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2018

鳥資訊。節錄翻譯─關於灰鸚方面 (持續更新)

※ 以下內容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所有圖文內容並非做為商業用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articles are not used for commercial purpose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s.
請善用Ctrl+F、輸入關鍵字能更快查到需要的內容。

我們發現和其它食物相比,野生灰鸚對棕櫚果實的偏好減少了,即便在它們熟成易取的情況下。更喜歡的食物來自短蓋豆 Msasa tree(Brachystegia spiciformis)和非洲橄欖 mpafu tree(Canarium schweinfurthii)。


  • Sally Blanchard. (2018, Aug). "Behavioural Problems in Re-homed Parrots Part 2(被領養鸚鵡的行為問題)". Parrots Magazine, 247, 15-17. (18/09/13):
我記得年輕時看過的一部醫師電視劇,裡面曾描寫一位不敢出家門的女人。James Brolin飾演的帥氣年輕醫師致電給她,希望提供協助。在我印象中,首先是讓她走到門前打開,然後站在門口但不踏出,下一步才是讓她踏出去。我不記得花多少時間,但最後這位年輕帥醫師讓她走到人行道,因為天空並未砸到她頭上,她終於戰勝自己的恐懼,重新回到現實世界。
雖是個簡單故事,但它的模式跟處理一隻害怕的鸚鵡有點像。牠們需要有耐心的飼主逐步引介安全的新情勢。重點是要知道,籠內、附近的新情勢或物件通常會讓牠們備受威脅。例如籠內放新玩具牠會怕,但在遠離籠子的中性地帶擺放相同玩具往往是沒問題的。...一旦充滿恐懼的鸚鵡開始信任自己的飼主,這個人就可以和鳥玩「大富翁」。這是個飼主平靜緩慢地帶著鸚鵡介紹屋內各種東西的遊戲。看起來可能很蠢,而且只要妳使用平靜愉悅的語調,內容其實不太重要。但要讓鳥適應新環境,「大富翁」是相當有效的方法。
某些鳥種也有更容易出現恐懼行為的傾向。雖然並非所有或多數的鳥種最終都會變得恐懼,這些行為似乎更常發生在非洲灰鸚、粉巴和紅腹鸚鵡身上。我也看過其牠鳥種展現恐懼,但這似乎不是鳥種特有的行為。我們若遺漏且未維持照護這些鳥的一些方式,無法確保牠們的安全感與獨立性,牠們可能會產生恐懼行為。
幫助被援救的鸚鵡處理咬毛問題,關鍵在於無論牠們外貌如何都愛牠們。不刻意關注實際行為,用大量健康鮮食改善牠們的飲食、經常提供沐浴機會、供應可破壞的玩具類型、並給牠們大量照護關注,以此優化牠們的環境。如果牠們不愛出籠或不想被碰觸,請以耐心和理解努力贏得牠們的信任。別催促牠們,也別期待奇蹟。
我特別擔心含人工食用色素的加工飲食。大約一年前,有個男人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致電給我。他的中巴已經自殘超過一年,情況糟到獸醫建議讓牠安樂死。有時鳥能往下咬,幾乎把自己的腳咬斷。我們就可能成因談了一段時間。談到飲食時,發現這隻鳥攝取滋養丸,而該男在養牠超過十二年期間除了滋養丸沒餵過其它東西,因為繁殖商告訴他提供其它食物會破壞營養素的均衡。他的飼料來源當然是繁殖商。單一個案不代表滋養丸殘害鸚鵡,但與其它資訊結合,這肯定帶給我很多想法。


橙腹鸚鵡一年會飛越巴斯海峽(平均距離300公里)兩次,往返於澳洲大陸與塔斯馬尼亞。牠們中途會在金島停留,但仍有數天的漫漫長路。

巴丹、金剛和亞馬遜一天會飛數十公里尋找食物。

卡卡鸚鵡每天往來於紐西蘭北部島嶼間,飛越海洋數十公里。

好望角鸚鵡一天飛行10-20公里,若食物短缺則更遠。

有些鳥種如角鸚鵡(Ouvéa Parakeet)或地鸚鵡的活動範圍僅2-3公頃左右。

研究員在100公里不間斷的飛行期間以無線電追蹤飛行快速的厚嘴鸚鵡,春季遷徙飛行一天內涵蓋320公里。

同樣也會垂直移動數百公尺,以應對氣候或取得食物。

若想進一步研究特定鳥種,可嘗試以下資源:
Vanished and Vanishing Parrots: Profiling Extinct and Endangered Species, by Joseph M. Forshaw and Noel F. R. Snyder, 2017
Parrots of the World, by Joseph M. Forshaw and Frank Knight, 2010
GoogleScholar for published research: https://scholar.google.ca/

(灰頭鸚鵡)活動起始於黎明的長途飛行(約20公里長),往飲水、進食或社交的地點前進。
C. T. Symes, M. R. Perrin. (2012). Daily flight activity and flocking behaviour
patterns of the Greyheaded Parrot Poicephalus. Tropical Zoology 16:52.

據觀察灰鸚每天可飛2-30英里(30公里以上)尋找食物。
Mattie Sue Athan,Dianalee Deter. (2009). The African Grey Parrot Handbook, 82.


  • Alan K Jones. (2018, Jan). Ultraviolet Lights and Skin Cancer(紫外線燈與皮膚癌). Parrots Magazine, 240, 42. (18/02/06):
問:
我在我家客廳籠養兩隻賽內。有人告訴我紫外線燈對養在室內的鳥有幫助,但有個朋友說紫外線燈對人來說很危險,會造成皮膚癌。請問我該怎麼做?

答:
很棒的問題,這也是許多鳥友所顧慮的。由於了解原因很重要,解答可能會很長。我們知道鸚鵡能看到紫外光的波長與光譜中的紅、綠、藍部份,這是我們人類只能憑空想像的。我們也知道紫外線輻射對皮膚內的維生素D3合成很重要。要預防的是在敏感的人身上出現皮膚癌的風險,其次為過度或延長曝曬於陽光-自然光或日曬沙龍-下的紫外線輻射。
簡單答案是用於鳥和爬蟲類的紫外線燈對人來說,若正確使用是完全安全的,因為它們沒有強烈到能灼傷我們的皮膚。它們仿照清晨陽光,而非正午的光線強度。阿卡迪亞的John Courteney-Smith已多次在本雜誌介紹過這方面的細節,詳見2014年十月、2015年九月、2015年十二月及2016年三月,在此僅列出幾則。
紫外光可大致分為三個部份。UVA波長使鳥能用牠們的四色視覺看到所有潛在的一億種色彩範圍。由於紫外光無法穿透玻璃,養室內的鳥無法得益於陽光中的自然紫外線,若不從旁輔助,牠們的世界將索然無味。這樣的生活方式被比擬為一個人(擁有一百萬種顏色的三色視覺)試圖在只有紅色安全燈泡可用的攝影暗房中生存。想像一下感覺如何!
UVB波長參與皮膚內維生素D3的合成。對這種維生素需求更高,或那些習於生活在樹冠下(非洲灰鸚和金剛)的物種擁有更多裸皮以善用這個效果。曾有假設說一些圈養在室內的鸚鵡咬毛案例,可能是為了暴露出更大的皮膚區域以便更有效利用可獲得的有限光照。
UVC波長完全被我們的大氣層過濾掉,所以無法在地球上發現。曬傷是長期過度曝曬於UVA與UVB導致,兩者皆在強烈的自然光照和日光浴浴床燈管中出現。長期過度暴露在這種輻射下造成皮膚細胞的基因突變,容易形成癌症。
市售的鳥與爬蟲類用紫外線燈只有在極短距離內有效。這種燈裝設在天花板將無法讓妳的鳥獲得益處:和鳥的密閉棲息位置必須介於8吋(20公分)和15吋(37.5公分)之間,取決於燈照強度。此外,燈的UVB成分不可超過總輸出量的2.4%。這種配置能提供鸚鵡的全光譜視覺,外加生產維生素D3的能力,同時讓牠們仍能移至「陰影」處,就像牠們在野外會做的。
人類對這種低強度輸出所要冒的風險,必須坐在離光源一英尺(30公分)內數小時!正如我開頭所說,簡單回答是人在自家鳥身上使用寵物紫外線燈,要曬傷或出現皮膚癌的風險微乎其微。
但有附帶條件:皮膚極敏感或服用特定藥物的人需更為謹慎。不建議讓鳥使用日曬燈或LED燈。清理籠子或近距離接觸這些燈時,建議把它們關掉,尤其是如果關閉程序需花些時間。安裝燈必須避免鳥有任何接觸電線的機會。妳的鳥必須有遠離燈源的足夠空間:長期持續在6-8吋近距離接觸燈光可造成眼睛白內障。


  • (2018, Jan). Thousands Greys in Congo. Parrots Magazine, 240, 6-7. (18/01/29):
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CS,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與布朗克斯動物園在專為照護建造的設施內治療許多被盜獵的鸚鵡,約有九百隻已被釋回野外。隨著野生鸚鵡在非法市場上的價格比去年上漲五倍,非洲雨林這些代表性的鳥類正被掠奪殆盡。
野生動物走私販用黏膠陷阱抓鸚鵡,有時用上數百個。導致每一隻成功進到某家籠內的鳥,背後約有二十隻鳥死亡的殘酷事實。
這情況令人沮喪,因為非洲灰鸚族群曾經十分豐沛,牠們的數量在西、中和東非各處活動範圍已大幅跌落。如今牠們在貝南、蒲隆地、肯亞、盧安達、坦尚尼亞與多哥皆極為罕見或局部性滅絕。「非洲灰鸚族群單是在迦納和其它許多活動範圍內就預估減少了90-99%,」WCS指出,「曾充滿牠們叫聲的雨林現在出奇地安靜。」
為幫助拯救這個物種,WCS實地計劃和布朗克斯動物園正努力營救、治療並將這些聰明的鸚鵡釋回野外。她們已救出數千隻,雖然很多被救的鳥未自苦難中倖存,到目前為止約九百隻已被野放。
這項工作由WCS在剛果興建的康復設施內進行,第二座設施預計即將開放。來自WCS在布朗克斯動物園的醫學與鳥類專家持續前往設施照護鸚鵡。「看到這麼多受傷的鸚鵡掙扎求生令人心碎,」布朗克斯動物園的鳥類研究員David Oehler說。「WCS的剛果獸醫人員盡量努力多拯救一些,我們很榮幸能提供我們的專業知識並協助。」
一項新研究指出,歐盟對野生鳥類的貿易禁令已幫助降低全球交易的90%。在2005年市場管制之前,歐洲國家是鳥類的主要進口者,多數來自西非,有些逸鳥對當地族群和生態系統構成威脅。但拉丁美洲現在已成為鳥類主要來源,目前在多數較小規模的全球市場佔50%。
禁令乃針對2005年十月禽流感擴散的影響,歐盟對野生鳥類進口強施暫時禁令,並於兩年後終止。據CITES所述,禁止之前每年約有130萬隻鳥在全球貿易上被買賣。
歐盟是世上最大的鳥類進口者,那時比利時、義大利、荷蘭、葡萄牙與西班牙佔全球市場銷售所有野鳥的三分之二。牠們有70%左右來自西非,主要在幾內亞、馬利和塞內加爾。「有些交易轉往其它地區,有些已地下化,」哥本哈根大學的Diederik Strubbe博士說,「透過實施這項禁令,交易已有效消除市場上大量的需求,呈現出的主要局勢是交易已大幅崩盤。」


