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2018

Julie Burge 臨床案例

※ 以下內容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所有圖文內容並非做為商業用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All articles are not used for commercial purpose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s.
請善用Ctrl+F、輸入關鍵字能更快查到需要的內容。

病況編號清單!來就診的鳥有時問題多到我要開始編號列表,以利閱讀。所以這隻公玄鳳有什麼問題?
  1. 鼻孔幾乎塞滿灰塵和碎屑。
  2. 吃沃爾瑪商場最便宜的種子飼料,從未吃過其它食物。
  3. 健康評分為1.8左右(1.0為過瘦,3.0為正常,5.0為過胖)
  4. 右掌骨(翼尖)約2.5公分的腫塊,可能是黃瘤(非惡性的脂肪膽固醇增長,但會侵入肌肉,只能透過截肢移除,有時是含葵花籽過多的高脂飲食造成)。
  5. 左掌骨直徑3.8公分左右的腫塊,表皮潰瘍出血(可能是黃瘤,因為這是它們最常在玄鳳身上生長的部位)。
  6. 左腳與一些腳趾腫脹,罹患(五型之中)第一至二型禽掌炎(類似褥瘡,發生於年邁、過重、只停棲在單一尺寸堅硬棲木上,或飲食缺乏維生素A的鳥腳)。
  7. 約兩週期間右脛跗骨末端(小腿踝部正上方)的骨折不癒合(指骨骼無法癒合且可能永遠如此),所以他試圖用斷腿在籠內移動了十四天!
飼主很想把這隻可憐的鳥捐贈給我們,好讓我們試著幫助他。我們替他包紮腿,使用抗生素、維生素和礦物質補充劑。我們也可能會包紮翅膀上出血的腫塊,避免進一步受創。他會待在保溫箱(溫暖無棲木的箱子)一陣子,再搬到棲木與平台擺低、附墊料的籠子裡,幫助他腫脹的腳痊癒。我們希望他的斷腿最終能復原,如果無法,他會成為我們每隔幾週需替換繃帶的住戶之一。
更糟的是,雖然最後一任飼主養了他五年左右,他居然沒有名字。但至少他的籠子和碗盤有保持乾淨,他也有些玩具,因此他並不是我們所見過情況最糟的。


充滿油脂的血清。週六有隻35歲的亞馬遜鸚鵡來就診,她緊攀籠側,呼吸困難,閉著雙眼,羽毛膨起。她的情況顯然十分危急,我們明白必須非常小心,避免治療時讓她緊迫致死。所幸我們能觸碰她的腹腔,並察覺到體腔積液異常隆起。在所有設備、每個人負責的工作都準備好之後,我們用毛巾小心地裹住她,在她頭上放置氧氣罩,並用針筒吸除她體腔裡105cc的液體。那幾乎是她體重的1/4!她的呼吸立即改善,不出一小時便再次進食。
今天我們採檢血液樣本,透過離心機將液體(血清)中的紅血球分離,她的血清明顯含有大量脂肪與膽固醇。她的血和奶油一樣濃,甚至呈奶油色。第一張照片右邊的採血管是她的,左邊為正常樣本。由於看不太清楚,第二張來自幾年前的另一隻鳥,顯示出相同問題。這隻鳥的食物包括大量葵花籽、花生與極少量的蔬果。和人類一樣,有些鳥會因攝取大量脂肪飲食而罹患心臟病、中風或脂肪肝,有時也受遺傳影響。
希望隨著改善飲食與幾種藥物治療,我們能幫她降低不好的脂蛋白含量,讓她的肝減少一些脂肪沉積,並開始自癒。


人用藥物鳥並非全都適用!這隻小虎皮在飼主決定使用讓人擦傷口的抗生素藥膏後,被處理得像個溢油受害者。這使他的羽毛覆上厚厚的油脂,需多次洗滌才能把大部份清除。他的羽毛在幾週內無法恢復正常,或必須換毛取代之後才能讓它們再次隔熱。透過臉書「專家」建議使用的傳統醫學相當容易使妳的寵物病得更重。我們見過許多需要來自一位禽類獸醫專業醫療照護的病例,卻因人們試圖透過家中用品治療鳥來省錢而病情加重。例如,骨骼包紮並不如妳想像中容易。做錯了,妳夥伴的骨折最終無法適當癒合,甚至可能失去整條腿或翅膀!有些藥物可能對鳥有毒,或可能無效。除非獸醫指示,請勿讓鸚鵡過量服用妳的維生素、止痛藥或其它任何藥物。殘害自家寵物所感受到的內疚並不值得!


買家請注意!上週有兩隻鳥帶著被買下時就在身上的腫塊就診,但買家被騙了。繁殖者告訴買家虎皮下背腫起來的東西是「蜘蛛咬」才出現的,很快就會消掉。這腫塊其實是來自尾脂腺的腫瘤,尾脂腺是鳥體唯一的皮脂腺。我們在不同鳥種身上看過很多尾脂腺癌。這個病例已經拖到足以被感染、皮膚增厚且形狀異常,所以我們甚至無法讓腫瘤隨腺體進行一併移除的完整手術。幾週後他需要做另一次手術。
玄鳳Kurt的繁殖者常在當地鳥類市集上出沒,他在鄉下地區流行鼠疫、可怕的「珍禽異獸競賣會」上售出這隻鳥。他故意賣出其中一邊翅膀末端有腫塊的鳥,不在乎有些不知情的人養到一隻帶有嚴重問題的鳥會手足無措。這個病例的腫塊是黃瘤,不是惡性腫瘤,但它侵犯肌肉並裹住骨骼,因此唯一的治療方式是切除翅膀。我們希望Kurt在手術前能增加些體重,由於他被捐給我們救援中心,有需要的話他可以隨時待在我們這。
今天學到的是別相信每個告訴妳事實的人都是好人,因為牽扯到錢的時候妳無法確定所有人都能誠實。人們為售價20美金的鳥撒謊,而她們毫無良心上的不安。所幸這兩隻鳥都可以獲得牠們需要的照顧,活得更久更健康。




