常性地在特定時間或位置行為失常,該是時候注意了。缺乏歡快叫聲、對玩具或食物毫無興趣,即便是被關在籠內、持續「張翅央求」姿勢的鸚鵡都顯示有些事出狀況了。不再年幼的鳥,以牠僅有可用的身體語言懇求「妳照顧我的方式對已長大的我不再適用」!
問題是,我們飼主夠警覺夠用心去注意到嗎?


  • Rosemary Low. (2007, Apr). Cockatoo breeders: don't perpetuate the sad circle!(巴丹繁殖者:別再延續悲痛的循環!). Parrots Magazine, 111, 18-21. (17/10/28):
Rosemary Low替成千上萬,最終無法斷奶的白色巴丹提出由衷懇求
會有人閱讀鸚鵡雜誌,卻沒注意到白色巴丹需求過高而無法成為適當寵物的事實嗎?這麼說已經很委婉了。這些極聰明且(幼年期)極具魅力的鳥,許多,甚至大部分最終變成無法斷奶或被傷害。牠們出現嚴重的心理問題,並展現在狠咬、尖叫和咬毛等行為問題上。若妳覺得我太誇張,請讀些由Wendy Huntbatch描寫的過去相關案例。這些令人心碎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它們足以集結成書。
這些鳥的悲慘生活在進入收容所後有了改善。牠們不但有Wendy給予巴丹所需的關愛與理解,還有在牠們生命中最基本、一般鸚鵡飼主無法仿效的:族群狀態。那些能飛的白色巴丹與其牠龐大的巴丹族群養在一起。牠們可以在此選擇自己的伴侶,或者若牠們-至少在剛開始-真正需要的是與人接觸,特殊志工會在場純粹地陪伴這些巴丹。在此情況下,尖叫、咬毛或狠咬減少了,咬毛數年但尚未破壞自身毛囊的巴丹們也重新長回羽毛。
看著這些巴丹的生活如何改善實在令人揪心。巴丹能對自己的同類伴侶或一個人類有這麼溫柔的感情。牠們是獨特、有意識的鳥,其充沛的情感與需求只有與牠關係緊密者才能明白。因時間有限且需高程度地付出,我認為只有百分之一的飼主能給予牠們所需。World Parrot Refuge擁有數百隻鸚鵡、數十個品種,但牠們的需求全遠低於白色巴丹。例如幾乎都很溫馴的金剛,能快速恢復在鳥舍高處-等同雨林樹冠層-成對生活的自然行為。雖然有些很可能是野外捕獲的巴丹成鳥也有這樣的行為,但牠們大多從未失去與人類接觸的渴望。
我多次接到某人買了巴丹-如今正付出代價的電話。有位女士告訴我:「我才剛買下妳的書《The Loving Care of Pet Parrots(愛護寵物鸚鵡)》。我多希望在我決定買一隻巴丹之前先讀過它。妳說的每一件事都發生了!」我在書中告誡那些出外工作的人們將無法滿足溫馴巴丹的需求。
她並非考慮不周、草率買回一隻人工哺育幼鳥的人。她想盡可能為她心愛的寵物做任何事。她甚至在花園蓋了間鳥舍,好讓她的巴丹在她外出時能去玩耍和運動。問題在於她工作完回到家,那隻巴丹大肆尖叫到她極不情願地必須與牠分離。事實上是繁殖者把牠帶回。所以這隻幼鳥早就失去過牠的第一個家。我相信絕大多數的白色巴丹在牠們的第一個家都待不超過三年。
繁殖者告訴她,她也因此再另外帶回曾由其她人買下、被人工哺育的兩隻幼鳥。她計畫讓牠們繁殖。沒錯,她早已遭遇巴丹這種短期失去家的常見問題,但她仍藉由繁殖甚至更多的人工哺育巴丹來延續這悲痛的循環。
這三隻被退還的幼鳥全都是巧合嗎?我認為不是!我認為這是繁殖者的錯。我為何歸咎於繁殖者?她們幾乎全都販售尚未完全斷奶的白色巴丹。牠們在14至16週齡被販售,並告知買方牠們已斷奶,或可能需要再維持幾週,一天餵一次。這些巴丹被強迫斷奶,意味著,在牠們生理與心理都準備好之前就要自行進食。在這個階段斷奶的唯一例外是更早斷奶的裸巴(粉巴也是如此,但在此我只討論白色巴丹)。牠的性格不同,比十分討喜而常被徵求作為寵物的大型品種如朱巴和傘巴更為獨立。
在Loro Parque與Palmitos Park以管理員的身分工作時,我親自哺育多種巴丹:朱巴、傘巴、崔頓、戈芬氏和小葵花巴丹。很多人舉朱巴為例子來評論,因為牠們體型很大。養育出健康、心理健全的白色巴丹的關鍵在於延長斷奶期。根據我的經驗,牠們一般在五至六月齡間斷奶。我很高興能餵到牠們自然斷奶。商業性繁殖者無法這麼做,因為餵巴丹這麼久太耗時,將無利潤可言。
被迫斷奶的巴丹處於缺乏人類緊密持續接觸、長期焦慮的狀態。當多數人在一天裡無法為巴丹付出足夠時數,這些不幸的鳥變得愛尖叫、亂灑飼料、咬毛,且在最糟的情況下,自殘(牠們會衡量皮膚範圍,通常從胸部開始)。由於牠們容易興奮、能短時間內行為失控的個性,牠們可以咬得相當兇殘並造成嚴重傷害。這種情況發生時,可以想見照顧者會害怕牠們,並把牠們關在籠內。進而展開的惡性循環,最終使飼主將牠們轉手至毫不知情的人們或救援中心。
我哺育超過一百種鸚鵡,我認為白色巴丹幼鳥對於同類手足或人類接觸的缺乏比其牠鳥種更為敏感。我曾在大型商業繁殖場見到被隔離在單獨容器中的巴丹幼鳥,依然渴望著身體接觸。我為缺乏這種基本觀念感到悲傷,我猜焦慮感甚至在幼鳥睜開雙眼前便出現。其牠任何一種鸚鵡幼鳥的陪伴也許會使牠感到安慰。
親鳥哺育或野外捕獲的巴丹一般較少依賴人類陪伴,但由於牠們對同類夥伴的需求,牠們頻繁尖叫的音量少有人能忍受。被隔離於族群對巴丹而言是種陌生狀態。巴丹也需要咀嚼木頭。這些特質全加總起來,巴丹確實是最不適合養在家中的鸚鵡。
幾年前,有位小姐針對她在斷奶時買的傘巴向我徵詢意見。她無法勸服牠自行進食。她問過很多人而答案永遠一樣:停止手餵,讓牠自己進食。我為繁殖者和其她人對於斷奶期鸚鵡的議題如此無知感到震驚。
她們沒有理解一個基本事實。當一隻鸚鵡幼鳥感到飢餓,無法吃下足夠的固體食物來支撐,牠將變得焦慮、痛苦且不願自行進食。隨著其嗉囊飽滿或接近飽滿,牠會開始啄食被供應的食物。長期飢餓的巴丹幼鳥將不斷哀鳴索食。在其牠鳥種身上,飢餓可能造成狠咬行為。所有鳥種在牠們免疫系統尚未健全的年紀,將容易有不良的健康狀況。食物匱乏影響牠們的身心。這會終其一生影響巴丹或其牠鸚鵡的行為,使其難以共處。
繁殖者所犯的另一個錯誤,是告知買方幼鳥能順利進食滋養丸和/或種子。無論牠是金絲雀或巴丹,殺死一隻豢養繁殖幼鳥的最簡單方式就是過早強迫牠吃固體食物。鸚鵡(與金絲雀)幼鳥需要「易消化的食物」。牠們會吃些種子,或弄碎一些滋養丸,但這些固體食物無法使牠們飽足。牠們體重會逐漸下降,且更糟的情況是死亡,除非讓牠們攝取更容易消化的東西。許多人忽略了較大型巴丹在羽翼豐滿後,仍花費數月待在親鳥身邊的事實。親鳥數週餵牠們吃反芻的食物,因為牠們還無法吃下固體食物。然而繁殖者卻指望即便在野外牠們也尚未離巢的年紀就吃下固體食物。在對幼鳥消化系統如此重要的觀點上與自然規律背道而馳,妳是自找麻煩。
許多鸚鵡幼鳥到了新的家庭再度被斷奶。人工哺育能幫牠們度過這段難熬的時期。我再次詫異於有多少繁殖者告訴買方無論如何不該手餵新買的幼鳥,因為如果這麼做,牠永遠無法自己學吃。這個建議相當於判處死刑。下列食物應被供應:全麥麵包、解凍的冷凍甜玉米和豌豆、新鮮玉米粒(非堅硬的玉米芯)、石榴與其它水果像是甜而多汁的橘子和葡萄。煮熟的紅椒與其它溫熱、煮熟的蔬菜也很受歡迎。
不幸的是就飲食而言,繁殖者似乎給予了不正確或非常差的建議。我透過許多致電詢問最基礎觀念的人們知道這件事。當我問及繁殖者給的建議,在許多情況下買方顯然只被告知提供一些種子或滋養丸,而無進一步指示。雖然買方確實應就此議題做功課,但她們認為繁殖者提供的建議比其它任何地方可獲得的更好。
綜上所述,我認為多數繁殖者無法以使鳥成年後情感調適良好的方式養育白色巴丹幼鳥。規模小的繁殖者可以這樣在自家養育巴丹,並在正確年紀替牠斷奶。但這種繁殖者很少。
人工哺育的巴丹相當昂貴。在多數繁殖場和寵物店裡,售出的渴望似乎凌駕於對巴丹未來的關懷。沒有買方對於買下年幼可愛、人工哺育的巴丹所需付出的程度有任何概念,除非她們養過這樣的鳥。賣方極有可能不對未來的買方提出警告,除非她或他是那些真正將巴丹福祉列於首位的少數人們。
除非繁殖者相當缺乏經驗(但誰會一開始就選擇巴丹?),她們很有可能皆為商業化導向。我早已提出疑問:鳥界有誰真的不知道等待著多數人工哺育巴丹的是什麼?十或二十年前,真正的鸚鵡愛好者搞錯人工哺育這些鳥的方式。如今與其相關的問題眾所周知,收容悲傷、精神錯亂、缺乏社會照顧的巴丹的鸚鵡救援設施甚至出現在電視節目,結果比起鳥來說更在意錢的商業繁殖者,仍持續人工哺育牠們。
Mark Hagen在加拿大經營最大的商業性鸚鵡繁殖場。其公司出產的鸚鵡飼料與籠子舉世聞名。數年前他告訴我,並於我們會面的九月再次重申,他不再認為繁殖巴丹是合乎道德的。還有這麼多種鸚鵡能成為好寵物。為何要添加北美鸚鵡收容所內急遽攀升的數量?為何要在這些數量眾多、極敏感且聰明的巴丹身上增添牠們必須承受的苦難,有時長達數十年?
悲劇只有在巴丹繁殖者永遠關閉巢箱數十年後才會終結。即便這發生在明天,供應至收容所、悲傷受害的鳥在另一個五十年內也不會耗盡。有些人奉獻自己的一生以彌補繁殖者造成的傷害。巴丹繁殖者:請面對已逃避至少十年的現實。責任毫無疑問歸咎於妳們。若妳們真的喜愛巴丹,妳們會立刻停止繁殖牠們。而鸚鵡飼主,若妳們愛牠們,妳們會停止自繁殖者手中購買牠們。唯有在沒有需求時,市場才會乾涸,苦難才能終止。


  • Rosemary Low. Extended use of the harness: is it unintentional abuse?(外出繩使用過久:這是無意識地濫用嗎?) (17/10/25):
對一隻早年便被訓練使用外出繩的手養鸚鵡來說,益處是相當顯著的。鳥能閱歷許多風景與聲響。其視野以對被侷限屋內的鸚鵡來說不可能的方式,被確實地打開。牠不太可能感到無聊,若適當且和善地與之互動,牠會短時間內在社會環境中遇見新的人,也許還有其牠鸚鵡。
最近我參與的一場海外活動,有許多鸚鵡飼主帶自家鳥進行從早上九點到傍晚結束的討論會。我碰巧坐在一位女士身旁,她帶著一隻亞馬遜和巴丹,都穿著外出繩。到了最後,我不知道誰才是最痛苦的-我或者鸚鵡們。
我整天密切觀察牠們,透過牠們的動作我看得出讓牠們長期穿戴外出繩對牠們來說感覺並不是很好。這些鳥過了數小時都做些什麼?牠們不能吃東西,無法在嘈雜、繁忙的環境中睡覺;牠們無法獲得平靜,因為飼主不斷安慰、親吻並撫摸牠們。當撫摸停止,鳥便無止盡地理毛,或拉扯外出繩。無止盡的理毛可能是牠們發覺自己在環境中無法展現正常行為的一種替代活動。
我仔細觀察那隻亞馬遜。牠應該曾是隻美麗的鳥,但牠的羽毛暗淡、眼神不夠明亮。缺乏濕度的羽毛顯然可能是飲食不良的緣故。巴丹羽毛狀態良好。兩隻鳥都必須忍受前方的一隻小狗,由同一位飼主帶來,牠的鼻子常距離鸚鵡只有幾吋。飼主是否有注意到鸚鵡的心理需求與她的犬科夥伴有多大不同?狗比鸚鵡更能承受這種約束。
飼主是否有停下來思考鸚鵡在這種長期的外出繩約束下承受了什麼?一小時對牠們來說可能會是有趣的體驗。這麼做的人愛她們的鳥,大多都試圖給予牠們有品質的籠外時間。不幸的是,也有些人帶穿著外出繩的鸚鵡到公開場合,只是為了讓自己引人注目。
我不會帶備受寵愛的鸚鵡到人潮擁擠的地方。我不僅關切牠們的幸福,有其牠鸚鵡在場的情況下,我也擔心牠們會感染病毒性疾病。
即便在我參加的活動上,有些人隔一陣子將自家鸚鵡放回運輸籠中,我也會懷疑連續數小時處在擁擠環境對鳥的益處。
對穿外出繩的鸚鵡有益的體驗,將是帶牠到被樹叢和其它自然景觀包圍的自然環境。牠甚至可被允許在地面搜尋礦物質,或在樹上棲息、啃樹枝。
我也與離家出遊多次、有灰鸚陪伴的人共度大量時光。她完全寵著那隻鳥。牠就像她的孩子。我們坐在一家餐廳的兩個半小時裡,牠同樣無止盡地理毛或扯著外出繩。那隻灰鸚固然擁有一身完美的羽毛,我也從未見過比牠更社會化的鳥。她可以將牠遞給任何人,且牠不會咬下去。我讚許這隻由牠飼主從小手養的灰鸚被養得這麼好。
不過,在餐廳用餐期間,牠被碰觸並/或接受無數路人拍照,及其飼主不斷的親吻撫摸。雖然牠溫和地容忍,在這樣的情境中,鸚鵡必定感到脆弱。牠無處可躲。
我們永遠不能忘記鸚鵡就是鸚鵡,且需要被視為一隻鸚鵡,而非一個替代的孩子來對待。


  • Rosemary Low. Hand-reared Parrots and their suitability as companions(人工哺育鸚鵡與牠們作為夥伴的適宜性). (17/10/17):
關於人工哺育鸚鵡已有無數文字描述。我甚至曾針對它寫了本書。那是1987年,當人工哺育以增加鳥界的鸚鵡數量為主時。在歐洲而非美國,供應至寵物店的人工哺育商業規模尚未出現。若我現在以此議題寫一本書,書名將會是「人工哺育為何是錯的」。
獸醫或許比其她團體的人們更明白這種作法的悲慘結果。她們見到骨骼變形、永久性傷殘或帶有多處骨折,除了安樂死沒有其它選擇的鳥。這是缺乏鈣或鈣/磷失調的後果。

缺乏知識與經驗
澳洲禽類獸醫Matthew Godsell在Talking Birds(2015年二月)中寫道:「今年我已看到許多直接由不良、缺乏經驗的人工哺育而生病且瀕死的幼鳥...藉由反覆試驗來增加經驗不再值得接受,現今社會已逐漸發展出對所有生命如此的重視,使那種方法帶來嚴重的福利問題。許多鳥死於缺乏經驗的飼主,出自簡單的錯誤諸如餵養食物不當、溫度或食物混合不正確、育雛箱溫度不當,若甚至濕度不足、環境衛生差、餵食技術不佳,將導致吸入性肺炎及更多問題。」
很遺憾,這是真的。多年來我太常見到-因人們照顧上的無知而受苦的幼鳥。哺育不良的幼鳥往往熬過哺育期但相當年輕便夭折,或變得嬌小虛弱。

過早斷奶
生長不良的原因之一是鸚鵡幼鳥太早斷奶。對商業化的繁殖者來說尤其如此,因為由鸚鵡決定斷奶速度常是緩慢且耗時。
常被忽略的一個相當重要的事實,是斷奶不僅涉及一隻鸚鵡學習自己吃下足夠且合適的東西。它也關係到放棄對哺育者的依賴。這樣的連結可以是強烈而情緒化的,若太突然地被破壞,鸚鵡再也不會信任人類。牠會感到焦慮和緊張。我認為這一切都不是什麼新鮮事,三或四十年前我便可寫下。
我一再地聽聞要教導鸚鵡自行進食,妳必須大幅降低餵食量,讓牠挨餓。這是錯誤的。一隻飢餓的鸚鵡幼鳥會焦慮到叫喚索食,且甚至不會試圖去啄食被提供的食物。一天至少手餵四次較少量的食物,牠將不會出聲索食但感到滿足,並開始輕咬軟質食物如解凍的甜玉米粒、軟的水果和粟米穗。

與同類互動的需求
這是近年來我以及越來越多人關注的另一個哺育部分。這不是由哺育不良所引起的生理問題。
這是人工哺育鸚鵡的作為,與缺乏和自身同類的互動-如何以更糟的方式改變其性格及行為。人工哺育本身並不必然是有害的。但如果牠從未有機會和同類互動、學習被人工哺育、隔離飼養剝奪的行為與叫聲,對牠的生活經歷將有絕對負面的影響。
所以有許多人工哺育的鳥認人-牠們沒意識到自己是鳥,且對自己的同類毫無興趣。
我家紅腹錐尾鸚鵡的故事完美說明了人工哺育的幾個面向。2010年八月我在同一天內自不同繁殖者獲得一公一母。六月齡的公鳥由親鳥哺育。母鳥由人工哺育,約九週齡,據說已被斷奶。其實她尚未斷奶,我持續以湯匙餵她約五週。我的策略永遠是只要鳥需要便餵食。
繁殖者太早出售人工哺育鸚鵡是個主要問題。我知道我的錐尾鸚鵡仍需被餵食。她的手足們可能沒這麼幸運。
良好、強壯的個體源自以鳥自身的步調斷奶,而非強迫斷奶。由於她在離開繁殖者後便與自己的同類互動,她展現出完全正常的行為。觀察這對鳥,沒有任何跡象顯示誰是人工哺育,誰是親鳥哺育。
與自身同類一起成長,是我們能給予所有鳥種最好的起點。透過人工哺育幼鳥,我們,實際上否決了牠們與生俱來的權利,為往往對牠們一生造成負面影響的異常行為奠定基礎。
白巴丹特別容易出現嚴重的行為問題,導致牠們幾乎全都一再被轉手,最終極有可能進入救援中心。我懇求繁殖者不要人工哺育巴丹。多數結果都使年輕生命活在痛苦的長壽中。
當我以管理者的身分人工哺育摩鹿加巴丹,作為我在大加那利島Palmitos Park工作的一部分時,我讓牠們自約五週齡起和一隻同種成年公鳥共處一室。他沒有哺育牠們,不過當牠們能自行棲息,他反而視牠們為親生般照顧著牠們。牠們從未發出人工哺育巴丹大多會有的索食呼喚(相當令人心痛的聲音)。牠們知道自己是誰,長成我所見過心理方面最為平衡的人工哺育巴丹。
許多人工哺育的鳥擁有難以處理的行為問題:為引起注意的尖叫、狠咬和拔毛。這些行為極少見於親鳥哺育的鳥-被單獨飼養的尖叫鸚鵡除外。這種狀況對如此具社會性的生物來說絕對是不自然的。

親鳥哺育的鸚鵡
尋找年輕鸚鵡的多數人不會考慮由親鳥哺育的鳥。她們堅持擁有一隻已接受人工哺育的鳥,因為牠已經是溫馴的。多數由親鳥哺育的鸚鵡品種若養在年輕時,且在牠們身上花費足夠時間,很快會變溫馴。牠們往往要求較低,較少依賴人的陪伴-也就是說,若有機會牠們更能夠自娛。這意味一個大籠子、現砍樹枝、覓食玩具和其它豐富環境的事物。

兩隻比一隻更好
豐富環境的事物中最好的是一個同時飼養的同類夥伴。彼此互動的兩隻鳥遠比依賴人類陪伴的一隻鳥更為有趣!不過若要養兩隻鳥,必須知道牠們的性別,依據牠們的品種與飼主的意圖制定計劃。
若無讓牠們繁殖的意圖,養兩隻公鳥可能是明智的。母鳥占支配地位的品種比如月輪、牡丹鸚鵡屬、Poicephalus屬和折衷,兩隻成年母鳥不太可能無攻擊行為地共同生活,其中一隻甚至可能被另一隻殺死。
如果養了兩隻性別互異的鳥,牠們成年後會想要繁殖。這在室內小籠裡是不適當的,由於母鳥不太可能足以健康產蛋而不發生問題,除非被允許在籠外長時間飛行。

尊重妳的鸚鵡
有些人工哺育的鸚鵡被視為孩童的替代品。聽聽許多飼主在和自己的鸚鵡說話時自稱為「媽媽」!這並非健康的關係。無論妳多愛妳的鳥,請永遠別忘記牠們在生理與心靈上的需求,是身為一隻鳥,而非一個人的。試著站在妳家鸚鵡的立場。試著透過牠們的視角觀察牠們的生活,並致力於牠們所需。這對妳來說往往不是最便捷或省時的方式。但妳的鳥應永遠優先被考慮。那是個無依無靠的小靈魂,完全任妳擺布。尊重牠!牠的生命掌握在妳手中。請確保那是個美好的一生...


  • Annie MacIntyre. (2017, Oct). Considerations for a parrot's cage. Parrots Magazine, 237, 28. (17/10/16):
有趣的是當鸚鵡的胸腹羽毛顫動,讓牠看起來像在發抖時,這可能不是因為冷,特別是如果牠剛洗完澡。這些廓羽橫向長在鸚鵡的胸腹。顫動它們是洗澡後抖乾的方式之一,這也是移動並重新排列羽毛的方式。


  • Julie Mitchell. (2017, Sep). Thinking about another bird and breeding?. Parrots Magazine, 236, 26. (17/09/26):
玄鳳相當具有領域性。已在籠中單獨生活的公鳥會捍衛自己的領土,這也是牠天生會展現的,沒有其它理由期待牠表現得不同。某些情況下由於互相引見的方式,比如將新的玄鳳放入原玄鳳的籠裡/領域,被視為兩隻公鳥無法在一起生活。向同性別的夥伴介紹新玄鳳的正確方式(在適當檢疫期過後)是在中立地帶、玄鳳雙方皆未建立自己領域的籠中進行。我不保證這方式不起爭執,但這確實有助於減少原寵物對所有權的領域性。
若有人問我引進一隻異性鳥和自家鳥在一起的事情,我會問她們兩個問題,「妳準備好把妳的鳥讓給新『夥伴』了嗎?妳準備好承擔可能成為幼鳥父母的責任了嗎?」多數玄鳳會很快與新夥伴建立關係,特別是若對方為異性又對飼主沒有強烈連結時。


我準備好討論不希望出現的行為為什麼持續存在的最常見原因之一了。沒錯,這甚至發生在我做行為改變訓練和諮詢的一些動物身上。準備好沒?強化物的間歇性安排(Intermittent Schedule of Reinforcement)。妳可能會問「那是什麼意思」?讓我來解釋。

在此有幾個字眼我不會使用,其中之一是「不好的行為」。不好是什麼意思?它如何表現?它對動物來說可能不怎麼壞。動物可能覺得「有趣」。我認為不好的,別人可能認為還好。這跟我為什麼不用「好的行為」字眼道理相同。我用「期望或不期望出現的行為」來取代。我期望或我不期望。這些行為顯然對動物來說有其目的,但我不希望它存在。如果我不希望它存在,我要找出它對動物的意義。透過一系列的刪除和觀察,更容易讓我教導動物轉換成傳遞相同結果或意義的行為。

如果狗在挖掘,牠為什麼要挖?自得其樂?這是個常見的行為問題。許多人不喜歡自家院子滿地坑洞。院子裡有哪些讓狗去做的其它事情?如果沒有其它讓狗玩樂的方式,牠為何不挖?挖掘是不好的行為嗎?它常被貼上「不好」的標籤是因為我們不喜歡或造成我們的不便。

狗喜歡做的哪些事情對妳來說是可接受的行為?如果沒有,妳可以教牠一個。其中一個點子是教牠覓食。覓食是努力獲取自己的食物。覓食可運用在許多方面。透過玩具是一種方式。給妳家狗一些玩具。什麼?牠不喜歡玩具?再想一想。牠可能只是不喜歡妳給牠的玩具。玩具的價值永遠是動物決定的,而非我們。我們的角色是辨別牠對這些玩具感興趣的程度。我家有兩隻愛挖掘的狗。我也有兩隻愛叫的狗。多數情況下我都不希望出現這兩種行為。這不代表我不讓牠們到院子裡去。我會找出這些行為出現的目的,然後改變行為方向,好讓我和狗都有稱心如意的目標。團隊合作!我們共享這個家。我希望我們都能舒適愉快地住在這。

另一個常見例子是尖叫的鸚鵡。鸚鵡為何尖叫?牠的目的為何?受到挫折?吸引注意?缺乏如上述豐富生活的事物?這是不好的行為嗎?我知道這對生活在屋裡的人來說可能是不理想的。若鳥無法傳遞關心或需求這同樣也令鳥沮喪。如果吸引關注是鳥尖叫的原因,找到鳥已經知道怎麼做的另一種行為,比如吹口哨。然後強化吹口哨並伴隨關注。剛開始最有效的是在任何時間都強化替代行為。這也被稱為強化物的持續性安排。最難的是注意替代、希望出現的行為哪時候被展現。我知道,我老是看到它發生。