灰鸚聚集的「Enkusu Village」有一窩孕育著新生命-新孵化的灰鸚,受到雙親和鳥群其牠成員的愛護。灰鸚媽媽不離巢;爸爸會來餵她,她再轉餵給孩子。樹的更上面有其牠灰鸚注意如非洲隼雕等掠食者;雖然牠們不直接挑戰灰鸚雙親-但會趁巢未受保護時抓緊時機。Lori和我花好幾小時觀察這棵樹。看著這個野外家族為自家的生存提供希望。


世界各國將在下週齊聚日內瓦,討論瀕危野生動物全球貿易的管理方式。去年議程上的是根據CITES終止野生鸚鵡合法國際貿易的決定而緊隨在後的非洲灰鸚與提姆納鸚鵡貿易。這是保護鸚鵡向前邁出的一大步,各國將聚集討論該決定的影響與實施上的改進方法。
這次會議正值World Parrot Trust新發表一篇關於灰鸚貿易的同儕審查研究。該類中最全面的分析報告顯示有驚人的120萬隻非洲灰鸚在1978至2014年被合法出口。透過探究網路上的出售貿易,它檢視國家之間為應對新條例、野生數量的瓦解以及全球經濟迅速變遷之下進出口轉移的方式(當時被列在CITES附錄二)。
這項研究也強調出在某些地區保護野生族群的努力已因灰鸚能輕易被非法轉移至鄰國、出口配額能超過的量和允許篡改而暗中遭到破壞。雖然CITES為終結野生灰鸚合法貿易在去年所做的決定已彌補許多法律漏洞,非法販運仍缺乏有效執法。
此外,World Parrot Trust與其合作夥伴近期的研究強調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與其它國家進行中的非法出口。非法商販的作為破壞了當地保護野生鸚鵡的努力,像是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與鄰近的剛果。雖然有令人振奮的跡象顯示情況在改善,但還沒到可以滿足的時候,下週World Parrot Trust將在日內瓦分享我們的研究,並與其它組織共同鼓勵CITES會員國們對非法販運採取強硬立場。
新研究作為特刊的一部分,在ornithological journal Emu的鸚鵡生態與保育專欄發表。可透過以下連結取得或連繫contact@parrots.org索取副本。


  • Thomas N. Tully, Jr. Greg J. Harrison. PNEUMONOLOGY(認識呼吸系統). Avian Medicine Principles and Application(禽類醫學原理與應用), 22, 560. (17/08/28):
氣管(trachea)鬆散地出現在頸部右側、腹部至食道。氣管在胸腔入口沿著嗉囊下方前進至進入鳴管為止。鳥的氣管與哺乳類不同之處在於它更長且直徑更大-兩者皆為麻醉時結構上的考量因素。多數禽類的氣管由完整的軟骨環(cartilaginous rings)組成。這些軟骨環會隨鳥變老而鈣化。鳥種之間氣管長度、結構與組織的位置差異很大。有些鳥,如美洲鶴擁有延伸至泄殖腔、在連結至鳴管前先加倍繞回胸腔入口的氣管。其牠鳥種(灰鳳冠雉)有類似結構,但氣管是經過胸骨外側的皮下。
音調也由氣管的長度與氣囊是否膨脹或扁平來控制。長的氣管與膨脹的氣囊產生響亮、低頻的聲音。
牽涉到鳴管的病狀能在發現病徵時被診療是最好的。鳥若停止出聲或聲音有異,應立即評估鳴管周邊區域的病變發展(常是麴菌病)。
透過臨床診斷發現的漸進式變化如呼吸困難、咳嗽或氣管分泌物會更難以成功解決(圖22.4)。氣管和主支氣管含有杯狀細胞,內壁有帶纖毛的偽重層柱狀上皮(pseudostratified columnar epithelium)。
成年灰鸚出現嚴重的急性呼吸困難,伴隨張嘴呼吸。放射線影像顯示出一個在鳴管位置(箭頭)的軟組織腫塊。影像中的肺和氣囊被視為正常。以氣囊管輸送異氟醚讓動物維持麻醉狀態下,用2.7mm的內視鏡進行氣管鏡檢查(Tracheoscopy)。採自鳴管肉芽腫的培養物,對麴菌屬呈陽性反應。(承蒙M. McMillan提供)


  • Pamela Johnson. (2017, Sep). WHAT'S IN A NAME?. Parrots Magazine, 236, 28-30. (17/09/27):
妳曾想過為什麼有些鸚鵡有這樣的名字嗎?很多常見名字描述鸚鵡的外觀特徵或牠們來自何方。African Greys(非洲灰鸚)是個完美例子,但為什麼是grey而非gray?如果由美國人為這種受歡迎的鸚鵡命名,可能就變成取代英式拼法的African Gray。[1]
Galah(粉巴)這個字在澳洲普遍認為代表大吼大叫的白癡或瘋子。
公母折衷過去被視為不同鳥種。直到經過研究才被發現是同種異性。
虎皮的學名是Melopsittacus undulatus。屬名譯成「song parrot(鳴唱鸚鵡)」,種名意味「wavy(波浪狀的)」。這可能與牠們飛行不穩/上下起伏[2]或身上的羽毛圖案有關。Budgerigar這個名字來自澳洲原住民語betcherrygah,代表「good parrot」。我曾讀到這跟牠們的行為無關,實際上指的是牠們很好吃。
在澳洲中部的愛麗斯泉下游,Pitjantjatjara原住民提到一種名叫Kakalyala的鳥。「Kaka」很有可能是「cockatoo」的字源。
鸚鵡科的鳥在命名上還有其它令人困惑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有些鳥類學家將所有長尾小型鸚鵡稱為parakeet,但鳥界對中南美洲許多長尾小型鸚鵡使用「conure」這個字。

[1] Patricia Sund. G-r-e-y Or G-r-a-y?. Bird channel.:說到介於黑與白之間的顏色,gray或grey都能使用;但是用於著名的非洲鸚鵡Psittacus erithacus,「grey」才是正確拼法。
有少數例外的字詞是以某些傳統形式拼音。greyhound(一種身體細長、善跑的獵犬)習慣以e來拼grey這個字,是來自英國的傑出品種。自第九世紀英語中即存在greyhound一詞,久到足以保持原本的拼音。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綽號「The Grey Lady(灰色女士)」*可以看出它也與替代拼寫有關。
這讓我們想到非洲灰鸚的拼音。英王亨利七世在位近38年(1491至1547),以養獵鷹和愛鳥為人所知。他同時也養了一隻會從漢普頓宮召喚船夫的非洲灰鸚。維多利亞女王延續這項在宮內養非洲灰鸚的皇家傳統。她的非洲灰鸚Coco學會說「God Save The Queen(天佑女王)」。
隨著非洲灰鸚在如此早期的英國歷史中出現,以及相對於大英帝國出現在非洲的時間,看來African grey的「grey」拼音將無可避免以英國版本存在著。
*紐約時報由於風格古典嚴肅,它有時也被戲稱為「灰色女士」-wiki

[2] 應指虎皮群飛時的畫面:https://youtu.be/wyfCMrqitWI?t=1m24s


2015年五月,密西根州的Martin Duram受到致命槍傷。唯一槍殺目擊者是他的妻子Glenna Duram,和他的灰鸚Bud。Glenna因自身槍傷送醫,稍晚出院;Bud送去與Martin的前妻住,牠開始在那重覆一段男女爭論的聲音,並以嚴厲語氣說著「Don't f--cking shoot(他X的別開槍)」收尾。
這週底特律新聞報導,Glenna因謀殺丈夫Martin被判處終生監禁。上個月密西根州White Cloud法庭的陪審團認定她犯下一級謀殺與槍械罪刑責。
據媒體透露,Martin的幾位家人催促調查人員針對Bud進行採訪。家人們將鳥重覆著聽起來像是Martin和Glenna激烈爭吵,最後不安乞求的聲音影片提供給當地電視記者。
Bud是否被視為證人是未知的,檢察官接受底特律新聞採訪時嘲笑這件事。但牠的證詞可導出相同結論。無論如何,這隻寵物鳥確實目睹飼主遭受可怕襲擊的犯行,使牠一遍又一遍地重覆那一幕。


  • Sally Blanchard. (2017, Jul). Review of behavioural basics. Parrots Magazine, 234, 22. (17/08/02):
許多與貓狗一同生活的人在理解牠們的需求和行為上有些直觀。或許因為這些是真正被馴化的動物,我們已視牠們為寵物養了數百年。由於鸚鵡仍有野鳥本能,對我們起居室裡的生活有許多自然的野性反應,牠們的行為更難以理解。我認為與鸚鵡擁有成功的關係需要直覺和對良好資訊無止境的探索。
  • 不切實際的期望
我認為人們遇到自家鸚鵡方面的首要問題是基於她們自己不切實際的期望。當然,問題不是出在鳥的表現,而是飼主期待鳥成為牠們所無法成為的。
許多不切實際的期望是依據一般概念。例如,很多人買灰鸚是因為她們知道,「所有灰鸚說話能力都很優秀」。有些灰鸚並不健談,若自家灰鸚不符合這樣的刻板印象,人們會非常失望。同樣值得注意的是說話能力最好的鸚鵡,是那些在生活中接受人們大量引導互動者。
另一個例子是有些人認為巴丹會終其一生維持愛的依賴,或她們的鸚鵡會永遠保持孩子般的個性。現實是,和所有動物一樣,鸚鵡會成熟且達到不同的生命階段,牠們的需求和個性會改變。期待一隻年輕的鳥永遠保持天真美好性格只會招致失望。不切實際期望的唯一解法是透過閱讀有品質的資訊,並和長期與特定鳥種成功共處的人們對談來獲得知識。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35 軟組織病症的手術解法-胸骨(龍骨的龍骨瓣)潰瘍損傷的修復 p.789 (17/03/21):
龍骨瓣的潰瘍損傷往往最常由外傷導致。也涉及燒燙傷、異物、痘病毒、分枝桿菌或其它有壓力的情況如高溫和過於擁擠。不當剪羽,特別對身軀較重的鳥(非洲灰鸚及亞馬遜)而言會導致鳥在試圖飛行時撞擊地板。這種創傷會形成瘀傷或龍骨瓣上皮膚的撕裂。過往創傷留下的疤痕通常在例行體檢時明顯可見。龍骨瓣上組織的自殘也會出現。繼發性細菌感染常見於這個位置,通常與厭氧菌相關。

若避免患者摔落且再次損害該部位,龍骨瓣的外傷性損傷往往容易癒合。反之,重覆受創與/或自殘會造成更嚴重及慢性的病變。這些病灶會需要大量的外科清創。
圖右:龍骨瓣
圖左:這是另一隻被剪掉太多飛羽的年輕灰鸚。她每次試圖飛向她的飼主時會撞到地面,並使她的胸肌裂開。我們必須讓她服用止痛劑、抗生素並照料傷口,直到它完全復原且飛羽長回好讓她能再度滑行。


鼻部問題至關重要。鼻竇中的感染可長期隱藏。這隻患者由她們的小型動物獸醫輔助治療一年後轉診到我們這。照片前後對比很明顯。這種病程的永久影響不僅是毀容,牠終其一生也會不斷感染且必須接受治療。這是就診於一位工作重點為專擅禽類/外來種健康狀況的禽類獸醫的好理由。