10/5,Julie的診所收到這隻名叫Tank的十五歲金剛。他的飼主上大學去,應照顧他的人們顯然已有數天沒注意到他的狀況。
他就診時頭部嚴重歪斜、無法站著吃或喝、極消瘦且脫水。他的體重只有667g(應達1000g)。他一天被餵食七次,必須住在吊床上,以免翻身嗆到。雖然透過針筒餵食讓他稍微增重,但他仍會吐且越來越虛弱。
為診斷潛在病源,Tank接受相當多檢測項目,包含鉛/鋅中毒、高鈉、低鈣、PDD、鸚鵡熱、西尼羅河病毒、玻那病毒(全為陰性反應);維生素缺乏症的可能性低,且對營養均衡的補充品無反應;因白血球計數正常,腦內寄生蟲、真菌、其它細菌感染的可能性也很低。必須透過MRI檢測的有動脈硬化、中耳/內耳感染、外傷性腦損傷、腦腫瘤(或透過CT),然而:
「打了許多通電話,我們無法在堪薩斯城附近找到擁有磁振造影儀、敏銳到足以掃描鸚鵡大腦,且願意執行的個人或動物醫院。城內一家大量進行動物磁振造影的診所拒絕接受五磅以下的患者。數小時的舟車勞頓對他目前的狀態來說無法帶來幫助。我們獲得告誡,動物在磁振造影期間容易感到相當冷,由於牠們必須長時間躺在堅硬光滑的桌上,沒有人能在房中陪著牠們,且牠們幾乎始終要維持在麻醉狀態,這對病到像Tank這般的鳥來說非常冒險。最後,在疾病能被治療的可能性清單中所剩無幾,他也從未對我們試圖治療他的任何藥物起反應。」 
10/16晚間,Tank平靜地被安樂死,等待屍檢結果出爐
10/27病理報告出爐,最可能造成Tank腦損傷的原因是緊隨浣熊糞便出現的移行性寄生蟲幼蟲。我們不曉得牠過去的經歷,也不知道這樣的因素是否數月或甚至數年前在以前的家庭發生。沒有在活生生的鳥身上明確診斷這種病情的方式,也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
貝利斯蛔蟲(Baylisascaris procyonis)-常見的浣熊蛔蟲,已知是危及北美鳥種性命的內臟、腦部、眼球寄生蟲幼蟲移行症。受感染無症狀的浣熊可藏匿大量蠕蟲並在環境中散布大量受感染的蛋。受感染的鳥可出現動作失調與辨距障礙,進而演變為無法站立,伴隨嚴重斜頸和頭部傾斜[1]。
[1] 《浣熊蛔蟲症
北美浣熊 (Procyon lotor) 為浣熊貝利斯蛔蟲 (Baylisascaris procyonis) 之終宿主,感染浣熊通常為不顯性感染,成蟲多寄生浣熊小腸;成蟲為呈黃褐色大圓蟲,雌蟲 (長約 20-22 公分) 較雄蟲 (長約 9-11 公分) 大型,蟲體寬約 1 公分,呈圓柱狀、兩端尖細。感染浣熊每天可排數百萬個蟲卵,引起廣泛和大量環境污染。
自然界中間宿主通常為小型鳥類和哺乳動物 (尤其是囓齒類動物);囓齒類、兔子、靈長類和鳥類當食入感染性蟲卵,最易有神經性幼蟲移行症 (NLM) 感受性。

預防與感染控制:
(一)避免直接接觸浣熊;尤其是它的糞便。
(二)浣熊為野生動物,故不要餵食或收養它;同時要避免浣熊在居家附近或靠近儲放食物的地方停留。
(三)小心清除浣熊之糞便,清除時避免污染到雙手及衣物。
(四)浣熊之糞便應即刻處理,以降低暴觸或被感染之機會,處理方式為焚燒或送至垃圾掩埋處理場處理。
(五)屋內及地板受到浣熊之糞便污染時,應以煮沸的水清潔環境表面。
(六)注意飲水衛生;飲水需經煮沸後始可飲用。
(七)注意環境清潔衛生,處理食物、飯前及便後要洗手。 (17/10/27)






鳥的腳在牠的身體底部,它們必須健康以維持機能。在漫長一天站著工作後,妳迫不及待地回家架起疲累的腳。妳曾想過妳家的鳥通常無法這樣做嗎?除非蹲坐巢中稍事休息,它們必須一年365天全天候站立。因此正常的腳對牠們的健康福祉極為重要。讓我們來看看各種能影響鳥腳的狀況,好讓妳知道該注意什麼。試著不讀下文內容去診斷每張圖,再回來確認妳的答案。

圖一:鳥腳不應捲得像彈簧一樣
圖二:檢查腳的時候,確保腳環不會太緊
圖三:腳腫脹的話,檢查是否被纖維緊纏
圖四:當妳家的鳥掛在籠網上,妳有很好的機會觀察蹠部皮膚炎,也被稱為禽掌炎的早期徵兆。這是早期階段,腳底有部分微腫呈粉色。禽掌炎成因包含不良飲食、肥胖、年老、太常站在同樣尺寸的棲木或粗糙(砂質)棲木上
圖五:蹠部皮膚炎後期
圖六:雞罹患禽掌炎,因感染出現膿腫(不常見於鸚鵡)
圖七:常見於年長金絲雀身上鱗狀剝落的皮膚組成,本例中是源於腳環太緊
圖八:禽類顏面鱗癬病/腿鱗癬病(Cnemodecoptes/scaly face/leg mites),常見於虎皮和金絲雀。疥癬蟲產生的鱗狀物導致腳環太緊
圖九:關節痛風,外觀為皮下偏白塊狀,顯示腎衰竭






母鳥腔道問題!這隻母虎皮被贈至我們救援所時帶著下垂的大肚子並在棲木上休息。我們先用注射器與針頭從膨脹處排出幾乎一茶匙滿所謂腹水的液體。腹水排出後我們能感覺出使人聯想到畸形蛋的堅硬塊狀物,起初希望在麻醉中把它從她的子宮頸和肛門口拉出來。我們擠出一些由蛋黃和白色無蛋殼物質組成的「碎蛋」,但較硬的部分無法通過。幾天後我們重新麻醉她,進行子宮切除術移除子宮。鳥類卵巢妳不能移除是因為它們接近大血管,風險太大。我們一年至少看到5至10隻鳥這樣子宮阻塞,或我們喜歡稱呼的「clogged plumbing syndrome」,因蛋發育過程出問題導致。物質和液體(以她的情況)也會累積並撐開腹部(嚴格來說在鳥身上稱為體腔)。這隻鳥在腹肌撐開直到破裂時形成疝氣。由於手術需要很長時間,她在子宮切除後復原時我們決定延遲幾週再修復她的疝氣。妳知道多數的鳥只在牠們身體的左側發育卵巢和子宮嗎?這是為了減輕自身重量而更容易飛行。所以,妳有在今天的案例中學到新東西嗎?