行為修改計劃初期,如果妳忘記強化替代行為吹口哨,鳥很可能迅速恢復成已經歷過、伴隨強化物的行為。這也被稱為再現(resurgence)。如同我前面提到,最難的部分是注意期望行為何時展現。如果我們錯過那個機會且鳥迅速恢復尖叫,我們已錯過時機點。就像是不希望出現的行為必須為我們再次發生,好讓我們明白自己已錯過。如果妳轉而要求鳥安靜下來,妳正好強化了尖叫,向鳥傳達尖叫確實帶來希望出現的結果(關注)。這是行為為何第一時間存在的原因。行為有其目的。

當期望或不期望出現的行為每隔一陣子便被強化,這就是所謂強化物的間歇性安排。以下是上述兩者的舉例。每當妳讓自家狗進到院子,妳同時提供一些妳已經確定牠會喜歡的覓食與互動玩具。隔天妳家孩子放學回家,讓狗出來但沒給玩具。狗到處找玩具。它們不在那裡,然後開始挖掘。挖掘每隔一陣子被強化。這會強烈維持挖掘行為。

每次替代行為出現妳就會走進相同房間,朝鸚鵡吹口哨強化這樣的行為。周六那天妳回娘家,妳的鳥持續吹口哨尋求互動。妳的配偶沒注意到這種期望行為。鸚鵡開始恢復成以前管用的尖叫。在十分鐘左右的尖叫後妳的配偶跑進房內對鸚鵡喊著他們再也受不了了。這可能已經向妳的鸚鵡傳達「啊,我現在需要尖叫十分鐘來獲得注意」。

強化物的間歇性安排可以強烈維持期望或不期望出現的行為。別忘了,這些行為規律適用於更多我們視為寵物以外的動物。它也適用於孩童和配偶。這些是我會用來修改動物行為問題的幾個方法。我常必須向家人們分享並告知我這麼做的理由。如果她們想要安靜美麗的院落,她們會樂意參與。當我在線上與客戶諮詢行為問題,我盡量讓全家人都參加。諮詢期間我會對孩童和配偶們使用正向強化。當我可以讓一家人團隊合作並確定替代行為、強化者和強化物的所有間歇性安排,那便是我知道這個行為修改計劃可能會非常成功的時候。在我幾乎所有的諮詢中我會向對方解釋我在諮詢的是「這些是該尋找的情境。妳聽,妳的鸚鵡吹口哨了。嘿,妳的狗是不是正走過來要互動?」

如果妳在尋求行為方面、辨別行為為何存在或在妳的照護下為動物提供豐富環境事物的幫助或建議,請參閱我們的服務列表。我們在世界各地線上幫助許多人和她們的動物。如果對我們的服務或哪種最符合妳的行為需求有疑問,請隨時與我聯繫。


我想表達我對單獨使用頸圈來改變行為的顧慮。如果需要一個頸圈,應伴隨以取下它為目的的行為修正計劃共同操作。否則,就我的經驗會有很多其它事情可能發生。如果單獨使用頸圈,它幾乎不會改變行為。單獨使用頸圈很多時候可造成鳥身上壓力和焦慮的增加。這能導致行為偏移,意味不希望出現的行為會轉移至身體的其它部分。此外脫下頸圈時,也會再度開始自殘。首先,確保讓鳥由鳥醫生診斷已排除醫療問題。若確定是行為問題,每隻鳥都是單獨個體,且每種自殘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一個計劃不會適用於所有問題。很多時候甚至不需要頸圈,不過如果需要,請確保同時有適合的行為修正計劃。自殘持續越久,經歷的強化便越長。妳越快改變它越好。有時必須像處理分離焦慮(鸚鵡身上極為常見)的許多因素那樣進行維護計劃(maintenance plan)。注意那些可能再出現自殘的過往背景,並隨定期體檢修改妳的行為修正計劃。


  • Sally Blanchard. (2017, Sep). Anticipation of Need(預測需求). Parrots Magazine, 236, 20-22. (17/09/21):
最能成功避免寵物鳥問題的方式之一是預測牠們在特定情況下會需要什麼。了解哪些情境會導致負面行為並採取行動預防這些情境,是阻止它們發生的最成功方式之一。人們常覺得這是常識,但並未思考如何運用在自家鸚鵡的行為上。
多數鸚鵡是集體進食者。在鸚鵡面前進食卻不同樣給牠們吃些東西是不切實際的-對亞馬遜鸚鵡來說尤其如此。
我們鸚鵡夥伴開始尖叫的其中一個時間點是我們回到家時。這是不應被忽略的正常迎接行為。踏進家門並立刻口頭和牠打招呼,再到籠子前和牠說話,或許給些特別的點心。這會滿足牠對迎接自身族群的需求,就跟妳離開時告訴牠妳會回來一樣,這會在妳外出時增加牠的安全感。這些互動都有助於避免尖叫行為增加。
因為自己不夠注意鸚鵡在做什麼就要鳥上手而被咬的人數總是讓我驚訝。
若身為鸚鵡飼主的我們可以停下來思考鸚鵡開始尖叫前通常發生了什麼事,我們能更理解行為出現的原因。如此一來我們能改變我們的行為和/或情境來轉移甚或避免行為問題。鸚鵡的惡行在牠們遭遇問題時可以成為牠們的溝通方式。如果我們忽視這種溝通,惡行將持續且可能變得更糟。若我們學著預測自家鸚鵡的需求,並在惡行出現前處理它們,我們能創造出鸚鵡與人之間更成功的關係。


在炎熱的夏季,能意識到寵物鳥與高溫相關的問題跡象是很重要的。雖然多數鸚鵡來自地球的熱帶地區,我們許多鳥類朋友在夏季已習慣有空調的舒適生活。若一隻住在控溫室內環境中的鳥突然必須面對夏季高溫,可能會產生溫度問題。鳥生活在有空調卻忽然故障的室內會產生中暑。從室內被移至戶外的鳥也可能發生。日曬位置不知不覺移至鳥籠,而鳥在灼熱的夏日陽光下沒有任何遮蔭,也可能因此出問題。適應戶外生活的鳥通常不會有問題,除非牠們已有不明顯的症狀。高溫的壓力會促使病危,特別是有呼吸道問題,如曲黴菌肉芽腫或氣管中的念珠菌斑。

一隻鳥是否有與高溫相關的問題往往很容易辨別。氣喘吁吁是常見現象。這是個有效的散熱方式。有些鳥也會迅速震動喉嚨的肌肉與骨骼,這有助於使鳥冷卻。伴隨鵝鳴式聲音的喘氣鸚鵡通常說明問題嚴重,這些鳥應立即以冷水淋浴並馬上就醫。單純喘氣的鳥可用冷水或溫水輕輕噴灑。提供一大盆水可能會有幫助。讓鳥站在濕毛巾或裝著冷水的淺盤上可冷卻腳部。喙也可以被沾濕。當然也要將籠子移出陽光直射處。

中暑的鳥會有雙非常燙的腳。鼻孔可能會很紅,且喙也非常燙。呼吸在妳的皮膚上會感覺到熱氣。若妳有耳溫槍,可以對較大型的鳥兒測量溫度。測量寵物鳥休息中的溫度作為溫度比較的基準並非壞主意。多數鳥的平均體溫為攝氏40-41度。

體溫過高的另一跡象是鳥除了將牠的翅膀從身體張開還會喘氣。可能出現虛弱、在棲木上搖晃的表現。體羽(廓羽)會膨離身體,並可能輕輕擺動。後背的羽毛(scapular肩羽)會高高豎起。這兩種姿勢可幫助鳥冷卻皮膚。羽毛對熱和冷來說都是很好的絕緣體,經由豎起羽毛遠離身體,熱度更能被驅散。毛茸茸、蓬鬆的羽毛非常能維持身體熱量。

鳥在炎熱的天氣中會盡量減少活動,並尋找遮蔭或試著沐浴。鳥類沒有汗腺,而是直接透過皮膚蒸發水份。某些鳥種會使頸部皮膚的血管擴張。若在一天當中最熱的期間鳥無法安靜休息,可能會出現問題。若籠中其牠同伴或另一種動物騷擾鳥,牠可能變得緊迫且過熱。將緊迫的鳥移至陰涼、安靜、涼爽的位置並以水噴灑將有所幫助。

若發現鳥過熱且無意識,牠很可能中暑了。這是危及性命的情況。立即將鳥置入溫水缸中降低體溫、確保不讓鳥被水嗆到是極為重要的。水不該太冷,否則會造成身體休克。因羽毛有油脂,使羽毛有些防水,要確保水能滲透至皮膚。接著馬上將鳥帶往鳥醫生處,確認有人先致電提醒員工(才能讓她們準備)。

請密切關注夏季室外巢箱中的繁殖親鳥與雛鳥。有些鳥,最明顯的是通常在冬季繁殖的非洲科鸚鵡,在牠們和雛鳥的巢箱中可能發生過熱問題。嚴重的熱浪甚至連夏季育雛者如亞馬遜,在牠們和雛鳥的巢箱中也可能發生。確保巢箱遮蔭且覆蓋良好。

雛鳥往往比成鳥或羽毛豐滿的鳥更能應付高溫。有些雛鳥擁有非常少的初生絨羽,而其牠鳥種具有厚實的絨羽。初生無毛的幼鸚需要更高溫度以成長茁壯,巢中親鳥在正確調節溫度方面做得很好。自巢中移出手養雛鳥務必維持控制溫度與濕度的環境,好讓牠們代謝食物並適當成長。

運輸鳥類時,我的經驗是若不同年紀的雛鳥因過失處理不當,並留在陽光下的柏油路面,相較於已長毛的同伴,未長羽毛的雛鳥更有可能長時間存活。

帶寵物鳥旅行可能發生問題。即使窗戶敞開,絕對不要在夏季期間將鳥單獨留在車中。太陽能在任何時候把車變成烤箱!就算窗戶敞開,熱度對寵物而言可能還是太高。此外會有寵物遭竊的風險。與鳥一起旅行時,試著維持在相似、牠所習慣的狀態中。若妳必須在無空調的車中旅行,密切注意妳的鳥是否有過熱徵兆。若鳥在喘氣,提供清涼的瓶裝水,將其移至陰涼處。可用薄霧噴灑鳥,並在腳上放置濕涼的毛巾。若妳在沒有空調的地方渡假,把鳥籠放在有遮蔭、空氣對流的位置。別擔心「氣流」造成的「感冒」。它不會發生。

鳥的適應能力很強且能應付廣泛的溫度範圍。請記住牠們需要時間緩緩適應大環境的改變。瞭解如何尋找與高溫相關的問題是第一步。享受一年中最熱的那些日子,保持涼爽。


  • EB Cravens. (2012, Jan). 年長鸚鵡的特殊需求. Parrots Magazine, 168. (17/09/04):
最近我的鳥類自然飼養系列(Bird-Keeping Naturally series)有位訂閱者在回覆欄寫道:「我想知道更多關於年長鸚鵡的飼養資訊」。這無疑是我內心重視的主題,因為我有許多年長鸚鵡,有些是領養的,有些是由我手餵且陪伴我超過25年或更長的歲月。

多數情況下,這些鳥是我最珍愛的鸚鵡。我與牠們的感情發展超過十年,加上精采的生活體驗和牠們現今被證明的理解能力,是我珍惜牠們的主因。此外,比起年輕鸚鵡我更加擔心牠們。

在我們鳥舍中的年長鸚鵡往往會獲得特殊照顧。我更敏銳地觀察牠們,每天多餵牠們一些,讓牠們能挑選自己體內需要的營養。當鸚鵡達到30或40歲,我覺得真的是時候以各種方式讓牠們盡可能使自己過得輕鬆。牠們優先獲得籠子高處的棲木與晨光,牠們很少感受築巢壓力,若風變大或氣候惡劣牠們會被仔細監測,特別是冬季或雨季。

運動能力的改變
檢視老化鳥的活動程度時,往往會注意到牠們四處移動的速度不比年輕同類輕快。藉由棲木攀爬、以嘴或爪爬下網格,或短暫的飛行降落,這有時能判斷一隻鸚鵡是否罹患關節炎。我認為人工飼養的生活在鳥身上產生許多關節與結締組織的壓迫。一旦牠們度過20歲大關,牠們可能會感到些許疼痛。當然對鳥來說,忍受不適而不表現出來是慣例而非特例!

我們為所有老化鳥提供積極補充品如葡萄糖氨(glucosamine)、MSM(methylsulfonylmethane 一種有機硫化物)、草本生薑或兩週一次少量的南非鈎麻(devil's claw 一種藥用植物)幫助對抗關節炎。這僅是我們為年長鸚鵡制訂的草本治療之一。我們也定期列入乳薊粉加強肝臟功能、蒲公英葉強化腎臟及泌尿系統、蔓越莓乾、南瓜籽,當然也在飲用水中供應每季十天的citrus bioflavonoid (GSE 柑橘生物類黃酮)以擊退寄生蟲,並幫助修復、降低細菌或真菌感染。

營養的酵母、螺旋藻與皂土/膨潤土(Bentonite clay 一種白色無機礦物黏土)是給年長鳥的其它定期補充品。不過我們並非數週每日同一時間不斷提供給牠們,除非有特殊問題出現,我們更傾向「少量即可」的方式,並一週兩次於飲食中添加調味粉末。

珍惜所有捕於野外的鳥
所有的繁殖情況中,年長鳥,尤其是妳若夠幸運將野外捕捉鳥單獨飼養,牠會是鳥舍裡最令人垂涎的鳥。牠們的基因線明顯是有限且最終將無法再使用的。我們希望能極為謹慎地守護這種鸚鵡以延長牠們的抵抗力與健康,使牠們也許,有機會在遙遠的未來再次被倚賴繁衍無親屬關係的後代,以保留我們一直以來所致力的近血緣繁殖(breeding line)。

五至六年一窩蛋並非不可能。這特別讓母鳥獲得活力,並使配偶建立非常強烈的築巢熱忱以完成撫養一到兩隻雛鳥的艱鉅任務。我其中一隻擁有文件證明的48歲亞馬遜,以這種方式繁衍後代從未失敗過。最近一次繁衍是在四年前,而那隻精明母鳥的後代才剛在本季擁有第一窩雛鳥。

未繁殖的情況下,順從的野外捕捉成對鸚鵡對於羽翼未豐、剛從育雛室移出、需要學習榜樣的同種手養鸚鵡來說,是無價的導師。有些曾是野生的鸚鵡在正確的群體行為中受過太徹底的訓練,無論在大型社交飛行或與幼鳥相鄰的鳥舍中,總是攻擊和自己同類的幼鳥。

這是較先進的鳥類飼養方式,而唯有最堅定的鳥類飼養者才會持續花時間考慮這些年長鸚鵡的價值。但是,我們希望播下僅有的一些「觀念種子」能促使現今愛好繁殖的社群開始注重每一隻後代的品質。年長鸚鵡擁有太多能教導每一隻同種後代子孫的經驗。如果有野外捕捉並進口的鸚鵡在妳的鳥舍死去,而牠未充分利用於訓練與其同種的手養後代,鳥舍中的保育會受到巨大的負面衝擊。

我再次重申。我管理的The Perfect Parrot中,年長鸚鵡所帶給我的樂趣是最寶貴的。若妳目前有年紀較大的鸚鵡,這是個成功的例子。若妳在10、15年中仍然擁有牠們,這甚至是更大的成功。我的目標包含有一天能擁有一隻60歲的亞馬遜!

關於退休
多年來April和我已從飼主手中領養許多鳥。當鸚鵡繁殖者不再熱衷於努力賺錢,然後發現在公開市場刊登廣告時,很多她們不再需要的鸚鵡無法賣出,一些飼主乾脆將鳥送走。我們形成鳥群的主要模式是透過這種方法獲得小黃帽、五彩金剛、好望角與更多鳥種。我們這麼做並非為了取得更多鸚鵡─天知道我們不需要花更多時間去餵食!我們是為被收養者自身的生活品質而為之。

這些鳥很多都已相當年邁,且在無數的歲月間作為種鳥。若妳願意解放由我們人類加諸於牠們身上的壓力或訴求,我們的看法是牠們應得到在牠們認知以外的,一個退休生活。退休對不同的鳥意味著不同事情。我們至少嘗試在任何情況下,為獨身多年、沒有理毛配偶的鸚鵡提供同鳥種的異性伴侶。

比如,我們接下一隻在她前家庭中並不快樂的母五彩金剛,六年裡照顧、愛護並與其牠五彩金剛在戶外受訓,最後確定只要她對人類的情感依然存在,她將永遠無法接受其牠同種夥伴。一旦我們將這隻母鳥轉予我們完全信任、信譽良好的領養/救援機構,她立刻恢復活力,開始以滿懷熱情與溫柔對待所有的相關照顧者。她甚至學習與有相似經歷的五彩金剛分享食物和空間。有時在妳車上無精打采的鸚鵡,會在移至另一個穩定的家之後恢復活力。

當然,有些鸚鵡身為多年的手養寵物鳥而變得太愛搞破壞且多疑,無法信任或接受親密的鳥類友誼。所以對於這種狀況,我們試著提供選擇或尋找牠最喜愛、以人為本的可能性。可以製作玩耍盒子和隱藏處,以滿足某些受到生物欲望吸引與對人有印痕行為的母鳥。單身公鳥通常只需給予大量分散注意力的東西,咀嚼、探索用的新玩意,戶外活動時間以及與其牠鄰近鳥的接觸作為激勵。有些公鳥對待一起退休、曾作為寵物鳥的母鳥過度具侵略性,不過藉由耐心可以改變牠不正常的行為。

在以年長鳥組成配偶的情況下,我們試圖擴展牠們在過去已擁有的生活經驗。若一隻獨身寵物鳥不曾體驗巢箱的樂趣,我們會在牠去世前提供一些牠們可能會玩的東西。若是經歷數年繁殖的育種對鳥,我們讓牠們的周遭環境變得更自然,當然也拒絕讓牠們再有繁殖的機會。相當年邁的鳥能一年「play house(築巢)」一次,但因太過年邁而無法孵蛋並完成任何週期是最好的狀況。這對我們來說是更好的,也符合大量、全國性,且需要一個好歸宿的鸚鵡過剩情況。更多數量的鸚鵡「從來不該」是目標。

我的緩慢作法是務實地衡量身為一隻被豢養的鸚鵡,牠被迫於數十年間過著怎樣的生活。數個月緊密觀察以確定牠的主要好惡、生理與心理需求,再建構一個與我們結論相符的棲地和生活習慣。這肯定需要時間和一些想像力,但在我看來,年長鸚鵡,美國優良與惡劣的養鳥社群中的倖存者,相當值得我們提供牠們最好的。

註:若妳選擇飼養年長鸚鵡,獸醫帳單將會出現。以良好善意接受它們,當金錢用於照顧無助動物時無疑會獲得數倍回報。作出妳的醫療選擇時心中謹記一件事─鸚鵡的最佳利益乃基於妳與妳的獸醫根據經驗所提供的意見。謝謝,願主保佑妳。


  • Neil A Forbes. (2007, May). 健康檢查─何時以及為何該帶我的鳥去看醫生?. Parrots Magazine, 112. (17/08/31):
多數讀者對於鳥類明顯仍是野生動物的這個事實並不陌生。牠們已進化數千年,並伴隨「我今天如果看起來像在生病─某個傢伙會吃了我」的認知。
有鑑於此,鳥類盡可能延長生病徵兆的隱藏時間,所以一旦看得出鳥生病,牠已經病得很重了。在形成臨床問題之前試圖察覺疾病是更好的,而非等到鳥瀕臨死亡時。

檢查新成員
我們習慣在買下房子、車子或馬匹前先檢查它們。儘管買下一隻鳥所隱藏的問題很大,仍然很少有飼主費心為鳥檢查。我們常聽到這些理由─「牠很會吃」、「牠很會叫」、「牠的羽毛看來很不錯」或最糟的「牠看來很不健康」或「牠住的環境太可怕,我必須買下牠,因為我不能丟下牠」,我們知道很多飼主簡直買下一顆定時炸彈。
有些保險公司相當明智地要求鳥在投保前需經過檢查,即便如此,她們沒有說明哪種形式的「檢查」是必要的。

應該檢查什麼
與許多「鳥醫生慣例」相符,我們提供與鳥(就數據而言,牠來自哪裡、牠可能感染何種疾病和可能的風險)和飼主(開支多少能讓她們覺得寬裕)相襯的不同級別測試。可提供的測試範例如下。
  • 銅牌測試:全面體檢(從頭到腳,包括泄殖腔、體重、身體狀況),若養在戶外要做糞便寄生蟲檢查,外加鸚鵡熱血液測試。
  • 銀牌測試:如上述,外加共生菌的糞便測試、血液方面的驗血貧血測試、細菌、真菌或病毒感染跡象。
  • 金牌測試:如上述,外加生化參數的血液測試(如血液蛋白、腎功能、肝功能、鈣代謝、鋅中毒),以及PBFD和多瘤病毒的血液測試。
  • 白金測試:如上述,外加以X光尋找、檢查骨骼肌和內部的前胃擴張症(PDD)徵兆。
客戶會質疑:「我知道我的鳥很健康,為什麼還要驗血?」現實情況是,我們會相信並希望我們的鳥是健康的,但很遺憾,問題往往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潛伏。因此不僅是尋找隱藏疾病(即無臨床症狀或潛在疾病),鳥的血液測試也有極大價值,因為我們從鳥具體的正常血液數值中取得更多資訊。若妳的鳥在看獸醫時是病著的,她們將盡所能檢測鳥罹患的確切病徵,並進行正確補救措施以達到迅速且完全的康復。

為達成目標,她們通常會做血液採樣。血液正常數值會與最初對所有相同鳥種做的「教科書標準數值」對照。這些標準數值將代表該種鳥類,無論在鳥舍、住家或籠中,所有年齡層、性別、飲食、繁殖、非繁殖等等狀態。因此雖然妳的鳥實際出現病徵,且牠的血液數值異常,它們可能仍在「教科書標準數值」的正常範圍中。這樣一來,血液結果將無法幫助獸醫給予正確的治療。相反地,若她有妳家鳥的正常數值存檔,她可以輕易為妳的鳥個別比較後續採樣,並確認是否正常。當然,在很多情況下,檢疫與測試新成員不僅對該鳥有利,更重要的或許是對妳飼養的其牠所有的鳥有幫助,因為妳減少引進某些可能會影響牠們的疾病風險。總之,我們會建議所有新成員在獸醫那做某種形式上的檢測。

「但我的新成員有附帶證書─我當然不需要讓牠做體檢」
如果仔細看證書,它通常會聲明「(日期)採樣提供給實驗室,(年份)未檢測到疾病證據」。這樣的證書有兩個破綻。首先,即便使用良好的實驗室檢測,就算疾病存在,許多疾病在某一階段仍能取得陰性的結果。其次,無法保證鳥是否曾與受感染的鳥、職員、設備或交通工具接觸。

年度體檢
妳的鳥一旦被賦予健康證明書,不與任何健康狀態未知的鳥相處當然是必要的。若妳的任何一隻鳥真的離開妳,並在回來前與任何鳥相處,應視其為新成員重新隔離檢測。只要妳的鳥沒有與任何健康狀態未知的鳥相處─新傳染性疾病的可能性不大─待到年度體檢時,要求將降低很多。在這種情況下通常建議驗血,包含血液細胞和化學作用,加上排泄物的細菌測試。

當牠「看起來很憔悴」
首先-在寵物鳥身上會出現哪些健康欠佳的跡象
  • 活動量降低、嗜睡、以兩隻而非一隻腳站立,或更糟的仍以兩腳站立且用嘴勾在籠網上
  • 說話或唱歌次數減少
  • 失去或降低聲音
  • 吃更多或更少食物
  • 體態(以感覺覆蓋於胸部的肌肉來評估)或體重耗損
  • 所有身體的異常分泌物,如口中(包含嘔吐)、眼睛、鼻孔、耳朵、尾脂腺
  • 排泄物外觀改變(顏色、成份、水份含量)
  • 排便或排卵時過度緊張
  • 身體的任何部位有任何不正常的腫塊或色斑
  • 掉毛、羽毛狀況不佳、羽色異常、換毛失敗
  • 張嘴用力呼吸,或尾巴隨呼吸上下擺動
  • 翅膀、腳癱瘓或更常躺著,自然姿勢上的改變如尾羽低於正常位置,或縮成一團
  • 打噴嚏或咳嗽
  • 自任何位置流血
  • 或者─就是不對勁,但不確定問題出在哪
基本上,若妳察覺任何異常,妳必須盡快帶牠去看鳥醫生。

當牠死亡
「太遲了」,我聽見妳這麼說。不盡然。絕大多數的鳥因某個環節出錯而死亡,並非單純歸咎於年老。若獸醫能查出問題為何,該成因便有望在日後避免。筆者在上週與一位飼主連繫,飼主收假返回的隔天,兩隻鳥在十分鐘內相繼死亡。悲慘且令人不安的情況。迅速評估顯示兩隻鳥因不沾烹煮製品過熱,導致鐵氟龍中毒而亡。對此一事實的認知無法挽回她們深愛的鳥,但這將避免其牠的鳥在未來死於相同原因。當飼主還養著其牠的鳥,驗屍檢查是最重要的,如此一來若死因具傳染性,任何對其牠鳥的風險將能被解決。

飼主能做什麼來幫助醫生
  • 仔細的日常觀察─排泄物檢查、評估日常食慾、活動、玩樂和說話量
  • 每週的體重檢查
  • 擁有完善設備、經驗豐富的鳥醫生
  • 保險,在牠任何時候變憔悴的情況下,使妳能為妳深愛的鳥負擔最好的照顧。

  • Dr Tariq Abou-Zahr BVSc ECZM Resident (Avian) MRCVS. (2017, Jul). Why We Shouldn’t Hand-Rearing Parrots(為何我們不應人工養育鸚鵡). Parrots Magazine, 234, 30-32. (17/08/04):
對許多決定養一隻鸚鵡當寵物的人來說,根本沒考慮過可能選擇由親鳥養育出的鳥。妳何必這麼做?親鳥養育的鳥永遠不會像牠們被人工養育的同伴那樣極度「天真溫馴」或「可愛順從」,此外就連接近牠們都要費上大量時間和精力。人工養育的鳥被默認為是溫馴的-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答案。大眾雖然很可惜尚未接觸到訊息,但為主流寵物市場產出人工養育、經歷銘印作用的鸚鵡擁有幾項已知缺點。
最近BBC紀錄片「相信我,我是個獸醫(Trust Me I'm a Vet)」播放關於飼養鸚鵡的片段我很有興趣,其中推廣了人工養育遠不如親鳥養育更適合當寵物的訊息。值得關注的還有商業化人工養育鸚鵡在歐洲幾個國家如荷蘭和奧地利,目前因動物福利的緣故已成為違法行業。