當一組研究員前往迦納附近進行灰鸚數量的調查時,她們遇到非常明顯的代溝。
「我們所訪問老一輩的人清楚記得灰鸚。牠們成千上萬棲息在大樹中。她們記得灰鸚是村落周圍的共同景象,像害蟲般吃她們的水果。在灰鸚旁生活就是身為一位迦納人的常態。」
但時代在變化。「令人擔憂的是我們採訪的迦納年輕人有多少甚至知道或關心這個物種。一旦妳達到一定年紀,人們卻連灰鸚都沒聽過,這反映出爪哇禾雀(文鳥)在爪哇的境況。灰鸚本該是迦納的國鳥。相反地,牠已經消失了。」
雖然很多迦納年輕人可能沒看過灰鸚,如果妳曾走進寵物店,還是有機會的。妳甚至可能讓一隻站在手上,或和牠對話。灰鸚是種聰明、群居的鳥,有模仿人聲的優秀能力。這些特質讓灰鸚成為討人喜歡的夥伴;牠變成歐洲、北美和中東最受歡迎的寵物鳥。然而,這種流行已付出嚴重的代價。
每一年,捕獸人從非洲雨林捕捉好幾萬隻灰鸚以滿足國際需求,此做法遍及其分布區,且已持續數十年。用於捕獲鳥的實際方式各地不同,但通常需要捕獸人爬上牠偏好築巢的高大樹木,直接從巢中取出幼雛。別處的捕獸人利用此鳥的社交天性,在牠們聚集於飲水區或舔礦物質的位置撒網捕捉。
這樣大規模的捕捉對非洲大陸灰鸚族群的影響很容易想像,但難以量化。首先,身為全球非法販運量最高的鳥,很難知道每年實際有多少鳥在野外被捕捉。CITES報告中提及1980-2014年間自出產國進口的總數為847,525隻,但真實數量可能超過一百萬隻。即便官方的數字也未考量到野生捕捉的灰鸚,與牠們受歡迎的手養鳥形象相反,對於碰觸極為敏感;大量的被捕鳥因壓力而死亡。舉例來說,1990年末和2000年初,喀麥隆提報單就該國捕捉野鳥的年度配額為10,000隻。然而研究估計,多達90%的鳥在牠們抵達機場前便身亡。這表示喀麥隆每年捕捉灰鸚的真實數量接近100,000隻。
要判定灰鸚受威脅的程度還有另一個阻礙。雖然小區域或島嶼的地方性鳥群趨勢是相對容易追蹤,灰鸚的分布跨度接近三百萬平方公里,從西非的象牙海岸、迦納到剛果盆地,東至烏干達與肯亞。此種鳥的分布範圍有非常多變的族群規模,使其真正瀕危的程度難以量化。「在迦納,灰鸚已達毀滅性的減少。但在其他地區,如加彭,數量可能仍然相當多。離剛果盆地朝西越遠,問題似乎更加嚴重。」
對灰鸚的族群歷史規模知之甚少使問題更為惡化。儘管灰鸚自十九世紀末以來在非洲被捕捉、當地消息也說明牠們顯著的下降量,缺乏確鑿、基準的歷史數據來與近代族群趨勢比較,很難正確地掌握問題的實際範圍。「我們從CITES的顧問Gottlieb Dändliker那邊得到一份驚人報告,他將1990年初該鳥種在迦納的貿易和生態報告做結合,包含我們如今可以重覆的度量標準-如常駐調查和相遇率。」
發現這份未發表但技術嚴謹的報告,提供衡量迦納過去20-25年間數量下降程度的特別機會。「這種數據是世界上很多物種所缺乏的,如果更多人能為現今常見鳥種建立這些資料庫,我們會在未來五十年感謝她們。」Dändlike在1991年十二月和1992年一月之間於迦納附近旅行24天,確認了60個灰鸚棲地,其中一些涵蓋數百隻鳥。
此調查是在迦納誇口灰鸚族群估計有30,000-80,000隻的時候進行-這個數字可能早已是幾十年前當鸚鵡數量仍豐富時的殘影。後續計劃由Marsden與Nathaniel Annorbah博士共同監督,試圖盡可能地複製Dändliker的棲地計算。
60個棲地中,團隊能造訪由Dändliker確定的42個棲地。她們發現的,或者所缺乏的,訴說了數量遽降的真相。未發現活躍棲地,迦納棲地在1992年有700-1,200隻灰鸚定居的減少數量肯定超過90%,且可能高達99%。
這些數據首次提供數十年捕捉和貿易對灰鸚族群壓倒性影響的定量證據。根據這些資訊,紅皮書團隊能夠確定下降量達到該物種列入瀕危的門檻需求。
直到2012年才被認可為灰鸚新亞種的提姆納灰鸚,因面臨相同威脅也列入瀕危。由於牠的分布範圍較小,且集中在獅子山共和國與賴比瑞亞等不斷受戰爭和伊波拉病毒摧殘的國家,Marsden認為提姆納應是未來研究的重點。「在滅絕風險上我會將提姆納擺得遠高於灰鸚。牠真的只在少數地方,如賴比瑞亞的戈拉森林中相當常見。我們需要評估哪些區域有或無自行成長的族群。」
戈拉森林的最新聲明宣稱做為一個國家公園,應進行許多努力以確保這種提姆納的根據地。但在其他地方,喪失棲地是灰鸚的另一個生存壓力。Marden指出他所造訪的迦納自Dändliker於1992年所描述以來已經歷明顯的景觀變化。「伴隨一般受威脅鳥種出現的第一件事通常為變化土地利用。不過一旦貿易介入,很容易忘記一些同時發生的棲地變化。沒錯,貿易一直具有破壞性。但與此同時,大量的森林覆蓋範圍已完全消失。」
灰鸚喜歡在高大的樹上棲息築巢,在迦納它們很多都不復存在。原因混合了林業政策和一項即便在私人土地上,大樹都歸政府擁有的法律。所以農民持續砍下大樹好讓伐木公司不會前來造成損害。「即便沒有貿易,損失樹木無論如何都會造成數量下降。但這是個複雜的情況。這種鳥在每個國家所面臨的問題似乎都不同。」
例如肯亞,該鳥種如今消失在當地曾經常見的許多森林中。現今存有該國最大族群數的卡卡梅加森林,成熟灰鸚可能剩下不到十隻。牠們在剛果盆地的情況更好,但隨著每年在該區捕捉數千隻鳥,灰鸚在那裡也終將逐漸消失。據報曾出現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金夏沙附近的大量族群如今早已無可挽回。
做為響應,CITES成員國現已投票提高灰鸚和提姆納至盡可能最高的保護層級,附錄一,禁止所有國際貿易。然而,Marsden感覺這本身並無法讓灰鸚重新復甦:「我們不能只是說因為CITES禁止了貿易,一切都會好轉。並不會-控制貿易在其分布範圍的許多地方鞭長莫及。」
迦納野生動物協會(GWS,國際鳥盟的合作夥伴)希望與當局合作,以保護她們僅剩的灰鸚族群。「我們的目標是努力防止所有不正當貿易,與商販接觸,吸引公眾保護剩餘棲地。」
現在,保育團體必須繼續努力保護這些鳥在非洲鄉村的殘存據點。不過Marsden以一個灰鸚韌性令人驚訝的故事作結:牠們已經開始移入像是坎帕拉和阿克拉等繁忙城市。如果迦納的後代只知道灰鸚是隻城市鳥,這會是種諷刺,或許有些悲哀。


  • Parrots-Dec-2016-p.14-15 (16/11/30):
EB將灰鸚的聰明名次排第五(前幾名是巴丹和金剛):
好吧,這是妳們大家都在等待的。這些Alex的叔叔嬸嬸、表親外甥到底有多聰明?嗯哼。非常聰明。我的意思是,妳想要機靈的人類語言對話,養隻灰鸚。妳想要性格紀律和每日常規的可預測性,養隻灰鸚。妳希望有雙敏銳黃眼專注於房內發生的所有事情、某人搞砸時善變的機智言語,及自覺優越於在牠之下所有其牠物種的姿態,那務必養隻灰鸚。妳不會失望的。
牠是世上最受歡迎的大型鸚鵡有什麼好奇怪的?歐洲、亞洲和非洲市場持續無節制地支援野生誘捕地下貿易有什麼好驚訝的?
但我離題了。紅尾非洲灰鸚擅長打心理戰、學習事物快速、擅長溝通。牠做的事有太多吸引著人們,因為我們擅長同樣的事。所以我為什麼不把這種鳥排到更高的名次?因為一個原因,被豢養的灰鸚成鳥極少表現出許多自發性的適應能力。心智機敏是很棒,但膽怯地顫抖,拒絕吃許多營養食物,扯自身羽毛和全都想反抗自己世界周遭的改變,是筆者記分的扣分點。
請別誤會。我愛我的灰鸚。牠們真的很酷!但牠們似乎總是在事情以牠們所希望的方式進行時表現得最好。也許牠們的腦袋運作就是不一樣。或許牠們如此有能力專注在生活的特定一個面相,以至於對意料之外措手不及。
世上的人類是否太著迷於這些鸚鵡,而對成為一隻健康的鳥忘記太多?我知道和其牠多數鳥種相較,奪走一隻灰鸚的飛羽影響更大。我知道很少有灰鸚和另外的大型鸚鵡形成緊密社會關係。我知道一些繁殖鳥會有三年的育雛期,然後開始「癡想」著隔壁走道的灰鸚而不再生產,直到和那位新人共處。我知道許多灰鸚會對玩具和娛樂漠不關心。
這些禿鷹似的舊世界生物是個謎。我懷疑牠們是在中世紀或更新世的某個期間進化,而我們人類對我們所打交道的對象仍無法理解。


  • Laura Hirst. (2016, Dec). The Theories of Social Behaviour. Parrots Magazine, 227, 41-42. (16/11/29):
儘管取決於鳥種和棲地,鳥群通常由大量的鸚鵡組成。非洲灰鸚是出名的大型社會群體,單一群可上達300隻成員!玄鳳沒到這麼多,無論在哪,範圍可從20隻到超過100隻。我首先假設多數鸚鵡社群只由單一鳥種組成,如非洲灰鸚。但有趣的是,實地研究已確認鸚鵡在牠們的原生棲地形成混合鳥種的社群,這在南美鸚鵡身上特別被注意到。這種安排提供很大的優勢,因為它降低掠食風險,同時減少資源如食物和住所的競爭!這說得通,因為族群中不同的鳥種已自然地適應各種營養與生活需求。據信這種行為可能解釋了南美鸚鵡與其牠鸚鵡相較下過於響亮的叫聲。想像一下不僅要穿透濃密的雨林樹葉,也要和其牠與自己共享一群體的鳥種競爭!若我們將這和不與其他鳥種混合的非洲灰鸚比較,這能解釋牠們為何顯得更為安靜,由於彼此的競爭需求更少。不過像非洲灰鸚的單一鳥群組成也有牠們獨特的適應性。這些鸚鵡往往在地面且比混和鳥群選擇更開闊的區域覓食。理論是說一大片相似的顏色讓掠食者更難區分和瞄準個體。在一些動物族群中這被稱為稀釋效應。以猛禽為例,和許多鮮明的對比色相較那就像看著一大片灰色。

一隻發展良好的鳥是有自信的,能與自己的族群互動並依靠它有效地警示危險。一隻缺乏社交技巧或感到困惑的鸚鵡會在族群中溝通困難,對族群來說益處更少。這隻鳥最終被排斥和被迫自衛。由於單獨生活環繞著極端危險,這隻鸚鵡接著可能對任何不熟悉的事物產生焦慮與恐懼的行為,因為若鸚鵡以極度的謹慎和迴避行為接觸新事物和情況,在野外無疑生存更久。


相較於其他鳥種,灰鸚在發展自我及自信上更需要受到幫助。牠們需要被鼓勵去探索和表達牠們的好奇心。牠們需要處於變化、移動、色彩與各式情境中並了解這些並非值得擔心的事情。


問:美國這裡的灰鸚一經鑒定為野生捕捉,沒有辦法送牠們回自己的家嗎?包含哪些後勤作業?這可行嗎?