忽略問題並不會使它消失!據我們所聽到的故事所述,數年來金剛Sam與他第一任飼主生活時腿部長了一顆瘤。第二任飼主帶他就診,獸醫說那是囊腫,不必擔心。第三任飼主直接帶他到我們這。他非常瘦弱、中度貧血,且儘管這個月在我們這治療,這兩者仍沒有改善。我們決定移除巨大的腫塊,它看來一點也不像囊腫!手術進行順利(見原文留言處的照片),Sam立即受到支援與治療需求。這駭人的物體重4.7盎司(134克,大約是一隻藍冠太陽、彩虹吸蜜或過胖和尚的重量),尺寸為3.5*2.5*1.5英寸(9*6*3公分)。在這個病例中,忽略它並不會讓它消失,腫瘤可能是Sam瘦弱貧血的原因。我們會將樣品寄給世界知名的禽類病理學家Drury Robb Reavill博士,讓她告訴我們那是什麼。人們經常要我替鳥檢查看看腫塊,然後告訴她們那是什麼,但即便是她也無法單看照片就能診斷出來!今天學到的可能是我們以前重覆過的故事,不過這則案例很好。如果妳家的鳥有哪裡不對勁,請勿等待並眼看它惡化,讓它受到照護!此外,若妳從一位感覺對鳥不太了解的獸醫那邊得到建議,多跑些距離去找真正知道自己在對鳥類做什麼的獸醫。
兩週前因腿部腫塊動手術的金剛Sam,他的病理報告剛出來,是個好消息。巨型充血腫塊非惡性,所以我們做的手術應該能治好他。他狀況很好!以下為我們的朋友,且是著名珍禽異獸病理學家Drury Robb Reavill博士的專業說詞:
這是血管脂肪瘤(hemangiolipoma/angiolipomas)。血管脂肪瘤是鸚鵡身上不常見的良性腫瘤。有七項我們資料庫中鑑定源自身體皮下脂肪與/或肢體的血管脂肪瘤。鳥種包含虎皮、黃領金剛、藍紫金剛、玄鳳、小鸚、藍頂亞馬遜以及金絲雀。遭感染的鳥皆大於九歲。完全移除各處腫塊的手術顯示出療效。




這隻一歲的白腹凱克很可愛,但前幾天瀕臨死亡。他到我們Burge Bird Services的獸醫診所時,平攤在地且顫抖伴隨癲癇發作。我們馬上讓他吸氧,進行簡短測試發現無任何異常。
根據症狀我懷疑是急性重金屬中毒。飼主想到他前一天在籠子地面附近發現一片金屬,不曉得它從哪來的,然後將它丟掉。因為那天是週六,我們無法寄血檢至實驗室,而且送他到街上那家有台超棒數位X光機的醫院照X光也太晚了。我們開始在他身上使用能與血液中金屬如鉛和鋅結合的Calcium EDTA。我告訴飼主如果我診斷正確,鳥將在12小時內恢復正常。那天晚上他站了起來,隔天早上他情況好到強行離開用於重症鳥的育雛箱!
今天的功課是:鳥就像嬰兒,會把所有東西往嘴裡塞,所以妳必須像偏執家長一般注意著牠們,好讓牠們遠離麻煩。



(注意:鳥遭麻醉並非死亡)
我們知道這看起來很有用,但(多數情況下)請勿自行包紮妳的鳥。由於必須移除卡在這隻玄鳳身上的八片黏性膠帶和纏繞在腿部錯誤位置的紅色塑料,我們花了三倍左右的時間檢查包紮這隻玄鳳的大腿骨。此外,當妳的鳥受傷時,請勿致電妳的貓狗醫師透過電話描述問題,且無疑慮地遵循她們的建議。上週這隻鳥在十天後帶著原本可能僅是個我們能輕易包紮的單純骨折到我們這裡。因為十天未經處理斷骨,可憐的牠如今將有支比另一正常腳更短的永久變形的腿。有許多程序在獸醫似乎不費心力地執行它們時看似相當容易,但我們在大學花了八年及許多年的練習來熟悉這些技術。很容易將繃帶綁得太緊,阻斷循環導致腿的傷害。或綁得太鬆,骨頭無法適當對齊並癒合完全。若妳的鳥斷腿且無法立即檢視,將牠們置入小籠或運輸籠中的軟毛巾上,地面擺放食物與水盤,讓牠們保持平靜直到妳能帶牠們看禽類獸醫為止。





被貓咬或抓傷,即便是未出血的細微穿刺,在24至48小時內會致死,除非鳥在遭攻擊後12小時內接受抗生素治療。若您的貓有絲毫碰觸鳥的機率請務必聯繫您的獸醫。



9/9
我們通常一次只留一隻巴丹在救援中心,因為牠們實在太難安置。我們已經有一隻小葵巴,然後我們兩天前才接手了傘巴和戈芬氏巴丹,否則牠們要被留在取消贖回權的房子裡。今天我們同意救援另一隻小葵巴Larry,他被留置在動物收容所,但他們的設備不足以照顧他。可憐的Larry!他拔掉他能咬到的每一根毛,把他所有的飛羽和尾羽咬剩下羽軸。他的冠羽是褐色的,通常是住在充滿菸味的屋裡的標誌。

9/15 https://goo.gl/otxtif
裸體巴丹Larry用Dawn牌肥皂洗臉,但羽毛還是像為了婚禮上好看而曬皮膚的新娘一樣的褐色。或許他不認為金髮更有趣,然後把自己的頭冠染成褐色。香菸煙霧通常比這更容易去除,所以我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讓他的頭冠顏色變得這麼深。我們取得他的第一輪實驗報告,Larry感染了大腸桿菌!噁,那往往出自人的糞便!我們希望不是那玩意染上的褐色!!Larry目前以抗生素殺死病菌。這是為什麼我們不建議將破壞羽毛行為僅視為某些行為問題來治療的例子。有很多不同的健康問題可導致鳥過度理毛、咀嚼、羽毛整根扯出甚或自殘。沒有人能光看鳥就知道牠為何拔毛,牠們需要由經驗豐富的禽類獸醫檢測。頸圈非多數案例的解決方式,它們只是暫時避免鳥更進一步殘害自己身體,或拔毛初期,在檢查所有潛在原因並治療時不讓它成為習慣的工具。像Larry那樣替鳥戴頸圈無法幫助他太多,因為他大多數的毛囊大概都永久損毀,羽毛無法長回,但我們會用柔軟的背心或軟頸圈好讓他能咀嚼上頭的配件並保持溫暖。我們將追蹤後續的實驗檢測以評估他的健康狀況,以及讓他攝取均衡飲食,給他大量玩具和沐浴,對他展現他應得的愛。