銘印問題

人工養育鸚鵡的主要問題在於它剝奪幼鳥為建立正常社交與性行為而與同類接觸的需求。由人類飼養的鳥很容易長期銘印在她們身上,成熟後往往較偏向視人類為社交和性方面的伴侶。展現程度隨鳥種而稍微不同,不過巴丹是出了名的極易受這些問題影響,且最不擅於應對。已銘印的鳥常對自己的飼主展現不當性行為,如求偶和自瀆,時常對與人類的接觸表現出強烈偏好,即便其牠的鳥就在附近。飼主未回饋這些性行為,或幾乎花費自己所有時間與自家鳥社交互動都能造成問題。有項研究顯示雄性鸚鵡的銘印比雌性更強烈,其主張由人工養育導致的性銘印程度在性別上可能有差異。
最終,若鳥視人為滿足自己社交/性繁殖的主要來源,人成為牠的「族群」,牠不再明白物種上的分界。當那隻鳥被侷限在籠中,而牠其餘的「族群」遠離牠,包含牠選為潛在伴侶的人類,這會帶來極大的壓力,對鳥來說也容易受到相當大的挫折。在野外,多數鸚鵡正常作息的生活期間會花上幾乎所有時間待在其牠鸚鵡附近。這包含棲息在內。即便是獨自在籠內棲息,沒有其牠鳥在附近慰藉也與許多鸚鵡的正常行為模式相悖。
鸚鵡本能上是群居程度非常高的動物,一旦牠找到伴侶,通常會形成非常緊密的關係,深情地替對方理毛(allopreening)並幾乎永遠伴隨彼此。最後牠們會開始交配且考慮尋找巢穴養育後代。親鳥養育、未銘印在人身上的鸚鵡會找另一隻鸚鵡來履行。人工養育、已銘印的鳥往往找人替代。
那個人對牠的「暗示」沒反應時,鳥變得更加沮喪。特別是那個人接著對自己的丈夫/妻子/朋友/孩子展現情感、鸚鵡待在籠內而對此無可奈何時。
是這種挫折造成以不同形式表現出的嚴重心理創傷。起初,可能會有尖叫和/或攻擊問題。雖然人們通常明白鸚鵡會挑一人作為伴侶並成為所謂「單一人的鸚鵡」、對其她家庭成員展現攻擊行為,她們往往不瞭解鳥為何對牠們所選定的人類「伴侶」展開攻擊。

破壞羽毛

若鳥變得太過沮喪,牠可能對任何可觸及的人攻擊發洩,包含牠最愛的人。除了攻擊,過多噪音和尖叫也常在這種情況下發生。隨著攻擊,鳥會發現自己越來越常被關在籠內,和自己選定伴侶的相處時間越來越少。這進一步增加問題,讓鳥更感到沮喪,引起甚至更深的心理創傷。
當鳥再也無法應付自身挫折,並需要額外的「應對機制」,最常見的結果是破壞羽毛的行為-咬毛。我已數不清我見到咬毛鸚鵡多少次,而飼主認為牠是「無聊」或感染蟎蟲。當妳詢問她們過去的經歷,幾乎無可避免都是人工養育的鳥、單獨飼養、生活基本上都待在籠裡(即便牠每天出籠2-3小時)、絕大部分與其中一個家庭成員配對。身為不斷重覆聽到相同故事的禽類獸醫,這讓我沮喪至極,我確定如果我遭遇其中任何一件事也會把自己的毛拔掉!
咬毛不是這種情況下的唯一結果。有時會出現泄殖腔脫垂,母鳥也會在籠底重覆產蛋,以及最壞的情況下,破壞羽毛行為可發展至自殘。看到鸚鵡真正在殘害自己,造成極可怕的皮炎病變感染,有時露出下層肌肉的病例實在令人心碎。對如此重覆不斷的鳥而言,安樂死往往是最溫柔的選擇。
這種情況最困難之處在於試圖解決它。許多面臨上述問題的人一旦發覺行為問題的可能原因,便決定納入另一隻鳥做為牠的夥伴來解決。問題是,鳥在年幼時一旦銘印在人身上-就永遠保持了。假如牠順利回應新夥伴而未展現極大攻擊性,新來的鳥對牠來說可能在某種程度上佔有一席之地,不過就我多數的經驗,那隻鳥仍會更偏愛人類陪伴,牠還是會對人類飼主展現性行為且在許多情況下,牠會繼續咬毛,並以沮喪的狀態生活著。對我來說解答分兩部分。繁殖者應停止生產完全經歷銘印的鳥,人們在取得鸚鵡幼鳥時應伴隨其牠鸚鵡幼鳥,而非牠們單獨一隻!

完全銘印與社交銘印

儘管截至目前,狀況最少的是那些由親鳥養育的鳥,但不可否認仍有必須接手的時候。例如親鳥拒絕養育自己的後代、單親或失去雙親的鳥。這些情況下,繁殖者不接手牠們必然死亡。這些情況下,人們需要仔細思考她們養育鳥的方式。在育雛器中的各別空間養育鳥將造成鳥的完全銘印。反之,在集中幼鳥的空間共同照顧將形成社交銘印-鳥仍會對人類有某些程度上的銘印,卻隨時與其牠鸚鵡共處,仍然認清自己是隻鸚鵡。
雖然這些鳥仍可能承受行為問題,也可能比親鳥養育的鳥更容易有諸如破壞羽毛行為等問題,有充分的科學證明幼鳥在一起照顧時,發展異常行為的風險大大降低。理想情況下,共同照顧幼鳥的空間會容納年紀與品種相似的鳥。不過,即使品種和年齡層混合也可提供良好效果,對鳥來說也是比單獨飼養更好的方案。我個人的看法是各別養育再單獨售至寵物家庭以動物福利角度來看並不妥善,這種做法真的應被禁止。
值得慶幸的是,有越來越多繁殖者如今在遠離這些事,且在鳥界中出現一定程度的自我調整。有幾個讓幼鳥共同成長的大型機構最終維持穩定繁殖能力。只有一隻幼鳥、除了人工養育別無選擇,並產出完全銘印的鳥,這樣的情況我懷疑是否合乎道德,人們必須承認在權衡之下,繼續這條路是否符合鳥的最佳利益。

親鳥養育的鳥能成為好寵物嗎?

儘管親鳥養育的鳥真的不是天生溫馴,一般甚至恐懼人類,有時達到相當明顯的程度,在親鳥養育過程可採取一些步驟以提高產出鳥更穩定、更順從的機會。有科學證明以偶爾接觸新生幼雛為例,可讓鳥同等享受鸚鵡和人類的陪伴。這包括一週總共五次在還給親鳥之前,接觸新生幼雛20分鐘。雖然這對相當不滿於任何巢箱干擾的親鳥來說可能不容易,若有親鳥允許這樣做,這是個產出穩定、由親鳥育雛,且有成為良好寵物鳥潛力的理想方式。當然,有些親鳥不會允許,試圖進行可導致殺嬰或遺棄。
所謂的共親職(co-parenting)也是種透過親鳥養育後代,但人類通常在清晨和傍晚補充餵奶的手法。某些情況下這會持續至羽翼豐滿/斷奶,有時繁殖者會將羽翼接近豐滿的幼雛移出巢外,以便完成短期照顧。更進一步的研究需考量這些鳥常出現的異常行為,不過初期報告顯示共親職是產出由親鳥養育、穩定且具有良好寵物潛力,大有可為的做法。
即便完全由親鳥養育,若在夠小的時候接手(剛好斷奶期)並給予大量時間和以獎勵為主的訓練,往往會成為良好穩定的寵物鳥。不過這種情況通常需要時間、知識與經驗,對養鳥新手來說可能不太適合。

結論

人工養育牽涉到鸚鵡對人類的銘印作用,使鸚鵡越過其牠同類向人尋求社交與性方面的滿足。人們如今相信人工養育往往要對我們在寵物鸚鵡身上見到的廣泛福利問題負責,包括咬毛和自殘。
單獨人工養育並產出完全經歷銘印的鳥是許多人認為應列為非法的作為,如其它幾個歐洲國家所制定的一樣。反之,與其牠幼雛共同養育和產生社交銘印而非完全銘印是更好的選擇,儘管不容易降低異常行為至親鳥養育者所表現的程度,特別對於因公/母鳥缺乏育雛能力或喪親而無法選擇由親鳥養育來說它是很好的折衷辦法。有些技巧可應用在親鳥養育,例如接觸新生幼雛或共親職,這可使鳥溫馴,卻無銘印。這些鳥可能是最適合寵物生活的鳥類。最重要的是,鸚鵡乃群居物種,牠們應隨時有其牠鸚鵡的陪伴。雖然如果飼養鸚鵡的做法正確我完全支持,但我覺得把一隻寵物鸚鵡養在籠內的日子需要終結。


  • Sally Blanchard. (2017, Jul). Review of behavioural basics. Parrots Magazine, 234, 22. (17/08/02):
許多與貓狗一同生活的人在理解牠們的需求和行為上有些直觀。或許因為這些是真正被馴化的動物,我們已視牠們為寵物養了數百年。由於鸚鵡仍有野鳥本能,對我們起居室裡的生活有許多自然的野性反應,牠們的行為更難以理解。我認為與鸚鵡擁有成功的關係需要直覺和對良好資訊無止境的探索。
  • 不切實際的期望
我認為人們遇到自家鸚鵡方面的首要問題是基於她們自己不切實際的期望。當然,問題不是出在鳥的表現,而是飼主期待鳥成為牠們所無法成為的。
許多不切實際的期望是依據一般概念。例如,很多人買灰鸚是因為她們知道,「所有灰鸚說話能力都很優秀」。有些灰鸚並不健談,若自家灰鸚不符合這樣的刻板印象,人們會非常失望。同樣值得注意的是說話能力最好的鸚鵡,是那些在生活中接受人們大量引導互動者。
另一個例子是有些人認為巴丹會終其一生維持愛的依賴,或她們的鸚鵡會永遠保持孩子般的個性。現實是,和所有動物一樣,鸚鵡會成熟且達到不同的生命階段,牠們的需求和個性會改變。期待一隻年輕的鳥永遠保持天真美好性格只會招致失望。不切實際期望的唯一解法是透過閱讀有品質的資訊,並和長期與特定鳥種成功共處的人們對談來獲得知識。


前幾天Lara的直播內容很豐富,我只稍微翻譯前半小時她和Koko練習的部分:

12:00
如果我和在籠內或圍欄中的動物做練習,無論是哪一種動物有撲向籠網的行為,我會設置一個四周環繞食盤的籠子,這麼一來如果我認為動物在我接近籠子傳遞正向強化物時要撲向我,我會等到能走向與牠相反的對面籠側的時候,嘗試放入正向強化物,例如顯然常提到的食物;總之,我試著非常快速地給予正向強化物,然後離開。我快速離開好讓撲向我或咬我的行為甚至沒有機會發生。那樣重建正向強化物的形成方式,通常總是我與野生動物或許多掠食動物...任何動物展開訓練的開始。但妳很有可能會遇到這些行為,這些行為很常出現在珍禽異獸身上。我想說的是,妳所做的是成為一種正向強化物,意思是,妳把一個目標,像是我自己,我持續地將我自己與動物的正向強化物串聯在一起。如此一來,這也是我在與動物練習時很常說的,在一開始,很多時候我唯一要用來練習的是食物,因為人們通常是動物恐懼的目標,但隨著連續將我自己與所傳遞的正向強化物-也就是食物相比擬,而且不逼迫動物越過自己的舒適圈,很快地,光是看到我或擁有與我互動的機會就變成動物的正向強化物。這樣合理吧?

15:06
就像以Koko來說,他動作可以快到咬妳一口而妳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直到血流出來。我不想被這種行為聯想在一起。我想讓Koko期待我和他互動。即使我現在談的是鳥,這適用於所有動物。我幾乎不知道他的過去,他看起來有二十歲了,我記得曾被告知他是野外捕捉來的,我不曉得。但我所要努力的是他的身體語言,那是他和我溝通的方式。即使我們跟很多動物交談,並且認為牠們聽得懂我們在說什麼,其實多數時候,牠們是讀出我們的身體語言。

16:10
這是我想要強化的行為(指Koko在T台靜靜理毛)。
(Lara走向他,手越過他頭頂輕輕摸)...那可能看起來不像是在訓練(搖頭),有很多訓練在那進行著。這是有原因的。我們觀察動物怎麼行動,這邊比較偏向局部動作。他不能飛,這是他為什麼在這裡,否則他不會在我直播的時候被放出來,因為我需要注意著他。我告訴人們,我訓練動物時真的不喜歡和其她人說話,因為我在訓練那隻動物時,我和牠有一條溝通的線,而一有人出現跟我說話,妳正在打擾我們的對話。我還必須移開我在他身上的視線看著妳。我可能讓自己身陷危險,或讓那隻動物受到挫折,因為我們本來坐在這邊訓練,他正獲得強化,然後突然間停止,而他仍在那邊向我表現出行為,這會讓動物受挫。
剛才可能看起來只是我過去摸他,但他出來待在這個遊戲場其實是有目的的。他不能飛,我想要強化他往下走到T台。因為他下來T台,他是想要互動。
(Lara過去伸手停在Koko頭上幾秒,然後回來)
我永遠會徵詢動物同意我可不可以摸牠?因為很多時候我看到人們假設動物想要被摸,並不盡然,有很多動物是不想要被摸的。那樣的碰觸對牠們而言可以是相當具有壓力的。貓頭鷹也沒有像我們總是在臉書上看到的那樣有被摸頭的必要。身體語言五花八門。但總之,有一些我正運用在他身上的其它事情。我在這邊使用有附帶條件的強化物。你下來這裡,我就過去。這也在他的環境中置入選擇,那是他在告訴我「我想要互動」。Koko是隻群居動物...
(Lara走向Koko摸頭,Koko發出一些聲音)這聲音非常輕微。自第一天起,每次他發出那樣的聲音,我會輕輕摸他的後腦勺。妳可以看到我的手如何越過他的頭,我絕不會「這樣」(平平對著鳥的頭)伸過去,因為他可以快速咬我。我單純需要知道我是否能夠深刻讀懂他的身體語言。當我在做的時候,這裡(指T台)有很多附帶條件的強化物出現。你下來時,我過去找你。每一次你發出那種聲音,我伸手撫摸。所以我總是詢問他,我能不能摸?我想妳已經看到我摸了他三次。有一次,他的眼神不是那麼的...解讀起來是不一樣的身體語言。他沒有對我發出那種細微的聲音,所以我讓他知道我在做的是建立「隨之發生的種種情況(contingency)」。意思是如果這樣,就會那樣。如果你向我發出那種細微聲音,我就摸你。如果你不發出那種細微聲音,我就不摸你。所以這是我在他的環境中開發和提供的選擇。

22:15
很多時候人們問我「我要怎麼知道我正在強化一種行為?」,大多時候我不知道我用的是否是有效的強化物,我想我現在知道了(指著T台上理毛的Koko),為什麼?因為我看到這樣的行為持續維持且增加。所以對於強化物的形成有兩件事需要出現,它必須維持並增加該行為,它也會在該行為過後再發生。所以到這根棲木上定棲的行為正在被強化,因為大部分時間他是待在那(指著上方懸架)破壞玩具。這是為什麼我告訴人們,要建立妳的強化物清單。

24:16
(Lara把鏡頭和椅子移靠近Koko後邊摸邊觀察)現在他的身體語言改變了,我不能完全確定那表示什麼。我不想意外地強化一個我不想看到的行為,所以如果我不知道它代表什麼,我會後退。我現在要把鏡頭移回去,因為妳可以看出他的行為變化(Koko尖叫)。環境裡發生、改變了什麼?是我把鏡頭移近,我還把椅子移過去。
(Lara聽到Koko發出的細微聲響前去伸手,但沒有摸而退回)我還是覺得不太自在,因為現在他的眼睛朝上看著我的手。

27:20
(Lara用食物做目標訓練)我在建立強化物的清單。現在我有了松子,還有抓頭。妳的強化物要夠具體,不只是搔抓,是抓頭部。妳有看到我手拿開時他身體語言的變化嗎?有看到他羽毛收緊嗎?那是我看著獎勵食物而非他的嘴時,他移動得比我預期要快,我趕忙收回手,因為我以為他要咬我的手,我那時不確定。所以他的身體語言也跟著改變。他不確定我為什麼出現那樣的動作。所以當有人告訴我有隻動物變得無法預測,那隻動物變得無法預測,是因為出現在牠環境裡的一些事物對牠來說是無法預測的。


我從人們那聽到最令人擔憂的事情之一,是她們不預防或改變與她們動物有關的行為,因為「牠們這樣只是過渡期」。我特別擔心的是較年幼的動物。那種階段稱為學習。牠們在學習並掌握自身環境。動物始終在學習,很多時候牠們學的行為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一旦動物學到一種行為結果,如果它帶來牠們希望的成效,牠們將重覆去做。我們可以透過被稱作反制約(Counter-Conditioning)的作用[1]重新訓練這些行為問題。我憂心的是,動物學到我們不希望看到的行為,如果目前的條件沒有給出牠預期的結果,牠很可能恢復該行為。這被稱為再現(resurgence)。不幸的是,我與動物的很多練習都是透過反制約,這會是今年十月我在我們年度活動中的主題之一。我有大量反制約行為的記錄,我從哪著手、改變行為的步驟、達成被期望的行為、再現的徵兆以及行動計劃。這些不被期望的行為不必一開始就是個問題,當我們為行為戲目(behavior repertoires)貼上「過渡期」的標籤,這讓動物和人的未來處於挫折狀態,並感到她們沒有辦法改變行為。這不必非得如此。把握這些學習階段,教導動物會帶來期望結果的期望行為。當我們了解更多,我們能做得更好。

[1] 反制約:用其他刺激去取代本來的制約反應


  • Megan Matthews. (2017, Jul). What Makes a Parrot a Parrot?. Parrots Magazine, 234, 18-20. (17/07/11):
喙部尖端也包含赫氏體(Herbst corpuscles)。這些封閉神經束不僅提供喙部的觸覺資訊,也讓喙對疼痛敏感。因此鸚鵡的喙除非有生長上的問題,否則不應修磨。

慢性鼻竇感染可導致不斷彎曲或比另一側更長的喙。

只有幾種罕見鸚鵡具有相當特定的飲食,多數鸚鵡都是奉行機會主義的雜食性動物。鸚鵡幾乎會吃掉牠們覓食時所遇到任何可以吃的東西。每一天都能囊括樹葉、花苞、堅果、種子、漿果、蔬菜與所有類型的農作物、甲蟲幼蟲及昆蟲-甚至觀察到牠們吃路殺動物。這是為何有這麼多鸚鵡專家建議多樣化的健康食物而不僅止於顆粒或加工飼料的原因之一。

鸚鵡有對趾足(zygodactyl feet)。意味它們兩趾在前且兩趾在後。有這種足型的鳥最常出現在攀爬類。啄木鳥科與杜鵑科的鳥也和某些貓頭鷹一樣有對趾足。走鵑(Roadrunners)是杜鵑科的成員,儘管牠們不被視為攀爬型的鳥但也有對趾足。值得注意的是鸚鵡每支腳趾內的骨頭數量不同。鸚鵡的腳也有些微差異。例如,我發現凱克的兩支前趾看起來比其牠鸚鵡靠得更近。也許是因為牠們住在樹冠層,花費大量時間跳躍而不僅僅是攀爬?

幾年前有個關於鳥類視力的節目。它基本上解釋說鸚鵡視力敏銳到足以看出我們臉部微血管顏色的變化,進而確定我們處於哪種情緒。

多年來在生物學上探索出各種定律和規則,其中一種被稱為「Gloger's rule」。這種定律指出,生長在高濕度環境的溫血動物其皮膚、毛髮或羽毛中容易擁有較暗的色素。雖然實際的羽毛色素可能是褐色,它的結構會使羽毛呈現藍或綠色。很多亞馬遜飼主注意到的一個例子,是當她們鸚鵡的亮綠色羽毛浸濕,水阻止我們看到結構色,我們只能看到羽毛中的色素。在為何熱帶鳥種的羽毛色彩變得更豐富且更深是有益的研究中,研究員表示潮濕氣候下的羽毛剝蝕地更快,因為它們有更多細菌滋生。較暗色的羽毛較不容易分解,所以擁有更多色素和色彩的鳥易於擁有更健康的羽毛。

鸚鵡是鳥類當中最瀕危的科別之一,沒有我們幫助強化世界各國政府對環境上的關注,很多將隨著其它K-擇汰物種自野外消失[1]。當然,這對生活在我們稱之為地球的生物圈上的所有動植物來說都是如此。

[1] K-擇汰物種(K-selection)是擁擠的生態區位中強而有力的競爭者,並更集中投資在較少的子代,每一個子代個體有比較高的機率存活到成年。


Koko似乎真的喜歡狗的陪伴。當狗經過時我透過他在自己籠內展現的行為觀察到這點。狗的存在可以是種正向強化劑,或對於我所要求做的行為來說是種懲罰。讓狗和鳥在外共處對彼此都是非常危險的。我們絕不鼓勵這件事,那些拍攝牠們待在一起的影片讓我起雞皮疙瘩,因為我知道可能發生的後果。我們為許多原因搭起這座懸掛遊戲場,提供牠們共同出外放風的另一個安全區域便是其中之一。Koko有支斷掉的翅膀無法飛行,所以我不擔心他飛離遊戲場。不過他可以滑行,這是牠們不會在未受監視的情況下共處,也絕不讓Koko在地上活動的原因。Koko已經先在他的遊戲場之後我才帶狗進這間房,期望這種幾乎安全的正向強化劑能繼續強化這個行為。當我們了解更多,我們能做得更好。


  • EB Cravens. (2017, Jul). Complete Psittacine-Encourage Foraging Activity(鼓勵覓食行為). Parrots Magazine, 234, 10-12. (17/07/03):
現代的鸚鵡飼主已聽過許多跟「覓食」和「覓食技巧」有關的事。這對數十年來將鳥類飼養重點擺在改善,也就是,豐富我們寵物鳥及繁殖鳥的生活環境,同時給予牠們全方位的心理刺激好讓牠們保持忙碌的鳥友來說並非那麼令人驚訝了。

食碗對我們的鸚鵡可以說是一種刺激、一場冒險,會遭遇的事、被藏起來或料想不到的物件、幾週未出現的特別好吃的食物,以及被混入普通綠葉鮮蔬中最愛的東西。

我們供應兩倍之多的鸚鵡的每九到十個食碗彼此不同。多年的照護鸚鵡對鳥和寵物鸚鵡教會我,牠們依鳥種、喜好甚至偏愛所吃的幾乎有些微差異,根據過往被迫吃下哪些營養食物。我為何還要繼續提供大量滋養丸給過去顯然吃了80%而光是看到那些色彩斑斕的東西就感到厭惡的黃帽亞馬遜?這顯然既浪費鳥食和錢,對我深愛的兩隻領養鳥來說也只不過是持續不斷接受食物的戰鬥。

所以Kermit與Charli每餐撒在牠們濕潤、烹煮過、一些給起來不會讓我內疚的食物上的滋養丸不會超過五或六顆,並保持供應其它更完善的大量飲食以滿足牠們的營養需求。

但我離題了。在每日食碗中覓食是身為養鳥人的藝術。這是設計者的任務,為完成鸚鵡飼主日程表的真正目標-每一次給食期間都盡可能讓妳的鳥待在進食位置。

妳的鳥如何進食?
妳的鳥每餐都花30分鐘品嚐和四處搜尋覓食嗎?牠們有在爬離時,為了咀嚼牠們一開始推開但現在想起還沒吃的東西,而停下回頭再待10分鐘嗎?還是牠們在要吃的時候到處閒晃,偶爾轉過頭用一隻眼盯著食盤,好像幾近厭惡於缺乏選擇性或覓食的可能性。我始終想讓我的鸚鵡們趕到新填滿的食碗旁。這不僅表示牠們完全餓了、準備補充營養的食物,也展現出牠們對進食位置型態的興奮-對被豢養、顯然只能被迫吃下飼主在一年365天同一時間地點所選擇供食的鳥群來說,這是鳥類養護上的極大成就!

所以讓妳的鸚鵡去食碗「覓食」的第一步是創造出每一天的樂趣,飼主透過盡量不同的每日飲食來執行這點。這可能是餵食當季特產,與來自市集或雜貨鋪、只在每年某些特定時段供應的食物。這可能包括秋天小顆、酸又熟的蘋果,或可以只切一半和整顆餵食的梨,讓鳥啃食果皮、葉柄、果核及營養的果肉。如果妳有辦法接近果樹,別忘了討些完好乾淨的莖葉與樹枝作為全天然的飲宴。

我們每天都試著改變我們鸚鵡的飲食。冰箱塞滿出自我們備料食物中洗淨留存的南瓜或西葫蘆籽,各式發芽的白花子或綠豆、扁豆,剩下的甜菜根或紅蘿蔔頭,全麥麵包皮,週末派對上未完全爆開的玉米芯等等。添入日常食盤時,這種食物改變了鳥體驗食物的多樣性和動力,妳的寵物鳥或繁殖鳥不必總是想要吃掉妳放在盤裡的所有東西,覓食的很大部分與挑揀和選擇、暫時把一些東西擺一邊或將它們全數拒絕有關。那才是覓食該有的樣子,對吧?一旦餵食地點成為一個讓鸚鵡感到有趣的位置,這些鸚鵡的心智敏銳度會在對搜尋、偵查與本能進食的選擇機制上有所提升。這就是我們運用精緻、想像力豐富的鳥類營養食物的目標。

提供覓食經驗的第二個問題,是始終讓我們的鳥在碗內找自己偏愛且首選的食物時稍微困難一些些。這可以是把小粒的紅小米簡單地灑進烹煮濕軟的混合早餐中,讓這些酥脆的小種子黏在蔬果上。現在鸚鵡揀起一片蘋果或葉用甜菜時遇到更複雜的問題,是先吃卡在上面的乾燥種子,還是避開或丟掉它們,或像吃沙拉一樣全部一起嚼。提供鸚鵡帶皮香蕉、帶殼堅果、帶莢豆類、被隱藏的蔬果果肉,以及連花帶莖的植株和剛發芽的花園植物,都只是讓我們的鳥更努力獲得每日飲食的一些方式。在較大型鸚鵡甚至金剛尺寸的情況下,提供一定量的小型鳥種子意味相較於吃較大、脂質豐富的食物,牠們將不得不花更長時間咬碎和進食。

餵食清晨蔬菜和烹煮混合物的某些日子,我會帶上一把葵花籽作為覓食物和獎勵品。在17隻或更多的鸚鵡當中這實在是微乎其微的食物量,但要知道如果葵花籽是會吸引牠們的東西,這將煽動一些鳥群展開搜尋和奪取行為。其它日子我會用品質優良的去頭栗米穗如法炮製。

既然相信我們的鸚鵡明白自己體內需要什麼,食物平台不僅滿足手養鳥的主要營養物質,同時也讓牠們比任何無聊的日常飲食花更多時間在盤子上。

其它一些因素是值得考慮的。咀嚼和覓食並行。這就是為何許多野生或豢養的鸚鵡會在進食的時候搞得一團亂。牠們從咬開食物得到滿足,然後從牠們要拋棄的部分萃取最零碎的一些健康微量營養素。

為使食盤有最佳結果,我們喜歡在所有食碗下面擺個大型植栽托盤,能馬上接住為尋找更好的一小塊食物而被冷落到一旁的東西。比如一大塊等著被解剖的石榴,或整株萬壽菊、蒔蘿熟綠可咀嚼的花苞。如果我們沒提供承接托盤,這些食物碎塊會被丟到地上,短時間過後無法更悠閒地咀嚼或進食。小型運輸籠或不鏽鋼籠中,也可透過在底網上展開大張的浴巾有效阻止被撇下的碎塊。接著鸚鵡可以有額外的20分鐘或更多時間取得它們,直到我們返回折起充滿廢棄物的毛巾,甩下來處理。

進食平台的另一種轉換是樹的新鮮嫩枝,特別是春或秋季裡的。我們喜愛挑選結實累累的巴西胡椒木。多數時候連我們的長尾鸚鵡和小鳥們也都在供應時興奮地跑到這些樹枝上。當住在溫帶地區,同樣方法我也用於細小成形的橡子細枝或楓樹種子。

所以,由此可見,為自家鳥群展開豐富環境與進食平台覓食活動的計劃,對於促進我們鸚鵡的身心健康大有幫助。這也激起飼主逐步改善給自家鳥吃的食物多樣性。此外,它做起來很有趣!