答:我們在世界鸚鵡信託(World Parrot Trust)常收到覺得自己的寵物鳥如果回到野外可能過得更好更快樂的個別提問。儘管我們讚許這種想法,但為了鳥本身的幸福與野生族群的福祉,我們強烈反對野放。將鸚鵡送回野外可以成功做到且數量會越來越多,但只能在貫徹完善管理的規劃下進行,其中多數無法由鸚鵡飼主單獨執行。
在我們過去十年指導野放鸚鵡的經驗中,我們發現生存率最高者是那些在野外孵化且近期才被捕獲,或那些在精心管理的環境中人工繁殖出來,並為野外生活做好妥善準備的鳥。
曾經野生的鳥維持許多生存必需的重要技能,如辨識野外食物和瞭解如何與其他同類互動。野鳥有發展完善的行為模式,能成功參與複雜的社會層級,讓牠們以團體方式交流,幫助牠們順利迴避掠食者、覓食及其它成就。
相較下,許多長期(有時是數代)手養的鸚鵡在人工環境下出生,與人類生活密切。牠們往往單獨飼養,極仰賴牠們的飼主提供生活必需品(食物、飲水、住所、陪伴等等)。牠們成為良好手養鳥而獲得的技能通常與確保牠們在野外生存所需恰恰相反。
當這樣的手養鳥被野放,牠們面臨非常現實的壓力,潛在飢餓、被掠食者獵食、遭逢極端氣候、被盜獵或追捕,並處於完全不像任何牠們曾經歷過的環境中。若牠們被單獨野放,牠們生存的可能性更低。除非牠們接受大量準備與如何生存發展的訓練,否則只有相當小的比例會存活。因此除非在極特殊的情況下,我們強烈反對將手養鸚鵡送回野外。
多數鸚鵡的國際運輸受CITES,一種意圖監控此活動的國際公約管轄。為使鳥回到其原產國,除了健康剖析和其它評估,它必須伴隨妥善的文書作業。獲得需要的許可往往複雜且過程費時。
您的問題特別提及美國;1992年野鳥保育法首度大力推動停止直接進口野鳥至美國,接著是歐盟貿易禁令-於2005年通過-是停止所有剩餘間接進口的立法。因此所有曾經野生的鳥多半已在某處被豢養10至23年,或更久。
被豢養這麼長時間下,鳥可能暴露於可轉移至野鳥造成不良後果的大量潛在疾病,除非牠們一直刻意被單獨飼養且嚴格遵循生物安全議定書,這對多數鸚鵡飼主來說是極不可能做到的。鳥也可能捨棄許多牠們在野外有利於生存的行為使用需求(鑑別野生食物來源、逃避掠食者、遠離人類、與其他鳥種的大型團體社交互動等等)。因此,牠們會需要重新學習這些行為,可能花費數月或數年,取決於個體狀況。
鳥已被豢養漫長歲月的更大顧慮,是即便牠們接受最佳照料,牠們可能已接觸到未在野生鳥群中發現的疾病。野放一隻有未確診潛在疾病的鳥會進一步危及野生族群。對於一些已因其它因素身處威脅的野鳥族群來說,潛在疾病會提高整體物種滅亡的風險。所以唯有在野放前已被謹慎審查疾病與檢疫的鳥理應被視為適合野放的候選者。
在幾乎所有情況下,我們強烈建議飼主盡可能為手養鳥提供最大的飛行區域,廣泛多樣具刺激作用的環境事物、陪伴以及健康的飲食。儘管手養鸚鵡顯然無法導向如野生鸚鵡般的生活,牠們遠離了掠食者、飢餓、誘捕和惡劣天候,並能接受長而有趣的一生。
對於不再能照顧自家鳥的飼主,我們建議將鳥安置於另一個願意在乎的家庭,讓牠被收養,或前往能夠受到良好照顧的動物相關機構與鳥類專門收容所。較溫馴的鳥參與公共事務往往能成為代表其物種的優秀大使,且有助於教育一般大眾關於所有鸚鵡的困境。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12 評估與治療心血管系統 p.380-392 (16/09/20):
p.380
臨床診斷活禽的心血管疾病會是困難的。鳥沒有明顯脈搏。此外,聽診對哺乳類來說是重要的標準技術,卻很難在鳥身上實行。
罹患心臟疾病的鳥往往向獸醫呈現出虛弱和嗜睡的病史。某些情況下,心血管衰竭可依據眼眶周圍皮膚(特別是灰鸚)變為藍紫色與腹部膨脹來懷疑。非專一性症狀如呼吸困難和運動耐力不足也可使初步診斷導向心臟問題,並指示更進一步的診斷程序。
放射線影像常見於禽類醫療,且成像技術建立完善。它可能(往往碰巧)透露心血管疾病的跡象,並指出更進一步診斷的需要,尤其是心臟超音波。心臟與內臟器官的位置、大小和形狀連帶主要血管的阻射率應被評估。
心臟形狀和大小的變化往往被視為心臟輪廓擴張。這可由不同病因造成(如肥大、膨脹、心包滲液、動脈瘤、發炎或贅瘤)。這些病因之間的放射線影像很難區別。在現存心包滲液的情況中,慣用的放射線影像可能指向心臟輪廓不規則的心肥大。

p.387
並行治療(Accompanying therapy)對維持循環穩定性及器官機能是很重要的。肝和腎功能會受到循環問題影響。肝會充血,腎血流量會減少,造成毒性代謝物和尿液排泄物增加,影響鳥的周身狀況。肺部機能降低可以是左心衰竭引起肺充血而直接導致。纖維化的肺會增加右心室的負擔。此外,氣囊體積減少會導致呼吸困難與低氧血症,破壞心臟。

p.392
鸚形目鳥類的動脈硬化是最常被形容的血管病理變化。不同的病因皆被討論;最常見的成因是高脂血症、內皮發炎、中毒、免疫複合體、張力過高與/或壓力因素。年齡、數年的營養不良以及缺乏運動顯然在動脈硬化的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常罹患動脈硬化的鸚鵡為亞馬遜(尤其是藍帽亞馬遜)、灰鸚和巴丹。
肉眼可見的變化包含動脈管壁增厚、內膜變粗糙、硬化與變淡黃色。鈣化可導致較大動脈如主動脈和頭臂動脈幹(brachiocephalic trunk)的斑塊狀或瀰漫性硬化。
圖12.14:罹患動脈硬化的灰鸚屍體剖檢。主動脈(箭頭處)管壁的增厚及變色

動脈硬化通常在屍體剖檢時確診。臨床表現往往缺乏或僅導向初步診斷。可能的症狀包括嗜睡、神經性跡象(震顫、下肢麻痺)、運動耐力降低與呼吸困難。猝死可能發生。
供應均衡飲食與充足的運動機會是重要的預防因素。適當的飛行運動和飲食能預防此心臟疾病的主因,肥胖。


今年五月底,65隻走私非洲灰鸚在剛果的馬涅馬省附近被沒收。儘管有區域性誘捕禁令和CITES對來自剛果灰鸚出口的暫停,看來出口商仍在非法捕捉野生鸚鵡。

「這部短片顯示出在剛果民主共和國中保護非洲灰鸚的困境。統治者意識到馬涅馬省是非法貿易的重要樞紐,宣布非法進行省內灰鸚的所有貿易。省內機場已關閉鸚鵡運輸,但喬波省的基桑加尼不在此限...結果是:成千上萬的鸚鵡每個月自馬涅馬省的剛果河順流而下被載至基桑加尼。死亡量高,但利潤豐厚。只要市場持續存在,保育人士將永遠無法停止這樣的貿易。」


  • Sonny Stollenmaier. (2004, Aug). Understanding training a Grey. Parrots Magazine, 79, 14-17. (16/06/22):
[理解灰鸚心理]
身為中型鳥種,非洲灰鸚天生具有相對較高的被捕食率,或許解釋了這些美妙的鳥為何害羞又神經質。那麼我們如何減少牠們的害羞和神經質?答案很簡單,我們無法。我們能讓牠們放鬆,教牠們信任我們與提供牠們安全感,但我們無法移除已發展數千年極強烈的野生動物本能。我們能做的就是盡所能理解牠們的心理、牠們的行為,並讓牠們成為牠們本如是的-鳥!

[侵略]
灰鸚本質上非侵略性鳥種,但已在寵物鳥身上發現攻擊行為。這是為何?難道我們真的教導一隻非侵略性的鳥如何展現侵略行為?不幸的是,我們無意間這麼做了。
除了明顯的攻擊挑釁動作如藉由毆打、摔落、推擠、聲色俱厲叱喝來體罰,有許多刺激促進攻擊行為的微妙方式。放風(出籠)時間不足、飲食不良、互動不正確不適當及最重要的,不讓一隻灰鸚的自然感官幫助克服所有助長不良行為的事物。

[支配]
野生灰鸚族群的社會結構中沒有將特定一隻鳥置於頂端而其牠在牠之下的階級制度。支配概念對野生鸚鵡而言格格不入。若有一隻鳥無法與某隻相處,他或她會乾脆走開。因此以我們支配狗的相同方式嘗試支配我們的寵物鳥會是個錯誤,能造成嚴重後果如行為異常。

[位置]
許多文章提及高度支配與這對訓練鸚鵡有什麼影響。寵物鸚鵡飼主常被建議讓她們的鳥保持在眼睛高度,以對鳥呈現優勢,彷彿讓一隻鸚鵡高於眼睛將明顯感到對飼主的優勢,更難互動且更傾向於咬人。遊戲支架、棲木、籠子和其它鳥可能待的區域因此放低好維持這對鳥來說看似重要的支配。我不相信這是真的,且實際上認為這種做法適得其反。
非洲灰鸚的確會短暫到地面攝取特定的土壤類型,這被認為與南美的金剛舔食黏土有相同的排毒效果。然而除了這種單獨時刻,灰鸚就像其牠任何鸚鵡一樣,會自然尋找盡可能最高的棲木以獲得牠周遭及地面狀況的最佳視野。讓妳的灰鸚棲息於妳家最高處只會增加牠的安全和滿足感,並因此導向更好的行為狀態。

[剪羽]
許多鸚鵡訓練手冊建議剪羽以預防意外或失去妳的鳥,並作為行為矯正的工具。值得記住的是剪羽的鳥和翅膀完好的鳥一樣在家中有許多事故-它們只是類型不同。許多剪羽的鳥仍有能力飛離,且一旦遇到上升氣流或一陣大風,仍能飛遠離妳家。因此承擔責任和謹慎真的是唯一的選擇。
行為專家提供修剪一隻年輕灰鸚翅膀的每一個正面理由,將有十個負面影響,甚至導致更多的行為問題。鸚鵡本能、永久地在尋找可能的危險。飛行是最終的逃離路線。野外的非洲灰鸚較更大型鸚鵡受制於更多掠食者。這解釋了牠們的高度警覺、牠們對周遭新事物的極度恐懼和牠們對陌生者的厭惡。
訓練一隻剛發現自己飛行能力的年輕灰鸚比訓練被剪羽的鳥更需要耐心。多數年輕灰鸚比起學習如何維持待在遊戲支架上,更加熱衷鍛鍊牠們的飛行技巧並探索客廳。不過妳若在訓練期間保持平靜且培養耐心,妳將會在一隻翅膀完好的鳥身上達到相同目標,而妳可以確實地放心自己沒有造成任何心理傷害。

[處罰]
當妳打一隻灰鸚會發生什麼事?灰鸚,像所有鸚鵡一般,不瞭解體罰的概念。由人類(掠食者)施加的任何生理形式的痛苦被鸚鵡理解為潛在的生命威脅處境。鳥已意識到牠的飼主有生理行為能力可置其性命於險境。灰鸚目前靜棲在自己籠中,不是因為牠吸取了教訓,而是因為牠正試圖不讓自己引起注意以避免被掠食者「殺死」。
有些人可能覺得自己達到了目標-畢竟,鸚鵡終於閉嘴了-但她們不明白的是她們剛開啟了焦慮之門。恐懼地咬人、拔毛和長時間尖叫都是這麼做的所有可能副作用。