我們的獸醫院今天有個針對一隻已病了「兩年」的金太陽尋求第三方意見的預約。該鳥曾摔落使他的腿有問題,過瘦,且有些呼吸道問題。飼主真的愛他且希望他活下去。第一位獸醫懷疑他感染玻那病毒,影響他的腦部和消化道,說他們唯一能確診的方式是做活體組織切片,但鳥太虛弱無法進行手術,所以束手無策。第二位獸醫認為鳥是因為呼吸道問題遭感染,配了一系列的抗生素,成效暫時輕微地改善,接著所有症狀完全恢復以往。這些獸醫沒有一位曾進行血液檢測、培養或照X光,他們顯然只是做出診斷的推測而不去證實或反駁。這麼做有時候成功,有時候則否。此病例遠比推測要更為複雜!飼主絕對願意花無論多少必要的錢來試著確診治療他,並表示她從未在其它診所被詢問是否進行檢測。可憐的小傢伙現在住在我們其中一個育雛箱中,勉強用他的踝部站立,幾乎躺在角落的小鋪墊上。血液、口腔和糞便樣本已送至實驗室檢測。他已開始服用不同的抗生素,其它藥物將在我們收到實驗室消息後馬上啟用。若妳有隻心愛的寵物病了,而妳的獸醫似乎無法解決問題,尋求另一個機會並沒有錯。獸醫也是人,有時我們可能會遺漏一些東西,或沒想到另一位獸醫立即考慮的可能診斷。醫學是門複雜的領域,有時需要一人以上來找出答案。





就在我以為我什麼都見過了,這是我們在三月遇到的奇特案例。一隻至少一歲的綠頰小太陽因為嗉囊內有團東西而就診。據新飼主說法他整天只吃下少量食物。其他獸醫說牠沒救了且鳥應該被安樂死,由於那可能是癌症。該腫塊在鳥仍被手餵時便存在,繁殖者因情況看來會花比鳥所值價格更高的費用而放棄牠。好吧,猜猜我做嗉囊手術時發現什麼?一大塊乾燥手餵配方在那超過六個月!塊狀食物輕易移除,縫合嗉囊,鳥回家幾天後,現在能吃正常大小的食物。今日教訓是:第二種建議可以和第一種完全不同。大量閱鳥的獸醫或許在閱鳥數少的醫師不給牠機會時能夠幫助牠。別擔心要求將記錄送至另一家醫院會冒犯妳的獸醫,由於該醫師診療過更多禽類病患。問妳的獸醫她們每週/月/年看診多少隻鳥,或她們有羽毛而非毛皮的病患所佔比例。經驗可以是個優秀導師。

鋅(有時銅)是無所不在!人們在知道自己的鳥因以為安全的玩具或籠子而中毒時感到震驚。這隻灰鸚因嗜睡、體重過輕和龐大擴張而無法適當排空的嗉囊抵達診所。他的血液檢測顯示他貧血且肝酵素提高。當我們替他進行放射線攝影(X光)並在他的砂囊(胃的第二部分)中見到金屬顆粒(請見右下方的小白斑),我們向飼主提問他吞下的金屬可能是什麼。原來他最愛的玩具是這串附鈴鐺的塑膠鍊,但這些鈴鐺遠小於我們會建議給他這種鳥用的尺寸,也更脆弱。妳可以看到大量塗料已剝落,有幾顆鈴鐺的鈴舌已不見。最安全的玩具、鍊條、扣件甚至籠子本身是由不鏽鋼製成。它花費二至三倍以上,但不鏽鋼不會讓妳的鳥中毒且不會生鏽。最安全的鈴鐺是長管型的,由於開口太小且鈴舌對忙碌的喙來說在內部太遠,無法扯出或吞下。以螯合劑(一種與血液中金屬結合並幫助身體除去它的藥物)一日兩次治療鳥五天之後,他感覺很好回家去了。我們本來希望他回來複檢血測和X光,但我們還沒見到或聽到他家人的消息,所以這可能表示他狀況良好!


說啊啊啊啊啊!我們並不常在鳥嘴內發現問題,不過當我們發現了,它往往是以某種形式的症狀表現出來。鳥嘴內有異物、感染或腫瘤會頻繁張開牠們的嘴(像打呵欠),大量四處轉動牠們的舌頭,掉落更多食物或停止進食,或用牠們的腳挖自己的嘴。這隻傘巴在他的飼主意識到他第二次試圖取出卡在嘴內兩側頂部的木頭碎片時被帶到診所。妳能看到他嘴內那根褐色細線嗎?這對我們來說很難看到,甚至更難拍照。我們可用一雙止血鉗抓住它並移除,無論對鳥或止血鉗都沒有永久傷害!所以這代表鳥不該咀嚼木頭?不是,在我看來一隻鸚鵡因咀嚼木頭而受傷是極為罕見的。比起以「鳥類安全使用」為目的製作的未處理木塊玩具,鳥更可能因為貓或狗、吊扇、踩到牠們的人類或與另一隻鳥打架而受傷。我們無法將牠們關在氣泡袋內保護牠們免受所有可能的威脅,我們只需教育自己可能的危險因素,並注意鳥夥伴正常的行為,倘若似乎有什麼不對勁,我們能夠立即向富有經驗的鳥醫生求助。
見見Vegas,在她被送到一間通常會收留外來雞和雉雞的汽車店後就診於Burge Bird Rescue。她們沒有飼養鸚鵡,但喜愛鳥的程度足以讓她們帶她入內,並馬上搜尋適合帶她前往的地點,由於她們看得出她和其牠鸚鵡並不同。她們被告知Vegas是七至十歲大,終其一生住在一個小小兔籠裡。隨她一同到來的是上頭有幽靈圖案的橘色毯子,沒有食物,沒有玩具,甚至沒有她的兔籠。Vegas無法用她的腿站直或攀籠網,因為她承受雙腿骨折未經處理的痛苦。兩腿皆以可怕的九十度角癒合,因此她用她的腳側和骨頭斷裂末端站立。這常見的原因是親鳥被餵食低品質的種子飲食,伴隨鈣與/或維生素D缺乏。非洲灰鸚較其他鳥種在飲食中需要更多這些營養素,若成鳥被餵予缺乏任一種營養素的飲食甚至會罹患癲癇。接著蛋和幼鳥有缺陷,所以骨頭脆弱易碎。當親鳥坐在幼鳥身上,牠們細小的腿被折斷。若繁殖者沒即刻注意,骨頭將歪斜癒合。Vegas有三處明顯骨折,我們已分享她和她放射線(X光)的照片。點擊每一張照片有該圖像的完整說明。由於我們很少遇到像這樣需要複雜骨科手術的鳥,我們會向其他世界各地的獸醫諮詢,看看她們是否認為這些骨頭能被切離且一併放回,好幫助Vegas擁有更好的生活。因為我們仍在支付我們新的庇護室,我們會請求捐款以幫助支付我們若必須旅行及專家幫助她的費用。給Vegas的捐款可透過PayPal至BurgeBirdServices@yahoo.com,或您可以致電我們的辦公室816-356-4700做支票或信用卡捐款。