  • Sally Blanchard. (2017, Jun). Working with Hard-core Aggression in Parrots. Part 4. Parrots Magazine, 233, 13-14. (17/06/21):
許多鸚鵡在人們想接起牠們時獲得混雜的訊息而形成咬人模式。阻止鸚鵡形成咬人模式的好方法之一是破壞模式或「轉換頻道」,讓牠們有其它事情可做。如此一來妳能掌控牠的行為。如果妳每次接近牠都習慣試圖咬妳,有時可適當使用不具威脅性的分散注意時間,長到足以引開鸚鵡的注意,好讓妳把牠接起。我用於接起想咬我的鸚鵡的一種技巧,是在我的另一手握住某些東西。我確保牠會看見,但我不用物件做出具威脅性的任何姿勢。當牠懷疑我另一手為何拿著一片隔熱墊、折起的紙或遙控器,我通常能讓牠上手。如果鸚鵡不怕毛巾,在妳的手臂掛上一條小毛巾可有效分散鸚鵡咬妳手指的注意力。請確保不使用任何會嚇到或威脅到牠的東西。比如,我不建議使用鸚鵡已經害怕接觸的毛巾來分散注意。

即便是行為表現最好的鸚鵡也會渡過一些難相處的階段。然而鸚鵡開始咬人之後,便不是拿根棍子戳牠並希望牠會站上去的好時機。在攻擊性早已成為問題時,多數鸚鵡對於介入這樣具威脅的變數特別感到不安。很多人建議使用手套來接觸咬人的鸚鵡。我通常不這麼做,因為我大部分接觸過的鸚鵡都懼怕戴著手套的手。如同在問題出現後使用棍棒訓練鸚鵡,戴手套只是徒增恐懼而已。如果妳戴著手套才感到安心,且妳能肯定它不會對鸚鵡造成負面影響,戴著薄手套可助長妳的自信。不過,正面、確信及友善的態度伴隨關鍵的溫和處理將更有效果。

妳的最終目的是提供讓鸚鵡保持和善溫馴的行為引導。對於牠能接受接觸的情緒和身體語言形成足夠瞭解也很重要。有時單純就是不宜與牠互動。要有耐心-欲速則不達。

一旦牠展現攻擊行為,請開始以互助的指導方式與妳的鸚鵡接觸-別等咬人成為根深蒂固的模式。改變事端比改變一種模式更加容易。改變一種模式需要極大的耐心。無論妳怎麼做,請盡量保持平靜,不要挑釁地懲罰牠或撤回妳對牠的感情。這不是與一隻鸚鵡建立信任的方式,我們和鸚鵡夥伴做的所有事情必須致力於贏得且保持牠們的信任。專心致志。不要放棄妳的鸚鵡。牠不是每次都能瞭解正確的作法。有時牠所表現出的態度與妳嘗試達成者適得其反。

做個負責任的好老師。養育牠-牠需要妳引導牠如何展現和善與始終如一。信任彼此的友誼將是回報。


  • Fiona Froehlich. (2017, May). Why do parrots pluck?. Parrots Magazine, 232, 36-38. (17/06/16):
鸚鵡可能會在關節疼痛、遭感染的尾脂腺或嗉囊感染的情況下啃咬周圍皮膚。其它咬毛的醫學因素包含皮膚與腸胃道寄生蟲、過敏、重金屬中毒、肝腎及代謝疾病和細菌、黴菌或病毒感染。徹底的臨床檢驗、血檢與放射線攝影皆有助於診斷任何潛藏疾病。排除咬毛的醫學因素是很重要的,由於可能有可治療卻未發現的核心問題。
錯誤剪羽形成的鋒利羽毛邊緣會造成體側不適,且這僅是剪羽不被推薦的許多原因之一。
對鳥構成的另一壓力包括缺乏固定睡眠。鸚鵡需要十二小時的夜間休息時間,且如人類一般,若睡眠不足會變得煩躁沮喪。

  • 診斷治療潛藏醫學疾病
    與治療任何初期疾病相同,我們可能需要處理皮膚的二次創傷,並套上頸圈以避免進一步自殘。絕不建議對羽毛使用惡臭或苦澀的噴劑。修正行為的藥物(如鎮靜劑和抗焦慮藥物)絕不應作為咬毛的唯一療法,不過有些外科獸醫會選擇短期使用它們當成平衡與調整治療計劃的一部分。
  • 處理飼養相關問題
    覓食、與其牠同類互動和體能運動(如籠外放風)需為所有寵物鸚鵡的每日常規之一。採用戶外鳥舍相當有益於自殘羽毛行為的慢性病例。繁殖挫折可透過多種訓練方式確保鳥將飼主視為鳥群的一份子而非選定的伴侶。也可注入荷爾蒙降低睪固酮/雌激素,為此訓練期間和社會化轉型帶來幫助。分離焦慮需耐心關注治療,提升鳥的自信心並豐富牠們的生活環境。
  • 成對或成群飼養在受激勵的環境中
    手養和已銘印的鳥往往難以辨別禽類同伴,即便從未與其牠鳥接觸過且看似具攻擊性或冷漠的鳥,可透過時間和正確的引導方式成為穩定伴侶。雖然人類家庭取代了鳥群,族群中增添另一隻鳥能給寵物鳥展現自然禽類行為的機會。新加入者應為同鳥種、異性、年紀相仿並事先經獸醫檢驗。所有解法上的努力必須基於個別動物。有些動物可能只在身處大型鳥群中方能找到答案;有些則需單一可互動的鳥伴侶。
    除了提供覓食機會,環境豐富性諸如攀爬、啃咬和益智玩具以及不同水果的供應(像是鳥必須拆解的石榴、玉米或鳳梨)都是基本的。訓練課程和與飼主的互動給予良好刺激,也讓鳥有學習新指令和建立鳥群中自身定位的可能性。
  • 推廣負責任的繁殖作法
    經親鳥養育的鳥理當額外發展社會化,但仍學著不害怕與人類接觸。此法需更加費心且繁殖者必須面對許多照顧上的挑戰,但以健康手養鳥作為回報是值得的。
直到確認拔羽原因並治療的路途可能很漫長,但若獸醫與飼主堅持不懈共同努力,可大大幫助這些動物們。


我每天專業地訓練、充實並修改動物的行為問題。我總是想著這幾項重點。它們對大家來說可能不普遍,但這是我無論在中心面對客戶、跟動物園或其它動物組織做諮詢時每週都會檢查一次的清單。仔細讀每一項重點。每一項皆讓與妳生活、妳所照顧或飼養的動物有很大的不同。有疑問請隨時與我聯繫。祝閱讀愉快並動妳的腦筋好好思考!

  1. 我的動物們習慣變化嗎?
    家中或動物生活之處的壓力,是我每天首先尋找的事項之一,大概也是我的行為清單中維持平衡最重要的一項。平衡是照顧動物的關鍵。壓力對我們的動物來說可以來自各種形式。我知道它們如何呈現嗎?尖叫的鸚鵡?吠叫的狗?啼叫的豬?我知道在變化的環境中這些行為各代表什麼嗎?這是常常被許多動物愛好者誤解的領域。如果不了解或不關注這些範圍,它會發展成更嚴重的行為。更嚴重的行為在了解這些壓力徵兆之下是可預防的。
  2. 我的動物們習慣學習新事物嗎?
    如果我必須提出我認為最重要的一個建議,那就是這個。「學習新事物」可以有多種形式。前門開著時坐著。玩新玩具。為下一步要做什麼而看著妳。項目能繼續列舉。如果妳能讓動物習慣學習新事物,牠們能更習於變化。牠們越習於變化,適應得越快。牠們適應越快,發展出的行為問題也越少。
  3. 我的動物們自信且獨立嗎?
    以上兩點有助於強調這個問題。
    牠們有自信嗎?那是什麼意思?牠們對環境改變能保持平靜嗎?牠們是否獨立?牠們獨處時會有壓力嗎?分離焦慮是我所處理過最棘手的行為。分離焦慮在動物和照顧者身上可以是壓力極大的。我處理的最大一件分離焦慮案例現在和我一起生活。那就是Rocky,我們的摩鹿加巴丹。動物常出現分離焦慮。狗被關籠時咬斷牙齒。動物會尖叫、吠叫和啼叫數小時。冒汗、嘔吐和原因不明的排便也是常見但被誤解的徵兆。分離焦慮可以被改變。大多時候它必須是個持續性的計畫。如果不監控,它會再捲土重來對動物、家人和所有動物照顧者造成嚴重傷害。這是為什麼透過訓練、充實與行為改變計劃來鼓勵動物極為重要的原因。妳可以在所有這些範圍內建立動物的信心。去做吧!
  4. 我對於我的動物在公共場合所做的行為感到驕傲嗎?
    這對我來說不會總是「沒錯」。有時我必須見到不良行為才了解「這需要處理」。妳可以鼓勵動物並透過訓練建立牠們的信心。我最近帶我們失聰的狗Levi去寵物店。這只是一趟買點心包的簡短路程。繫繩的他輕鬆行走,沒有在店裡對其他的狗吠叫,而且在我要求時坐下。他的身體語言看起來自在且興趣盎然。他讓我非常驕傲。這歸因於持續的訓練,是個很好的溝通形式。我今天帶我們的聾盲小狗Snow出門寄聖誕禮物。我在和一位朋友說話時讓她到車外站著。她僵立著不移動。我把她放回車裡,說「我們有任務要做」。通常我必須看到不良行為才知道我需要從哪裡開始訓練和建立動物的自信。沒有人喜歡看到驚慌的動物。那是令人難過的景象。人們喜歡看著被鼓勵、自信的動物,渴望參與牠們目前的環境。那是一隻夥伴或受訓動物健康的徵兆。
  5. 我的動物們能與客人互動嗎?
    牠們會對接近的陌生人吠叫、咬、咕噥嗎?這是潛在、未來行為問題的徵兆。妳有發現嗎?多數人直到行為問題變嚴重且導致使動物分居之前,不會採取行動以確保這些行為不擴大至下一階段。別等到它們發生,替自己節省大量可預防的工作。
  6. 我的動物們會離開我尋求機會參與讓自己感到充實的事情嗎?
    我喜歡看到動物離開我以進行讓自己感到充實的事情。研究顯示如果妳真的在使用正向強化訓練,那會是動物所偏好的充實形式。我同意且始終觀察到這點。這能讓動物在妳每次回到家或走進房內時感到興奮並專注在妳身上。這是很重要的平衡。當我見到動物停止和我互動自己去玩玩具,我知道在防止動物過度依賴上我做得很好。
  7. 我和每一隻動物的溝通方式有多少效果?
    我用正向強化的方式訓練動物並應用行為分析,因為這是我所知對任何動物來說最有力的溝通形式,我訓練了很多動物。我訓練能對我自身造成嚴重傷害的動物,牠們非常可怕,但數量有限。我需要使我對牠們的溝通方式強而有力,特別是如果我正近距離與牠們互動。我也和一些住在人類家中的共事。當我要求動物去做某件事,我總是注意著牠們多快去執行。如果牠們遲疑或完全不去做,我和牠們的溝通方式是不夠有效或足以推動的。我訓練動物時,我正與那隻動物建立關係。我們的訓練會使我們的關係在牠的潛能中一飛衝天。這是種我喜歡且特別是動物喜歡的感覺,因為這鼓勵了牠們。
  8. 我的動物們是否渴望與我接觸?
    我坐在地上或靠近時,我觀察著牠們向我跑或飛來。如果牠們這麼做,我知道身為牠們「驚奇傳遞者」的我做得很棒。認真說來,如果妳對妳照顧的動物使用這些形式的互動,牠們會想待在妳身邊。很多時候在訓練開始的階段,我必須使用點心,但久了之後,與有趣、玩樂、點心和注意力的聯想不斷與我相連,讓動物想靠近或待在我身旁。很快,和我相處或互動的機會變成重要性很高的強化物。
  9. 我的動物們感到無聊嗎?
    我是否看到我的動物們躺著或定棲很久,不和四周環境互動?我的鳥是否花牠們一天中的25%理毛,還是單純站在那邊?這些對我來說是我可能需要開始切換一些東西的指標。牠們的環境是否維持不變且可以預測?是啊,牠們可能覺得無聊了。觀察無聊的初始階段能預防發展不良行為。受到鼓勵的動物似乎相當享受且受益於圍欄、豐富環境的事物以及日常慣例的變化。在這邊我們盡量不要停留在常規中,因為當常規被破壞,它們會造成壓力。當變化納入時,我們要確保動物適用於第一點:牠們習慣變化嗎?
  10. 我們在一起快不快樂?
    快樂的定義?我喜歡每天和這隻動物生活或互動嗎?這隻動物有表現出與我接近的意願嗎?我有時間提供這隻動物所需要的嗎?我所投注的心力是為了動物,而不只是為了我嗎?這隻動物的未來取決於此。如果我有隻不快樂的動物,牠可能會開始出現行為問題。如果行為問題未被留意到,相當能肯定的是我或其他家中成員都不會快樂。不良行為對那隻動物來說是有目的的存在。那些行為是動物的暗號和傳遞者。我們能讀懂嗎?如果那隻動物能看到、聽到或聞到妳,妳便身在訓練中。關鍵問題是,「妳在訓練什麼」?


  • Parrots-May-2017-p.8-10 (17/04/26):
捕捉鸚鵡與其牠鳥種的行業中使用「鳥餌」已有長遠記錄。束縛住塞內加爾鸚鵡好讓牠們叫喚同伴前來幫忙的照片令人沉痛無疑,促使野生生物保衛者(Wildlife Defenders)在美國推動野鳥保育行動,於1991年優先由國會通過該法案。更早期的年代,經典的「假鴿(stool pigeon)」在十九世紀中期應用於被牢牢綁縛的鳥身上,引誘大批旅鴿落入捕網。

這些作為全基於野鳥往往對自己陷入麻煩的成員展現出某種忠誠、同情、無畏或愛的事實。這是種難以解釋的現象:在夥伴的悲痛要求下反饋牠的死亡或監禁。在人類身上,我們甚至大多稱其為「英勇」行為。

嫉妒的情感毫無疑問對妳所養的每一隻鸚鵡,至少對所有已知會建立緊密與/或永久關係的鳥種來說,是許多健康與行為方面最關鍵的因素。鳥有各種未直接顯露厭惡或嫉妒,以非常微妙的方式失去健康和羽毛的情況,僅因另一兩隻鸚鵡加入了曾經幸福的家庭。我在鳥界和寵物工作中聽過太多的「牠們已經學會好好相處」。嗯,沒錯,但那不代表牠們彼此都如往常般快樂。

這點出一個關鍵。我們如何判斷我們的寵物或繁殖鳥是真正「心理上的健康」?牠們可能看起來沒問題。牠們的食慾、體重和羽毛光澤就我們人類看來都很好,但要是牠們心中牽掛著什麼,啃蝕著牠們的內心呢?或許擬人化了?起碼直到寵物鸚鵡開始尖叫或咬或刮下自己腿上的一些羽毛為止。然後我們察覺了。但到那時可能已經太遲,或許真正心理不健康的原因出現太久,久到飼主無法回想起最初能讓鳥開始不快樂的變化是什麼。

傳說中最後一隻名叫「Incas」的卡羅萊納長尾鸚鵡在他的伴侶離世後,因悲痛和孤獨死於美國的辛辛那堤動物園。這只是敘述鳥在心愛的夥伴,同類或人類離世或永久消失時表現出身心衰弱的寂寞的鸚鵡故事之一。我曾在自己鳥舍裡見過鸚鵡留在伴侶遺體身旁一小時左右,試著讓牠甦醒和玩耍,擔憂、減弱的呼喚,甚至是一種隱忍的震驚。鸚鵡很聰明,而且牠們感受深刻。牠們了解且記得。牠們可能不明白死亡,但牠們肯定理解摯愛的失去。

這是鳥無數敏感天性的一部分。儘管我們一方面知道牠們是急性子,防衛心重,不懷好意又鬼鬼祟祟,牠們也能對自己所關心者展現出相當纖細的情感。同情,渴望慰藉或振作、嬉鬧扭打玩耍乃至最溫柔的廝磨,只有在妳身旁才可能聽到的呢喃私語。這是鳥類情感的另一面。


  • Sally Blanchard. (2017, May). Working with Hard-core Aggression in Parrots-Part 3. Parrots Magazine, 232, 12-14. (17/04/24):
處理鸚鵡的強烈攻擊行為(三)
  1. 鸚鵡咬妳的時候真的帶有攻擊性嗎?
    還是牠在玩耍期間增加的能量讓嘴變得更忙些?很多鸚鵡興奮時會出現「超載」行為。這段期間,牠們用嘴會稍微粗暴。再次試著與牠們接觸前最好就讓牠們獨處直到冷靜下來。憤怒地抓起牠們訓練或懲罰只會逐漸擴大牠們的能量,使牠們更容易再咬-這次遠超過攻擊程度!貌似「領袖」般地讓一隻早已刺激過度的鸚鵡快速交替上手會使牠更加興奮,且幾乎總會保證再咬。
  2. 避免惡性循環
    被咬時,有些人擔心再被咬,因此她們對鸚鵡的態度和能量改變。感覺到變化的鸚鵡可能反過來擔憂再次被那個人接觸,出於困惑而再咬。所以,那人變得更小心翼翼,鸚鵡變得更困惑。鸚鵡反映在行為上的困惑又讓那人更加畏懼被咬。這持續的疑慮逐漸增加直到關係破裂。當一隻鸚鵡一生再也無法接受人們接觸,牠最根本的寵物潛力嚴重受到威脅。理解該情況為何與如何發生是避免行為再出現的最佳方式。咬人的鸚鵡通常是因為某種情況才這麼做,若妳能找出原因,最好的建議是小心不再重覆該情況。下次接觸妳的鳥時,盡力保持自在以重建鸚鵡和人之間的信任關係。
  3. 請別責怪鸚鵡
    手養鳥的咬人行為可形成一種模式,但除非是一隻嚴重困惑、受創或被激怒的鸚鵡,這並非自然行為。我們怎能怪罪一隻不曉得如何順利在我們環境中生存的動物?鸚鵡不知道怎樣成為好寵物-我們要引導牠們如何去做。往往,透過獎勵該行為且伴隨「負面」要素,實際教鸚鵡咬人的是我們自己。沒錯,有些鸚鵡變得故意又執拗,但責怪鳥是無法說服牠的。這也讓妳無法盡必要的責任,做妳需要為修復妳與鸚鵡之間的關係而做的事。
  4. 咬一次是單一事件
    請了解咬一次是單一事件,並非形成一種模式的證據或世界末日。溫順鸚鵡咬人大多始於單獨事件,而不是根深蒂固的咬人行為。通常是我們對第一次被咬的反應讓該行為轉成一種模式。對鸚鵡咬人採取激烈反應是保證牠再次咬妳的最佳方法之一。即便是在鳥咬的時候抖動妳的手都會讓鳥試圖用嘴保持自身平衡時再咬下去。與其行為發生時再去處理,最好能花時間觀察妳的鸚鵡,充分學習了解牠以避免被咬。
  5. 別放在心上
    如果妳的鸚鵡咬妳,這不代表牠在恨妳、懲罰妳或找妳麻煩。若牠對妳表現溫順,第一次咬人通常對愛牠的人來說是最心痛的。妳的鳥最有可能咬妳的原因跟牠是否喜歡妳沒什麼關係。若持續咬人,最可能是因為妳正以不同的方式接近牠,且妳不再以自在的態度接近牠,讓牠對於妳的逼近感到不舒服。這會轉變成喪失彼此信任的惡性循環。有關鸚鵡的最精確事實之一便是牠們對於能輕鬆與自己相處的人更感到自在。
  6. 鳥為什麼咬人?
    試著釐清鳥為何咬妳-然後別再重覆。這聽起來簡單,但它是可遵循的最佳建議。鸚鵡因為許多理由咬人,有時它們並不明顯。但如果妳被咬之後快速回想該情境,妳或許能猜得到。有個典型例子是一隻與飼主關係緊密的鳥快樂地站在飼主肩上。一位「入侵者」進房而鳥展開防禦行為。鸚鵡在這種防禦情境中往往會咬自己最愛的飼主,雖然這對我們來說似乎不合邏輯。
    另一常見的例子發生在鳥變得害怕某種事物時咬自己所站之人。比如人們過於堅持讓自己的鸚鵡接近陌生人,因某些原因使鳥心生畏懼。強迫鸚鵡面對可怕的情境往往導致咬人。
    有些鸚鵡在事物太快逼近時咬人,或自己正在進食或打盹時。如果妳用我稱為「魚餌」的方式在鳥面前晃動你的手指而非平靜地接近牠,牠可能也會困惑於妳不明確的行為而想咬妳。人們過於激動、情緒不佳、匆忙或注意力不集中地接近鸚鵡也會誘使被咬。
  7. 請勿使用懲罰
    我們知道鸚鵡很聰明,但牠們對因果邏輯真的不總是有足夠長遠的概念,以理解妳的懲罰與牠們的不當行為有關。在鸚鵡行為不當時最有效的懲處是一個快速簡單(不超過幾秒)的厭惡表情。這立即傳遞不贊成,是鸚鵡能理解的。接著放下它,其它妳所做的都不能讓負面行為轉為正面行為。事實上,如果妳使用摧毀信任、攻擊或剝奪性的懲罰,大多都會破壞妳和鸚鵡之間的關係。
  8. 面對現實
    不要侮辱鸚鵡的智慧或期盼牠了解牠無法做到的事。跟牠冷靜談論為什麼牠不該咬妳只有在妳把這當作讓彼此都冷靜下來的方式時才有效。牠可能不懂妳的意思,但牠知道妳平靜的態度讓妳更加值得信任。
    我曾聽一位繁殖戶說某些鳥不能出自她的鳥舍,因為她的鳥絕不咬人。事實是如果適當情況出現,每一隻鸚鵡,無論多聽話或溫順,終究會咬人。喙並非生而為武器。它以我們使用手的某些方式去運作。然而,鳥如果受到威脅或感到困惑,牠會用喙捍衛自身。許多情況下,鸚鵡學會咬人單純是因為牠自人類夥伴那邊接收到太具攻擊性或不一致的訊息,讓牠不知道牠還有什麼方法能讓她們遠離。
  9. 自在一點
    請記住鸚鵡對於能輕鬆與自己相處的人更感到自在。盡量讓自己對與鳥的相處感到自在是確信牠不會咬妳最關鍵的一部分。若妳想著牠要咬妳,機會也將存在。妳必須做好心理準備,相信妳為了使情況正向化好讓牠不咬妳而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對的。
  10. 提前計劃
    別只是讓妳的鸚鵡出籠再決定妳要怎麼對待牠。告訴牠妳將要做什麼,盡量讓彼此的氣氛維持正面。如果妳想與牠互動和/或教牠新的事物,準備好素淨的房間、T形站台和妳的其它「道具」。確保在那不會被干擾。挑選妳和鸚鵡最放鬆的時間。備妥所有妳會需要的東西。妳的能量呢?確保妳能放鬆到平靜且明確地接近鳥。如果這有幫助的話,在妳接近牠之前閉上眼睛,說些正向的祝禱,讓妳信任自己放下牠會咬妳的恐懼。
  11. 觀察身體語言
    學習解讀鸚鵡的身體語言,仔細聆聽溝通叫聲。有些時候妳試圖接觸牠是在找麻煩。如果妳的鸚鵡正在摧殘玩具或吃自己最愛的點心,牠可能會在妳試著碰牠時攻擊。鸚鵡最可能展現出能表達牠忙於其它事情的身體語言。不過,如果牠有一些因為危險而需要從牠身邊帶走的東西,妳必須在試著接觸前以友善的態度分散牠的注意。
    儘管攻擊行為有些典型徵兆,許多鸚鵡有自己獨特的方式讓妳知道要讓牠們獨處。提高警覺、眼神閃爍、舉起頭冠、豎起頸羽、收緊體羽、嘴向前刺等通常都是不該接觸鳥的明顯訊號,但有些鸚鵡的訊號更微妙。學著了解妳的鸚鵡在放鬆或想獲得注意時出現的身體語言,作為牠需要獨處時的對照。(待續)


  • Sally Blanchard. (2017, Apr). Working with Hard-core Aggression in Parrots-Part 2. Parrots Magazine, 231, 20-22. (17/03/31):
處理鸚鵡的強烈攻擊行為(二)

有時人們必須謹慎接近自家鸚鵡。若鸚鵡正對自己的玩具又玩又咬、正在進食、正在打盹,或房內一片混亂,最好等牠冷靜或做完自己的事。在妳試著帶牠出籠前先於門外通知是吸引牠注意的方式之一,好讓牠更願意被帶出來。這是我認為使用口令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因為這讓鸚鵡明白妳期望他做什麼。對某些鸚鵡來說,讓牠們感到詫異會引發攻擊行為。