鸚鵡的一生有三大心理發展期。鳥在那些期間發生的事將對牠未來的行為有關鍵長久的影響。第一階段是斷奶期,第二階段是牠首次離開手足和父母的頭幾個月,第三階段發生在鳥性成熟時。

[出籠時間]
出籠時間充裕好積極地成為家庭族群的一份子對一隻灰鸚維持快樂健康至關重要。我會建議一天至少4-5小時。我們常聽到新歡在頭幾個月每天被徹底寵溺、摟抱陪玩數小時的故事。接著新鮮感消退後,灰鸚更常被放逐至籠內,變得沮喪,開始咬人,被留在籠內更長時間,開始更常咬人並咬自己的毛,然後被轉至其他家庭。這簡直是不能接受的,更重要的是這很容易避免。


數以萬計的灰鸚即將得救。
野生捕捉非洲灰鸚交易的終點已更進一步。加彭與其它幾個非洲國家、歐盟和美國已共同遞交一份將灰鸚及提姆納灰鸚移至附錄一的提案。若獲得通過,這將會禁止所有野生灰鸚的國際貿易,每年挽救數以萬計的野生鳥類。近期數據指出野生族群在某些地區已崩解,捕鳥人行至更偏僻的地點以供應國際貿易。該提案將在下半年於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的華盛頓公約締約國會議(CITES Conference of Parties)上進行投票表決。World Parrot Trust會在現場支持程序並確保鸚鵡的意願被聽見。
該提案可見於:https://goo.gl/QJKkJA

Note:
1. 灰鸚於1981年列入CITES附錄二(族群數量稀少須有效管制)中(https://goo.gl/k18WjQ)。此提案有望將灰鸚移至「有滅種威脅須嚴格管制」的附錄一。

2. 提案中的附錄五為最近(五年來)充公與其它非法貿易報告的摘要:
-2009年12月-發現730隻死在往返約翰尼斯堡和德班的私人飛機上;據信鳥是蒐羅自剛果民主共和國。
-2010年2月-在喀麥隆的杜阿拉機場查獲超過1000隻。
-2010年9月-超過500隻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查獲,並安置於康復中心做野放準備;這些鳥在2010年9月回到原販售商手上,儘管查獲時無官方文件隨同。
-2010年12月-在喀麥隆的一條公路上查獲700隻。
-2011年11月-自據稱打算送至剛果民主共和國做出口貿易的盜獵者處充公300隻。
...
-2016年2月-在送至金夏沙中途因違反由馬涅馬省所訂之季節性誘捕禁令而充公超過400隻。


  • Sally Blanchard. (2016, Mar). Parrots and their Social Security. Parrots Magazine, 218, 20. (16/03/15):
巴丹和灰鸚都有為族群警戒危險的哨兵。有些鳥種如巴丹,會有一隻鳥站在枝頭好在掠食者靠近時讓族群知道。對灰鸚而言,為數眾多的族群似乎分成兩組,一組在樹中進食並注意危險,而另一組在地面進食。這些灰鸚吃淺水坑中富含鈣質的草,一段時間過後,牠們交換位置。若一隻灰鸚發出警告,整群飛離。


鋅(有時銅)是無所不在!人們在知道自己的鳥因以為安全的玩具或籠子而中毒時感到震驚。這隻灰鸚因嗜睡、體重過輕和龐大擴張而無法適當排空的嗉囊抵達診所。他的血液檢測顯示他貧血且肝酵素提高。當我們替他進行放射線攝影(X光)並在他的砂囊(胃的第二部分)中見到金屬顆粒(請見右下方的小白斑),我們向飼主提問他吞下的金屬可能是什麼。原來他最愛的玩具是這串附鈴鐺的塑膠鍊,但這些鈴鐺遠小於我們會建議給他這種鳥用的尺寸,也更脆弱。妳可以看到大量塗料已剝落,有幾顆鈴鐺的鈴舌已不見。最安全的玩具、鍊條、扣件甚至籠子本身是由不鏽鋼製成。它花費二至三倍以上,但不鏽鋼不會讓妳的鳥中毒且不會生鏽。最安全的鈴鐺是長管型的,由於開口太小且鈴舌對忙碌的喙來說在內部太遠,無法扯出或吞下。以螯合劑(一種與血液中金屬結合並幫助身體除去它的藥物)一日兩次治療鳥五天之後,他感覺很好回家去了。我們本來希望他回來複檢血測和X光,但我們還沒見到或聽到他家人的消息,所以這可能表示他狀況良好!


見見Vegas,在她被送到一間通常會收留外來雞和雉雞的汽車店後就診於Burge Bird Rescue。她們沒有飼養鸚鵡,但喜愛鳥的程度足以讓她們帶她入內,並馬上搜尋適合帶她前往的地點,由於她們看得出她和其牠鸚鵡並不同。她們被告知Vegas是七至十歲大,終其一生住在一個小小兔籠裡。隨她一同到來的是上頭有幽靈圖案的橘色毯子,沒有食物,沒有玩具,甚至沒有她的兔籠。Vegas無法用她的腿站直或攀籠網,因為她承受雙腿骨折未經處理的痛苦。兩腿皆以可怕的九十度角癒合,因此她用她的腳側和骨頭斷裂末端站立。這常見的原因是親鳥被餵食低品質的種子飲食,伴隨鈣與/或維生素D缺乏。非洲灰鸚較其他鳥種在飲食中需要更多這些營養素,若成鳥被餵予缺乏任一種營養素的飲食甚至會罹患癲癇。接著蛋和幼鳥有缺陷,所以骨頭脆弱易碎。當親鳥坐在幼鳥身上,牠們細小的腿被折斷。若繁殖者沒即刻注意,骨頭將歪斜癒合。Vegas有三處明顯骨折,我們已分享她和她放射線(X光)的照片。點擊每一張照片有該圖像的完整說明。由於我們很少遇到像這樣需要複雜骨科手術的鳥,我們會向其他世界各地的獸醫諮詢,看看她們是否認為這些骨頭能被切離且一併放回,好幫助Vegas擁有更好的生活。因為我們仍在支付我們新的庇護室,我們會請求捐款以幫助支付我們若必須旅行及專家幫助她的費用。給Vegas的捐款可透過PayPal至BurgeBirdServices@yahoo.com,或您可以致電我們的辦公室816-356-4700做支票或信用卡捐款。


鸚鵡天才Alex也許是人類已知最聰明的鸚鵡。然而他的野生同類可能因寵物貿易與砍伐森林陷入困境。
灰鸚在迦納,牠們部分野生範圍的族群深入研究,顯示該鳥種在那已被「實質上消滅」。
牠們的數量自上一次1992年大規模調查已由90%暴跌至99%。
儘管在其他更東邊的非洲國家被認為有介於56萬及1270萬之間的龐大族群,包含加彭和剛果民主共和國,非洲灰鸚似乎很可能在其原生範圍陷入困境。
由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的Nathaniel Annorbah所帶領的新研究指出,根據迦納的經驗判斷,灰鸚在野外的未來是嚴峻的。他的研究小組發現該國森林每100平方公里僅有42區中的10區發現灰鸚。二十年前居住700至1200隻鳥的三處棲地,Annorbah總共只發現18隻鸚鵡。
「這是非常令人震驚的,」報告合著者,國際鳥盟的Nigel Collar說。「很難知道能做些什麼。」

Annorbah詢問過900位迦納人關於灰鸚的命運,42%主要歸咎於砍伐鸚鵡築巢的大樹,37%表示寵物貿易是主因。
西非的數量下降被認為和別處同樣嚴重,但Collar說接近中非族群似乎維持得更好。
即便被抓去寵物貿易的數量可能無法維持。剛果民主共和國Lukuru基金會的John Hart近日呈報,每年自該國東部被帶走的12,000-18,000隻鳥遠超過該國的5000隻年度限額。


翅膜皮炎是常見於寵物鳥的問題。它對鳥來說非常痛苦,且為極困難處理傷口的案例。尚無治癒或預防此情況的記錄,直到現在...
我開發的治療方案已治癒這隻鳥的翅膜皮炎,這是首次病例。更令人興奮的是我已發展一種技術證明能預防此情況再度發生。這是種新方法與思維框架外的例子;是我每天工作所需的。
我想若我能移植飛羽,一定有方法替換其他失去的羽毛。我用其他鳥捐贈的羽毛縫至翅膜。羽毛防止磨擦也避免潰瘍。
Rebecca與我努力不懈地進行三個月,每週七天為Bobbi Jo包紮、處理傷口、用藥和日常照護。當我知道Bobbi Jo不再疼痛,辛苦的每一分鐘都值得了。
這種病變常被飼主忽略。過去幾起案例中幾乎所有病灶皆於常例檢驗發現。這件事的教訓是每年帶妳的鳥去健檢。全年狀況良好的鳥來就診檢查時我發現許多需治療的問題。所以請別等到妳的鳥生病了才看鳥醫生,這可能為時已晚。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6 p.202 (15/10/06):
神經感官評估

神經系統的粗略評估應為體檢的一部分。鳥展現神經問題需要一徹底的神經系統評估(見17章,評估與治療神經系統):

  • 異常型態或姿勢
  • 任何或所有肢體的麻痺或癱瘓
  • 肢骨骨折
  • 單腳或雙腳虛弱或無法抓握
  • 頭部偏斜、角弓反張、斜頸
  • 心理狀態改變
  • 視力下降

[眼睛]
眼睛應當明亮清澈。眼睛分泌物和眼周羽毛的喪失或表面粗糙顯示有結膜炎或鼻竇炎。肥大性結膜炎常見於慢性結膜炎,特別是在玄鳳身上。玄鳳的併發症狀與黴漿菌(Mycoplasma)有關。需聚焦、放大並螢光染色以進行詳細的眼部檢查。嚴重或無反應的眼疾應盡量就診於熟悉禽類眼睛的眼科醫生。
測定視覺所必須的健全眼球與神經路徑會很困難。有必要向熟悉禽類眼睛的眼科醫生諮詢或轉診。
虹膜顏色可顯示性別與/或年齡。幼鳥往往有隨著鳥成熟而變淡的深色虹膜。這對琉璃金剛和灰鸚等鳥種而言確實如此。許多白色巴丹成熟母鳥的深色虹膜會轉淡至棕紅甚至橘紅色,而公鳥維持深色。
這在傘巴及朱巴身上不普遍,它們往往出現在此屬的黃冠或橘冠成員。此外,這並不是性別的保證,若不確定性別應採取DNA性別測定(圖6.70a-e)。
核硬化白內障與真正的白內障在鳥身上皆會發生。對於較大的鸚型目,白內障手術可透過被選定的眼科獸醫專家完成。與貓狗相同,鳥降低或喪失視力的影響程度通常決定是否有嘗試進行白內障手術的必要。
如同其牠物種,眼瞼、角膜、虹膜與眼底的各種先天和後天疾病存在鳥類身上。此外,擁有禽類眼部解剖結構與疾病知識,且可指定轉診的眼科獸醫專家也越來越多。
圖6.70a:未成熟琉璃金剛的虹膜。
圖6.70b:成熟琉璃金剛的虹膜。
圖6.70c:未成熟灰鸚的虹膜。
圖6.70d:成熟灰鸚的虹膜。
圖6.70e:未成熟傘巴的虹膜。看起來跟成熟公傘巴的虹膜一樣。