(長而深入的討論所有妳需要瞭解關於獸醫的事)
妳知道所有這些關於獸醫的事實嗎?禽類獸醫是什麼?由於一些人誤解了我近期貼文中建議帶妳的鳥就診於一位「經驗豐富的禽類獸醫」,我想澄清一些關於獸醫及獸醫被允許進行或她們能如何自稱的事會有所幫助。
所有獸醫學生在她們能申請進入獸醫學校之前必須完成至少二至四年的本科課程,與一些生物學、化學和動物科學中的必修課。根據成績、工作經驗、面試及標準測驗分數來錄取。許多學生在被錄取前要連續申請好幾年。若妳不及格或一科被當往往會被退選修。學生被要求瞭解所有常見物種,包含狗、貓、馬、牛、豬和家禽,但許多學校沒有要求甚或有機會研究鳥類或外來動物醫學。獸醫學生外出工作時有些自由時段在獸醫診所、動物園或其他機構學習,她們在那能增加她們最感興趣物種的一些專業經驗。Burge鳥類服務與救援通常一年接收一至二位學生,以及幾位未來想進入獸醫學校的高中和大學生。
當學生自獸醫學校畢業,她/他必須通過國家部門考試與她們想領執照的任一州部門考試。只要她們通過這些考試她們便能合法從事任一種動物的工作。獸醫可自稱小動物獸醫、馬獸醫或禽類獸醫。不需專門培訓。
部分畢業生選擇待在大學環境或某些合格的獸醫院,並額外花一年深入研究一個領域進行實習,甚至是另外二至三年的住院實習。當她們完成課程,她們能至私人診所,或選擇為大學工作並成為獸醫大學的職員。
認證執照是想自稱為40種不同專長其中一之的「專家」的一個選項,只有約10%的獸醫選擇。她們有些在大學內工作或只做手術或眼科的專業工作,或整天治療罹癌病患或貓。
獲得認證首先要不是完成住院實習,不然就是投入五年至以上高比例的特定物種或特定身體系統或問題的工作。接著有個極為詳盡的測驗,與必須提交涵蓋該專業議題的兩篇或更多論文。在禽類醫學中,測驗包含一切從老鷹、鴯鶓、企鵝到鸚鵡。我所認識的一位獸醫提到他花了六個月每天下班時間一整天坐讀。另一位說她為了通過測驗用兩年的下班後一天四小時研讀。
無認證的獸醫會限制她們進行一種動物或一特定領域醫學的工作。那些獸醫能說她們是「大型動物專職」或「馬獸醫」或像我一樣的「鳥類專職」,但不能使用「專業」或「專家」字眼。在美國只有122位認證禽類獸醫。一些未經認證的獸醫看診過大量鳥類因為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寫那些論文和研究企鵝疾病!這不代表那些經認證的獸醫更能勝任,因為我已呈報其中一些沒有那麼多實際經驗的人。每位獸醫應由鳥飼主評估,看看她們是否知道如何去處理與治療她們的患者。在該區尋求其他獸醫並詢問她們的意見是另一種尋找治療鳥類的醫生的方式。
禽類獸醫協會的會員開放給任何獸醫學校的畢業生,所以雖然那不代表該醫生更博學,那確實意味她/他對瞭解更多禽類醫學是非常感興趣的。一開始找獸醫替妳的鳥看診,我一般會建議至www.AAV.org,在那妳能以州或國別搜尋。詢問該醫生一個月或一年內看診幾隻鳥,甚至她們治療禽類患者幾年(我已替鳥看診超過28年,一年超過3000隻鳥病患)。預約會診修剪趾甲並觀察是否滿意自己的鳥所受到的照顧。但務必要提前做好自己的功課,因為妳不會希望在緊急情況中不知所措地試圖找人幫助妳的鳥。


當狗跳過嬰兒護欄攻擊玄鳳時,飼主趕緊帶他衝向當地獸醫院。儘管我們讚同該獸醫替鳥注射抗生素以避免感染,她或他所做的其他事情都是錯的。飼主被指示在傷口上使用Neosporin*,油膩到鳥很快便看起來像被油潑過,而且非常難從羽毛上沖掉。該獸醫沒注意到搖晃的左腳,不過飼主在帶他回家後發現他的腿斷了。最後,獸醫沒有觸診胸部被咬傷那側傷口正下方的骨頭,顯示右股骨也斷了。這小傢伙必定極為痛苦地花24小時用兩條斷腿拖行自己。我不是指這位獸醫很差勁,她或他可能對治療貓狗非常拿手。我建議即便妳每趟要開車90分鐘,經手過大量鳥類的獸醫更有可能適當地診斷並治療妳的鳥。這個小傢伙將花至少三週用石膏將他右腿適當固定,及左腿自膝蓋到腳的各別繃帶以穩定他的脛骨。雖然他的左腿可能會完全康復,但右腿情況更複雜,他最終可能無法正常移動膝部或髖部。所以請記住,永遠別信任狗或貓,而一位對鳥富有經驗的獸醫是值得費時前往的。
*一種外傷抗菌藥膏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什麼是「救援」?我們剛住院治療的非洲灰鸚骨瘦如柴,罹患癲癇,有白內障,其中一隻翅膀下有個手術性別鑑定的紋身。這顯示他可能是隻超過25歲的退休繁殖鳥,因為一旦DNA檢測變得可行,多數獸醫已停止做手術性別鑑定。「救援方」說他是隻十歲、未被妥善照顧的家庭寵物。他沒有獸醫治療,被運至三州以外的領養者處,花費$750外加$150的運費。那不是救援,那是像個當鋪一樣販售。在我看來帶回鳥,為牠們重新找個家而收費卻沒有起碼的鳥醫師檢驗並不是救援。