雖然在繁殖期間大量的身體接觸可能增加負面行為,與遭受性刺激的鳥維持關係仍然很重要。這是我建議讓鸚鵡在年輕或即便牠們無攻擊性的日後生活中做棍子訓練的主因之一。請勿一開始就拿棍子戳向牠們,這可是相當破壞信任的。最好的方式為把棍子放在素淨房間的床或沙發上,再帶鳥進入。保持平靜與嬉戲的情緒。若鳥會站上妳的手,用另一隻手拿起棍子並以兩手握住。抬起其中一手好讓鳥踩上棍子,再抬起另一隻手。這能讓鸚鵡在和善的態度中習慣踩上棍子。

有些鸚鵡只以牠們能接受的方式被撫摸。飼主需要觀察最細微的身體語言,以瞭解自己是否要移到牠們頭部或身體的另一位置。有的鸚鵡對自己能忍受身體被關愛的程度有時間限制。很多人告訴我「他喜歡我搔他的頭,但我如果做超過幾分鐘他就咬我」。我請她們注意時間,若鳥變得靜止僵硬或坐立不安,應停止撫摸。

具攻擊性的鳥開咬往往出自恐懼、混亂或受到威脅。這是我建議對牠們採順從態度的原因。直接對具攻擊性的鳥集中視線可能威脅到牠們。


  • Sally Blanchard. (2017, Mar). Working with Hard-core Aggression in Parrots-Part 1. Parrots Magazine, 230, 21-22. (17/03/10):
處理鸚鵡的強烈攻擊行為(一)

強烈攻擊行為不總是與特定情境相關。由於牠看來是如此難以預測,很難釐清鸚鵡為何會攻擊。在處理者缺乏完全謹慎和過程中每一步驟的專注之下,有些鸚鵡就是無法被信賴。這些鸚鵡因為極具攻擊性而很少待在任何家庭。牠們大多最終被棄養或在暗室、車庫、地下室被忽略,或幸運的話前往有品質的救援組織。不幸的是,只有少數鸚鵡愛好者付出足夠的努力來照顧這類具攻擊行為模式的鸚鵡,但若她們花時間學習照顧自己的鸚鵡,攻擊行為往往能被控制。

數年來我已幫助人們成功解決各種鸚鵡身上的攻擊行為-甚至是一些強烈攻擊者。成功並不總是代表鸚鵡絕不會再次具攻擊性-它代表攻擊行為可被預測和控制,飼主可因此避免受傷,鸚鵡和人們能一起享受有品質的生活。

鸚鵡越不可預測,飼主必須越敏銳以避免攻擊行為。處理成功的衡量在於具備瞭解牠哪時候要開咬的智慧,及避免而非接受它們,希望鳥意識到牠無法透過攻擊得償所願。接受攻擊只是強化攻擊行為的另一種方式。

有太多人仍以破壞信任、具攻擊性的方式處理鸚鵡-對鸚鵡而言,來自我們的攻擊性往往遭遇到出自牠們的攻擊性,而變得模式化。並非所有具攻擊性的鸚鵡都受到人們攻擊性地對待,我認為大多數的狠咬與攻擊行為是基於恐懼。早期社會化的貧乏也可以是鸚鵡發展攻擊行為的因素。因為缺乏社會化,鸚鵡沒有準備好成為人類夥伴的生活,牠們會恐懼新的情境且對於在我們客廳的生活容易感到困惑。

我們都對飼養手養鳥有一定的期望。我們要牠們維持著討人喜歡、會說話、沒有神經質的行為等等。這對生來具備野生鸚鵡本性而被家庭扶養的鸚鵡來說不永遠是現實。牠們成功作為人類夥伴大多取決於有品質的早期發展,以及牠們人類夥伴的知識與努力。遺憾的是,若我們無法根據真實的行為、個性和鸚鵡的潛能來調整我們的期望,互動關係很少見效。

對手養鳥扮演「主人」成效不佳,扮演導師卻可以。鸚鵡在野外的攻擊行為通常基於防禦而非攻擊。但有些鸚鵡不知何故學會蓄意攻擊,這主要源自牠們缺乏讓牠們溫順的引導。

鸚鵡的能量往往與我們的相對應,讓我們自己靜下心來也可幫助鸚鵡冷靜。我們可藉由教導正向行為或把戲來分散牠們的攻擊性。透過維持自身安全來克服自身的恐懼。

無論是本性或環境使然,有些鸚鵡發展出強烈攻擊性和往往不可預測的行為。我們在要求一隻野生動物住在一個對牠們來說完全陌生的環境裡。我認為隨著教導和引導牠們的行為,這些聰明的鳥能適應地相當好。


  • Parrots-Jan-2017-p.12 (17/02/08):
打賭妳從沒料到這種冷門鸚鵡會列在名次首位!當然,除非妳投注大量時間在吸蜜家族身上,否則這些食蜜者顯著的才智仍籠罩於神秘中。我選黑頭乙女作為代表是為了充分反映在牠所有的大型吸蜜親戚-黃閃電、紅猩猩、黑吸蜜等身上。
這些鸚鵡擅長快速思考。事物恰當地出現時牠們是無止盡地好奇。互動外向且信任陌生人,大型吸蜜會果斷跳入新情境,尋找心理刺激。缺乏新的消遣時,黑頭乙女大多會兩三隻年紀隨機地湊在一起發明新遊戲。和生物,人、其他鸚鵡或家庭寵物在一起,這些發電機會哄拖帶騙好展開某些吸蜜娛樂。
黑頭乙女的智力標準在牠們對日復一日被關在乏味籠中的厭惡可看得出(就像巴丹一樣)。難得的是,吸蜜很少因此拔毛。牠們更可能變成高超的脫逃藝術家,或開始憎恨牠們的人類飼主。
一旦每天被放出來嬉戲,黑頭乙女會愉快地四處跳躍探索任何牠們還沒見過的東西-新的食物、新的玩具、新的人。生性不多疑,作為居家寵物的這些傢伙要投入相當多的照護。牠們盡最大努力洗浴和梳理,定期保持炫耀羽毛的狀態,人們必須真正在營養或環境上忽視一隻吸蜜,才讓牠們轉變為羽毛自殘者。
牠們說話能力優異,以接近光速學習教導(包括「上廁所」指令),往往在第一次便掌握概念。牠們似乎對與其他品種的鸚鵡交往沒有偏見,不過一旦和第二隻鳥建立關係,牠們能挑釁地攻擊侵犯對象。牠們用洞察力和毅力覓食,認真看待交配和繁殖,容易認出掠食者,但不總是怕牠們。
基本上這是種觀察敏銳的鸚鵡。唯一的問題是牠們對於任何行動嘗試付諸的熱情和意志力,並非最易於訓管的鸚鵡,這是可以確定的。不過,聰明的鸚鵡向來如此。


  • Parrots-Dec-2016-p.12 (16/12/06):
說實在的,摩鹿加、大葵花和崔頓三種「大白鳥」之間的最聰明評比幾近白熱化。但前者在延長賽獲勝,因為牠腦中許多心智運作是進行地如此地...慢條斯理!想像一下。妳把新的咀嚼用編織棕櫚葉放入摩鹿加的籠內而他幾乎沒有任何反應。他從沒看過這樣的東西,但他沒有在棲木上移動,不把他舉著的腳放下,只是稍微看它一眼然後再次看著前方。
他想著「這玩意或許可以吃。啊,但我現在不太餓。它看起來真的很弱。打賭我能半小時內咬爛它。我會留到之後再做。我的僕人怎麼就站在那看著?她期待我為這東西翻山越嶺?我才不要讓人覺得我有興趣。」
那是摩鹿加所需要的,至少就我所知健康良好的個體是這樣。牠們喜歡動腦和事先計畫。會盤算的知識分子?我會說是的,因為一旦摩鹿加決定行動,幾乎所有玩具或問題的解法牠都能簡短完成。牠們明白自身實力,選擇如何利用自己的時間,開始了便堅持不懈,且會藉由任何人來達到適當的觸碰量,但對誰是自己的親密朋友保持堅決的掌握。


  • Laura Hirst. (2016, Dec). The Theories of Social Behaviour. Parrots Magazine, 227, 41-42. (16/11/29):
儘管取決於鳥種和棲地,鳥群通常由大量的鸚鵡組成。非洲灰鸚是出名的大型社會群體,單一群可上達300隻成員!玄鳳沒到這麼多,無論在哪,範圍可從20隻到超過100隻。我首先假設多數鸚鵡社群只由單一鳥種組成,如非洲灰鸚。但有趣的是,實地研究已確認鸚鵡在牠們的原生棲地形成混合鳥種的社群,這在南美鸚鵡身上特別被注意到。這種安排提供很大的優勢,因為它降低掠食風險,同時減少資源如食物和住所的競爭!這說得通,因為族群中不同的鳥種已自然地適應各種營養與生活需求。據信這種行為可能解釋了南美鸚鵡與其牠鸚鵡相較下過於響亮的叫聲。想像一下不僅要穿透濃密的雨林樹葉,也要和其牠與自己共享一群體的鳥種競爭!若我們將這和不與其他鳥種混合的非洲灰鸚比較,這能解釋牠們為何顯得更為安靜,由於彼此的競爭需求更少。不過像非洲灰鸚的單一鳥群組成也有牠們獨特的適應性。這些鸚鵡往往在地面且比混和鳥群選擇更開闊的區域覓食。理論是說一大片相似的顏色讓掠食者更難區分和瞄準個體。在一些動物族群中這被稱為稀釋效應。以猛禽為例,和許多鮮明的對比色相較那就像看著一大片灰色。

一隻發展良好的鳥是有自信的,能與自己的族群互動並依靠它有效地警示危險。一隻缺乏社交技巧或感到困惑的鸚鵡會在族群中溝通困難,對族群來說益處更少。這隻鳥最終被排斥和被迫自衛。由於單獨生活環繞著極端危險,這隻鸚鵡接著可能對任何不熟悉的事物產生焦慮與恐懼的行為,因為若鸚鵡以極度的謹慎和迴避行為接觸新事物和情況,在野外無疑生存更久。


  • Sally Blanchard. (2016, Dec). Encouraging parrots to talk. Parrots Magazine, 227, 20-22. (16/11/25):
並非所有鸚鵡都會說話,即便會說話的那些也並非全是善談者。儘管牠們無法符合人們對於鸚鵡說話的既定預期,牠們仍發展出討人喜歡的個性,且應被珍惜。
正如野生鸚鵡和自己的親鳥學習自然語彙,手養鸚鵡自牠們的「代理父母」學習模仿人類聲調。牠們本能地學習自己身周的聲音以融入自己的群體,並實質地傳達自身需求。
鸚鵡學習說話和幼兒學語的許多原因一樣,也就是成為社會群體的一份子,得到關注,自娛及表達自身需求。缺乏互動、刺激、口頭和實質上的獎勵回饋之下,即使再聰明的鸚鵡都可能無法說得很好。
鸚鵡在兩至三歲尚未出現說話的跡象(從未說出一個字)可能不會變成善談者。但是我知道有例外。這往往是被置於接收更多刺激和關注的新環境的鳥,輸入增加輸出也隨之提高。請不要誤解這代表鳥如果不說話,牠是不滿於妳。我遇過許多不說話的鸚鵡都是很怡然自得的。
當然有非常聰明卻從未說出一句人類詞彙的鸚鵡,儘管牠們缺乏對牠們來說陌生的語言溝通能力,這些鳥仍具有優秀的寵物潛力。


  • Parrots-Nov-2016-p.13-14 (16/11/03):
在顧慮自然掠食者如老鷹、貓和狗等情況下,機靈的鸚鵡能判別哪些才是威脅。牠們不會老是逃離且驚慌大叫,許多都採取經過計算的行動,以尋求安全,保持安靜,躲在樹葉中等等。順帶一提,就我所知,機敏的鳥傾向持續銳利地注意自己周遭,無論是在吃東西、玩耍、打盹或做任何事。這或許是「鳥群領袖」,單獨照看同伴的領導鳥迷思的基本起源之一。我的經驗是群體中有太多意志強烈的鳥,在任何特定時間,依不同狀況而具有成為「鳥群領袖」的潛力。首先查覺危險並大叫,首先逃走起飛,首先試吃食物,首先與全盛期的公鳥或有繁殖慾望的母鳥交配,首先於夜晚棲息。如同我們人類的世界,不同個體有不同的領導技能。


相較於其他鳥種,灰鸚在發展自我及自信上更需要受到幫助。牠們需要被鼓勵去探索和表達牠們的好奇心。牠們需要處於變化、移動、色彩與各式情境中並了解這些並非值得擔心的事情。


  • Leslie Moran. (2009, May). Healing Stress Related Feather Destruction. Parrots Magazine, 136, 20. (16/10/24):
破壞與自殘羽毛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不像是藥劑醫療,使用全方位的方式時,沒有單一藥物可為妳的鳥提供解法。這種行為類型的背後原因對每一隻鳥來說都是獨特的。在妳的鳥醫生排除疾病相關原因如梨形鞭毛蟲或良性腫瘤之後,我們便能專注在其它部份的問題。
一隻鸚鵡會訴諸羽毛破壞做為「嘗試」對抗一連串極端壓力失敗的最終手段。這意味壓力經驗已累積一段時間,且鳥自身已超過容忍它們的門檻。當鳥到達這個階段,牠無法再容忍壓力源。在這時候,壓力提升至痛苦程度。


  • Parrots-Apr-2009-p.10-12 (16/10/20):
一隻亞馬遜、錐尾鸚鵡或金剛學習降落並牢牢釘在樹幹側邊的大片樹皮上,就如同飛向樹葉繁茂的枝條、緊抓住由自身體重產生的擺盪細枝一樣自然。當這些棲息位置讓鸚鵡在超活躍的飛行時間感到舒適,他或她會更少有不斷選擇水平面棲息的傾向。
這種豢養環境中的進階飛行訓練,決定因素為提供給鸚鵡的空間、牠們要模仿的特技表現模範對象、牠們在被剪羽或售至受限環境前允許完善技巧的時間長度。臀、腿、腳的強度與腳趾的長度也都會決定抓握力度,最終取得野外採集食物如嫩芽、花朵及仍在枝幹上的莓果確實美妙到讓鳥在所有倒吊形式和危險的姿勢中安逸自在,沒有勤奮的練習是無法做到的。
我必須無數次提及擠在鳥舍籠網上方角落,對所有被供應的棲木感到不自在,因此傾向掛在籠網上睡覺的錐尾鸚鵡或亞馬遜對鳥。一旦該處有掩蔽、讓鳥感到安全並放置棲木,牠們皆一致地恢復為更正常的睡覺方式。
請記住,水平枝條迫使鸚鵡顧慮沿著枝幹靠近的兩個方向。這是為何有這麼多鸚鵡晚上選擇攀著籠網睡,以排除一條不安全的路徑。
這些是我們的鸚鵡不時透過肢體語言與日常習慣,向我們傳達環境中棲息需求的類型。我們,作為盡職的飼主,只需密切觀察並考慮到物質的細節,以便將鳥籠設備與肌肉活動規畫得更好。

...我絕不會將它們放在籠內作為鳥兒們的主要棲木。它們太硬又太光滑。小太陽、灰鸚和小型亞馬遜幾乎不能以倒吊姿勢抓握它們。即便是金剛也很難將它們啃咬下來,這是木頭在鸚鵡環境中的首要目的。我曾看過一隻剛被修過指甲的鸚鵡被放回這樣的Manzanita棲木上,牠笨拙費力地抓握光滑表皮,然後摔到籠底。
*熊果屬的Manzanita枝幹:該樹木具有最光滑的樹皮...Manzanita是世界上已知樹種中屬於最硬的木料之一。




  • Sally Blanchard. (2016, Oct). Poicephalus Consultations. Parrots Magazine, 225, 21-22.  (16/09/23):
不論我再怎麼努力嘗試,有些人就是不明白。有時無論我多努力試著去解釋那絕不是鳥的錯、重新贏回鸚鵡的信任始終是飼主的責任,人們就是無法放下「自己的鸚鵡不再愛自己」的事實。這實際上和鸚鵡是否愛妳沒有關係,這跟鸚鵡對妳的信任有關。因為鸚鵡是被掠食動物,當牠們受到驚嚇或心靈受創,牠們會對曾經信賴的人失去信任。
本期邁耶氏鸚鵡的文章中,我提到有時攻擊是基於鸚鵡感到恐懼。儘管有些邁耶氏會對其他的鳥展現侵略性,牠們通常對人們保持溫順。
在一次邁耶氏對他的飼主變得非常兇的諮詢中,我發現她用了她在網路上讀到遏止鳥的攻擊行為的糟糕建議。她使用快速修正攻擊性的方法來處罰鳥。她曾被告知要向鳥展現厭惡的表情,大喊「不行!」並「彈」他的嘴。她試著做,結果沒有阻止他的攻擊行為,所以她依照一些更可怕的網路建議,把他抓起來,讓他咬,再把他關進收納箱。通常讓鳥狠咬只會讓鳥重複咬的模式。所有這一切只讓鳥更具攻擊性,因為對多數鸚鵡來說,來自人的攻擊導致鸚鵡回擊,全毀了鸚鵡和人類之間的信任。
我請她坐在房間另一端,向她示範如何放緩我的能量,對邁耶氏間接甚至服從的態度會平緩他的能量。關鍵是向她展現這真的可行,而且幾分鐘內我便能毫無困難地與他互動。事實上他真的喜歡我,我告訴她如果她停止攻擊他,並放緩自己的能量以取得他的信任,他能夠再度真心地喜歡她。
遺憾的是,我想無效和不成功的快速修正恐怕仍是她所選擇的路。我想起了俗語說,「妳能把馬牽到河邊,但妳不能強迫馬喝水(You can lead a horse to water, but you can't make him drink)」。雖然此案例是隻鸚鵡,這個概念仍然適用。(Sally Blanchard)


  • Parrots-Sep-2016-p.12-14 (16/08/26):
「我的鸚鵡就是不吃蔬菜」
多年來我已非常多次自寵物鳥飼主聽到這樣的感嘆。在試圖讓妳的鳥保持飲食營養健康時這是個真正的難題。特別是人們認為最適合鸚鵡的重要營養在蔬菜中高出水果四至五倍,加上許多水果糖份含量非常高的事實(野生鸚鵡往往選擇吃未熟水果或單吃內核的原因之一),以及人們明白放棄餵食蔬菜或單用水果取代並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候。
這裡有些我們最愛讓鳥群攝取蔬菜的方式。
  1. 瞭解哪種蔬菜最受妳的鸚鵡喜愛。不同鳥種偏好不同種類的蔬菜。有些喜歡苦的、辣的、香料類的,有些偏愛充滿水份的芹菜、葉用甜菜、歐芹。我們的長尾鸚鵡喜歡花園中含綠色種子的青草和花朵。較大的鸚鵡喜歡紅蘿蔔塊、甜菜莖與小片的蘆薈。吃發芽種子和豆類的那些鳥也在飲食中獲得蔬菜。豆莢和豌豆、煮熟帶殼黃豆等豆類通常對鸚鵡非常具有吸引力。
  2. 買或做一支吊掛蔬果串來戳大片蔬菜。起先看起來可能像玩具,但任何讓我們鸚鵡去啃嚼大片蔬菜的策略都是好的開始。甚至可以穿插幾片蘋果在蔬菜中,因為幾乎所有的鳥都會學著攝取一些蘋果,而讓牠們接近蔬果串並咀嚼是首要任務。注意脆度和質感問題。鸚鵡喜歡牠們的食物有硬度,牠們萃取的營養豐富汁液有很大益處。
  3. 在洗淨瀝乾的蔬菜上灑細小種子。直到現在我還記得領悟這招的瞬間。當時我看著一隻總是丟出大塊蔬菜的挑剔鸚鵡受到吸引,爪子抓住一塊青花菜,啃食卡在其中的小種子。就在他吃完之前,他嘴巴咬住青花菜啃了幾次,然後讓它掉落籠底。我發現了!那次之後我會在早晨的混合濕食中撒乾燥細多,有時是小米,讓它們黏上蔬菜和蘋果塊。
  4.  要知道鸚鵡是吃莖的。許多鳥飼主習慣將蔬菜帶葉的上半部放入鳥的日常飲食中,但它們幾乎馬上就枯萎了,而且不夠結實,無法產生鸚鵡渴望咀嚼鮮脆汁液的酵素和植物營養素。利用莖部、嫩枝、嫩芽、花的頭狀花序及相似物體,不僅能維持數小時脆度,質感和內部液體也吸引著鳥。那就是牠們所尋求的。
  5. 尋找特殊蔬菜和綠色食物。妳會訝異於覓食選擇受限的籠養鳥會希望啃咬和偏愛吃下些什麼。我們幸運地在花園中擁有大量草本植物與花卉。吊蘭、萬壽菊花苞、牛至莖、羅勒花、月桂葉、肉桂樹皮、榆樹和橡樹綠葉及果樹枝都只是少數閃過腦海,讓我們的鳥探索啃食的東西。人們可以在商店找到芝麻菜莖、水田芥、蘿蔔嫩芽、大頭菜、甜椒帶籽果心、小蘿蔔、蒜瓣、各種葫蘆及南瓜籽、茴香、玉米心和任何形式的發芽物。在農夫市集運用妳的想像力。每種東西有不同的營養成分,有時候某種蔬菜、草本植物或安全花卉就是妳的鸚鵡覺得需要咀嚼並攝取的部份。
  6. 運用色彩做為妳的優勢。色彩能有效吸引一些鸚鵡前往裝滿東西的食物碗,尋找任何紅色、黃色和亮綠色蔬菜或盤中混合的石榴籽、豌豆及玉米。提供選項時,選擇彩虹甜菜多過綠葉甜菜,紫番薯多過常見款,及紫高麗菜和亮橘色甜椒。補充一點,我們發現高麗菜是我們提供給鳥群的蔬菜當中較不受喜愛的。
  7. 噴溼並提供還滴著水的溼綠葉,讓妳的鳥在其中拍翅玩耍,或偶爾在牠們乾淨的水碗內擺一兩塊新鮮乾淨蔬菜漂浮著。讓謹慎的鸚鵡去探索攝取新鮮蔬菜,問題往往只出在如何讓牠們靠近特定的一小塊或一小片。有些鳥喜歡在溼潤的綠葉間洗澡或玩耍,這種行為可能轉變成咀嚼,且一陣子後重複相同動作。此外,若在新鮮水盤中添加一小片脆嫩蔬菜如黃椒或清脆的馬齒莧、繁縷,鸚鵡會開始把食物挑撿出來吃(確保不使用軟質或未清洗的蔬菜,請勿讓蔬菜塊放在水碗中太久或一整天,特別是非常炎熱與潮濕的環境中)。
所以正如妳所見,蔬菜能且會成為我們鳥兒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是需要耐心和一些聰明的方法來達成。請別放棄,請確保每天嘗試給些蔬菜。


  • Parrots-Sep-2008-p.10-12 (16/08/15):
延緩學飛讓雛鳥在有效的首次飛行前充分發展牠們所有生長中的飛行羽,取得身體平衡與腿部力量,及變得更有自信。於是,更加容易展現精確熟練的飛行。

事實上的確有許多手餵鸚鵡過早學飛。在二至三週齡自親鳥巢箱或孵養箱取出後,牠們往往比同齡野生雛鳥見到直射陽光之前更早於明亮環境被摟抱、移動、四處攜帶。愛好者多對於在這麼早的階段與她們的年幼鸚鵡互動感到驕傲。但事實是,早在大自然認為牠們應該這麼做之前,繁殖者推前了牠們的發育。由一些英國獸醫持續進行的X光研究顯示,許多被如此飼養的鳥最終在牠們的骨頭中伴隨微小的應力性骨折,因過早且過於強烈的壓力施加在幼雛骨骼上。

我聽說過許多英國繁殖者提供飼養在光線明亮和透明塑膠盆環境的幼年鸚鵡貿易。我鼓勵任何這麼做的鳥界人士重新思考她們的做法。在大自然認為雛鳥準備好之前被暴露於明亮光線及活動,會發展出嚴重的行為問題。除了具有對光敏感的眼睛,隱蔽屬的雛鳥如P屬、非洲灰鸚與小型金剛可能變得過於緊張,並對周遭動靜或聲音感到焦慮不安。其牠鸚鵡如折衷、亞馬遜和錐尾鸚鵡可能會拒食、後退且因視覺上的恐懼而掙扎。

我確實不希望冒犯到任何讀者,但我發現多年來,一些自身過重的手餵者會催促她們的鸚鵡不停地吃,即便鳥不是特別飢餓。好的親鳥能直覺感受到牠們孩子的胃口在改變,牠們依照孩子所處階段,修正自己為孩子所攝取的食物種類、份量和餵食頻率。鳥界對於熱量攝取的細微變化與它們對學飛鸚鵡的影響所知非常少。這可能是為何有這麼多被過度餵食的雛鳥錯過繁殖者所謂的「斷奶期」,反而持續過量進食,抗拒費勁的飛行和靠自己努力進入固態、不加熱食物的攝取期。

編按:有些讀者可能不熟悉作者(EB)的籃子策略。EB認為在豢養管理鳥的過程應盡量維持自然形式。他將他的雛鳥飼養在用衣物或毛巾覆蓋的籃子裡,以確保不在野外巢穴中的雛鳥不暴露於明亮光線。


  • Sonny Stollenmaier. (2004, Aug). Understanding training a Grey. Parrots Magazine, 79, 14-17. (16/06/22):
[理解灰鸚心理]
身為中型鳥種,非洲灰鸚天生具有相對較高的被捕食率,或許解釋了這些美妙的鳥為何害羞又神經質。那麼我們如何減少牠們的害羞和神經質?答案很簡單,我們無法。我們能讓牠們放鬆,教牠們信任我們與提供牠們安全感,但我們無法移除已發展數千年極強烈的野生動物本能。我們能做的就是盡所能理解牠們的心理、牠們的行為,並讓牠們成為牠們本如是的-鳥!