無喙(嚴格來說他只失去下喙)的神奇鳥Max再次保住一條性命。今天他為一隻嚴重貧血瀕臨死亡的灰鸚捐了一些自己的血。由紅血球構成的血液,亦稱作紅血球容積(PCV)或血容比,正常範圍在40%至60%之間。紅血球容積低於20%可能需要輸血。這隻鳥的紅血球容積只有10%,通常無法與生命協調。鳥的輸血最好來自相同或相當接近的品種,因此Max自願協助。若需要,我們可愛的母灰鸚Morgan也準備提供她的一點點血來換取花生點心。紅血球攜氧至全身部位,含量不足時患者將變得虛弱,且快速呼吸試圖獲得更多氧氣。貧血的可能成因很多,包含感染、病毒、毒素、營養不足或來自體內或體外的失血。我們正等待驗血結果,看看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問題。同時我們的病患也接受抗生素、熱度與氧氣治療。隨著Max的血液輸入他的靜脈,他已經感覺好多了。我們不知道他是否能撐過夜晚或更長的時間,但至少目前他呼吸得更輕鬆,有力氣站立了。


  • Clinical Avian Medicine-ch.5 p.148 (15/05/04):
筆者針對南美鳥種的初步研究顯示牠們似乎不像非洲灰鸚那般為維持足夠維生素D含量而依賴中波紫外線(UVB)。這或許可以解釋與其他鸚形目鳥類相較下在非洲灰鸚身上更普遍的鈣代謝失調。南美雨林的樹冠層比非洲森林更密集,減少中波紫外線觸及鳥的含量,因此牠們的維生素D代謝預期將與那些非洲鳥類不同。
這些研究表明繁殖者提供含足量鈣與維生素D的飲食是很重要的。對養在室內的鳥提供適量的中波紫外線輻射也很重要。這預計能幫助避免特別是非洲灰鸚與其他容易罹患的鳥種身上許多低血鈣的表現。這也包含親鳥在內,因為母鳥於產蛋前約六週開始形成骨髓。母鳥的營養影響雛鳥的早期發育。近期在非洲灰鸚的研究中,若親鳥攝取種子為主的飲食,其生育的雛鳥在八週齡出現骨發育不全。來自親鳥攝取塊狀滋養丸的雛鳥在12週齡沒有骨發育不全的影像跡象。
灰鸚是「種子採食者」,由於牠們為了吃到籽/核剝下果肉。牠們進食時也會丟下許多水果和種子,進而在供食樹種的鄰近區域提供散播種子的生態服務,並供食予地面居民。


  • Chris Hall. (2011, Jan). Vet's surgery with Chris Hall. Parrots Magazine, 156, 35. (14/12/31):
...另一隻非洲灰鸚案例,下方兩張X光片中由箭頭含括的陰影顯得不尋常。這隻灰鸚曾經歷體重減輕及聲音、行為的改變。他的胃口很好,事實上更可能提升了,但在他運動後開始明顯喘息,要花些時間才恢復呼吸。血檢顯示他的白血球數量大幅增加,暗示了重大感染。白血球量超過18,000/ml在此鳥種身上被視為量多,而患者的白血球量為77,000/ml。進行內視鏡檢查,發現X光片上的陰影是個充滿濃液的巨大膿瘡,約一顆核桃大小,在尾部與胸部氣囊中。膿瘡的病理培養表明是麴菌病,一種真菌。這些案例的前景不佳。即便是有效的抗真菌藥物如Voranox(voraconazole)要滲透這麼大的膿瘡也有很大的困難。手術切除這些物體有難度,由於鳥的表現不足以承受麻醉風險。


  • Laura Hirst. (2014, Sep). How Habitats Have Shaped Social Behaviour. Parrots Magazine, 200, 30. (14/10/03):
據說混合鳥群的演化對南美鸚鵡在牠們叫的時候為何能極度吵雜是個促進因素。想像一下不僅必須和茂密的雨林樹葉抗衡,還有共同分享群體的其他鳥種!若我們將這與不混合其他鳥種的非洲灰鸚對照,這可解釋為何牠們相較下更安靜,因為彼此相互競爭的需求更少。

然而,單一鳥群結構如非洲灰鸚也具有牠們的優勢。牠們比混合鳥群更常在地面與更開闊的區域覓食。理論為大量相似的顏色使掠食者更難區別和鎖定單隻鸚鵡。在一些動物族群中這即所謂稀釋效應(dilution effect)。這就像飛越一群鳥,相較於生動鮮明的對比色,看到的是一大片灰色。

鸚鵡已演化至主張自己的領域,並表達牠們對其它各式張揚聯繫叫聲的興趣,包括最容易在清晨和傍晚聽到的尖叫。這是由於在清晨時分掠食者較少,噪音污染少與足量光線有助於視覺溝通,因此鸚鵡在更少的威脅或干擾下傳遞重要資訊。最終鸚鵡更能聆聽、瞭解彼此的叫聲並辨識求偶表現。由於這種行為是天生的,它往往透過陽光觸發,故我們將鸚鵡帶回家中並不會停止。清晨天亮的合唱也被視為是公鳥讓其他群落中的鳥明白牠們領地所在與潛在食物來源的機會。


熟習飛行和有系統、豐富的斷奶計劃是鳥一生中最重要的兩段時期。被允許發展自身飛行技巧的灰鸚幼鳥,在其餘生都將因此受益。學飛時,灰鸚從協調與控制學到寶貴經驗。不靈巧又笨拙的灰鸚迷思源自其人類照顧者拒絕保有牠與生俱來的特質。


灰鸚的性格發展是不斷持續的。如同人類,過去、現在與不可避免的環境變遷皆造成人格的動態發展。在鳥生活的環境中,人類有義務去瞭解並接受鳥擁有保持本性的權利。始終如一、善良、耐心地處理與管理這不斷發展並成熟的鳥,是讓鳥和飼主幸福的關鍵。


  • John Courteney-Smith. (2014, Jun). The UVB requirements of an African Grey. Parrots Magazine, 197, 35. (14/05/28):
暴露於大量可見光下不只設定了晝夜節律,同時也被認為有助於血清素(serotonin)值平衡。...缺水不僅降低D3週期的效能,它對重要器官也有極大的不良影響。
我們也能見到野生鸚鵡依賴陽光的重要指標。首先牠在生態系統的位置在樹冠、灌木叢與稀樹草原上。我們能明顯看到臉部的大片裸皮。這些都是一物種的適應使其在野外範圍中自更高指數的紫外線獲益。物種當然不會單純因為牠不在野外,而奇蹟地改變其核心需求。
灰鸚在一年當中多數時候能暴露於高指數的UBV下。保守估計其平均曝曬值為英國夏天一般可獲得量的兩倍。總之將您的鳥一天置於花園數小時,甚至在英國紫外線指數更低的情況中是現今妳能提供最有效的照護方式。
我會建議允許籠養灰鸚自我調節全年一天6-10小時的曝曬量。


  • Stuart J. Marsden, Nigel J. Collar and David R. Waugh. (2014, Mar). Ghana's Grey Parrot population collapse. Parrots Magazine, 194, 36. (14/03/24):
非洲灰鸚分布於肯亞西部邊緣,通過南烏干達與剛果森林至喀麥隆,及西非潮濕的低地森林到東南方的象牙海岸。牠也出現在普林西比島(Sao Tomé與Principe)和Bioko島(赤道幾內亞)。提姆那灰鸚現已被視為獨立物種,發現於幾內亞到象牙海岸西部。
儘管其地理分布範圍廣大,由於國際貿易年度捕捉的程度和高比例的棲地喪失,灰鸚的族群數量疑似正在急速下降。牠在自然保護聯盟IUCN危急名單中的狀態近期已調升至「易危(VU, Vulnerable)」。
即便沒有完整確切關於迦納灰鸚族群大量下降的肯定成因,貿易過度開發是應被強調的。另外,迦納林業委員會聲稱「伐木除害(salvage felling)」所砍下的大量、間或中空的「過熟樹種」,可能移除了很多對灰鸚和其他巢居者來說適合築巢的棲所。
由於這種做法在1980年初期前所未有的森林大火約十年後展開,這似乎也影響了迦納森林的結構完整性,因而造成更進一步的損害。此時,當商業性樹種同樣被鸚鵡做為築巢使用,森林保留區內的商業性伐木會持續對灰鸚產生衝擊。
50,000隻部份灰鸚於1983和1989年自國土範圍內出口,在1994與2003年(2006年制訂CITES公約)暴增至358,040隻(包含再出口)。迦納的貿易在1970年朝聖者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幾乎沒有貿易管制時開始蓬勃發展。這對抵達麥加的朝聖者而言是大量外幣需求的好來源,灰鸚可在那獲得好價錢。
直到1986年族群數量評估前出口禁令的落實,迦納佔貿易總數的20%。這些數字僅代表合法的貿易,非法貿易則完全處於保密狀態,且似乎仍在持續,加重了灰鸚族群的減損。隨後,貿易在1990年末暴跌(1994-2003年間,CITES記錄顯示只有382隻灰鸚自迦納出口),單純只因灰鸚數量的匱乏。
迦納灰鸚的未來十分慘淡,雖然需要進一步研究,在其他西非國家的情勢似乎也相同。


  • SALLY BLANCHARD. (2014, Feb). Why won't my Grey shower? Parrots Magazine, 193, 43. (14/02/19):
灰鸚的原生環境涵蓋牠們能選擇進入或退離雨中的高濕度地區。步履沉重的象群在大地創造充滿水的窪地。富含鈣的青草長在這些水窪旁,而這些草是非洲灰鸚飲食的重要內容。為了攝取這些草,鳥必須行經這些水窪地段,牠們往往用它們來洗澡。
灰鸚也藉由樹梢被雨水浸濕的葉子磨擦自己的身體。水對野生灰鸚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它是保持羽毛完好過程中的一部分,是牠們安全和健康的基礎。


有些不願自行站立或站棲木的鳥會突然出現「虛弱的腿」。這多數在妳陪伴牠們且必須放牠們回籠時發生;那是牠們抵抗的方式。單純持著並撫摸鳥一陣子,當牠感覺得到充分的重視,牠的腿會立即強壯到足以棲息。有些鳥非常擅長這種行為並養成習慣。

一般在地面覓食的鳥種如灰鸚,會用腳刮劃籠底,像雞一樣。


  • Parrots-Jan-2014-p.34 (14/01/24):
Yvonne van Zeeland及她的研究人員研究11隻健康的與10隻破壞羽毛的灰鸚,並假設後者將優先自碗裡而非自覓食玩具進食。此假設被證實是正確的。有破壞羽毛行為的鸚鵡花約21%的進食時間在覓食,而健康的鳥花約50%的時間。
研究結果強調破壞羽毛的灰鸚對覓食玩具的動機是不同的。所提到的原因為牠們已將自己的行為儀式化,且已上癮,因此牠們可能對豐富生活的事物缺乏興趣(覓食玩具也因而無效)。
這些例子只是實驗和所述結論的一小部分。但她們特別指出預防灰鸚羽毛破壞發生的關鍵為豐富的環境。


缺乏足夠濕度是另一項自殘羽毛的環境因素。非洲的生活並不乾燥。我曾看過非洲灰鸚棲地內年降雨量高達100英寸(譯按:254公分)的報告。當我們的鳥容易缺乏水分,特別是冬季暖氣使空氣乾燥,牠們往往出現發癢、乾燥的皮膚並開始在它上面拔。不久後羽毛被拉出來而接著...養成習慣。
儘管無聊常被列為拔羽的主要因素,更有可能的原因是牠們得不到足夠集中的注意力。關於集中注意力,我指的是一對一、人對鸚鵡的互動─不是妳坐在電腦前,而妳的鸚鵡自己站在妳身旁的棲木上。雖然沒人能夠將所有時間都花在招待她們的非洲灰鸚,她們一天肯定能抽出幾次十分鐘集中的注意力。多數鸚鵡是極具互動性的動物,且需要來自牠們飼主的刺激以獲得穩定的精神生活。若一隻聰明的動物被忽略,如灰鸚,那同一隻鳥可能會開始尋找任何牠能獲得集中注意力的方法。不幸的是,羽毛自殘是個肯定的引線好得到飼主的注意。鸚鵡非常像被忽略的孩子,牠們將想方設法得到關注─透過正面或負面的方式。