我們不喜歡分享讓人不舒服的照片,但有時妳需要打響耳光好讓人們注意。這隻不幸的小麥耶式鸚鵡在他爬上同一間房內的巴丹籠子時失去他半隻腳和兩根腳趾。我們盡所能重新連接他剩下的腳,或許能讓他在棲息時對其施予一些重量。他很有可能無法再用腳趾抓握;即便腳趾倖存且有血液供應,神經大概已受損過多。我們一遍又一遍地治療在同一間房內被較大型鳥攻擊的較小型鳥。我們認為我們的寵物很可愛,絕不會傷害我們或牠們的小羽毛夥伴們,但牠們內心深處仍是擁有本能捍衛自己領域的野生動物。鳥籠是他的堡壘,當另一隻鳥侵犯這會是個嚴重的問題。讓鳥保持完整飛行能力的人們,請考慮在籠頂維持某些形式的覆蓋物,至少讓該區可以安全降落。對於鳥攀爬或飛上隔壁另一隻鳥的籠子妳沒有太多可插手的餘地,除非待在房內的時間百分之百都在監視牠們活動。若其中一隻鳥傷害或殺死妳的另一隻鳥,妳會永遠責怪自己且感到內疚,所以請考量其可能性並讓那些能飛的孩子保持分離與安全。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鳥產下一顆蛋在多數時候不會怎麼樣。她們把它擠出來然後一切安好。但那不代表妳應認為事情總會平順進行。除了遇到卡蛋(當蛋卡在裡頭)或子宮脫垂(當她用力擠到內臟掉出來),有少數案例是不幸的母鳥勞損過重而導致疝氣。疝氣是腹肌內撕裂口大到足以讓腸子穿過開口,表示腸管掛在脆弱的皮囊內,很容易受傷或被擠壓而阻塞。此案例中琉璃金剛體內的氣囊膜顯然於肌肉拉扯時被扯開之後,她的疝氣充滿空氣。光線自側邊照射時妳可以看到它真的穿透過去!她的手術涵蓋首先將腹膜(排列於腹部的組織薄層)分離黏附疤痕組織的皮膚與肌肉。接著肌肉邊緣聚攏縫合好讓它們共同癒合。最後,多餘的皮膚必須被修剪掉,她才不會有一皮囊垂下來,然後縫合收口。我們本來希望執行子宮切除術並在同一手術中移除她的子宮,但因為手術期間她能透過開放氣囊呼吸室內空氣取代麻醉氣體,她一直想醒來!她正康復中且目前情況良好,幾個月內可以回來移除她的子宮。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妳知道這些是什麼嗎?我看到我從醫28.5年來從沒見過的東西!有六盒這種毒藥在一隻病懨懨的小虎皮籠子上,籠子大部分保持覆蓋,所以他是被困在這些氣體中!!「鳥類保護者(Bird Protectors)」是種完全過時浪費錢、該擺脫寄生蟲,實際上卻置鳥於險境的東西!它們含有50%的對二氯苯(Paradichlorobenzene)。美國的樟腦丸無論是萘/石腦油精(naphthalene)或對二氯苯皆含極高濃度的活性成分。它們該用在關閉、密封的容器內好讓它們產生的氣體受到限制以殺死蛀蟲。樟腦丸能傷害會接觸或攝取到,或吸入其揮發氣體的人、寵物或野生動物。我們不確定,但這可能是那隻不幸小鳥生病的原因。「鳥類保護者」被移出籠子,執行其他檢驗和治療看看我們能否挽救那膨毛的小傢伙。省下妳的荷包並保護妳的鳥,請勿購買這些產品,或寵物店、亞馬遜等其他網站販售的蟎蝨噴霧,因為寄生蟲在不出門的鳥身上非常罕見。事實上如果妳有些空閒時間,請上大型寵物店的網站和亞馬遜留下負評,因為這些產品擁有來自不瞭解的人們極好的評價!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羽毛應在雨中避免鳥渾身濕透。互相連鎖的羽枝和羽小枝幫助防水,多數鳥種的尾脂腺油脂使羽毛更防水。這隻亞馬遜大概二十年來在他的第一個家從未洗過澡,且他聞起來像菸味。新飼主帶他就診修磨他極為過度增生的趾甲時我們替他洗澡。水直接滲入羽毛是因為它們髒到完全無法防水。妳絕不該在鳥身上使用肥皂,除非它們含某些不會隨清水分離的油性或黏性物質。使用肥皂時,Dawn餐具清洗皂(Dawn dish washing soap)是最佳品牌,通常標有野生動物圖片。切勿直接在鳥身上使用肥皂。在一杯溫水中稀釋肥皂,一次倒一些至髒汙區域,讓它浸潤並溶解油脂。若鳥體型小且非常髒,將鳥反覆沾至肥皂水容器內也是有效的,在妳提起與降下鳥的時候使之流進並流出羽毛。若有需要,妳可以重覆提供肥皂水,但別試著擦揉羽毛,妳可能會傷害它們。鳥接著必須反覆沖洗以確保洗淨所有肥皂。我們希望隨著這隻鳥的新家人替他頻繁沐浴,他能變得更為防水。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帶鳥就診於富有經驗的禽類醫師,即便只是例行修剪之約,也遠勝於帶去找鳥類經驗少的獸醫或缺乏訓練的寵物店員工。過去兩週我們在體檢過程中發現了有趣或顯著的問題。圖一的玄鳳有我們稱之為「隕石坑」的變形頭顱,因為它看起來就像有顆流星撞上她。她對此看來是沒有任何問題,我們只是覺得奇特。接著我們發現一顆腫瘤藏在羽毛下,如圖二所示,它仍小到足以更容易移除。這週我們見到一隻幾週前剛被另一位獸醫修磨喙部的亞馬遜。該獸醫不僅直接橫切喙部而不銼掉多餘分層,他也遺漏一顆類似圖三的鼻石(非同一隻鳥,因我們沒有拍下照片,是較大的鼻石案例),鼻排出物的乾燥硬塊顯示為慢性鼻竇感染。獸醫看診的鳥越多,她或他更能發現妳甚至毫不知悉的事情。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無喙(嚴格來說他只失去下喙)的神奇鳥Max再次保住一條性命。今天他為一隻嚴重貧血瀕臨死亡的灰鸚捐了一些自己的血。由紅血球構成的血液,亦稱作紅血球容積(PCV)或血容比,正常範圍在40%至60%之間。紅血球容積低於20%可能需要輸血。這隻鳥的紅血球容積只有10%,通常無法與生命協調。鳥的輸血最好來自相同或相當接近的品種,因此Max自願協助。若需要,我們可愛的母灰鸚Morgan也準備提供她的一點點血來換取花生點心。紅血球攜氧至全身部位,含量不足時患者將變得虛弱,且快速呼吸試圖獲得更多氧氣。貧血的可能成因很多,包含感染、病毒、毒素、營養不足或來自體內或體外的失血。我們正等待驗血結果,看看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問題。同時我們的病患也接受抗生素、熱度與氧氣治療。隨著Max的血液輸入他的靜脈,他已經感覺好多了。我們不知道他是否能撐過夜晚或更長的時間,但至少目前他呼吸得更輕鬆,有力氣站立了。