[侵略]
灰鸚本質上非侵略性鳥種,但已在寵物鳥身上發現攻擊行為。這是為何?難道我們真的教導一隻非侵略性的鳥如何展現侵略行為?不幸的是,我們無意間這麼做了。
除了明顯的攻擊挑釁動作如藉由毆打、摔落、推擠、聲色俱厲叱喝來體罰,有許多刺激促進攻擊行為的微妙方式。放風(出籠)時間不足、飲食不良、互動不正確不適當及最重要的,不讓一隻灰鸚的自然感官幫助克服所有助長不良行為的事物。

[支配]
野生灰鸚族群的社會結構中沒有將特定一隻鳥置於頂端而其牠在牠之下的階級制度。支配概念對野生鸚鵡而言格格不入。若有一隻鳥無法與某隻相處,他或她會乾脆走開。因此以我們支配狗的相同方式嘗試支配我們的寵物鳥會是個錯誤,能造成嚴重後果如行為異常。

[位置]
許多文章提及高度支配與這對訓練鸚鵡有什麼影響。寵物鸚鵡飼主常被建議讓她們的鳥保持在眼睛高度,以對鳥呈現優勢,彷彿讓一隻鸚鵡高於眼睛將明顯感到對飼主的優勢,更難互動且更傾向於咬人。遊戲支架、棲木、籠子和其它鳥可能待的區域因此放低好維持這對鳥來說看似重要的支配。我不相信這是真的,且實際上認為這種做法適得其反。
非洲灰鸚的確會短暫到地面攝取特定的土壤類型,這被認為與南美的金剛舔食黏土有相同的排毒效果。然而除了這種單獨時刻,灰鸚就像其牠任何鸚鵡一樣,會自然尋找盡可能最高的棲木以獲得牠周遭及地面狀況的最佳視野。讓妳的灰鸚棲息於妳家最高處只會增加牠的安全和滿足感,並因此導向更好的行為狀態。

[剪羽]
許多鸚鵡訓練手冊建議剪羽以預防意外或失去妳的鳥,並作為行為矯正的工具。值得記住的是剪羽的鳥和翅膀完好的鳥一樣在家中有許多事故-它們只是類型不同。許多剪羽的鳥仍有能力飛離,且一旦遇到上升氣流或一陣大風,仍能飛遠離妳家。因此承擔責任和謹慎真的是唯一的選擇。
行為專家提供修剪一隻年輕灰鸚翅膀的每一個正面理由,將有十個負面影響,甚至導致更多的行為問題。鸚鵡本能、永久地在尋找可能的危險。飛行是最終的逃離路線。野外的非洲灰鸚較更大型鸚鵡受制於更多掠食者。這解釋了牠們的高度警覺、牠們對周遭新事物的極度恐懼和牠們對陌生者的厭惡。
訓練一隻剛發現自己飛行能力的年輕灰鸚比訓練被剪羽的鳥更需要耐心。多數年輕灰鸚比起學習如何維持待在遊戲支架上,更加熱衷鍛鍊牠們的飛行技巧並探索客廳。不過妳若在訓練期間保持平靜且培養耐心,妳將會在一隻翅膀完好的鳥身上達到相同目標,而妳可以確實地放心自己沒有造成任何心理傷害。

[處罰]
當妳打一隻灰鸚會發生什麼事?灰鸚,像所有鸚鵡一般,不瞭解體罰的概念。由人類(掠食者)施加的任何生理形式的痛苦被鸚鵡理解為潛在的生命威脅處境。鳥已意識到牠的飼主有生理行為能力可置其性命於險境。灰鸚目前靜棲在自己籠中,不是因為牠吸取了教訓,而是因為牠正試圖不讓自己引起注意以避免被掠食者「殺死」。
有些人可能覺得自己達到了目標-畢竟,鸚鵡終於閉嘴了-但她們不明白的是她們剛開啟了焦慮之門。恐懼地咬人、拔毛和長時間尖叫都是這麼做的所有可能副作用。

鸚鵡的一生有三大心理發展期。鳥在那些期間發生的事將對牠未來的行為有關鍵長久的影響。第一階段是斷奶期,第二階段是牠首次離開手足和父母的頭幾個月,第三階段發生在鳥性成熟時。

[出籠時間]
出籠時間充裕好積極地成為家庭族群的一份子對一隻灰鸚維持快樂健康至關重要。我會建議一天至少4-5小時。我們常聽到新歡在頭幾個月每天被徹底寵溺、摟抱陪玩數小時的故事。接著新鮮感消退後,灰鸚更常被放逐至籠內,變得沮喪,開始咬人,被留在籠內更長時間,開始更常咬人並咬自己的毛,然後被轉至其他家庭。這簡直是不能接受的,更重要的是這很容易避免。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8 疼痛管理 p.233-234 (16/03/30):
國際疼痛研究學會(IASP)將疼痛定義為一種不愉快的感覺且情緒經歷與實際或潛在的組織傷害有關。IASP同時包含此定義下的一個要點:無法溝通之下絕不能否定個體正承受痛苦且需要減輕痛苦的適當治療之可能性。這是個十分重要的聲明,為非語言種族,包括人類與所有物種對承受疼痛提供可信度。

我們如何知道一隻鳥正經歷持久疼痛或慢性疼痛?一般認為疼痛的鳥在一種或更多正常行為中有所改變。為準確評估疼痛,觀者必須熟悉該鳥種及個別鳥隻的正常和疼痛相關行為。群居鳥種會降低牠們的社交互動。

體重減輕對疼痛而言並不特別,但由於它可量化,記錄鳥的每日體重是非常有價值的。若施以止痛隨後出現體重增加或穩定,那麼它便是有用的指標。

僵直靜止(Tonic immobility)是種與生俱來的恐懼反應,以意義深遠且可逆的運動抑制狀態為特色。對雞來說,蹲伏靜止與持久疼痛、壓力與恐懼反應有關。

寵物鳥術後或慢性疼痛的情況下可能表現出類似僵直靜止的姿勢。已有僵直靜止演化為被捕食物種的反應,以降低掙扎所帶來之潛在傷害的主張。


近期的DNA解析顯示鸚鵡和隼的密切相關,這項發現與鸚鵡往往毫不留情的飲食習慣吻合。
儘管隼是傳統意義上的掠食者,狩獵並吞食其牠動物,鸚鵡以毫不遜色的殘酷態度享用植物。...研究員發現當一群鸚鵡降落在結實累累的樹上,名副其實的種子大屠殺接著發生。
一項黃翅鸚鵡(canary-winged parakeets)在巴西中部熱帶莽原尋覓修面刷樹(shaving-brush trees)種子的研究中,科學家確定牠們在幾天內便摧毀每棵樹66%至100%的果實。地上找不到一顆完整的種子。
矛盾的是,科學家表示,尋求有毒食物可能與鸚鵡非同尋常的壽命有關。難相處的飲食或許被堅韌體質選擇,伴隨頂尖的免疫系統和DNA修復系統,而堅韌的事物往往能延續。
此外,被攝取的毒素可能含抗菌、抗寄生蟲的作用,幫助鸚鵡抵禦疾病。


  • Sally Blanchard. (2016, Mar). Parrots and their Social Security. Parrots Magazine, 218, 20. (16/03/15):
巴丹和灰鸚都有為族群警戒危險的哨兵。有些鳥種如巴丹,會有一隻鳥站在枝頭好在掠食者靠近時讓族群知道。對灰鸚而言,為數眾多的族群似乎分成兩組,一組在樹中進食並注意危險,而另一組在地面進食。這些灰鸚吃淺水坑中富含鈣質的草,一段時間過後,牠們交換位置。若一隻灰鸚發出警告,整群飛離。


我們的鸚鵡將牠們多數時間花在貼近我們所引導的生活。牠們沉默地觀察我們、傾聽我們、監視我們。有時我們沒有意識到牠們對我們心念與情緒的感知深度,即便我們隻字未提。


約克大學與聖安德魯斯大學的心理學家發現大馬島鸚鵡(Coracopsis vasa)使用工具的第一份證據。約克大學心理系的研究員觀察到10隻豢養鸚鵡採取一項新穎的工具使用技術自貝殼獲取鈣質,同時彼此主動分享工具。
牠們用小石子自貝殼上碾磨鈣粉或弄碎成小塊來攝取。這種行為從未在這種鳥身上見過,這是非人類使用工具碾磨的第一份證據,也是直接分享工具的少數動物記錄之一。
觀察拍攝鸚鵡們超過八個月期間,研究員記錄了牠們在鳥舍地上與鳥蛤殼(cockle shells)的互動。貝殼對鳥類而言是已知的鈣質來源。十隻鳥有五隻被記錄到使用工具,將小石子放在殼內好對著殼碾磨,或當楔子使貝殼裂開。
對貝殼最感興趣是從三月至四月中,正好在繁殖季前-這可能源於補鈣是產蛋的關鍵。研究員起初因而驚訝地發現是公鳥而非母鳥對貝殼出現最大的興趣。...對牠們繁殖行為的觀察顯示公鳥在交配前常忙於反芻餵食母鳥,進而有可能傳遞鈣質利益。


  • John McMichael. (2016, Feb). Insects-Part 1. Parrots Magazine, 217, 34. (16/02/25):
我們馴養的雞和火雞有必需胺基酸的需求,且多數鸚鵡品種可能也是如此。相較於由植物合成的蛋白質,這些胺基酸往往更容易從由動物合成的蛋白質取得。或許除了一些偶爾的腐肉,野生鸚鵡雖然不吃大型動物,已知牠們會吃蝸牛、蜘蛛、小型甲殼動物,甚至蚯蚓。不過昆蟲很可能是牠們的動物性蛋白質主要來源。
對一些鸚鵡如野生的麥耶氏(Poicephalus meyeri)來說,牠們的飲食中有制定完善的昆蟲需求,在牠們繁殖季養育幼雛期間,牠們轉換至昆蟲幼體佔大多數的飲食。這可能也是在野外繁殖的玄鳳、虎皮與和尚的狀況。
有份關於一飼主定期餵食她的鳥「普通綠尺蠖」的報告。然而,有一次她蒐集正在杜鵑花上進食的一些尺蠖並餵給幾個非鸚鵡鳥種。這些鳥出現呼吸困難、腿腳麻痺與其它臨床症狀。毒素在牠們恢復之前影響數小時。因此儘管妳能餵食自戶外蒐集的昆蟲,但妳需要小心運用。


  • Parrots-Feb-2016-p.12 (16/02/22):
隨著白晝持續縮短,我們進入冬季循環,我的多數鸚鵡開始改變牠們的夏季飲食習慣。牠們不再急著攝取生綠色食物、豆芽與諸類每天供應的東西。大多選擇蛋白質與脂肪豐富的堅果、種子、煮熟花生、黃豆等等。我們幾乎每年在荷爾蒙開始減弱且展開大量換毛時觀察到這些。
經常接觸各類食物的聰慧鸚鵡具有非凡能力以在任何特定時間挑選自己身體最需要的東西。當我發現我的其中一隻鳥於數週期間選擇更大量的同種食物,我會注意提供其充裕的量。
鸚鵡有時會拒絕熟又甜的水果,選擇生綠、半甜、酸而半熟的水果。這在喜愛咀嚼內含苦味物質的南美和非洲鳥種身上更是如此。這是為何我的鸚鵡們到了夏末逐漸只吃新鮮水果的種子,而摒棄多數果肉。芭樂、梨子、蘋果、無花果、李子、木瓜、石榴、甜瓜、南瓜,以及任何妳基本上能想到是新鮮且營養的都可以。對堅硬、單寧酸豐富食物的多數渴望更難自雜貨店供應,更容易在附近野鳥覓食活動地區獲得。


  • Tony Silva. (2016, Jan). Cockatoo aggression. Parrots Magazine, 216, 40. (16/01/28):
請不要折磨鳥,這不僅是虐待,同時也提高侵略性。我知道一個案例是一位自稱訓練師的人指導飼主用捲起的報紙輕拍她們分泌荷爾蒙的公巴丹,這顯然分散了牠荷爾蒙高漲的狀態。這隻鳥的反應是飛向那個人並咬她肩膀。任何情況下妳都不應做出提高煩躁程度的事情或考慮進行處罰。


  • Sally Blanchard. (2015, Nov). Don't blame the Parrot!. Parrots Magazine, 214, 22. (15/12/24):
相較於我們,鸚鵡似乎對牠們的環境及其中有些什麼有非常不同的看法。描述這點的一個方式為我們在新環境裡的不同反應。例如,當我們走進一家新店面,我們通常看到整體範圍再聚焦於細部。我認為鸚鵡進入一個新情境時,牠們會注重細節。牠們看到這邊然後看到那邊,可能完全不會聚焦在整個環境。這或許是有這麼多鸚鵡對新的狀況、籠內事物與環境擁有強烈且往往負面的反應的原因之一。重要的是瞭解到即便細微的變化如剃掉鬍子、更換髮色或移動一件傢俱可能也對我們的鸚鵡夥伴產生不安甚至慌亂。


我們不喜歡分享讓人不舒服的照片,但有時妳需要打響耳光好讓人們注意。這隻不幸的小麥耶式鸚鵡在他爬上同一間房內的巴丹籠子時失去他半隻腳和兩根腳趾。我們盡所能重新連接他剩下的腳,或許能讓他在棲息時對其施予一些重量。他很有可能無法再用腳趾抓握;即便腳趾倖存且有血液供應,神經大概已受損過多。我們一遍又一遍地治療在同一間房內被較大型鳥攻擊的較小型鳥。我們認為我們的寵物很可愛,絕不會傷害我們或牠們的小羽毛夥伴們,但牠們內心深處仍是擁有本能捍衛自己領域的野生動物。鳥籠是他的堡壘,當另一隻鳥侵犯這會是個嚴重的問題。讓鳥保持完整飛行能力的人們,請考慮在籠頂維持某些形式的覆蓋物,至少讓該區可以安全降落。對於鳥攀爬或飛上隔壁另一隻鳥的籠子妳沒有太多可插手的餘地,除非待在房內的時間百分之百都在監視牠們活動。若其中一隻鳥傷害或殺死妳的另一隻鳥,妳會永遠責怪自己且感到內疚,所以請考量其可能性並讓那些能飛的孩子保持分離與安全。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還記得亞馬遜Jangles,那隻錯誤銘記(Malimprinted*)、不適當地與其飼主建立關係的鳥-他變得過於強迫理毛至自殘地步-並啃咬腿後的皮膚和肌肉?妳已看過先前關於他傷腿的治療與復原故事-這是故事的第二部分,實踐到位以避免此負面行為再次發生-Peter醫師在後肩皮下植入荷爾蒙來抑制Jangles的荷爾蒙活性,並與他飼主一些行為上變化的應用做結合,我們應能防止更進一步的自殘。
兩週前的Jangles,Peter醫師正移除他的繃帶和敷料以展現傷口癒合程度。 http://tinyurl.com/proguet

*Malimprinted:意指不適當地與飼主建立關係-鳥認為飼主是自己的伴侶-這往往導致性挫折和自殘行為


  • Sally Blanchard. (2015, Dec). Parrot Sleep and Night-time Rituals. Parrots Magazine, 215, 20. (15/12/03):
鸚鵡似乎是不會在白天或夜間進入深層睡眠,特別是如果有大量活動和燈光開著。認為只要鸚鵡的籠子被覆蓋著牠們就能在人類活動期間睡覺是個謬論。趁妳的鸚鵡打盹時觀察牠。牠們看起來睡著了,或許還眼睛閉上把頭塞進背部羽毛。即便是最細微干擾,牠們的眼睛會立刻睜開看看發生什麼事。

野生鸚鵡在夜間非常警覺,主要因為牠們是被捕食者。任何樹枝上的震動都可能是一條蛇正向牠們爬去或其他掠食者在尋找一頓飯。

我們的鸚鵡夥伴仍具備大量野生本能。牠們的骨骼結構也幫助牠們感知危險逼近。鸚鵡腿部關節(及其他位置)有封閉的神經束。它們被稱為赫氏體(Herbst corpuscles),給予鸚鵡更高的震動感知能力。...鸚鵡的腳有條肌腱確實地鎖定站在棲木上的腳,鳥因此不必考慮跌落。

受驚嚇的鸚鵡本能地自棲木起飛,但被關籠的鸚鵡會撞上籠網並恐懼地拍擊翅膀。在此期間,同時驚嚇脫落牠們部分或所有尾羽在玄鳳身上並不少見。這可能是本能反應,由於多數掠食者自後方攻擊。若掠食者攫住鳥尾而鳥捨棄尾羽,牠往往自攻擊中倖存。
---
「我們現在知道,鳥兒和海洋哺乳動物(需要回到水面上呼吸)都會睜開一隻眼睛睡覺,但人類卻不會*。並非所有的鳥兒都會,到目前為止,我們知道鳴禽、鴨子、隼和鷗能睜著一隻眼睛睡覺,但還得做全面的調查才能確認。
...你或許也猜到了,睜著右眼睡覺的鳥兒在讓右腦休息(因為右眼接收的資訊由左腦處理,反之亦然)...。」
*注意了,從科學角度來看,確定鳥兒是否真的睡著,需要了解其腦部功能,因為睡眠時的腦部放電活動有特定的模式。光看眼睛睜開或閉上,無法判斷鳥兒是否睡著了。
摘自Tim Birkhead. (2014). 鳥的感官(頁249-250)


  • Sally Blanchard. (2015, Sep). Parrots on shoulders-OK or not?. Parrots Magazine, 212, 19. (15/10/23):
若鸚鵡曾在妳的肩膀展現侵略性,牠不得待在那裡。當其他人或寵物同處一室或未經知會進入室內,詳細觀察其肢體語言。若現場只有鳥最愛的人,有些鳥是可以待在肩上的。然而若有他者進入該區域牠們可能變得具領域性、過度保護與/或防禦。這可以是一個人及另一隻寵物。


  • Sally Blanchard. (2015, Aug). The Importance of Mutual Verbal Communication. Parrots Magazine, 211, 16. (15/09/01):
同一區的野生藍頂亞馬遜已顯示和不同地區的另一群藍頂亞馬遜具有不同的方言。因此事實是鸚鵡,包含手養鸚鵡在內具有自己天生的詞彙。有些聲音可能是與生俱來,而其它則透過無論是人或鳥群互動習得。若我們仔細聆聽,我們能判斷多數鸚鵡個體發出具特殊涵義的特定聲音,即便牠們不用我們的語言交談。
對於問候、告別和呼喚,鸚鵡也有牠們自己的聲音與族群或家人保持聯繫,但這些聲音的細微差異可因鳥種、地點與/或個體有所不同。
避免鸚鵡從問候提升為尖叫的最佳方式為在妳到家時向牠們打招呼。否則牠們可能在人類成員回來時為了獲取所需的注意而繼續尖叫。當妳離開房間或出門也相同,確保傳達妳要離開了。
我們鸚鵡夥伴的尖叫可有許多原因,但在這些有點惱人的叫聲被視為不良行為被忽略前,檢查看看是否哪裡有問題。有些叫聲我稱為「快樂活潑的尖叫」。多年前我看著一隻巴丹在樹枝上旋轉一圈又一圈。她顯然在炫耀且玩得很高興。她叫得跟一隻巴丹能發出的尖叫一樣大聲,但她十分開心,那不是不愉快的聲音。有些我喜歡稱為「嘿笨蛋」的尖叫往往傳達問題如忘記替妳的鸚鵡添水。驚慌的尖叫可意味鸚鵡受到威脅或受傷、被玩具困住或其它需要立即關注的慘劇。
能分辨妳的鸚鵡正以牠的各種聲音和尖叫試圖傳遞什麼是非常重要的。
鸚鵡收到無論正面或負面的回應越熱切,牠會越投入那種叫聲以獲取關注。熱情的讚美在讓鸚鵡學習新字彙之路可走得長遠。不過熱切說出的話大多往往是我們不希望鸚鵡說的。刻意教鸚鵡髒話我感受不到任何幽默。對一隻尖叫鸚鵡尖叫回去是確保尖叫持續的最佳方式之一,甚至更大聲且更頻繁。
鸚鵡透過社交互動比聽反覆的錄音帶學習得更快。
手養鸚鵡不知如何表現出讓牠們成為一隻人類良伴的舉止,牠們需要我們正面地養育引導以保有與我們完滿的關係。讓牠們記得字義的口語互動是正面引導牠們行為的主要方法之一,也是牠們學習用我們的語言與我們溝通的額外益處。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6 p.169 (15/05/22):
鳥的姿勢應被注意(圖6.42b-d)。體溫低的病鳥會蓬起牠們的羽毛試圖保留體溫。牠們待在原地以節省體力,當牠們變得衰弱,牠們睡得更久(圖6.42e)。這些徵兆是典型的「病鳥外貌」,但並非所有病鳥都會出現這些跡象。
落翅、跛行或以一條腿勉強忍受體重的證據可能意味著肌肉骨骼問題或者中樞或末梢神經受到感染。脊椎的畸形往往能透過尾巴位置異常檢測到。伴隨開腿站姿的直立姿勢可能暗示體腔或泄殖腔中出現卡蛋或相似的佔位性物質。雙翅離體且氣喘吁吁的鳥通常是熱緊迫或嚴重缺氧。
保定前可大略檢查鳥的羽毛。羽毛通常應為光滑的,充分被梳理及清潔。凌亂或骯髒的羽毛可能表示鳥沒有梳理自身,或有某些類型的羽毛異常。變色的羽毛可反映多種問題,包含PBFD、慢性肝病、以油膩的手過度觸摸或營養失調。在將鳥移出籠子時仔細檢查羽毛是必要的。
注意喙部與腳指甲的狀態。過度增生或片狀剝落的喙部或過度增生且扭曲的指甲可能與PBFD、缺乏照顧、慢性肝病或營養失調有關。
觀察鳥排便,尋找使勁或不適的跡象,並聆聽任何附帶的胃腸氣脹或聲音。鳥一般不會排出任何氣體,且應能毫不費力地排便。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6 p.154 (15/05/05):
[體檢資訊最大化]

-了解偽裝現象-
許多鳥飼主和獸醫持有的一個常見誤解為鳥對疾病並不十分有抵抗性。對新手而言鳥往往在某一天顯現生病跡象,隔天待在牠們的籠底,並於後天死亡。此一誤解源自兩方面。
首先,大多實際上存在的鳥僅是來自野生鳥類幾個世代的後裔。因此,牠們保留許多繼承自牠們祖先的保護直覺。多數當作寵物鳥飼養的鳥種在食物鏈中相對較低。這些保護本能已發展成避免吸引掠食者注意。其中一種本能常被稱為「偽裝現象(masking phenomenon)」。掠食者自然受到看起來或行為與牠者不同的獵物吸引。不尋常的顯色、虛弱或跛行可突顯一隻鳥,使其對掠食者產生吸引力。所以避免「不同」出現便是自然本能。病鳥會堅決努力保持外觀健康,即便掠食者不在場。我們常聯想到生病的典型「病鳥外觀」-羽毛蓬鬆、雙眼緊閉、嗜睡-只會在鳥無掩蓋這些跡象的能力時出現(圖6.2a)。因此很多就醫的病鳥是超過牠們疾病的最初階段,如今正快速代償失調(decompensating)。
其次,由於缺乏經驗,多數飼主和許多獸醫會錯過一隻鳥行為或外觀顯現健康問題徵兆的細微變化。忽略這些早期跡象,並結合鳥掩蓋明顯臨床症狀的努力,必然導致疾病的延遲檢測以及鳥在臨終之際的表現(圖6.2b.c)。獸醫學習辨識疾病的早期徵兆並教導她們的客戶是很重要的,如此疾病可在太過後期之前被檢測到。由獸醫和後勤人員常規使用的體檢表格,使體檢文檔的基本參數深入且有條理(圖6.2c)。「偽裝現象」與早期和緩的臨床徵兆可能被忽略,突顯定期為寵物鳥健檢的重要性。長期存在的狀況如營養失調可在鳥開始代償失調且出現明顯病徵前被檢測並矯正。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4-2 p.138 (15/03/31):
鳥類行為
一系列的行為特徵可歸因於飲食營養失衡、飲食成分不適當及接觸農藥的飲食。這些包含發聲模式與繁殖行為的改變。替鳥變更為配製飲食時鳥的行為特徵也需要進行評估(請見第三章行為概念,第三節青春期與成年鸚形目的行為)。伴隨鈉提高的高脂與高糖飲食主題會被提及。

-膳食對發聲模式的影響-
發聲模式的改變在維持缺乏或過量維生素A飲食的玄鳳身上已有記述。含量過高的維生素A(100,000 IU/kg)增加發聲量並降低發聲的尖峰頻率,但含量稍高的維生素A(10,000 IU/kg)會導致尖峰振幅與總功率降低。這些改變會影響繁殖行為、社交互動及成鳥對雛鳥索食行為的反應。

-飲食及行為變化-
一般由光週期調節的生殖行為會受到飲食成分的影響。額外的種子會刺激灰鸚的繁殖行為。涉及內分泌異常的傳聞研究中,攝取全種子飲食的公虎皮在鏡子前表現出連續餵食行為。減少餵食吸蜜含合成維生素A的食物降低了巢箱內的排便量(D. McDonald未公開數據)。


轉換飲食的挑戰
更改鳥的飲食是最大的行為挑戰之一。多數問題可透過耐心與毅力克服。教導飼主關於配製飲食相較於種子主食的益處是第一個挑戰。在鳥最餓的清晨餵食新食物是有幫助的,但飲食結構的更改應逐步進行。若鳥持續對新食物接受困難,已在鳥附近攝取相似食物的位置是有利的,由於鳥往往模擬其牠鳥的進食行為。將新飲食和最愛的水果混合能有幫助;黏在配製飲食上的水果泥效果最好。四至六小時後移出水果避免攝取變質的食物。

有個重要問題是鳥拒食或體重顯著流失。僅管每日常規測量鳥的克數是監測攝取充足食物的最佳方式,監控糞便也可顯示鳥是否攝取足夠。變更飲食之前,記錄糞便量及性質(顏色、份量、液狀、形式、缺乏異味、染色)。請見第六章,最大化的體檢資訊。糞便容積與數量的任何變化,通常是數量的急劇下降,顯示出攝取量不足。糞便性質在鳥攝取更多配製飲食時改變。體重波動大於10%被視為有問題。即便提供過剩的食物,若鳥不攝取仍會飢餓而亡。因此若鳥拒絕吃新食物,必要的是立即改回鳥原來的飲食。進行飲食轉換時應提供飼主下列準則。