...國內繁殖灰鸚對於接收牠們「人類族群」的想法、感受與情緒狀態高度敏感是眾所周知。那是由於在野外,牠們依靠「族群」做為情感和生理方面的保護。任何時候牠們的心靈都彼此契合。因此牠們在家裡不會錯過任何細節。舉例來說,若飼主對某件事感到憤怒或心煩,像是工作上的不如意,鸚鵡會接收到牠同伴的情緒。儘管牠或許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牠的確感到有些不對勁。這個群體「受到威脅」。所以牠可能會有行為問題的反應,如狠咬或尖叫。


既然我們全都無時無刻吸入空氣中的孢子,為何不是每個人和每隻鸚鵡都罹患這種開放性疾病(Aspergillosis 麴菌病)?部分原因是感染數量的規模,另一部分是與感染的敏感度和患者的免疫力有關。一般來說,我們體內的防禦機制能在少量的入侵孢子穩定成長之前掃蕩它們。
這種症狀常見於已受PBFD病毒感染的許多年輕非洲灰鸚。P屬鸚鵡特別容易受到這種感染,由於牠們的原生環境往往是熱帶地區更高的丘陵與山脈,雖然熱,濕度卻比較低海拔雨林要低。因此黴菌孢子較不普遍,牠們也因此對這種感染具備很少的自然免疫力。


一群鳥在牠們:1)以相同速度飛行及2)在相同覓食地點一起覓食時,被描述為鳥群(flock)。...單一品種的鳥群是只有相同品種的群集,例如非洲灰鸚鵡。...我們為何要在意野生鸚鵡的鳥群組成?我們關心是因為那些野生鸚鵡的社會結構與行為十分取決於鸚鵡所屬的鳥群類型。為了生存目的,該社會結構是深植於鸚鵡基因內的天生(本能)行為。同樣的本能行為建立了我們在手養鸚鵡身上見到的行為模式。

...多重品種的鳥群對即將到來的危險發送警報呼喚。另一方面,灰鸚不需要被其他鳥種聽見。牠們全都說同一種方言。基於這個原因,灰鸚往往被視為較那些來自多重品種的鳥群更為安靜的鸚鵡。...單一品種的鳥群經得起在地上覓食,由於牠們顏色全都一樣且容易混合在一起。...當我們以手餵養牠們,牠們從我們手中的食物聯想到牠們的嘴,我們成為鳥群的一份子。

若我們要學習與我們的羽毛朋友協調共存,我們將不得不瞭解牠們更多。牠們並不打算將牠們的行為調整成在我們身上察覺到的。以不自然的方式照顧牠們,並讓不自然的牠們養在不自然環境的是我們。我們的責任是讓牠們的社交生活盡可能接近每個自然物種。我們不這麼做,造成的是被我們稱為行為問題的一隻困惑、不開心的鳥。


任何處罰灰鸚之後的明顯順從,更有可能是一種對顯然是任意且無可避免的懲罰麻木地接受─接受但無法真正瞭解,伴隨對懲罰者的恐懼、躲避與憤恨。

毆打鳥、將鳥丟到地上、小籠或外出籠隔離在偏僻位置、將鳥放入浴缸或其他不適當的地方做為處罰、蓋籠布做為處罰、強迫鳥不斷上樓梯(手)、凝目恐嚇或怒視皆為無用且適得其反的處罰行為。

有幾種處罰灰鸚的方式。牠們脆弱的身體和敏感的心靈幾乎排除所有的處罰形式。牠們的內心拒絕它。在任何情況下它都不管用─非長遠角度來看。鳥明白誰在處罰牠─牠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不過,牠會記住且不會原諒懲罰者。

當被隔離、被置於暗房中獨處剝奪感官、蓋籠布做為處罰或糾正不必要的行為都會使任何鳥安靜下來。對一隻被掠食動物而言牠是依靠牠的感官生存,這是種毀滅性的懲罰。...然而這無法遏制或停止尖叫、製造噪音、狠咬或任何導致牠被隔離的行為。牠無法將隔離與/或剝奪感官及導致牠被隔離的行為做連結。鳥無法推論出因果。若牠明白哪些動作、本能或行為會造成隔離,牠不會去做。

灰鸚被視為具有與二至五歲人類相仿的情感與心靈。妳會將這個歲數的孩子隔離以懲罰或修改他的行為嗎?


在野外,相較於來自美洲離巢更早的品種(如亞馬遜、金剛等),灰鸚維持核心家庭結構直到青少年甚至成年時期,更近似於澳洲鳥類。


鈣與磷的體內平衡是激素(副甲狀腺素PTH、抑鈣素calcitonin及維生素D3與其代謝產物)和身體器官(骨骼、胃腸道、腎臟與肝臟)之間的複雜交互作用。

抑鈣素在鳥的後鰓腺(ultimobranchial gland)中產生。它的主要作用是阻止PTH在腎臟和骨骼中的作用。若鳥的胃腸道、副甲狀腺或骨骼中有病變,會導致低血鈣狀態。其它低血鈣的明顯因素為鈣和維生素D3的攝取量不足。維生素D3缺乏14天後會造成低血鈣,即使飲食中含有1%的鈣質。持續缺乏最終會形成軟骨症。正常飲食中的鈣磷比應接近1.5:1,近似於含鈣1%和含磷0.7%的飲食內容。

低血鈣症狀通常在年輕灰鸚身上出現(二至五歲齡),但也曾有十歲齡的記錄。

...一種論點為非洲灰鸚鵡面對低血鈣症時,可能無法調用骨骼的鈣質。顯然並非所有的非洲灰鸚都會出現這個問題,副甲狀腺的病毒性破壞或許是觸發或增進此種功能障礙之必然。第二種論點牽涉到腎臟功能。這個假說假設透過腎臟損失鈣質;然而這種現象的「觸發因子」尚未可知。第三種同時也是最後一種假設是,也許症狀完全與飲食有關,伴隨骨骼鈣質調用功能喪失。顯然缺乏一種確切的發病機制,但經常在非洲灰鸚及提姆納灰鸚身上看到此種症狀。 -1988年


  • (2013, May). AGs glued to trees will fly free. Parrots Magazine, 184, 6. (13/05/16):
近日西非熱帶雨林的正義得以伸張,14隻被運往奈及利亞的非洲灰鸚鵡自走私者掌中充公。熱帶雨林中的鳥類捕捉在此象徵著異國鳥類貿易的殘酷,然而牠們的康復對於把握每個機會去幫助野生動物的無價貢獻來說,或許傳達了更為深切的信息。

為捕捉喀麥隆Korup國家公園內的鸚鵡,走私者在高冠處的樹枝上塗抹黏膠,並在分枝放上一隻「引誘」鸚鵡好吸引其他鳥類。黏膠捕獲幾隻鸚鵡後,走私者用他的大砍刀切斷所有鸚鵡的初級飛羽,避免牠們飛走。

「羽毛的損壞是我們獸醫團隊所見過最糟的,鸚鵡們顯然曾被關了一段時間,」Limbe Wildlife Centre的Ainare Idoiaga解釋。「健檢期間我們獸醫團隊拉出所有受損的初級飛羽軸以刺激新羽毛生長,而非等待它們自然換羽,這可能花費長達兩年來完成。」

...「鸚鵡被安置於隔離籠中,好讓我們在牠們開始痊癒時能夠密切觀察。一旦初級飛羽再度長出且鸚鵡能順利降落到地面,我們會將牠們移至飛行圍欄。最後,當鸚鵡能應付必要的長途遷徙,牠們會被釋放。」


一如牠們長期的社交發展時期,年輕灰鸚在牠們成熟並尋找自己在鳥群中地位的二至三歲之間,會渡過一段被稱作「性格不穩定」的時間。鳥在前兩年經歷相對下較有壓力的形勢,可能會導致一段時期的恐懼或極為害怕的行為。當這種情況發生時,鸚鵡表現得彷彿在懼怕曾經信任的照料者。...難以控制擁有更強烈性格的其他灰鸚是經常遇到的。發生在這段期間的暫時行為改變,可能導致鳥對牠原先喜愛的人類朋友展現出某些不太友善的行為。不幸的是,這往往被誤解為鸚鵡與特定人類情感上的改變。能夠諒解的飼主在這段期間不會認真採取更蓄意、唐突的行為表現,而是持續以充滿愛的態度與鳥互動,知道這一切都將過去。

...獸醫師Tammy Jenkins曾在演講時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灰鸚已演化出深色的羽毛,其負責篩選(screening out)照射在牠們身上的多數紫外線,且似乎顯示在長時間的陽光照射下。該假設為灰鸚以這樣的方式演化而不必從牠們的飲食中吸收同樣有效的維生素D,由於牠們自陽光曝曬中製造足夠的量。換句話說,牠們可能依賴陽光曝曬來獲得這種維生素源。...這或許能部分解釋許多灰鸚血液樣本中血清的鈣含量顯示正常,卻出現低血鈣症狀的原因。...我認為灰鸚飼主要做全光譜照明或定期曝曬自然陽光的準備。


我們只花了七十年的時間,就幾乎徹底消滅地球上數量最多的其中一種鸚鵡,轉變為地球上最大量、最知名且廣泛的寵物品種之一。數百萬隻已被捕獲並帶離野外,在上個世紀以來提供蓬勃發展的需求。當「西方世界」對野生鳥類及動物的需求正在減少,重新崛起繁榮的遠東地區超過數百萬人正進行鳥類貿易。灰鸚一度遍及中非和西非的熱帶森林,但現在,牠們侷限於受保護的森林,分佈範圍的族群數量下降。我們已經歷過盧旺達、肯亞、坦桑尼亞、烏干達、剛果民主共和國一部分以及整個西非的本地物種滅絕。請聽聽這篇訪談(譯註:詳見連結)、看看野外捕捉灰鸚貿易的幻燈片。我們必須確保沒有更多灰鸚被帶離野外,且只用提供繁殖對鳥良好生活品質、合乎道德的繁殖設備之人工繁殖灰鸚。在您當地寵物店內的灰鸚價格可能會上漲,但該物種安全生活在野外會是未來世代所知道的...