脂肪瘤在所有寵物身上都很常見。許多虎皮天生易罹患脂肪瘤,一顆往往出現在嗉囊正下方的胸部,另一顆在腹部。脂肪瘤不是癌,但鳥增重或減重時它通常會擴大或縮小。多數時候我們不建議移除它們,而試著讓鳥攝取健康低脂飲食、增加牠們的運動量好讓腫瘤維持小塊狀態。這隻和尚帶著她胸前突出如大型乳房的脂肪瘤進入我們的領養計劃,她已拔掉上頭的一些羽毛,所以瘤相當暴露。這對她來說不是問題,但讓她對潛在領養人來說較無吸引力。有一天我們看到瘤上有個瘀傷,可能源自她掉落棲木,於是決定移除它。第一張照片顯示我們為準備手術而移除更多羽毛,它看起來甚至比以往更糟!它剝落得很不錯,讓在這邊工作的一些人希望自己也能做這麼容易的抽脂手術!她快速康復,且在我記得拍術後照片的幾周前被領養了。少數脂肪瘤可能其實是脂肉瘤(liposarcomas),它是癌腫瘤,所以若妳的鳥有顆快速成長的脂肪腫塊,可能有必要盡快移除。獸醫通常無法確定增長物是什麼,除非移除它,或至少取出少量活組織樣本,由病理學家檢測。記住,獸醫沒有心電感應或透視眼!



這隻灰鸚不在我們的救援計劃中,他到我的診所修磨喙部,但我們確實給予他隨時照顧。目前的飼主知道這樣的喙不正常,但說「我不想讓它修磨,因為牠這樣就不能咬我」(我不是開玩笑)。當我發現這隻鳥在檢驗過程中體重非常不足,飼主詢問「為什麼妳認為牠很瘦?」。我花很長時間教他適當的健康照護,處理行為問題,並解釋鸚鵡可能會死於食盆前,由於喙部極端地過度生長使牠無法進食。老實說我不認為有些人了解動物能像我們人類一樣受苦。
我知道有些人會向我咆哮怒吼我應以某種方式強迫飼主交出那隻鳥,或那樣的動物管理應報案讓鳥被沒收。妳可以自由禮貌地提出妳的看法,但任何表達過於粗魯或難聽的人將會受阻。我成天見到需要更良好照料的動物,但因為我無法合法獲得牠們全部的監護權,有時我必須溫和地勸說人們做出改善。某些情況下我只能試著讓事情變得稍微好一點,我們無法總是讓每一隻動物都擁有「完美」的家。我們的許多朋友是很棒的動物擁護者與救援人士,而她們明白若妳太強勢可能會一事無成。妳必須保持自身鎮静且有禮,並教導照護者認識照顧她們動物更好的方式。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水碗或水瓶哪個更好?有些人認為水瓶更能讓水保持乾淨,但另一些人偏好水盤好讓鳥能看到並在水中洗澡。我們今天剛與一位心碎的飼主聯繫,對方在水瓶被阻塞、無法讓鳥喝到任何一滴水幾天之後失去一隻鸚鵡,且另一隻病危。我們已見過一些鳥在牠們將一塊食物、木屑或紙張亂塞進導管末端,造成內部小球停止移動,因此水無法流動後死亡,但水瓶看來仍是滿的。我們也看過鳥因水瓶、水碗或其它容器未充分清洗而感染生病。妳會想用放了數週或數月,每個角落和表面甚至內部金屬導管內所有細菌未被徹底擦洗的一瓶水或玻璃杯喝水嗎?無論是使用水瓶、水碗或其它類型的容器,請「每天沖洗容器並換水」,且使用舊牙刷、洗碗機或其它任何工具來刷洗每一隱藏的細微小角落「至少每週一次」,或更頻繁,若鳥在其中浸泡牠們的食物或排便。水瓶不應是用來避免每天更換水的「簡單、低維護」方式!