-替鳥轉換為配製飲食的技巧-

  • 拜訪鳥醫生做例行健檢,以確定鳥這時是否足夠健康以承受飲食轉換。
  • 討論何者為對鳥最佳的配製產品。
  • 確認適合鳥的目標體重。
  • 購買一台磅秤並學習如何正確使用。
  • 每天同一時間替鳥秤重持續一週,以建立體重正常波動量。向鳥醫生報告任何嚴重波動(10%或以上)。
  • 將半數配製飲食與半數原先飲食混合。鳥可能藉由將滋養丸/塊扔向飼主、尖叫、大喊、發脾氣展現出負面行為。與鳥說話可能緩和狀況。當鳥開始吃配製飲食,逐步減少原先飲食份量並增加新飲食的比例。
  • 移除籠內所有棲木好讓鳥被迫站上食物盤,或將鳥放入塑料或玻璃箱(水族箱)並撒食物於底部。提供一小型水容器-不放玩具。
  • 將配製食物擺在鏡子所在的底部。
  • 讓鳥和另一隻已攝取配製飲食的鳥同籠。不要提供任何種子,夜間將鳥隔開。若鳥晚上尚未攝取任何配製食物,提供牠種子。
  • 一旦牠開始吃,擺一碗配製食物在最高的棲木附近。
  • 清晨餵食原先飲食30分鐘,取出並在剩餘時間換為配製食物。若配製飲食未被吃掉,晚間餵食原先飲食30分鐘。用攪拌機磨碎配製食物(或購買泥狀產品)並在泥中混合碾碎小米。
  • 使用較不可口的種子(脫殼白小米),與滋養丸一同在攪拌機中混合。幾天後用較少的土產小米ground millet。
  • 將鳥最愛的水果充分混入配製飲食好讓鳥隨著水果吃進少量的新食物。
  • 在鳥醫生指導下嘗試以注射筒手餵幼鳥配方,再戒除至配製食物。
  • 極小顆粒狀的配製食物對小型鳥而言似乎更容易接受。
  • 若耐心與毅力未有成效,最好能讓鳥寄宿於診所的監督之下。獸醫能在謹慎監測體重與健康的同時讓鳥轉換至新飲食。多數鳥自「舒適」的家居環境搬出時能快速切換飲食。鳥醫生對於變更飲食往往有更豐富的經驗。鳥應有充足的居留期間,如維持2-10天以確保轉換完成。直到原先飲食已被完全移除至少兩天且鳥仍維持體重為止。最好別讓鳥回復原先在家的常規(如移動籠子、重新裝修籠子、不在進餐時間放入廚房)。

有些飲食不當級聯的臨床徵兆是本質上特異的。一隻僅持續攝取葵花籽的20歲玄鳳或一隻被供應雞骨、種子、堅果、桌上食物的50歲亞馬遜可能永遠不會出現營養失調症的進一步臨床症狀。然而這應被視為例外而非通例。此外,個別鳥類可能發展出不同速率或程度的飲食不當級聯臨床症狀。

雖然與皮膜相關的問題能優先於其它系統的衰弱,它們很少在飲食不當級聯的早期被識別。因此涉及腸胃炎與腸阻塞的消化不適更有可能煽動對酵母菌或大腸桿菌細菌感染的調查,而非飲食習慣。會議、刊物、調查諮詢公司、分析實驗室及過去三十年針對存在問題的療法皆有助於對寵物鳥身上疾病有更好的理解。僅管繼發性問題與幾十種常見疾病相關,但嚴格說來繼發性病因仍值得重視,預防醫學依舊是最有效的療法。


妳信任讓妳的鳥彼此相處嗎?這隻金太陽被允許和多種較大型鳥包括藍紫金剛在同一間房內自由飛行。飼主不知他如何受傷,但就我們的觀點來看這很有可能是更大隻的鳥咬了他的臉。他下喙左側自底部骨骼被撕裂。我們能將喙殼縫回骨頭上,並縫合他脖子上的創傷,但他幾乎不可能再擁有正常的喙部。術後他立刻吃起浸泡過的滋養丸,甚至無大礙般地咀嚼乾燥滋養丸。在我們明白他喙部將如何生長之前可能要花數個月的時間,即便他的下喙永久性分離,他仍能學習進食且不會有事。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 (2011, Apr). Are parrots left or right-handed?. Parrots Magazine, 159, 6. (15/02/24):
食物當前時澳洲鸚鵡會用牠們的慣用腳,不過是哪一隻腳,但憑妳看的是隻巴丹或國王鸚鵡。
在研究16種澳洲鸚鵡的慣用腳後,麥覺理大學的科學家發現並非所有鳥種都相同。有些如葵花鳳頭鸚鵡完全是左撇子,但其它包括國王鸚鵡在內主要為右撇子。
僅管研究結果確定一些鳥種是左撇子且一些是右撇子,其它如虎皮、粉巴及吸蜜的雙腳皆非常靈活。「那讓所有動物都使用相同的大腦半球處理相同訊息的想法浮現,」麥覺理大學進階生物學的主任Culum Brown道。
「鸚鵡是研究的理想對象,因為牠們是表現出與人類慣用手或腳程度相同的少數物種之一。絕大多數的人類,約90%是右撇子,沒有其牠動物與之同等,即便在靈長類之間,」Brown博士說。他補充,「羽翼未豐的鸚鵡和幼童之間有相似度,在他們出現偏好方之前會試著使用雙手。」
英國皇家學會雜誌生物學快報中所發表的研究,提供使動物,包含人類,偏好一邊的手的洞察。Brown博士說,「這可能是我們第一次見到某種機制試圖解釋慣用手一開始是怎麼來的」。他補充,「這顯然與大腦功能的偏側化(腦側化)有關,所以腦側化決定了眼側化,也決定了手側化。」
鳥的世界中,體型較大的鸚鵡吃牠們的食物之前透過拾起來操縱它們,並具有腦側化性,意謂某些位於右腦或左腦的機能與在人類身上的運作相同。然而體型較小的鸚鵡偏好啃食而非操控牠們的食物,腦側化性不太強烈。
由學生Maria Magat進行的研究也發現用於審視潛在食物的主導腳與主導眼彼此的相關性。不過這規則有個例外。玄鳳腳與眼之間的關係,隨著該鳥的主導腳與其主導眼相反而與慣用趨勢不同。
---
「腦側化趨勢越強(就個體和物種而言),個體越熟練特定的工作。數百年來,大家早就知道鸚鵡習慣用某隻腳抓食物或其他物品。鸚鵡使用某隻腳的偏好越強(不管是左腳還是右腳),越懂得如何解決難纏的問題,比方說怎麼從繩子的一端把吊在那裡當作獎勵的食物拉過來。」
摘自Tim Birkhead. (2014). 鳥的感官(頁73)


灰鸚是「種子採食者」,由於牠們為了吃到籽/核剝下果肉。牠們進食時也會丟下許多水果和種子,進而在供食樹種的鄰近區域提供散播種子的生態服務,並供食予地面居民。


我聽到及觀察到動物飼主努力在做的最難的事之一,是辨識與使用強化物。強化物(reinforcers)全天圍繞我們四周,且是由動物來決定牠們的強化物。強化物是在一項行為造成該行為未來維持或增加之機率後所被傳達的某種東西。強化物可在幾秒內改變,不管妳信不信,很多食物或點心都不是強化物。辨識強化物或建立強化物清單對庇護所動物或曾失去及持續失去家園的動物來說更具挑戰性。在這裡妳無法單獨依賴食物強化物,牠們消耗或飽足得太快,環境附近的不同動物、人與行為經歷迅速改變。這是我下午利用撫摸朱露冠巴丹Rocky做為強化物的機會所拍下。Rocky是隻庇護所動物,伴隨一小列強化物清單來到我身邊好讓我處理。我必須建立那份強化物清單。影片中我希望見到維持或增加的行為是我重新整理籠中棲木與玩具時,Rocky持續待在他所站的棲木上。影片中Rocky是待在Rico的籠中,作為改變環境並增加豐富生活及學習機會的一種方式。Rocky具有展現侵略行為的強烈習慣諸如直撲、追趕、嘶叫、衝撞籠網、狠咬並對他咬的對象造成一些嚴重傷害。由於影片中的他是處在不同環境(Rico的籠子),我無法假定他會展現在他自己籠中可預見的行為。這是為何妳見到我撫摸他的頭頂並將我的手指保持遠離他的嘴。我不希望無意中強化咬的行為。我朝玩具伸手重新整理,接著在他維持在棲木上時藉由撫摸來強化他。然後妳看到我爬下梯子到籠中的其它區域移動玩具。妳會聽到我用「很好」這個詞來連結或標記被期望的行為,讓Rocky知道是「那個」特殊行為讓他更快贏得強化物,也就是我撫摸他。妳也會看到我有「我能摸嗎?」的暗號。我不單只是靠近摸他,我想給他我所請求的清楚暗示。Rocky想讓妳摸他時常把他的腳抬到嘴下,並開始摸自己。我們從我上面所列侵略行為中的這麼多行為問題和Rocky走了這麼遠,他學會降落讓我們能增加他的飛行時間,他學著覓食,大量降低他的尖叫與異常的重覆行為,他的分離焦慮,以及最重要的,我們正處於他讓我以外的其他人接起他、與他互動的第二年。如今他讓任何人接起他,且渴望這麼做。


  • Parrots-Sep-2014-p.12 (14/11/03):
我們飼主有這麼多方法能提高鳥的活力與體能─攀爬網、長鞦韆、咀嚼玩具、懸浮餵食點、完全密集的綠葉樹枝好讓鳥絞轉細咬莖和嫩枝。有運動的鸚鵡保持活潑朝氣。牠們移動自如且毫不費力地支撐自己龐大的身軀。

沒有什麼比無聊更快破壞鸚鵡的赤子之心。數月甚至數年相同籠子中的相同餵食系統、棲木位置與玩具,最終很快會磨鈍一隻聰明的鸚鵡,使其久棲不動、好奇心減少,整體而言為自身的安全感而太過於依賴不改變。很容易注意到未至熟齡的鳥在這樣的環境下努力創造遊戲和有趣的雜技,但更年長的鸚鵡將終止任何這樣的嘗試。

多數寵物鳥飼主都意識到一個適當的餵養準則如何影響她們鸚鵡的整體健康。保持一隻鳥的朝氣及最佳狀態需要良好的飲食。日常餵養錯誤或乏善可陳的最危險結果是隻超重鸚鵡。肥胖的鳥往往身心不太活躍。牠們也容易提早老化與患病。


  • Laura Hirst. (2014, Sep). How Habitats Have Shaped Social Behaviour. Parrots Magazine, 200, 30. (14/10/03):
據說混合鳥群的演化對南美鸚鵡在牠們叫的時候為何能極度吵雜是個促進因素。想像一下不僅必須和茂密的雨林樹葉抗衡,還有共同分享群體的其他鳥種!若我們將這與不混合其他鳥種的非洲灰鸚對照,這可解釋為何牠們相較下更安靜,因為彼此相互競爭的需求更少。

然而,單一鳥群結構如非洲灰鸚也具有牠們的優勢。牠們比混合鳥群更常在地面與更開闊的區域覓食。理論為大量相似的顏色使掠食者更難區別和鎖定單隻鸚鵡。在一些動物族群中這即所謂稀釋效應(dilution effect)。這就像飛越一群鳥,相較於生動鮮明的對比色,看到的是一大片灰色。

鸚鵡已演化至主張自己的領域,並表達牠們對其它各式張揚聯繫叫聲的興趣,包括最容易在清晨和傍晚聽到的尖叫。這是由於在清晨時分掠食者較少,噪音污染少與足量光線有助於視覺溝通,因此鸚鵡在更少的威脅或干擾下傳遞重要資訊。最終鸚鵡更能聆聽、瞭解彼此的叫聲並辨識求偶表現。由於這種行為是天生的,它往往透過陽光觸發,故我們將鸚鵡帶回家中並不會停止。清晨天亮的合唱也被視為是公鳥讓其他群落中的鳥明白牠們領地所在與潛在食物來源的機會。


  • Sally Blanchard. (2014, Sep). Parrots Don't Just Turn Mean. Parrots Magazine, 200, 20. (14/09/17):
鸚鵡可以藉由我們臉部的毛細作用判斷我們的能量。這是牠們對一些人立即感到自在而提防著其他人的原因之一。這同時也是為何妳無法欺騙一隻鸚鵡,以及自己在接近鸚鵡之前最好能真正平靜下來的原因,因為若妳感到焦慮或憤怒,妳的鸚鵡會知道並做出相對的回應。


僅管反芻是完全正常的行為,一定要注意妳的鳥可能不是每一次吐的時候都是真正的反芻。真正的反芻是明顯不激烈的;鳥在過程中伸展並稍微上下運動其頸部,但會是平靜的,不會出現窘迫跡象。然而一隻因疾病而嘔吐的鳥,有時會快速輕甩頭部,將部份被消化的食物到處甩。事實上,一些鳥飼主直到每週清潔擦洗鳥籠前從未察覺她們的鳥曾經嘔吐,與注意到籠網上細小的嘔吐物。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p.56 (14/07/18):
至於負向強化,人們必須意識到藉由處罰所引致可預見的副作用。這些破壞性極大的副作用最有可能在少有機會正向強化的環境中進行正向處罰程序所導致。
所有厭惡策略的負面結果重要到足以在此重複:
1. 逃離/躲避行為
2. 攻擊行為
3. 壓抑反應
4. 恐懼人類或出現反向刺激(aversive stimulus)事物的環境

要注意處罰的其中一個問題不是它行不通。處罰在正確執行減少行為時可行。這個事實或許導致處罰最有害的副作用─無論處罰是否能減少不必要的行為,給予懲罰的人被強化於使用它。因此,她/他日後更傾向於使用處罰。這不僅令人擔憂,它至少解釋了處罰在我們社會是如此普遍的原因之一,處罰往往對處罰者是種強化作用。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p.47 (14/07/17):
不幸的是,我們鸚鵡當前的馴化不足使牠們在人類信息的解讀天賦上毫無準備。在牠們學習理解我們的信號的同時,精確地理解牠們的溝通方式是我們的責任。野外觀察證實鸚鵡擁有豐富維妙的溝通系統,幾乎每一片牠們身上的羽毛都參與其中。頭部、眼睛、頸部動作、身體姿勢、翅膀、尾巴、腿和腳的姿勢全都作為信號,以便傳遞需求、意圖與一般對當前事件和情況感到安逸或不適。


  • Sally Blanchard. (2014, May). The cause of most behavioural problems. Parrots Magazine, 196, 25. (14/05/05):
我接到一對夫婦來電說她們飼養的公玄鳳開始尖叫。和她們短暫通話後,我發現她們變得太忙碌而無法給鳥任何集中的注意力。我請她們每日至少花十分鐘在她們的玄鳳身上,談話、歌唱並以積極、嬉戲的方式互動。一週後她們回電告訴我鳥已經停止尖叫,話說得更多,她們也再度真正地樂在其中。有時它就是那麼簡單。她們對她們玄鳳的問題負責,而非指責。

另一個鸚鵡的實際情況,是牠們隨著年歲成熟,許多鸚鵡會縮小牠們生活中能接受的事物,除非牠們的飼主努力保持「管道」開啟。這對年輕時的社會化程度不足以接受變化的鳥來說尤其如此。我所見到,基於早期社會化不足的問題包括:缺乏信任、無法玩耍、沒有好奇心、偏食(food rigidity)、害怕陌生人、地點和事物,甚至是嚴重的恐懼症行為。


  • SALLY BLANCHARD. (2014, Feb). Why won't my Grey shower? Parrots Magazine, 193, 43. (14/02/19):
灰鸚的原生環境涵蓋牠們能選擇進入或退離雨中的高濕度地區。步履沉重的象群在大地創造充滿水的窪地。富含鈣的青草長在這些水窪旁,而這些草是非洲灰鸚飲食的重要內容。為了攝取這些草,鳥必須行經這些水窪地段,牠們往往用它們來洗澡。
灰鸚也藉由樹梢被雨水浸濕的葉子磨擦自己的身體。水對野生灰鸚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它是保持羽毛完好過程中的一部分,是牠們安全和健康的基礎。


  • (2014, Feb). Cockatiels and their vulnerability to "night fright". Parrots Magazine, 193, 32. (14/02/14):
玄鳳群每天大多在郊外遊蕩,多數時間在地面覓食。因為這種具潛在危險的做法,大自然提供牠們完美的生存技巧,使牠們能夠快速升空。
我們都知道玄鳳天生具備超迅捷且神經質的反應。但這與牠們迅速有力、垂直飛行的超高效能力相結合,顯然牠們逃離掠食者在地面隱藏跟蹤的應對確實非常齊全。

...因此,黑暗寂靜中突來的擾動也會嚴重驚嚇手養玄鳳並不奇怪,被關在受限空間會感到恐慌,甚至煎熬,牠們的無法「逃離」使牠們陷入瘋狂。


  • Kashmir K Csaky. (2014, Feb). My Hahn's Macaw is attacking everyone!. Parrots Magazine, 193, 29. (14/02/13):
壓力的象徵是隱約的,經常難以辨別。即使被注意到,人們只會想,「他為什麼要那樣做?」最常見的壓力指標為咬指甲、咬腿及突然理肩部和胸部的毛。這些轉移行為往往與鳥眼睛盯著任何使其感到壓力的人事物時有關。轉移行為若非自行引導,就是針對無生命的物件,並在鳥面臨的兩種可能選項互相抵觸時發生。


  • Laura Hirst. (2014, Jan). Mixed species enclosures: Good or bad? A behavioural insight. Parrots Magazine, 192, 38. (14/01/28):
受許多鳥舍歡迎的基層/地板為礫石或混凝土,易於清潔與維護,且適合高處棲息的鸚鵡。然而這樣的地板對地面覓食的鳥種如虎皮來說難以走動,限制了牠們的覓食機會與牠們展現本性的能力。更自然如草地對地面覓食者而言會是更好的選擇,但那並不容易清潔,糞便也會寄宿細菌。

由於葉子會反射和散射聲波,生活在熱帶雨林的鸚鵡往往擁有短、尖、非常大的叫聲。因此過於複雜的叫聲會變得失真並產生誤解。有證據顯示生活在雨林中不同高度的多種鳥類,已適應符合葉子高度與類型的不同叫聲!

混飼不同品種的鸚鵡涵蓋幾種負面與正面的影響。行為上鳥更具侵略性並參與欺凌,由於無法適應溝通的鳥種造成牠們的困惑與壓力。但我們也瞭解鸚鵡的學習能力代表牠們能夠適應新環境,相對地調整牠們的行為。因此混養一範圍內的鳥種可提供鳥類行為的新見解。此外鳥種混飼顯然可作為一種豐富生活的形式,降低如來回走動和自殘的行為。


有些不願自行站立或站棲木的鳥會突然出現「虛弱的腿」。這多數在妳陪伴牠們且必須放牠們回籠時發生;那是牠們抵抗的方式。單純持著並撫摸鳥一陣子,當牠感覺得到充分的重視,牠的腿會立即強壯到足以棲息。有些鳥非常擅長這種行為並養成習慣。

一般在地面覓食的鳥種如灰鸚,會用腳刮劃籠底,像雞一樣。


  • Parrots-Jan-2014-p.34 (14/01/24):
Yvonne van Zeeland及她的研究人員研究11隻健康的與10隻破壞羽毛的灰鸚,並假設後者將優先自碗裡而非自覓食玩具進食。此假設被證實是正確的。有破壞羽毛行為的鸚鵡花約21%的進食時間在覓食,而健康的鳥花約50%的時間。
研究結果強調破壞羽毛的灰鸚對覓食玩具的動機是不同的。所提到的原因為牠們已將自己的行為儀式化,且已上癮,因此牠們可能對豐富生活的事物缺乏興趣(覓食玩具也因而無效)。
這些例子只是實驗和所述結論的一小部分。但她們特別指出預防灰鸚羽毛破壞發生的關鍵為豐富的環境。


缺乏足夠濕度是另一項自殘羽毛的環境因素。非洲的生活並不乾燥。我曾看過非洲灰鸚棲地內年降雨量高達100英寸(譯按:254公分)的報告。當我們的鳥容易缺乏水分,特別是冬季暖氣使空氣乾燥,牠們往往出現發癢、乾燥的皮膚並開始在它上面拔。不久後羽毛被拉出來而接著...養成習慣。
儘管無聊常被列為拔羽的主要因素,更有可能的原因是牠們得不到足夠集中的注意力。關於集中注意力,我指的是一對一、人對鸚鵡的互動─不是妳坐在電腦前,而妳的鸚鵡自己站在妳身旁的棲木上。雖然沒人能夠將所有時間都花在招待她們的非洲灰鸚,她們一天肯定能抽出幾次十分鐘集中的注意力。多數鸚鵡是極具互動性的動物,且需要來自牠們飼主的刺激以獲得穩定的精神生活。若一隻聰明的動物被忽略,如灰鸚,那同一隻鳥可能會開始尋找任何牠能獲得集中注意力的方法。不幸的是,羽毛自殘是個肯定的引線好得到飼主的注意。鸚鵡非常像被忽略的孩子,牠們將想方設法得到關注─透過正面或負面的方式。


  • Jill Perry. (2014, Jan). Understanding your parrot's body language Part II - negative behaviours. Parrots Magazine, 192, 26. (14/01/21):
多數品種的雄性鸚鵡在牠們荷爾蒙含量高漲時,通常變得更常出聲。
雌性鸚鵡在牠們的荷爾蒙對應到繁殖週期時也會有不同的表現。非洲灰鸚特別傾向於扒抓籠子的地面、咀嚼托盤報紙。可以看到有些母鳥磨蹭牠們的腹部並在地面發洩(vent),或試著向飼主反芻食物─有時甚至產下一兩顆蛋。


  • Jill Perry. (2013, Dec). Understanding your parrot's body language Part I - positive behaviours. Parrots Magazine, 191, 36. (14/01/07):
被鼓勵說話的鸚鵡,常藉由輕柔地自我唸誦詞彙─不斷重複來表達滿足。

即使正打著瞌睡的鸚鵡,仍可透過滿不在乎地左右磨擦上下喙以表示滿足。當一隻鸚鵡處在如此愜意的狀態,他會經常將這平靜沉思的時光和短時間內的活動參與交替進行。再次安頓下來之前,他通常會在他的籠子上到處爬、弄響他的鈴鐺,甚或攻擊梯子。

當妳在鸚鵡附近時,他也會開始輕微顫動他的翅膀。這是比一般翅膀拍動─他的翅膀肌肉運動更為溫和的動作。這個動作往往代表該鳥索求著某樣事物。那可能是他希望出籠、被撫摸或期待被餵食。有時鸚鵡會在要求特別的點心或一些每天固定時段他所習慣的新鮮涼水時這麼做。

當一隻鸚鵡首次允許妳搔抓他的後腦杓,這應被視為莫大的榮幸,這是鳥信任且想與妳建立關係的明顯跡象。因為妳在搔抓鸚鵡的頭時,妳的手超過鸚鵡的視覺範圍,而除非他和妳在一起是完全放鬆,他將感受到與身處掠食者之間相同的不安。


  • Matthias Reinschmidt. (2013, Dec). Flexible perching sites. Parrots Magazine, 191, 22. (14/01/03):
數十年前,單純搭配兩三根棲木的鳥籠或鳥舍是正常的。特別是在大型繁殖場,鳥舍只提供兩根棲木,一在前一在後。除了這些棲息位置,鳥兒們唯一的其它選擇是掛在網格上。
如今,我們知道鸚鵡也喜歡站在非常細、富彈性的棲木上,這是我旅遊期間常在鸚鵡的自然棲地中觀察到的。
來看看自然界所發生的事。當鸚鵡飛往一棵樹,妳會頻繁地看到牠們降落在最外部的細枝並抓住它們。這些嫩枝或細小分枝被牠們的重量下壓,上下彈動。鸚鵡在這些棲木上下擺動顯然獲得許多樂趣,而幾分鐘後,牠們開始尋找更粗厚的棲木位置,好讓牠們可以安棲。


  • Kirsten Badham. (2013, Dec). The Eclectus Parrot: Understanding their behavioural traits and temperament. Parrots Magazine, 191, 18. (13/12/18):
(折衷的行為特徵與個性)
當母鳥在巢箱內忙碌,公鳥沉醉於社交活動,但他們總會返回餵食及照顧他們的伴侶。...提供玩具給某些品種的鸚鵡可能會分散親鳥繁殖的注意力,不過我們發現那在我們的折衷身上有相反效果。

公鳥使用彈性繩向他們的配偶炫耀。他們在彈性繩上跳躍並打轉,傲然張翅、開心地尖叫。...母鳥安靜地看著,等待她們的配偶精疲力竭。妳幾乎能看到她們轉動著小眼睛,想著「典型的雄性」。然而那肯定吸引了母鳥的注意,因為不久之後,牠們展開交配舞蹈。

折衷是複雜的小生物。牠們喜歡挑戰飼主,特別是牠們通過不同的成長階段時。...有些折衷會經過狠咬階段。...其他折衷在大約5-7個月大時可能開始喜怒無常、陰沉,寧願待在籠內,而不與牠們的人群互動。此時牠們很容易被激怒,並變得孤僻內向。需要時間與耐心去度過這個階段,但許多人曾經歷過,且出現與她們理智相反的另一面。

若發現妳的折衷賀爾蒙分泌過剩,試著略微減少牠們的蛋白質攝取量。緩慢降低折衷的蛋白質量有助於平息荷爾蒙升高。不過蛋白質含量掉得過快會使妳的鸚鵡感到疲倦和昏昏欲睡,因此請確保妳是緩慢地降低,且仔細監控妳的折衷。

永遠確保妳提供折衷比水果更多的蔬菜。我們用以下比例餵食,2/3蔬菜:1/3水果。


  • Sally Blanchard. (2013, Nov). Developing your parrot's curiosity and intelligence through instructional interaction-part 3. Parrots Magazine, 190, 24. (13/10/31):
鸚鵡與年幼孩童學習說話的許多理由相同─成為社群中的一份子、得到關注、自娛自樂與表達牠們的需求。
缺乏互動、刺激、口頭和實質的獎勵反應於牠們的發聲,即使是聰明、善於發聲的鸚鵡也可能無法學習說話或發展任何詞彙。
...由於牠們是自然而然做出這兩種行為(展開翅膀與抬起腳擺動),很容易在妳見到牠們這麼做時藉由使用口頭提示開始訓練。我的諮詢客戶之一花兩週教導並獎勵她們愛尖叫的巴丹。在巴丹真正開始尖叫之前,往往具有被稱為「意向行動(intention movement)」的行為。這些行動可被視為前兆。
有時小噪音會在大噪音出現之前開始。若人們能意識到尖叫前的跡象,她們可使用行為指示來「切換頻道」,鳥將依指示展開牠的翅膀或擺動牠的腳。接著巴丹能因牠們的正向行為而被獎勵讚美。這些客戶在一個月內以正向行為,透過分散牠們的注意力停止她們巴丹90%的尖叫問題。


...國內繁殖灰鸚對於接收牠們「人類族群」的想法、感受與情緒狀態高度敏感是眾所周知。那是由於在野外,牠們依靠「族群」做為情感和生理方面的保護。任何時候牠們的心靈都彼此契合。因此牠們在家裡不會錯過任何細節。舉例來說,若飼主對某件事感到憤怒或心煩,像是工作上的不如意,鸚鵡會接收到牠同伴的情緒。儘管牠或許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牠的確感到有些不對勁。這個群體「受到威脅」。所以牠可能會有行為問題的反應,如狠咬或尖叫。


一群鳥在牠們:1)以相同速度飛行及2)在相同覓食地點一起覓食時,被描述為鳥群(flock)。...單一品種的鳥群是只有相同品種的群集,例如非洲灰鸚鵡。...我們為何要在意野生鸚鵡的鳥群組成?我們關心是因為那些野生鸚鵡的社會結構與行為十分取決於鸚鵡所屬的鳥群類型。為了生存目的,該社會結構是深植於鸚鵡基因內的天生(本能)行為。同樣的本能行為建立了我們在手養鸚鵡身上見到的行為模式。

...多重品種的鳥群對即將到來的危險發送警報呼喚。另一方面,灰鸚不需要被其他鳥種聽見。牠們全都說同一種方言。基於這個原因,灰鸚往往被視為較那些來自多重品種的鳥群更為安靜的鸚鵡。...單一品種的鳥群經得起在地上覓食,由於牠們顏色全都一樣且容易混合在一起。...當我們以手餵養牠們,牠們從我們手中的食物聯想到牠們的嘴,我們成為鳥群的一份子。


  • Sally Blanchard. (2013, Sep). The Evidence: Intelligence in Companion Parrots. Parrots Magazine, 188, 31. (13/09/11):
另一個智慧的依據為鳥試圖矇騙另一種動物。這說明牠們意識到牠們能改變另一種動物行為的事實。依照這個概念,鸚鵡,特別是巴丹為地球上最聰明的動物。在無數的行為諮詢中,我曾看過許多具操控性的巴丹改變了牠們飼主的行為。

...也許把物品塞入牠們的羽毛中是所謂「蟻浴行為(anting behaviour)」的轉移或替代。螞蟻會釋放甲酸之類的化學物質,能防護蟎蟲、昆蟲、真菌和/或細菌。有些鳥在理毛時會塞入螞蟻,也許是一種「乾洗」方式。

...並非所有鸚鵡都以相同方法玩耍或以同樣方式展現牠們的智慧。有些鸚鵡具有使用語彙的智能,而另一些則擁有「機械」(使用工具)的能力。隨著來自人們的互動,鳥玩有趣的遊戲並學習啟動那些遊戲。若我們密切觀察牠們的行為和鸚鵡與我們互動的方式,我們將能發現牠們真正的智慧。


  • (2013, Jul). Cure for shrieking cockatoo. Parrots Magazine, 186, 38. (13/07/22):
人們應該預料到一定量的正常嬉戲尖叫。操縱性或要求性的過度尖叫對多數人而言才是真正嚴重的問題。有趣的是嬉戲尖叫不會導致操縱性尖叫,由於牠們是來自不同腦部區域的不同行為。
為了操縱人們好得到注意,牠們會開始過度尖叫,但多數情況是當巴丹的情緒及智能需求得不到滿足,牠們會為了自我刺激而訴諸尖叫。
...我發現多數的巴丹喜歡以讚美作為獎勵,而不是食物點心,因為牠們並不像其他某些鸚鵡這麼容易被食物收買。要使排遣尖叫成功,人們必須持續、專注且有耐心。


即使你的鸚鵡看起來已經很快樂,若他為自己張羅食物他甚至會更快樂。一些研究指出就算碗裡有食物,鸚鵡仍會選擇牠們必須努力取得的!有些研究者將這稱為「Contrafreeloading(譯註)」,且在鸚鵡身上被清楚觀察到。

譯註:Contrafreeloading的行為定義為:即使環境中有能輕鬆取得的食物來源,動物仍願意為了獲得食物而工作的覓食行為(來源)。


  • Kris Porter. (2013, May). Taking foraging to a whole new level. Parrots Magazine, 184, 32. (13/05/30):
製作覓食玩具並提供覓食機會有助於激活鸚鵡體內的「探索系統」。探索是動物與鳥類的核心情緒,由著有《情感神經科學》(Affective Neuroscience)的神經學家Jaak Panksepp博士首次確認。...「探索是搜尋、調查與理解環境的基本神經衝動。」
天寶·葛蘭汀在她的《動物賜予我們人性》書中寫道:「任何對動物負責的人─農夫、牧人、動物園管理者及寵物飼主─需要一套適用於任何情況中的任何動物,簡單、可靠的指導方針,以提供良好的心理福利。我們擁有的最佳指引是腦中的核心情緒系統。規則很簡單:如果可以的話,不要刺激憤怒、恐懼與驚慌,而是刺激探索和玩樂。」
鸚鵡是驚人的探索者。牠們樂於調查裡頭有什麼,並試圖找出牠們拿不到、感興趣的東西。


(問:為何有倒吊行為)
...像蝙蝠一樣倒吊對許多鳥來說是典型的行為,牠們喜歡倒立,而且這在籠頂不需花太多力氣做到,只要一根指甲勾住即可。這是能夠查覺周遭危險、非常安全的位置。在彈性樹枝、粗枝或會搖晃的繩子上倒掛是另一回事,需要腳、腿部的力量─以及勇氣。以這種姿勢拍翅並透過翅膀和腳部肌肉把自己扶正至棲木上,是種進階的運動能力,可以對缺乏這方面能力的鳥慢慢訓練。

(問:手養鳥對選定之外的人為何不友善)
...這大多與過往的幼鳥學飛/社會化階段、在兄弟姊妹們該花數週一起進行被允許的遊戲時某位超出過多的底線有關。多數美國手養鸚鵡在牠們的生命中非常渴望具有意義的另一位─記住牠們自被扶養時就是孤兒,在鳥類感知上擁有很少自尊,因此牠們咆哮、狠咬,以牠們所能想出的最好方式反映出內在情感的弱點。




任何與寵物鳥生活的人都知道牠們有多浪費自己的食物。這在野外的目的會是牠們為食物來源的未來後代而散播植物種子。當然,我們不希望未來的食物來源是種在我們的客廳地毯上。扔食物是許多鸚鵡最喜歡的遊戲,灰鸚似乎是冠軍。我始終對Bongo Marie能把她的濕食扔得多遠感到驚訝。有時我會在超過她籠子10呎之外找到乾掉的紅蘿蔔及其他蔬菜。


...我注意到若妳輕輕地按摩耳道口正下方(在下顎關節附近),往往能引發寵物鳥打呵欠,特別是幼鳥。由於許多鳥類有促動關節(prokinetic joints),意味著上喙確實是可移動的,而非固定在頭骨上,鳥可能試圖重新調整面部骨骼而打呵欠。當然,某些鳥在夜晚牠們疲憊時打呵欠。
...口咽中某些與酵母相關的感染會使某些鳥打呵欠。


(判斷咀嚼/拔取/破壞羽毛的原因)首先你應該排除醫療方面的因素:
  • 內分泌疾病如甲狀腺水平低,黃體素、睪丸素失衡。
  • 代謝─肝病、腎病、氣囊炎(air sacculitis)。
  • 繁殖緊迫(無法滿足繁殖需求)。
  • 心臟問題。
  • 甲狀腺機能亢進導致黑色、褐色及黃色羽毛變成紅色、更長且更尖。羽毛翅脈帶有裂成鋸齒狀或花邊狀的外觀。
  • 髓質腔(pulp cavity)出血。
  • 缺乏羽粉/油脂(防水),擁有哪一種取決於鳥種。
  • 需以外科手術移除之表皮下的羽毛殘端。
其他需要專業診斷的問題包括:
  • 損害或創傷─若鳥兒自籠子掉落地面,可能發生於前幾天,可能造成損害或結痂。曾有被剪羽的鳥掉落在磁磚或堅硬的表面而撞裂牠們的龍骨。
  • 來自許多物件的重金屬中毒:棲息用的淋浴桿或窗簾桿(鉛、鋅)、金屬床柱,吞下或玩珠寶、五金器具、鋁箔、漆籠塗料碎片會被攝取而無法消化,某些瓷碗塗有鋅(可能會有人放水進去),石膏板(牆壁)含有鋅和lyme
  • 頭部、頸部或眼睛周圍的脫毛可能與鼻竇有關。
  • 毛囊腫。
  • 可能有更多醫療方面的因素,皆需要由鳥醫生加以排除。
排除疾病,還有其他許多因素要考慮。
開始每日紀錄追蹤鳥兒的飲食、營養和其他潛在問題。
  • 飲食是至關重要的。瞭解牠們食物混合些什麼並找出已攝取或啃咬的有哪些。
  • 二氧化硫:一種用於乾燥水果以增加色彩的化學防腐劑。過量可引起過敏、發癢、皮膚紅腫、撕裂或拔取羽毛。請確保你的混合鳥食為自然乾燥水果。
  • 餵食時間表的改變會造成干擾。
  • 壓力紋,羽片上帶有顏色瑕疵的橫向線條,是羽毛生長時期營養不足的結果。鳥兒也許會吃下或使用羽毛補給品,但在壓力之下直到下次換毛前將無法吸收。
  • 沿著羽毛尖端分佈的黑色部位與飲食改變(從種子轉為配方飲食)或慢性活動性肝炎的校正(這將造成肝臟問題)有關。
  • 缺乏銅會影響黑色素生產,並導致深色羽毛顏色變淺。
  • 銅攝取量過高,維生素C和鋅的含量將降低。
  • 羽毛的化學成分:蛋白質91%、脂肪1.3%、水7.9%。(更多內容請見原網址)


野生鸚鵡不會質疑牠們的睡眠時間。它在太陽下山、夜晚降臨時到來。滿月可能會使喧鬧鳥群的社交時間延長一晚,而季節轉變在某些地區緩緩地延長或提早一年當中的睡眠時間,不過當太陽消失,多數野生鸚鵡即入睡。
...華盛頓的Lee Cole使用自動調光器作為一天的開始和結束,並用柔和夜燈舒緩玄鳳的夜驚狀況。
...事實上,經過一個被覆蓋的籠子,無論多麼安靜,都會使寵物鳥醒過來,Liz Wilson說,「當人們悄悄走過房間,妳會被視為掠食者,」她說。「妳無法在沉睡中的鳥兒身旁悄悄經過...牠們的聽力比我們的好太多了。」
...若妳無法為鳥兒達到一週每晚12小時黑暗的黃金標準,堅持妳每天能完成的目標,例如10小時的黑暗...「一致性真的是很重要的因素。」
...「(Athan)當我處理行為問題時,營養、睡眠等等是我使出的最後一招。我認為睡眠問題過於誇大...我更傾向於控制飲食和降雨。」...「(Wilson)最重要的是飲食。接著是籠子尺寸、社交和玩具。」


別讓灰鸚墜落:...灰鸚體型沉重,當牠們墜落時,往往撞擊到胸骨外緣且重壓腿部。...灰鸚受傷懼怕時,牠可能將負面觀點與飼主聯想在一起。一隻害怕的灰鸚會開始狠咬或展現攻擊性。牠也可能為了飛離嚇到牠的東西而對自己造成更進一步的傷害,很有機會再次墜落。
...大自然賦予灰鸚非常鋒利、針尖一般的指甲。野生灰鸚進行大量攀爬活動,牠們使用這些指甲扣入木頭中以確保牠們覓食的安全並與鳥群為伴。
...許多灰鸚似乎會感到焦慮;牠們頻繁咀嚼指甲、掀動翅膀、頭來回擺動就像牠們正在找能去的地方,看起來無法安坐。野生灰鸚的影片顯示小心翼翼的鳥擁有非常強烈的逃生本能。野外的灰鸚通常在樹叢中覓食,躲在茂密的樹葉中。牠們很少暴露在空地上,若如此牠們會處於高度戒備狀態。
...一個較矮、但非常寬且深的籠子對灰鸚而言是最好的類型。這樣若鳥墜落,將減少嚴重受傷的機會。
...由於經常在牠們的自然棲地接觸到水,灰鸚的羽毛通常是濕的。但在我們家中,多餘的汙垢和油脂會出現在牠們羽毛上,因為純淨水沐浴得不夠充分、自我們的手和高油脂的飲食中接收過多的油脂。


...過敏,包含食物過敏、家居灰塵以及季節性花粉、孢子過敏可以是某些鳥拔毛的原因。食物過敏也能成為值得注意的因素。我個人質疑一些食物添加劑的使用,特別是在滋養丸加工中的人工食用色素,我並不會拿它們餵我的鳥兒。某些鳥會對其他食物的成分和營養補充品有負面生理反應。然而要確認確切的過敏相關食物是有困難的。
...所有行為問題當中,症狀的處理比解決根本問題還要沒效率。在手養鳥當中導致大多數行為問題的最根本因素,是一隻鳥對於掌控自己的生命感到困惑,而表現出悲慘行為。針對非常困惑、恐懼地拔毛的鳥,努力增加牠們的安全感是必要的。提供清楚的口頭訊息、界定關注的範圍及出籠放風的時間將會有助於被寵壞的鳥發展獨立性格。雖然保護鸚鵡免於外傷是必要的,過度保護尚未以無害、安全方式教導的鸚鵡通常會成為拔羽者。逐步建立規則、提供行為指導,教導鳥兒在緊密的監督下接受改變和新的挑戰,對牠們的身心健康非常重要。(Sally Blanchard)


  • Parrots-Jul-2012 (13/01/08):
手養鳥一般而言沒有在戶外長期作為嚮導的鳥類楷模。人類訓練也許是可以的,但完全不相同。再者,許多飼主僅選擇放飛單一隻鳥。這會增加其自身的危險。在自然界中,獨行的鳥往往意味著年輕、虛弱、走失或粗心而被老謀深算的掠食者看上、視為可能的追逐對象。所以我們必須始終牢記讓手養鸚鵡於戶外飛行具有可怕的風險。許多確實走失、受傷、精神受創或死亡。(E.B.)


  • Parrots-Feb-2012 (13/01/08):
...若母鳥處於劣質巢穴、查覺來自氣候條件的威脅,她會採取無情的決定剔除較無利生存的幼鳥。折衷通常產下兩隻幼鳥,每個性別一隻。但雌性會在巢中率先孵化,雄性有時多達三至四天後才孵化,這使焦急的親鳥憂心會拖慢整個行程而認為不得不放棄他,選擇他的姊妹。雌性更早熟、更有自信,叫聲也比雄性更大,且在澳洲熱帶地區比雄性早七天長好羽毛並飛行。


  • Parrots-Jan-2013-p.14 (13/01/04):
...為抑制Alton的發情表現,這對夫妻將日照時間限制至12小時。Alton也每週接受三次以上的噴澡,這模擬了野外降雨。折衷在雨季不會交配。
...一旦成熟,繁殖週期出現於春季和秋季,不過公折衷有時會停留在荷爾蒙繁殖週期。我推測原因與食物、飲水及環境中的農藥有關,由於已知它們擁有模仿荷爾蒙的能力,並破壞鳥兒正常的荷爾蒙平衡。
...當以某種方式觸碰時,折衷是非常敏感且很容易引發性刺激的。


  • Parrots-Jan-2013-p.24 (13/01/04):
...成熟鳥兒渴望繁殖的常見問題包括侵略行為、過度噪音與超出正常範圍的破壞力。我更常見到公鳥表現出這些跡象,但這也會對母鳥產生作用。
...另一項在野外及人工飼養,鼓勵繁殖行為的因素是增加食物數量和來源。一個每日測量比例均衡的飲食將有助於阻止繁殖行為。要問妳自己的問題是「妳提供多少食物給妳的鸚鵡?」...除了幫助減少繁殖行為,若妳確實知道妳餵了些什麼以及多少給妳的鳥兒,牠們食量不如往常一般時會更容易被發現,並提供寶貴的資訊如生病的跡象。
...理毛在鸚鵡建立一個繁殖關係時是非常重要的行為。藉由搔抓鳥兒的頭,這對鸚鵡來說意味著妳正試圖贏得這一終身繁殖的關係。


...多數寵物鸚鵡品種源自赤道南北15度以內,一天的長度在那些區域並不如在北美一般變化。赤道全年有12小時的晝夜,而向北或向南15度,一天的長度只有輕微的變化。這是否意味著寵物鳥需要10至11小時的睡眠?不盡然。
...睡眠不足在發生於寵物鳥的行為問題中是常見的部分。過度尖叫、侵略行為、神經質的恐懼行為(通常稱為恐懼症(phobic)行為)以及破壞羽毛通常與鳥兒睡眠不足有關。
...大量的研究告訴我們,睡眠充足對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是必要的,我認為這同樣適用於寵物鸚鵡。


每個人都應購買收看由Diana May錄影製作的「野生灰鸚在何處」。此DVD可在www.worldparrottrust.org購得。它提供灰鸚原生地的資訊。牠們與大象、鹿以及所有我們常在非洲草原上看到的動物種類生活在一起。根據片中所述,非洲灰鸚是高度社會化且聰明的生物。牠們飛到空曠地(由大象所造成)在地上進食,每個清晨攝取土壤中的礦物質以吸收牠們一般飲食中的毒素(種子、堅果、花卉...)。50至上百隻灰鸚飛到地面覓食一小時,接著返回森林裡。
水管影片點我


緊張的習慣

幾位灰鸚飼主都問過我關於他們在寵物身上注意到的行為。顯然,有些灰鸚在緊張時會咬牠們的腳趾。我曾直接在我四位客戶的寵物身上看到這個現象。當我第一次注意到好友的灰鸚Buddy,在我接近籠子(我是他的醫生且並非他最愛的人)時舉起他的腳,並表現出有點像清理他腳趾的動作,我向我的朋友們提起,他們告訴我只要Buddy緊張時就會咬他的腳趾。他並沒有真正咬短自己的指甲,但他透過喙部在指甲上滑動。我見過及聽過的這種事多到使我相信這是一種在灰鸚身上最常見的特性,不過我曾聽說其他鳥種也會咬牠們的指甲。

金剛緊張時,可能習於豎起振動牠們胸部的羽毛,不過我也曾在亞馬遜身上見過。我有些客戶認為他們的鳥兒在感到寒冷時會豎毛,但我相信那僅是一個緊張的習慣。


(註:發問者有一隻愛玩玩具的灰鸚,問題為這種積極的實體玩樂在野生灰鸚身上常見嗎?)

Jamie Gilardi答:
首先,一隻鸚鵡在任何時候展現類似玩耍的行為確實是非常好的跡象,因為它象徵該鳥對生活感覺良好。畢竟沮喪、營養不良或生病的鳥實在不太可能有玩耍的動力。

野生鸚鵡,尤其是在牠們年輕的前幾年,特別容易展現出對我們來說看起來像在玩的行為。據我所知,尚未有人花足夠時間在野生灰鸚身上,以對不同年齡階段的鳥兒展現此一行為有多頻繁具備真正透徹的觀念。希望在未來幾年將會改變,且我們能得到更多關於牠們野外生活方面的細節。

很少有野生動物在如此緊縮的能量預算中耗費部份注重於玩耍行為上。鸚鵡特別傾向攝取極為充裕、非常豐富的食物。舉例來說,灰鸚最愛的一樣野外水果之一含有約50%的脂肪,因此某些牠們偏愛的食物種類營養價值是非常高的。通常野生鸚鵡在清晨短暫攝食,接著花大部分白天休息,然後傍晚再次攝食。牠們有大量的自由時間、應有充足的精力玩耍,且應有這樣的意圖。

在任何情況下,您的鳥處在玩耍情緒中越久越好。而當牠願意嘗試新事物時您能提供越多不同類型的玩樂,牠將越有可能在日後的生活保留這些愛玩耍、有益身心健康的行為。


(註:問題為某人收養的朱陸冠無法在棲木上平衡,且有某些強迫性神經症狀出現)

Steve Martin & Staff答:
...您也提到該鳥有在擺繩上保持自身平衡的問題,特別是當風在吹的時候。這項訊息告訴我幾件事。首先,一隻被剪羽的鳥更常有您所描述之平衡問題。不過,即使是被剪羽也不該會掉下棲木。牠自棲木掉落數次的事實讓我再次建議您帶去由鳥醫生檢查牠。我在室外鳥舍有許多鳥兒,並不記得有失去自身平衡而無法站在棲木上的鳥。我們所有鳥兒都能完整飛翔,這給予牠們比被剪羽者更多的平衡優勢。但我仍然認為一隻被剪羽的鳥自棲木掉落是非常不尋常的,即便在風吹的狀態下。

至於與荷爾蒙有關的轉圈行為,我建議醫生是回答該問題的更好人選。不過我要說的,是這個手養鸚鵡世界充滿將不受歡迎之行為歸咎於荷爾蒙的人。我認為多數我們在鸚鵡身上所見到的不受歡迎行為無意中由飼主所強化,而與該鳥的荷爾蒙沒有任何關係。可惜有太多所謂的專家們迅速為鳥兒和狀況貼上標籤作為解釋,減輕飼主的責任,卻對解決行為問題沒有任何幫助。

您提到您的鳥肯說話。這是個好兆頭,可能提供一些鳥兒健康和情緒狀態的意義。當一隻鳥在其環境中感到不舒服或壓迫,聲音模仿是會停止的第一項事情。我認為發聲就各種意義上來說是平安幸福的表現。儘管我們永遠不會明白鳥兒在想什麼,我們能見到行為與鳥兒在其環境中覺得舒服的關連。這些行為諸如鼓動或擺動其羽毛、理毛、玩玩具、洗澡,以及未帶有明顯緊迫或警報呼叫的發聲方式。當我見到一隻鳥說話或聲音模仿,我通常也發現其他告訴我該鳥在其環境是舒適的徵兆與行為。


  • Parrots-Apr-2012-p.6 (12/04/25) :
  1. 請勿允許鸚鵡站在肩膀以上,因為牠們會變得具支配性。
  2. 不同的鳥兒喜歡不同的人,所以請允許一隻有潛在可能的寵物接納您,而非反其道而行。
  3. 請慢慢、謹慎地接近一隻陌生鳥兒。
  4. 當您提供您的手給鸚鵡時,請使用平攤的手掌,請勿用單根手指。野外蛇類是掠食者,鳥兒本能地恐懼細而長的東西。

  • Bird talk-Mar-2010-p.26 (12/04/18):
有時鸚鵡做某些事純粹是因為牠們高興。這些行為通常是舒適行為(註:comfort behavior)的一種。其中一個例子是鸚鵡放鬆自己要入睡時會磨喙部。這也許能幫忙磨掉喙部角質,但鸚鵡這麼做是由於能刺激喙部和舌頭內的神經束,這對鳥來說很舒服。

.....許多手養鸚鵡會將牠們的食物浸泡在牠們的水裡,製造一碗看起來很噁心的「湯」。有證據顯示某些野生鸚鵡會清洗它們的食物以清潔或軟化食物碎塊。
不管原因為何,把玩具或食物放入水碗對我們的鳥類同伴來說似乎是更有趣的。(p.44)


  • Parrots-Dec-2011-p.19 (12/04/12) :
柳樹最佳
問:我瞭解小鸚會使用柳枝做為牠們築巢的材料。若是如此,我應該提供牠們哪種柳樹品種?

答:所有柳樹品種皆適合小鸚。我用「板球棒」柳樹,不過垂柳或任何其他品種也是可行的。也能使用山楂樹或者果樹,如蘋果和梨樹,但若牠們已習慣柳樹就沒有其它樹種可替換。小鸚會將樹枝外皮剝除然後當作築巢材料。
柳樹具有對鳥有益的天然礦物質與藥用價值。牠們也樂於在早春享受嫩芽做為食物。我建議您在提供柳樹枝給鳥兒前先將葉子剝除,因為它們可能攜帶來自野鳥的疾病或昆蟲。


  • Parrots-Apr-2007-p.18 (12/04/11):
葵花巴丹是群居且高社交需求的鳥兒。鳥群在空曠地面覓食時,總會有幾隻鳥在附近的樹上負責站哨。若掠食者或人類入侵者接近哨兵,鳥兒會尖叫報警而整個鳥群將飛向空中,伴隨許多嘈雜的尖叫。入侵者出現後鳥群低空盤旋並大聲尖叫、展現群體的行為並不罕見。


  • Bird talk-May-2007-p.52 (12/04/02):
某些破壞行為與鳥種有關。舉例而言,小鸚喜歡咀嚼。牠們不由自主地築巢,並帶著咬下的紙張、棕梠葉、牧草等碎屑填充於籠內。
玄鳳擁有不斷崩解形成羽粉而落下的羽毛。玄鳳也更容易發生夜驚。沒有明確的原因,牠們害怕漆黑的夜晚,並開始在籠內四處揮舞翅膀。這可能會在籠內造成散落和打翻的殘骸。
讓玄鳳附近有盞夜間照明燈以防止夜驚。夜驚會導致羽毛受損流血。若這是在籠內發生,您可以將沾有血跡的籠網浸泡於雙氧水中,再用醋和冷水沖洗。若鳥無法止血,連繫您的鳥醫生。


  • Bird talk-May-2007-p.47 (12/03/30):
不明確Vs.明確的孵蛋者
玄鳳是不明確的孵蛋者,這意味著母鳥下蛋時若蛋被取走,她通常會試著繼續補滿一窩蛋。這可能會隨著時間導致母鳥嚴重的鈣質損耗。
把蛋留給母鳥直到她完成一窩蛋(通常一至五顆蛋)是比較好的做法,之後讓她坐在蛋上直到她對它們失去興趣(通常在它們該孵化的時間點左右,不過它們不會孵化因為未受精),大約是生出最後一顆蛋後的21天左右。
虎皮是明確的孵蛋者,表示她們往往產下預訂數量的一窩蛋,因此她們非常容易發生與蛋相關的問題(egg-related problems)。

註:最後一句與蛋有關的問題我不太懂是指哪一方面。


  • Bird talk-May-2007-p.29 (12/03/29) :
我認為金剛一天發出數次5到10分鐘令人胃痛如絞、震耳欲聾、精神錯亂的噪音是正常的。只因為人類不喜歡並不表示那種噪音是異常的。正如他們所說,如果你想要一隻安靜的寵物,去養隻爬蟲類或魚!

4 則留言:

嘎嘎嘎 提到...

控制飲食和降雨....
降雨是洗澡嗎?

魚酥 提到...

是啊!您真聰明兒~

嘎嘎 提到...

按摩阿笨耳道口正下方的會打呵欠
柳丁和嘎嘎就不會了

魚酥 提到...

試試直接搓耳道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