(問:挑嘴的灰鸚如何改善)
...最好能從鸚鵡喜歡吃的食物範圍內開始修改牠的飲食。非洲灰鸚鵡在中型鸚鵡中額外需要較高的脂肪和油,可食的堅果仁往往相當適合此一過程。
...杏仁果、巴西堅果、核桃、榛果、夏威夷果等等諸如此類者都是擴充一隻挑嘴灰鸚日常營養體制的好食物。由於多數非洲鳥種並未發現有飲食過量的習慣(除非牠們完全缺乏某些營養且盡最大努力在單一飲食中獲取那些成分...),通常不必擔心牠最終會成為肥胖的鸚鵡。儘管如此,試著在合理範圍內避免鳥攝取過多單一食物;多餘的脂肪會影響肝臟、心臟、腎臟等。
...讓妳的灰鸚吃蔬菜(與水果,但就營養而言它們不太重要)可能會遇到問題。首先是強調質感。這意味著只有脆莖,沒有枯萎葉片的水田芥、紅蘿蔔葉、甜菜葉、荷蘭芹葉,以及來自安全花園的各種香草或花卉葉片─只要google搜尋safe flowers for parrots,妳將會找到一個完整清單。我們也從戶外的蔬菜和果樹上割下嫩芽嫩枝供鳥咀嚼。
...由於鸚鵡根據季節、天候、激素與身體需求,透過「週期」進食綠色食物,人們必須保持青脆綠蔬的穩定供給,觀察牠們偏愛或願意品嚐哪種。
...我們最喜歡讓鳥兒吃下新鮮食物的其中一種方式為選擇含籽的水果。石榴、百香果、木瓜、芭樂、無花果,甚至西瓜、梨(pear)、蘋果、南瓜等等。我們會挖出種子─有時會將它們洗淨以除去黏液─並餵給我們的鳥群。


任何與寵物鳥生活的人都知道牠們有多浪費自己的食物。這在野外的目的會是牠們為食物來源的未來後代而散播植物種子。當然,我們不希望未來的食物來源是種在我們的客廳地毯上。扔食物是許多鸚鵡最喜歡的遊戲,灰鸚似乎是冠軍。我始終對Bongo Marie能把她的濕食扔得多遠感到驚訝。有時我會在超過她籠子10呎之外找到乾掉的紅蘿蔔及其他蔬菜。


...是維生素A中的β-胡蘿蔔素含量豐富的食物使剛果灰鸚的紅尾羽鮮亮。
...由於油棕櫚(palm)是野生灰鸚的主食,人工眷養灰鸚似乎比其他鸚鵡更能處理脂肪程度略高的飲食。事實上,這樣的比例看來是有益的。有許多傳聞報導灰鸚的飲食改為增加大量的必需脂肪酸(essential fatty acids)時,牠們破壞羽毛的行為降低了。
...野生灰鸚擁有選擇健康食物的一片地景。在家中為鳥兒提供我們自己地景的健康產品是我們的責任。


別讓灰鸚墜落:...灰鸚體型沉重,當牠們墜落時,往往撞擊到胸骨外緣且重壓腿部。...灰鸚受傷懼怕時,牠可能將負面觀點與飼主聯想在一起。一隻害怕的灰鸚會開始狠咬或展現攻擊性。牠也可能為了飛離嚇到牠的東西而對自己造成更進一步的傷害,很有機會再次墜落。
...大自然賦予灰鸚非常鋒利、針尖一般的指甲。野生灰鸚進行大量攀爬活動,牠們使用這些指甲扣入木頭中以確保牠們覓食的安全並與鳥群為伴。
...許多灰鸚似乎會感到焦慮;牠們頻繁咀嚼指甲、掀動翅膀、頭來回擺動就像牠們正在找能去的地方,看起來無法安坐。野生灰鸚的影片顯示小心翼翼的鳥擁有非常強烈的逃生本能。野外的灰鸚通常在樹叢中覓食,躲在茂密的樹葉中。牠們很少暴露在空地上,若如此牠們會處於高度戒備狀態。
...一個較矮、但非常寬且深的籠子對灰鸚而言是最好的類型。這樣若鳥墜落,將減少嚴重受傷的機會。
...由於經常在牠們的自然棲地接觸到水,灰鸚的羽毛通常是濕的。但在我們家中,多餘的汙垢和油脂會出現在牠們羽毛上,因為純淨水沐浴得不夠充分、自我們的手和高油脂的飲食中接收過多的油脂。


每個人都應購買收看由Diana May錄影製作的「野生灰鸚在何處」。此DVD可在www.worldparrottrust.org購得。它提供灰鸚原生地的資訊。牠們與大象、鹿以及所有我們常在非洲草原上看到的動物種類生活在一起。根據片中所述,非洲灰鸚是高度社會化且聰明的生物。牠們飛到空曠地(由大象所造成)在地上進食,每個清晨攝取土壤中的礦物質以吸收牠們一般飲食中的毒素(種子、堅果、花卉...)。50至上百隻灰鸚飛到地面覓食一小時,接著返回森林裡。
水管影片點我


  • Parrots-Nov-2012-p.21(由HLG台灣寵物鳥論壇-大蛇丸所提供)(12/11/16):
灰鸚為何擁有裸皮?

當離開高日曬的環境,由野外捕抓或人工繁殖時,我們拒絕給予鳥類基本上已花數千年發展、利用太陽能量的能力。已證實讓灰鸚在正確的全光譜照射下,咆哮可能性較小,更偏好理毛,更容易成功繁殖育雛,且骨頭問題和習慣性拔羽不易產生。
灰鸚顯而易見的特徵為牠裸露的臉部。為何活在世界上如此高散射地區的鳥兒會發展出裸露的臉部?我不知道完整的答案,但我知道這種裸皮讓鳥兒非常迅速大量地吸收、利用光線。


  • Parrots-May-2012-p.16:
最普遍飼養的較大型鸚鵡是灰鸚。許多人喜歡擁有一隻會說話的鳥,卻很少意識到牠們可以與應該活多久。我說應該,由於飲食不佳或不幸事故使很多灰鸚無法達到牠們的年老歲數。...我強烈感受到飼主應被教育關於手養鳥福祉及牠們心理方面的觀念。有太多人不明白這些鳥兒擁有4-5歲孩童的心智年齡,與牠們應被尊重的感受、需要和日常需求。讓幼童與相同的少數玩具在小房間中獨處是殘酷的,若牠在你返回時高興地尖叫,一待就是數小時對牠而言是種懲罰。這是鸚鵡們往往必須忍受,也正是牠們高興地見到你時的反應。不過很多時候代替熱烈歡迎回來的,是牠們因製造噪音而被責備!瞭解鳥兒展現本能、興奮與牠們惡劣時的行為是非常重要的。


緊張的習慣

幾位灰鸚飼主都問過我關於他們在寵物身上注意到的行為。顯然,有些灰鸚在緊張時會咬牠們的腳趾。我曾直接在我四位客戶的寵物身上看到這個現象。當我第一次注意到好友的灰鸚Buddy,在我接近籠子(我是他的醫生且並非他最愛的人)時舉起他的腳,並表現出有點像清理他腳趾的動作,我向我的朋友們提起,他們告訴我只要Buddy緊張時就會咬他的腳趾。他並沒有真正咬短自己的指甲,但他透過喙部在指甲上滑動。我見過及聽過的這種事多到使我相信這是一種在灰鸚身上最常見的特性,不過我曾聽說其他鳥種也會咬牠們的指甲。

金剛緊張時,可能習於豎起振動牠們胸部的羽毛,不過我也曾在亞馬遜身上見過。我有些客戶認為他們的鳥兒在感到寒冷時會豎毛,但我相信那僅是一個緊張的習慣。


(註:發問者有一隻愛玩玩具的灰鸚,問題為這種積極的實體玩樂在野生灰鸚身上常見嗎?)

Jamie Gilardi答:
首先,一隻鸚鵡在任何時候展現類似玩耍的行為確實是非常好的跡象,因為它象徵該鳥對生活感覺良好。畢竟沮喪、營養不良或生病的鳥實在不太可能有玩耍的動力。

野生鸚鵡,尤其是在牠們年輕的前幾年,特別容易展現出對我們來說看起來像在玩的行為。據我所知,尚未有人花足夠時間在野生灰鸚身上,以對不同年齡階段的鳥兒展現此一行為有多頻繁具備真正透徹的觀念。希望在未來幾年將會改變,且我們能得到更多關於牠們野外生活方面的細節。

很少有野生動物在如此緊縮的能量預算中耗費部份注重於玩耍行為上。鸚鵡特別傾向攝取極為充裕、非常豐富的食物。舉例來說,灰鸚最愛的一樣野外水果之一含有約50%的脂肪,因此某些牠們偏愛的食物種類營養價值是非常高的。通常野生鸚鵡在清晨短暫攝食,接著花大部分白天休息,然後傍晚再次攝食。牠們有大量的自由時間、應有充足的精力玩耍,且應有這樣的意圖。

在任何情況下,您的鳥處在玩耍情緒中越久越好。而當牠願意嘗試新事物時您能提供越多不同類型的玩樂,牠將越有可能在日後的生活保留這些愛玩耍、有益身心健康的行為。


(註:問題為該怎麼幫助灰鸚不再害怕盆浴或噴澡)

E.B.答:
一直以來我的經驗為許多非洲鸚鵡不願意在牠們的水盤中洗澡,且如果不即早訓練,將會恐懼軟管或噴霧瓶。您嘗試的萵苣葉方法是正確的,但更積極激發灰鸚本能的方式是取得一個適當尺寸、帶有一些軟闊葉的橡木、榆樹、白楊或李樹(註:plum)之厚葉樹枝。當牠習慣棲息在樹枝上或在自己的棲木上靠近它們,將噴霧瓶裝滿溫水、噴在靠近牠的葉子上但不往牠身上噴。專注於腳的高度,並朝空中噴出非常細微的水霧以降落在葉子上和一些在牠的頭與背部。對牠模仿牠最喜歡的聲音、非常有耐心地進行。若牠退後,停止向牠噴霧,僅噴向樹葉直到它們被浸溼。接著離開讓牠做出反應。這種過程哄過許多我膽小的沐浴者們使牠們開始在潮濕的葉片間自己玩耍。

若您帶牠淋浴,將牠置於浴簾桿的濕毛巾上並讓牠看著您、吸收潮濕的溫暖空氣和濕氣──即便如此也對牠有所幫助。牠最終可能覺得夠舒服,您可以輕柔地向牠潑灑一些水,讓牠明白水並不可怕。同樣選擇一種習慣性的愉悅「淋浴聲」以展現這應該是種樂趣!


  • Parrots-Apr-2012-p.7 (12/04/26) :
非洲灰鸚鵡已被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易危(註:vulnerable)」。這正式承認了此一因智力而聞名且非常受歡迎的寵物,在過去數十年已遭受棲地損失以及成千上萬隻的捕捉進口作為寵物出口貿易。

IUCN評估物種滅絕的風險並於紅皮書(註:Red List)中列出那些備受威脅的物種,鳥類名單由英國劍橋國際鳥盟(註:Birdlife International)、World Parrot Trust的董事Jamie Gilardi所管理,她樂於受命並說:「這對那麼多年以來、CITES公約所有鳥類中最嚴重交易的鸚鵡而言是向前邁出一大步。」

World Parrot Trust多年來都在與野生捕捉鸚鵡的貿易做對抗,最近則是致力於FlyFree專案(www.parrots.org/flyfree)。由來自世界各地從事鸚鵡救援的合作夥伴們提供受檢閱物種的狀態資訊至IUCN。

紅皮書的類別由「無危(註:Least Concern)」到「絕滅(註:Extinct)」,且有六種鸚鵡品種在這次進行更改。有親戚關係的提姆納灰鸚最近才剛被識別為一獨立品種,同時也是「易危」,黃頸亞馬遜是盜獵者的另一個目標,由於牠也非常善於模仿。

非洲灰鸚鵡在規範國際貿易的CITES(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華盛頓公約)名單上之變動會是下一個目標,以確保該物種能夠長期生存。

連結:
IUCN - www.iucn.org
Red List - www.iucnredlist.org
Decision List - http://tinyurl.com/836aq52


  • Parrots-Feb-2012-p.37 (12/04/16) :
2001年,七個國家允許30,450隻灰鸚(包括7,740隻提姆那)出口。2011年,只有兩個國家繼續出口總計9,000隻灰鸚(所有種類的灰鸚)。除了出口限額減少70%,在反對貿易方面的執法(沒收)顯著增加。最後,在FlyFree活動的幫助下,近4,000隻灰鸚已自出口貿易中被拯救,並返回野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