妳知道鳥可以透過體側的洞呼吸嗎?這隻非洲灰鸚的氣管(攜帶空氣至肺部的氣管)內增生了麴菌屬真菌,造成呼吸困難。我們在她最後兩根肋骨之間做一個切口並插入妳能在照片右上角看到的紅色橡膠管,連接至供氧的黑管。鳥的肺部擴張和我們的不同,它們保持固定尺寸,但當它們吸入空氣移經肺部,進入稱為氣囊的氣球狀結構中,這些氣囊擴展至整個腹部、脖子,甚至延伸到一些骨骼中!插入氣囊內的導管讓鳥氣管中的真菌受治療時透過導管呼吸。氣囊使飛行時的鳥體重更輕,但也讓牠們更容易受空氣中毒素的影響。這隻鳥很不幸無法存活,不過許多鳥得益於此技術而存活。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這隻玄鳳被她的玩具勾住下喙並刺入她嘴中舌下。一位獸醫使用手術用膠來封閉傷口,但在沒移除周遭任何羽毛之下進行,所以她脖子上有一團羽毛黏在一起。鳥到我們這是因為飼主提到她喝水後水會自她的喉嚨流出,顯然傷口並未完全閉合。我們必須麻醉她並輕輕地扯脫所有羽毛,縫合多數傷口,接著小心黏合喙部邊緣的皮膚。(噢不,我們忘了拍術後照片!不好意思!)所以請確保鳥籠內沒有能勾纏鳥喙或腳環的掛勾或絲線!鳥就像小孩,牠們總能找到法子受傷。並非對其他獸醫不敬,不過她們所用的黏膠其實使這個手術比原本應花的時間多出兩倍,我們必須非常謹慎移除所有被黏住的羽毛,並在我們能修復傷口前努力避免撕裂十分纖細的皮膚。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今天的案例可以學到三個教訓。第一:帶鳥去給鳥醫生而非寵物店或朋友家修磨是有好處的。這隻灰鸚到診所做常規修剪翅膀及指甲,我們發現一個鏈條的不銹鋼環卡在他喙部上。這在他喙部閉上時不容易看見,因此飼主沒有注意到它。對於處理這樣的問題富有經驗,我們有安全移除它的所有知識與設備。在這個案例中不銹鋼非常難以切斷或彎曲,由於它緊緊地卡在喙部,所以我們的儀器中沒有任何一種能牢牢固定其上。我們修剪了無論如何都稍微過度增生的下喙邊緣,進而騰出一些空間好讓我們能夾住並輕扭下它。第二:不要使用開放式鏈條,因為它們更容易卡在鳥的喙部或腳環上。鏈條應具備結實、無縫隙的封閉環。第三:使用適當尺寸的玩具和鏈條,因為像這樣的大型鳥能咬彎小鏈條並陷入麻煩。這隻鳥完全沒事且在這次經歷中毫髮無傷。飼主趕回家即刻更換所有太小的玩具和鏈條,很高興在未傷到她們的鳥之下學到這次教訓。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妳信任讓妳的鳥彼此相處嗎?這隻金太陽被允許和多種較大型鳥包括藍紫金剛在同一間房內自由飛行。飼主不知他如何受傷,但就我們的觀點來看這很有可能是更大隻的鳥咬了他的臉。他下喙左側自底部骨骼被撕裂。我們能將喙殼縫回骨頭上,並縫合他脖子上的創傷,但他幾乎不可能再擁有正常的喙部。術後他立刻吃起浸泡過的滋養丸,甚至無大礙般地咀嚼乾燥滋養丸。在我們明白他喙部將如何生長之前可能要花數個月的時間,即便他的下喙永久性分離,他仍能學習進食且不會有事。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鳥的眼睛美不勝收,表現力豐富,且對牠們適應陌生環境來說很重要。盲鳥會自行在牠們的籠內學習,特別是妳讓每件物品都維持原位,牠們便能過著快樂、健康的生活。不過若牠們擁有良好的視力,生存對牠們而言當然容易得多。若妳發現妳的鳥眼睛出狀況,無論是創傷、分泌物或持續長時間緊閉,別延誤就醫。眼睛問題能迅速變嚴重並應盡速評估。照片中的紅額亞馬遜(又名綠頰亞馬遜)眼睛表面的眼角膜上有細微白斑。這在幾十年前被進口的年長亞馬遜身上大量發現。牠們往往在檢疫期間遭痘病毒(Pox Virus),一種如今在美國很少見的疾病感染。該病毒使角膜潰瘍,癒後最終留下這些微小的白色疤痕。這可能對視力造成非常小的問題。白內障通常會在黑色瞳孔中央看到眼中更深處較大的混濁白色區域。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對妳的鳥來說正確的籠子尺寸是多少?針對這點有許多見解,端看妳問的人是誰。多數的州與國家沒有具體的寵物鳥居住需求法規。在我們家鄉密蘇里州,法律只說動物必須擁有「充分的照顧、對動物需求有正常且審慎的關注,包含有益健康的食物、乾淨飲水、住所及對特定物種維持良好健康的必要健康管理。」僅管圖中這隻傘巴的籠子符合法律定義,以最人道的標準來看它幾乎是不夠大的。站在棲木上,他不得不彎下身好讓他的頭不撞到頂部。他無法在不打到籠網或玩具的情況下展翅。他棲息時幾乎沒有空間讓他的尾羽不與籠網磨擦。所以對妳的鳥來說正確的籠子尺寸是多少?妳所能負擔且適合妳居所的最大尺寸,確保籠網間隔不會太大或太小,加上給鳥最低限度足夠空曠的位置來站直,及在沒有任何身體部位碰觸到籠子任何地方之下伸展他的翅膀。很多時候一個合宜籠子的開銷將遠超過妳買鳥的錢!


無論牠們如何乞求,鳥(與其它任何寵物)不應被允許攝取任何含巧克力的食物,即使是在情人節!我們知道有人(糊塗!)多年來給她們的鳥吃M&M巧克力作為點心,且堅持她們從來沒遇到問題,但我們也見過鳥吃下一小部份的巧克力片後癲癇發作,險些命喪於肝衰竭。請確保讓這些情人節巧克力遠離妳所有的寵物。其它對鳥有毒性的包含酪梨(請別提供酪梨沙拉醬),咖啡因(避免咖啡與蘇打水)及酒精(不好意思,沒有適合鳥的啤酒或葡萄酒)。避開水果中的籽與果核,別容許過多的洋蔥或大蒜,且別大量供應牠們含鹽、糖或油膩的點心。對狗和貓可能致命的葡萄和葡萄乾,對鳥而言是安全的。記住,與我們相比動物是如此渺小,牠們很容易攝取對人類來說數量合理無毒的過量食物。




流鼻水是妳無需將鳥移出籠便能檢查的其中一個疾病徵兆。當鳥噴出黏液往往會黏住鼻孔上方的羽毛,有時在淺色鳥種如這隻玄鳳身上更容易看見。即便鼻孔看起來乾淨,其單邊或兩邊上方的一叢羽毛可能意謂該鳥患有鼻竇感染。其它可能導致打噴嚏的成因包括鼻孔內有異物(如一粒種子外殼),空氣中的灰塵或其它微粒過多,及暴露於煙霧如香菸煙霧中。妳可能需要使用空氣過濾器並保持環境的清潔、無化學與二手菸煙霧,由於鳥對空氣中的毒性較人類敏感十倍。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由於多數的鳥幾乎每一瞬間都以牠們的腳生活,足部褥瘡(也稱作趾瘤)會令其苦不堪言。第一張照片是腎臟疾病導致痛風(結晶體沉積在關節中),雙腳有嚴重、痛苦傷口的鸚鵡。我們已沒有任何能擺脫既定痛風的方法。我們必須讓他安樂死以終結他的苦難。第二張照片是隻被養在碎石鋪面的鴨子。水禽必須有柔軟的立足處及水源讓牠游泳,否則牠們的腳將發展出這些創傷。若只用單一尺寸的棲木或花太長時間在磨趾或水泥棲木上,即便是健康的鳥也會罹患趾瘤。請確保妳的鳥擁有多種尺寸與外表質地的棲木。若妳的鳥有足部問題,試著添加繩式棲木、平台或甚至以多層柔軟厚毛巾包裹木質棲木,來舒緩牠敏感足部的壓力。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當妳家年長的母虎皮長出像這兩位女士一樣的「犀牛角」該如何稱呼它?(見以下回答)這可以是這些女孩達到繁殖年齡時的正常結果。成熟母鳥的蠟膜表皮(喙部頂端鼻孔周遭的皮層)將變為米黃色或褐色,而公鳥則變成光滑的藍色。這在年輕虎皮身上難以分辨性別,由於牠們可能全都帶有淡紫色,但母鳥鼻孔周圍往往有一圈白環。我們有時會使用一點礦物油來軟化該組織並剝下一些分層,以防鳥的鼻孔最終被阻塞。這種情況的學名為蠟膜褐化肥大症(Brown Hypertrophy of the Cere)。(沒錯,綠色那隻鳥的喙部太長,與蠟膜無關)


照片來源:Julie Burge

沒有留言: